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互聯網企業為東南亞帶來市場機遇

中國互聯網企業為東南亞帶來市場機遇 

提到東南亞,你可能想到了“新馬泰七日遊”,想到了《泰囧》和《唐人街探案》,其實,東南亞絕不僅僅是個旅遊寶地,某種程度上也已經成為金融科技的樂園。

2017年下半年,在國內監管日趨嚴厲的背景下,大批互聯網金融平台“轉戰”至東南亞,去發掘新的商機。淘金的人多了,賣水的也多了起來。螞蟻金融、騰訊、蘇寧支付及閃銀、凡普金科等大批金融科技類公司紛紛出海,以支付、風控、大數據、場景獲客等技術為依托,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熱潮。

經濟高速發展的市場才有活力。2003年以來,東南亞地區經濟一直保持著快速增長。尤其是印尼,作為東南亞最大經濟體,人口數量世界第四,但經濟基礎薄弱、增長潛力大,已經成為國內企業出海的首選目的地。

國內企業出海,最早的時候是大批企業將生產基地遷移至東南亞,被稱作制造業“東南飛”;隨著智能手機在東南亞地區的普及,互聯網領域也迎來了巨大的發展潛力。

一方面,龐大的人口基數帶來巨大想象空間。數據顯示,東南亞地區6億人口,其中4.2億人口都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樂於嘗試新興事物,互聯網普及率較高。以泰國為例,移動互聯網用戶數超過66%,智能手機普及率超過60%。與此同時,東南亞的“中產階級”也在快速崛起。據波士頓集團預測,2020年印尼中產階層將達到1.41億人,會帶來巨大的消費潛力。

中產階層的一大特點便是倚重互聯網,為各類互聯網服務打開了想象空間。據一位朋友講,那邊年輕人最愛做的事情是,穿好衣、吃好飯,然後在社交平台上曬照片。穀歌與淡馬錫聯合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

“東南亞的互聯網用戶非常活躍,每天在移動終端上平均花費3.6個小時,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區的用戶都要多。這一令人難以置信的參與度,為該地區的互聯網企業帶來巨大的市場機遇。”

另一方面,普惠金融仍有巨大缺口。各類金融基礎設施薄弱,銀行卡賬戶滲透率低,信用卡只是少數人的選擇,征信體系薄弱,交易手段依賴現金等,普惠金融領域缺口巨大,潛力也大。

以印尼為例,商業銀行在金融體系中佔據主導地位,但信用卡普及率不超過4%,借記卡的擁有率僅為

26%。支付工具依賴現金,網購消費中,75%的訂單採用的是貨到付款和櫃台付款,網銀和電子錢包等支付方式只佔10%左右。對公業務中,約4900萬中小企業無銀行業務。

龐大的人口數量、較高的移動互聯網普及率,再加上普惠金融的巨大缺口,一切都很像中國2012年前後的樣子。那個時候,中國的互聯網金融還處在騰飛前期,機遇無限。在東南亞複刻中國互金行業走過的路,在新的市場孕育新的獨角獸,成為不少平台出海的動機。

追逐著中國遊客的腳步,支付機構最先走出去,在境外複刻“新四大發明”的用戶體驗。

據北京商報統計,截止2017年末,已經有36個國家和地區落地支付寶“掃碼付款”,7個國家和地區開始打造本地版支付寶;微信支付登錄了超過13個國家和地區,覆蓋全球超過13萬境外商戶;蘇寧支付則著重在香港和日本進行本地化佈局。

服務中國遊客相對簡單,要做當地用戶的業務,就涉及到牌照、文化、市場競爭等一系列問題,主流的做法是在當地尋找合作夥伴,輸出金融科技。如支付寶的模式便是“技術出海+當地合作夥伴”,見下表。

在消費金融領域,東南亞也成為創業者的天堂。隨著越來越多的機構湧入,牌照監管也開始成為一種趨勢。2016年底,印尼金融管理局規定,海外公司在印尼開展金融服務業務需要申請金融牌照(目前為P2P牌照),第一步則是注冊成立外資合資公司,據悉目前已有200多家機構排隊。於是,同當地機構合作也開始成為主流的合作模式。

2018年3月22日,國內金融科技公司凡普金科與Cashwagon簽署合作協議,雙方擬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和研發,在技術及人才領域展開合作,開啟了出海步伐。早在2017年12月,凡普金科便對Cashwagon進行了戰略投資。可見,走的也是“技術出海+當地合作夥伴”的出海模式。

Cashwagon是一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金融科技公司,創始人Maxim Chernuschenko來自Capital

One,並曾在東南亞兩家融資類機構擔任CEO。2017年4月創辦Cashwagon,在印尼、菲律賓、越南、柬埔寨、斯里蘭卡等國家設有分支機構,總服務用戶數超過100萬人。

隨著國內監管的不斷加強,據悉每月都有上百家國內平台組團去印尼考察,搶灘東南亞市場,參與者眾,對獲客、征信、風控、支付、貸後等配套服務提出嚴峻挑戰的同時,也給了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巨大的機遇。

政府關係及監管政策。曾有出海者坦言,“擺在企業面前的第一道大關,是如何處理和當地政府的關係。陌生的當地文化和法律環境、融資渠道和市場研判個個都是關卡,稍有不慎,企業便有可能折戟海外。”

數百家平台組團出海,必然對當地行業生態帶來巨大變革,競爭加劇、亂象必生,政府的大棒或將成為懸在出海平台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如印尼要求金融科技借貸企業的利率必須在合理范圍內,不能超過2周回購利率的7倍;柬埔寨則劃定了18%的年利息紅線。參照中國的情況看,若嚴格執行這個利率限制,大多數借貸平台依舊沒有活路。

此外,印尼的牌照審批異常緩慢,有人調侃稱是因為中國互金企業來勢洶洶,當地監管機構根本接不住。不過,更為關鍵的問題在於,當地監管機構可能並沒想好該怎樣去監管金融科技類企業,不確定的監管才是最大風險。

風控問題。傳統征信體系覆蓋范圍窄,如印尼央行對信用卡申請者實施了嚴格的經濟審查,只有年齡大於18歲、月均收入超過300萬印尼盾(約合人民幣1500元)的用戶,才有資格申請信用卡,導致信用卡滲透率低。前期,網絡借貸平台可以靠持卡人群實現產品落地,但終究還是要服務信用空白的普惠群體,才有發展空間。

在國內,互金平台成功發展出了大數據風控體系,想複制時才會發現,異國風情,哪那么容易?

以印尼為例,印尼號稱千島之國,每個島的政策相對獨立,數據也獨立。拿身份證來講,每個市民可以有多張身份證,雖然近些年在推統一的身份識別體系,但據稱覆蓋率不超過50%。身份體系都不統一,大數據風控又從何談起?

支付問題。幾乎所有金融業務甚至商業活動,都涉及支付環節,支付不暢,寸步難行。以印尼為例,傳統支付方式包括運營商支付(短信驗證碼支付)和銀行轉賬支付(ATM轉賬、櫃台轉賬、網銀和APP轉賬),新興的支付服務機構大概100家左右,市場較為分散,缺乏覆蓋范圍廣泛的獨角獸。

受限於較低的持卡率、新興支付領域缺乏全民應用等因素,印尼支付市場仍以線下支付為主,對各類基於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創新帶來了很大障礙。

舉個例子,你想做一款貸款分期產品,但你的潛在用戶沒有銀行卡,只能與你現金往來,這個時候,支付就成為最大的障礙。你怎么把錢給到用戶呢?用戶還款時怎么把錢(分期)給到你呢?此時,無論你設計怎樣的業務模式,都繞不開線下渠道的建設,會成為創業者的難以承受之重。

其他諸如資金來源問題、牌照問題、催收問題等不再多說,也都是難題。從這角度看, “技術輸出+當地合作夥伴”的模式或許更加有效,也更加穩妥。

根據人民網、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互聯網企業為東南亞帶來市場機遇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