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串起“中國夢”與“孟加拉夢”的橋樑

如今在孟加拉國,中孟兩國攜手共建的帕德瑪大橋正在講述著孟加拉人民的夢想故事。大橋建成後,孟加拉國南部21個區與首都達卡之間居民將告別僅靠擺渡往來的生活,與此同時,孟國南北鐵路網也將打通。孟加拉國交通網實現南北陸路貫通後,中國經緬甸至孟加拉國的地面運輸能力將大大提升,印度與孟加拉國的經貿往來也會更加緊密,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也將進入實質推動階段。

設施聯通是中國政府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五通”之一,此外還有“政策溝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年來,“五通”成果斐然,在各參與方共同努力下,“一帶一路”由倡議到實施,日益成為開放包容的國際合作平臺和各方普遍歡迎的全球公共產品。

共築孟加拉國“夢想之橋”

“帕德瑪河好比中國的長江,在孟加拉人心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中鐵大橋局集團董事長劉自明在接受《今日中國》記者專訪時說,奔騰的帕德瑪河被譽為孟加拉國的生命之水,但長久以來這條河也是橫亙在這個南亞欠發達國家南北經濟協調發展道路上的巨大障礙。作為世界上最擁堵的地區之一,孟加拉人民每天過河都要經歷“乘車-乘船-再乘車”這樣的方式到達目的地,即使清晨驅車趕往碼頭等候輪渡,到達對岸也需要整整一天的時間。即便這樣,“擺渡過河的渡輪上還是擠滿了人,連頂棚上都坐著人。”劉自明說。

雖然孟加拉民眾對修建帕德瑪大橋的呼聲很高,但一直以來因為技術、資金和執政黨政策的連續性等等問題,這座橋只能是孟加拉人的一個美夢。

轉機出現在2014年,劉自明所在的中鐵大橋局中標帕德瑪大橋項目。這得益於該公司與孟加拉國良好的合作歷史—早在2004年,中鐵大橋局就中標孟加拉當時最大的橋樑工程—帕克西大橋。雖然那是第一次按“國際規則”來經營管理項目,但他們仍然創造了業主和監理公認的“世界一流速度”和過硬的工程質量。隨後,中鐵大橋局又在孟加拉國先後建成了六座小橋。在孟加拉國交通與橋樑部副部長安瓦爾·坎德克眼中,中鐵大橋局是一家有實力的中國企業。這為中鐵大橋局贏得帕德瑪大橋項目加足了砝碼。

“一帶一路”串起“中國夢”與“孟加拉夢”的橋樑

劉自明 圖/董寧

帕德瑪大橋是一座公、鐵兩用雙層鋼桁梁大橋,採用上層雙向四車道公路、下層單線鐵路設計,主橋長6.15公里、寬21.5米,主橋上部結構為跨度150米的鋼桁梁。由於當地地質復雜,橋樑基礎部分採用斜樁施工。

由於大橋的設計模式跟中國國內不同,同時世界級監理單位的要求也更加嚴苛,但劉自明說,中國承建方在與其磨合過程中,也實現了技術、溝通、應變等能力的提升,同時令全球同業者認可了中國道橋建設的能力,甚至將中國標準採納到新的基礎設施建設國際標準中去。

目前,隨著中國中鐵帕德瑪大橋以及鐵路連接線項目的相繼展開建設,其作為泛亞鐵路的重要一環、同時也是“一帶一路”重要支點的意義越發顯著。

以真誠合作促“民心相通”

施工過程也並不一帆風順。劉自明告訴記者,中國國內幾乎所有的大橋都是完成初步設計以後繪制施工設計圖,施工單位進場就可以直接開始施工。但是帕德瑪大橋的設計單位完成初步設計後就離開工地,工程所需要的相關參數,改由現場的監理工程師組織施工單位通過試驗進行確定,這期間耗時就將近兩年。“這大大增加了中方作為施工承建方的難度,但是再難也得按照業主和監理的要求去辦。”劉自明說。

“一帶一路”串起“中國夢”與“孟加拉夢”的橋樑

帕德瑪大橋首片鋼梁架設成功 供圖/中鐵大橋局

2018年3月8日,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在外交部記者會上指出,“一帶一路”是中國提出的陽光倡議,共商共建共享是推進“一帶一路”的黃金法則,這六個字決定了“一帶一路”合作具有鮮明的平等性、開放性和普惠性。也就是說,無論是規劃合作藍圖還是實施具體項目,都由參與方商量著辦,一切都在陽光下運作。沒有一家獨大,而是各方平等參與;沒有暗箱操作,而是堅持公開透明;沒有贏者通吃,而是謀求互利共贏。

實際上,“道路連通”只是地理層面的連接,隨著中國建設者在當地長期紮根,與當地政府及民眾的交往日益深入,感情越發深厚,中國和孟加拉兩國真正實現了“民心相通”。

在帕德瑪大橋項目工地現場,許多道工序都由孟加拉國當地工人完成。這些工人此前都曾隨中國工程隊伍參與過多座橋樑建設,如今,他們不僅是中國的老朋友,更是建橋修路的行家里手。

據劉自明介紹,帕德瑪大橋項目中方工程技術人員有400多人,孟加拉國員工有2000多人。桑赫爾·拉納今年27歲,跟著中鐵大橋局工作有五年時間了,從一個對工程建設一無所知的本科畢業生,到現在能獨立承擔不少工程試驗,他說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中國師傅楊品祥給的。帕德瑪大橋是他跟著楊品祥參建的第二個工程項目,把參與建設施工這座大橋的經歷寫入履歷,以後一定能找到很好的工作,這讓他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信心。

“一帶一路”串起“中國夢”與“孟加拉夢”的橋樑

帕德瑪大橋項目部營地的孟加拉國籍管家帶著女兒和外孫到河岸邊看建設中的“夢想之橋” 圖/劉一凡

阿蔔杜勒·馬利克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每天都要在固定的時間做禱告。他由自己原來的老板推薦參建帕德瑪大橋項目,是一個資深的工程試驗人員。剛到這家中國企業工作時,他忐忑不安,後來發現中國老板不僅掌握著先進的建橋技術,還願意為他的禱告提供方便。他說:“退休前還能參建這座‘夢想之橋’,感謝真主!”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帕德瑪大橋承載著孟加拉國人民的千年夢想,也緊緊連接著中國和孟加拉兩國人民的心,見證著他們攜手築夢共建未來的美好生活。

正如為造福當地民眾、增進地區合作和交流而建設的帕德瑪大橋一樣,“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蒙內鐵路建成投運,匈塞鐵路、中老鐵路、中泰鐵路開工建設,雅萬高鐵建設積極推進,中俄原油管道復線工程建成,中白工業園中泰羅勇工業園等境外園區穩步發展……數據表明:截至目前,“一帶一路”倡議得到140余個國家的響應和參與,已有8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文件101份。中歐班列累計開行6637列,其中僅2017年就開行3673列。

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佈《關於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的報告》指出,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中國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穩步健全發展,著力提高“引進來”水平,持續改善“走出去”結構,更深層次更高水平的全方位開放格局加快形成。

“一帶一路”倡議常被視為北京欲擴大其地緣政治影響力的一個計劃,但實際上,它涉及的基礎設施投資和貿易機遇也能惠及地區最窮國家,包括孟加拉國。這個南亞國家指望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能幫助其解決電力短缺的老問題以及擴展其制造業經濟。

孟加拉國人口1.56億,人均GDP僅1500美元。孟加拉國希望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發展機遇,能使該國國民脫離貧困。匯豐銀行副CEO、孟加拉國商業銀行業務主管馬赫佈蔔·拉曼受訪時表示,中國對孟加拉國的基礎設施投資,將有助於孟加拉國利用低廉勞動成本和制造更多的附加值出口產品。

事實上,中國參與孟加拉國基礎設施建設可回溯至上世紀80年代。當時,中國協助修建了第一條孟加拉國-中國友誼橋,後來又修建了7座此類橋樑。去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孟加拉國,將兩國的夥伴關係提升至戰略層面,並承諾使孟加拉國全面融入“一帶一路”倡議。拉曼談及孟加拉國對“一帶一路”計劃的參與時稱:“這是從貿易夥伴到基礎設施夥伴的轉變,將使兩國貿易夥伴關係更強。”

有專家表示,在合作中,中國供應的先進設備能使孟加拉國的制造商削減成本和增加成品的價值。但把制造業作為經濟的基礎需要基礎設施為堅強的後盾,尤其是可靠的電網。據中國駐孟加拉國大使館的一份報告稱,孟加拉國約半數人口用不上電。對此,中國企業也有針對性地為當地三個電廠項目提供了融資。

2005年以來,中國超過印度成為孟加拉國最大貿易夥伴,孟加拉國約22%的進口來自中國。據北京的海關數據,去年中國與孟加拉國貿易額約為150億美元。盡管目前中國對孟加拉國的貿易順差不小,但隨著該國的基礎設施改善,以及更多的中國公司進入該國利用當地的低廉勞動成本和稅收優惠政策,孟加拉國期待向中國出口更多的制成品。至於將來孟加拉國會在中國“一帶一路”計劃中扮演什麽角色,拉曼表示目前還有待觀察。

自1975年10月4日中國與孟加拉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以來,中孟兩國之間的友好合作關係一直健康、順利地向前發展。雙方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領域進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

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建設合作

“此次習近平主席出訪孟加拉國,是中國國家主席對孟加拉國的首次訪問,此訪不僅對中孟關係來說意義重大,兩國的經貿交往也會因此受益。”中國駐孟加拉國大使馬明強表示,此次訪問將為兩國共建“一帶一路”註入新動力,全面提升兩國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合作水平,開辟中孟關係發展新篇章。

中國前駐孟加拉國大使柴璽表示,習主席此訪是孟加拉國期待已久的。長期以來,不論是在雙邊關係、地區問題甚至國際問題,兩國都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密切合作。孟加拉國認為此訪必將推進兩國“一帶一路”建設合作,使中孟關係更好地造福兩國人民。

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作為沿線國家,中孟兩國在諸多領域有著合作的潛力。孟加拉國位於“一帶一路”沿線,集陸路、海路和空中通道於一體。鄭和下西洋曾途經此地,古絲綢之路也經由緬甸抵達孟加拉國。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同“一帶一路”倡議相輔相成,四國經常就此展開較高級別磋商,共同推動走廊建設。

孟加拉國總理哈西娜表示,對於中方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孟方視其為國家和地區間互聯互通的媒介,這一倡議“會促進世界和平與繁榮”。孟方正致力於將本國增長中心與南亞其他地區對接,打造南亞和東南亞地區的經濟發展帶,並尋求與東亞地區更緊密的一體化。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認為,孟加拉擁有許多優良港口,在孟加拉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中國積極發揮自身優勢幫助孟方,這些進一步展示了中國和孟加拉合作的相互需要。

中國駐孟加拉國大使馬明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一帶一路”是串起“中國夢”與“孟加拉夢”的橋樑。馬明強大使認為,孟加拉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地位很重要。一方面,孟加拉國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處在南亞經濟圈、東南亞經濟圈內,是區域互聯互通的天然紐帶;另一方面,孟政府對“一帶一路”建設高度支持。

馬明強大使認為,中孟產能合作前景廣闊,產能合作將是中孟合作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孟加拉國有著成本低廉的勞動力,需求旺盛的國內市場以及持續增長的發展勢頭,就其自身條件看是我國推動國際產能合作的理想合作對象。同時,孟國內對於從中國引進技術和資本高度期待。因此,國際產能合作倡議一經提出,就在孟國內得到了積極響應,孟也主動提出了與中國開展產能合作的許多設想。此次訪問將推動雙方就一系列產能合作項目達成共識。在鋼鐵、造船、基礎設施、電力能源、通訊、農機制造等領域,中國企業在孟加拉國將大有作為。

中孟合作將開啟一個新時代

在很多中國人眼裡,孟加拉國的形象被落後、貧困、水災、火災等詞匯所掩蓋,認識的偏差和重視程度的不足一直以來限制了中孟之間的民間交流與合作。

事實上,自1971年孟加拉國獨立後,孟加拉國找到了一條適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在全球經濟放緩背景下,孟加拉國經濟保持長期向好發展勢頭,近年來年均GDP增速超過6.2%,總額達2200億美元,人均國民收入達到1466美元,升至中低收入國家行列。孟全國1.6億人口平均年齡為25.6歲,正處於人口紅利收獲期。同時,中孟經濟互補性強。孟基礎設施落後,市場潛力巨大,勞動力資源豐富,是中國企業“走出去”和開展國際產能合作的“黃金地段”。

“習近平主席此次對孟加拉國的訪問將推動兩國合作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孟加拉國總理哈西娜評價。

哈西娜說,在過去幾十年中,兩國雙邊合作逐漸成熟,今後仍有巨大潛力,如在基礎設施發展、信息通信技術、農產品加工和電子產品投資等領域。“我們將中國視為我們實現夢想的道路上可信賴的夥伴”。孟方期待與中方在涵蓋高速公路、道路、橋樑和水路等交通體系的建設方面加強合作;在農產品發展、中小型企業、納米科技、技能發展等有助於孟方實現未來發展目標的關鍵領域,希望獲得更多中方的支持。

孟加拉人口超過1.6億,經濟超過10年保持在6%以上的增長速度,去年達到了7.05%,現在的外匯儲備已經超過300億美元,在南亞僅次於印度,在外貿出口領域達到342億美元,進口達到392億美元,據聯合國的統計,孟加拉去年5月已經進入中低收入國家行列。

孟加拉的需求,包括基礎設施、資金、投資、貿易市場、人員培訓、電力、通訊等領域恰恰是中國的優勢,孟加拉可以為中國創造一個潛在的巨大市場。”

馬明強認為,孟加拉經濟發展面臨幾大挑戰。一是基礎設施落後,交通非常擁擠,效率不高,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具有優勢;二是資金短缺;三是希望我們轉移技術。目前來看兩國在投資領域的合作非常好,根據我們的統計,去年中國到孟加拉的投資同比增加了29.9%,今年中國在孟加拉的投資會超過100%。中國和孟加拉的合作將走上一個新臺階。

近年來,中孟兩國在人文領域的合作也在不斷深化。孟議長喬杜里2015年10月訪問中國時曾說,昆明到達卡的直達航班已經開通,但由於乘客太多,機票經常很難買到。

中孟兩國政府互換留學生始於1976年。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已為孟加拉國培養了千余名政府獎學金留學生。此外,中國雲南大學和孟加拉國達卡大學共建的達卡大學孔子學院今年6月舉行開工典禮。這是孟加拉國第二所孔子學院。

孟加拉國政策對話中心高級研究員基紹爾?庫馬爾?波沙克指出,隨著孟加拉國工業出口總量的不斷增長,“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將是孟方在東北亞市場、東亞市場的一個重要選擇。與中國雲南的互聯互通,將為孟加拉國打開一個巨大的市場。

孟加拉國《達卡論壇報》評論稱,習近平此訪對中孟關係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義。兩國將簽署諒解備忘錄,加強投資和產能合作,未來中孟合作將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根據 新華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一帶一路”串起“中國夢”與“孟加拉夢”的橋樑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