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了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了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幾年來,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國際組織在政策溝通交流、深化理解、增進互信等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同時也面臨來自多方面的挑戰。

當前,“一帶一路”倡議進入全面推進務實合作階段,有必要總結已經落地的前期項目的發展經驗,為更好推動“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助力。

2013年以來,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中國的投資貿易規模實現了快速增長,投資主要集中在能源、交通、房地產和金屬採掘等行業。目前,我國“一帶一路”建設前期項目許多已經落地,根據項目的內容、側重等不同,可以分為“硬聯通”和“軟聯通”兩大類型。

“硬聯通”前期項目多具有重要的投資先行、技術示范作用。其中:印度尼西亞雅萬高鐵項目是中國高鐵第一次全系統、全要素、全產業鏈走出國門、走向世界,是國際上首個由政府主導搭台、兩國企業合作建設和管理的高鐵項目;巴基斯坦瓜達爾港項目是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的“第一步”,是中巴兩國共建命運共同體的重要載體;巴基斯坦卡洛特水電站項目是中國“一帶一路”首個水電大型投資建設項目、中巴經濟走廊的首個水電投資項目,也是絲路基金的首單投資;中白工業園是中國目前對外合作層次最高、佔地面積最大、政策條件最為優越的園區,是中國和白俄羅斯兩國合作的重要成果;尼日利亞萊基自由貿易區是中國政府批准的國家級境外經貿合作區,具有直接輻射尼日利亞及周邊西非國家甚至歐美國家的巨大市場空間。

“軟聯通”前期項目則集中在標准技術、文明互鑒等層面開展溝通交流。中國廣核集團參與了英國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將帶動中國核電裝備向歐洲高端核電市場出口;三胞集團旗下的南京新街口百貨商店股份有限公司收購了英國老牌百貨集團弗雷澤,借助弗雷澤的管理能力和系統建設能力推動自身轉型升級;中醫孔子學院在歐洲、大洋洲的多個國家落地推廣,推動中醫文化國際傳播形成良性循環;雲南文化產業投資集團打造的柬埔寨文化旅遊演藝項目《吳哥的微笑》,促進了柬埔寨文化旅遊產業發展。

認真考量“一帶一路”建設前期項目,可以發現,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帶動效應較為明顯,在經濟發展帶動貢獻值、政策穩定性、基礎設施投資力度等多個方面表現良好。

與此同時,在推進前期項目的進程中,部分中國企業面臨的一些問題也值得關注。

一是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效果尚未完全顯現。由於政策實施和經濟增長的時滯性等原因,中國企業的整體投資效果,目前仍處於“潛力型”階段,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未來,企業應更加重視對投資效果潛力的挖掘和釋放。

二是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呈不平衡態勢。得益於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戰略的大力推進,無論是“硬聯通”項目還是“軟聯通”項目,中國企業投資的外部環境都已日益完善,但“走出去”企業在融入當地文化、做好文化傳播等人文建設方面,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總體上呈現出企業更加重視投資、技術落地等,卻忽視優質品牌、公共關係建設等的不平衡態勢。

比如,多數企業尚未實現從產品營銷到品牌營銷的轉換,尚未將品牌國際化、公司全球化當作企業發展的主攻方向。再如,很多企業在對前期項目的宣傳上缺乏創新,在傳播策略上沒有重視文化差異、社會治理、媒介制約等多種因素的影響。

三是中國企業尚未積極參與到推動全球治理目標實現的進程中去。作為投資主體,很多中國企業在轉變觀念、拓展國際視野、更為主動地承擔責任方面尚有欠缺,對積極推進相關行業的全球標准制定、提升中國企業在全球治理體系的制度性話語權等方面投入力量不足。

更好推動“一帶一路”建設,需加強已經落地的前期項目的示范作用,使國際社會更快看到成果,更深理解“一帶一路”倡議,更好了解中國的誠意、能力與決心。在這些方面,已經落地的前期項目和相關企業應有更大作為,要積極補足現存發展短板,進一步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建設優質項目,推廣優質品牌。各方需對前期項目高度重視,以更加紮實的方式推進。應明確前期項目的意義在於樹立形象、建立模式、取信於人,不能在論證不充分、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匆忙上馬;在推進過程中,不能為了盡快見成效而繞開必要手續和環節,更不能虎頭蛇尾。同時,有必要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企業進行識別管理,優化“一帶一路”企業品牌。

二是構建風險防范體系,增強抗風險能力。建立一套可接納、可互動、可互補、可操作的風險防范機制,是“一帶一路”建設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條件。中國企業“走出去”要加強國與國之間的比較研究,以便在資源投入和使用的過程中,分清主次,明確重點,提高配置效率。通過強化國別研究和風險評估,減少“一帶一路”建設項目中的壞賬,降低半途而廢工程出現的可能性。同時,要建立健全境外安全管理制度、境外安全突發事件應急處置機制,落實安全風險評估,籌劃海外安保方案,保證境外安保資金支持,提高安全防護水平。

三是提升社會融合能力,做好當地“企業公民”。中國企業應提升與當地媒體及公關機構交往的能力,提高透明度、規范信息披露;充分重視海外公關人才的培養,推動公共關係工作常態化與制度化。通過主動、真實、客觀的信息披露,讓當地社會了解中國企業在東道國履行社會責任、開展負責任投資所做出的努力,以及通過支持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為當地帶來的良好變化。與此同時,企業還要不斷增強社會責任意識,要在環境保護、商業誠信、社區公益、慈善等方面積極作為,做一個融入當地社區的“企業公民”,力爭實現公司利益和社區發展的雙贏,在當地居民中樹立企業和國家的良好形象。

四是拓寬人才培養路徑,用好國際化人才。中國企業要增強“軟實力”,首要任務就是確立適應“一帶一路”建設需要的國際化人才目標,即“立足中國情懷、放眼國際視野、勇擔社會責任”,然後按照“人才進口—過程培育—成才出口”等環節建立一套國際化人才培養體系。應該看到,中國企業走向全球市場並提供全球化服務,管理層的國際視野和國際工作經驗不可或缺。企業應考慮擴大國際化人才在董事會以及作為獨立董事的比例,聘請優秀外籍人才擔任高管。需要注意的是,引進國際人才勢必帶來人力資源管理改革等問題,相關標准應隨著國際市場變化而變化,針對全球人才亦要參考人才的國際定價。

五是更好發揮海外華人華僑華商的積極作用。海外華人、華僑、華商是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力量,要充分利用其在當地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資源和影響力,積極助力“一帶一路”建設。比如,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中,可以依靠東南亞華商在運輸、倉儲、貨運代理、能源開發等領域的基礎和經驗,推動中國與東盟海洋經濟開發合作,推動亞洲地區能源貿易與合作;借助眾多華人華僑科技精英、專家學者及研究機構的力量,也能為推動“一帶一路”建設構建起區域科技與智力支撐網絡,助力更好發展。

當今中國,對外開放早已不局限在東南沿海地區,不少內陸省份正在開放上做“大文章”。

黑龍江省地處東北亞中心地帶,是國家對俄開放的重要窗口。隨著我國“一帶一路”倡議與俄遠東大開發全面對接,黑龍江省將逐漸成為政策多重輻射的彙集地和東北亞地區多邊貿易合作的樞紐。

全國人大代表、黑龍江省交通運輸廳黨組書記、廳長於飛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黑龍江省全面加快對俄開放步伐,紮實推進國際運輸通道建設。同江鐵路大橋、黑河公路大橋已經開工建設,東寧和洛古河界河大橋正在推進前期工作,並已在省州政府層面就建橋協定達成一致意見。黑龍江省與鄰近的俄羅斯濱海邊疆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猶太自治州、阿穆爾州、外貝加爾邊疆區現已開通定期、不定期客運班線33條,開通貨運線路34條。

處於“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聯結點的重慶市在持續推進內陸開放的過程中,加快完善國際航空樞紐佈局,加開中歐班列(重慶),加大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合作,取得顯著成果。

作為重慶內陸開放高地建設的標志性項目,2017年中歐班列(重慶)開行量達663班,2018年當地計劃將這一數字增至1000班。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交通委員會黨委書記許仁安表示,中歐班列(重慶)現已成為“一帶一路”重要出口通道,其常態化運行有力促進了“重慶制造”走向世界。此外,重慶依托渝貴鐵路、渝黔高速等,以重慶東盟公路貨運班車、“渝黔桂新”南向鐵海聯運通道為基礎,形成了重慶至東盟的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依托長江黃金水道開行水運集裝箱快班輪,大力發揮長江黃金水道主通道作用,強化了東向通道聯系。

東南沿海地區借助“一帶一路”春風,發展起來更是如魚得水。去年,寧波獲批創建省級“一帶一路”建設綜合試驗區,而寧波舟山港是其獨特優勢。全國人大代表、寧波市交通運輸委員會主任張世方介紹,寧波舟山港的200多條國際航線連接著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600多個港口。去年寧波舟山港成為全球首個貨物吞吐量突破10億噸的大港。張世方說,寧波爭創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綜合試驗區,給正在從國際大港邁向國際強港的寧波舟山港帶來了更多發展機遇。“一些之前計劃減少合作的航運公司,看到寧波‘一帶一路’建設綜合試驗區的規劃後,果斷恢複了合作。”

上海地處長江經濟帶,也是“一帶一路”交通的彙聚點,一直以來是我國對外開放的領頭羊。在建設國際航運中心和“一帶一路”倡議服務橋頭堡的過程中,上海的吸引力顯著增強,這也吸引了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等企業把大部分產業落戶在上海。全國人大代表、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許立榮表示,這兩年中遠海運對“一帶一路”沿線的投入很大,超過了150億元人民幣,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控股和管理運營16個碼頭。一旦上海把國際航運中心建設和發揮“一帶一路”倡議橋頭堡作用相對接,必定可以更好地發揮長江經濟帶的龍頭作用,並更好地配置資源。

官方數據顯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支持參與,一大批有影響力的標志性項目成功落地。

2014年至2016年,我國同“一帶一路”參與國家和地區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對“一帶一路”參與國家和地區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中歐班列開行超過5000列,貿易暢通顯著提升。去年5月,我國成功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40多個國家和80多個國際組織的1600多名代表出席,取得5大類、76大項、270多項合作成果,形成國際社會廣泛參與、合力推動的大格局。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沿線國家和地區發展迎來新機遇,五年間,這一倡議釋放出的巨大紅利,推動了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征表示,“一帶一路”倡議給企業的國際化發展帶來了曆史性的機遇,目前,上海建工已經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建有6家地區公司,涉及近20個國家。

和徐征一樣,感受到“一帶一路”倡議帶給企業紅利的代表並不少,許立榮就是其中一位。他表示,這兩年中遠海運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控股和管理運營的碼頭都很順利,而最新的阿佈紮比碼頭的控股項目也已經正式動工。還有去年剛剛與比利時海工巨頭DEME集團旗下公司簽署的項目,目前的進展都不錯。“這和我們整體的航運發展戰略密切相關,也和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相吻合。”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公路工程咨詢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志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也認為,建設“一帶一路”,對企業來說,是直接的受益者。中國公路工程咨詢集團有限公司是世界500強大型中央企業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李志軍表示:“我們的合同額、市場范圍和影響力通過‘一帶一路’項目帶出,有了長足的發展。”

河北遠洋運輸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受益者,全國政協委員、河北遠洋運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彥明告訴記者:“‘一帶一路’倡議的影響是長遠的,不僅是對航運業,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對國家的強盛,對世界的發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它的偉大意義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高彥明說,“一帶一路”建設對河北遠洋的發展,對航運業的複蘇都有積極影響。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胡曉煉也認為,加強對外經貿合作,第一條就是抓住用好“一帶一路”建設這個平台。“這個平台對於促進貿易和投資的開展,作用非常大,潛力也非常大。‘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發展和中國的經濟發展融合度非常高,所以把這塊蛋糕做大對於建設開放型經濟作用是非常顯著的。”胡曉煉說。

從航空港口、中歐班列到物流樞紐,當前許多西部省份正逐漸變身對外開放的前沿,享受“一帶一路”建設帶來的紅利。“西北地區是我國內陸腹地和少數民族聚居地區,處於‘一帶一路’國內段的前沿。目前,西北地區正積極參與和融入‘一帶一路’建設,西北地區經濟走廊建設穩步推進,互聯互通網絡逐步成型,貿易投資大幅增長,重要項目合作穩步實施,各項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專職副主席兼秘書長李惠東這樣評價道。

李惠東同時指出了西北地區在搶抓“一帶一路”建設機遇、實現可持續發展方面面臨的一些困難。比如部分省區的陸路、航空口岸的定位和佈局趨同,口岸建設方面缺乏差異;本地優勢發揮不足,西北多個省區提出建設能源中心、金融中心、國際交流中心等,雖各有優勢,但發展目標趨同等。

“為此,我們建議,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有關精神,加強區域統籌協調,引導絲綢之路經濟帶國內沿線各地因地制宜發展。”李惠東提出了幾條具體建議,包括突出效益優先,注重協同發展;立足西北各省實際,優化產業佈局;加強中歐班列國內國際合作等。

根據官方數據,到2016年,我國在20個“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建設的合作區有56個,佔在建合作區總數的72.72%,累計投資185.5億美元,入區企業1082家,總產值506.9億美元,上繳東道國稅費10.7億美元,為當地創造就業崗位17.7萬個。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並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加強創新能力開放合作,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則再度強調推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堅持共商共建共享,落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果。

然而,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加速推進以及中企在相關國家投資和貿易量的提高,問題和困難也逐漸凸顯。此次全國兩會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紛紛建言,呼籲注重人才佈局、加強產業上下遊服務,降低風險,要為企業“走出去”創造更好的環境和條件。

許立榮建議,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上海要加強做好海鐵聯運的工作,如果能更好發展海鐵聯運,不管是上海周邊還是內陸,“走出去”的發展勢頭都會更好。企業“走出去”要控制好風險,許立榮表示,中遠海運計劃在以航運為主業的基礎上,發展上下遊產業,比如海運金融、航運租賃、綜合物流等與航運密不可分的產業,幫助企業降低風險的同時,進一步把航運資本做強、做優。目前,發展航運、物流、航運金融、裝備制造、航運服務、社會化產業和“互聯網+”相關業務的“6+1”產業集群是中遠海運的新戰略,該戰略打破了過去把航運主業當作底線的定式,打造一個金融控股的上市平台,提高了企業的抗周期能力。

建設“一帶一路”,人才建設極為關鍵。徐征介紹說:“我們在5年前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有效補充了人力資源。”據了解,他們企業受商務部的委托,在非洲國家做工程管理專業人員的培訓等工作。“這是中企有效發揮技術及管理優勢,為所在國提供服務的方式,也是為‘一帶一路’作出貢獻的方式。同時,企業本身也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了發展。”

來自寧波的全國人大代表、鎮海中學黨委書記張詠梅也將建議重點放在了人才培養方面。張詠梅說,國際化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缺乏,已成為制約“一帶一路”項目建設的阻礙之一。為此,張詠梅提交了《關於支持寧波創建“一帶一路”國家職業教育合作綜合試驗區的建議》。

在張詠梅看來,創建“一帶一路”國家職業教育合作綜合試驗區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和創新實踐意義:有利於推動寧波建設“16+1”經貿合作示范區,探索建立中國特色職業教育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模式和標准,打造“一帶一路”產教融合引領區、人文交流門戶區、職教信息集聚區、人才培養核心區、職教改革先發區……

建設“一帶一路”也離不開央地合作,全國人大代表、四聯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向曉波指出,地方企業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參與度、活躍度都不高,項目投資額、貿易額佔比不高,處於“有意願、無門路”的尷尬境地。向曉波建議,從國家層面盡快建立央地合作機制,搭建“一帶一路”央地合作平台,探索合作模式,實現優勢資源和市場的有效整合,讓地方企業伴隨央企更多地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當中。

黑龍江作為一個內陸省份,與我國發達省份之間的海上運輸便捷通道還有待開發,“對俄開放的重要窗口”作用還沒有完全發揮。於飛表示,黑龍江省正在積極研究開展“哈爾濱—牡丹江—綏芬河—海參崴”對外開放運輸大通道建設,探索借助俄遠東港口,開展中俄中、中外外的過境運輸,向南從海上連接南方省份,向北呼應未來冰上絲綢之路,解決黑龍江貨物流向不平衡問題。重點研究通過陸海聯運線路整體擴容和節點打通,新開辟黑龍江經俄遠東港口,從海上連接華東、華南發達省份的南北大通道,支撐“北糧南運”等大宗物資的快速流通。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海外網、中國政府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了區域經濟社會發展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