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國民黨有多少錢:蔣介石從大陸帶來277萬兩黃金

國民黨有多少錢:蔣介石從大陸帶來277萬兩黃金

2012年“雙十節”,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再次強調“國民黨絕不與民爭利”,并保證盡快使“黨產歸零”。早在2000年,陳水扁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伊始,國民黨黨產問題就成了國民黨重掌政權的“攔路虎”。

如今,國民黨歷經八年辛苦改造,終於在2008年重獲政權。此時,黨工規模精簡為九百多人。與此同時,原先龐大的國民黨黨產也逐漸“歸零”。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表示,“黨產清零之后,國民黨維持運轉將靠台當局發放的政黨補助金及對外募款,現職黨工也會逐年精簡至這些款項所能承擔的范圍內。”換言之,國民黨正在努力從財務上做到“自給自足”,徹底轉化成為一個現代政黨。

國民黨有多少錢

2000年,民進黨上台執政,統治台灣55年的中國國民黨淪為在野黨。雖然在1987年,蔣經國解除戒嚴令,開放政治競爭,國民黨就已經意識到“政黨輪替”是無可避免的事情,但是短短13年就丟失政權還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黨國體制一去不復返,黨員和黨工的好日子也算過到頭了。

二十多年前,現任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曾經也是黨工。1985年,27歲的金溥聰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國際關係室編審,當時通過層層考試被錄取,因為這是一個眾人角逐的“金飯碗”,甚至比政府部門的公務人員還要有前途。在那個時代,在氣派的國民中央大樓里,黨工們的桌上往往只擺放三樣東西:一杯咖啡,一包香煙,還有背靠坐椅閱讀《中央日報》的黨工的雙腳。2000年,剛淪為在野黨的國民黨黨務機構有3400名專職黨工(不包括黨內干部,如中央委員等),當年國民黨黨員有85萬人,平均每位黨工負責250名黨員。“官多、人多、老化、低效”成為“百年老店”最真實的寫照,背后則是其龐大黨產的支撐。何為黨產?就是國民黨經營的產業。

過去由於黨政一體、黨政不分,黨產和國產也不分,黨產的具體數目也說不清楚,很多人覺得無所謂,但為后來政黨體制轉為兩黨制后黨產處理留下了問題。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自由中國》雜志就撰文:“如果國民黨硬把國庫當作黨庫,乃至把國家當作一黨私產,就是自絕於人民。”

1987年,國民黨放開黨禁報禁,并於1994年將自己登記為社團法人。直到此時,國民黨才搞清楚黨產情況,原來自己有380多億的“黨產”。更早之前,許多黨產都是記在個人名下,早已“不可考”,只能根據陳述還原事實。至於交代多少,那就全憑良心了。對此,蔣經國曾說明,早年因害怕中共以中國繼承者名義,強行接收中華民國的海外資產,所以當時有不少的財產轉入私人賬戶,以規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接收。但是,中共接收的風頭過后,有人沒有歸還這些財產。蔣經國對於這些人的行為“深感痛心,卻無法可管”。2001年,時任台灣“總統”陳水扁認為,“中國國民黨長期以來霸占人民與國家的財產”,有“國庫通黨庫、黨庫通內褲”的嫌疑。他呼吁“國民黨要還財於民”。

蔣介石從大陸帶來277萬兩黃金

國民黨擁有巨額黨產是事實。那么這些黨產是從哪兒來的呢?國民黨的黨產來源很多。第一筆“橫財”來自抗日戰爭勝利后的接手。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國民黨在收回台灣省時,很多日本殖民者、侵略者的財產由中國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接收。從法理上講,這些財產應歸國家所有。但是,當時的中華民國和逃到台灣后的中華民國,政治體制上走的是黨國體制,黨政一體。在接收的過程中將一部分資產轉移為黨產。

第二筆“大錢”要算從大陸撤退到台灣時帶的“浮財”,1949年4月,人民解放軍打過長江,蔣介石帶領六十多萬殘兵敗將和一百多萬追隨他的民眾來到台灣,并從大陸攜帶了大量黃金和物資,其中一部分最終變為了黨產。1949年1月16日蔣介石宣佈下野的前五天,便召見當時的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命令其盡速將存放在上海中央銀行等行庫的國庫黃金、白銀、外匯全部秘密運往台灣。據不完全統計,蔣介石下令運抵台灣的國庫黃金,約有277萬兩。如果折算現值,以每兩新台幣23000元估算,約合637億多元。

來到台灣之后,國民黨仗著其執政地位,進行了不少“投資”,凡是有利可圖的地方都少不了黨營事業的影子。早期黨營事業主要在文化領域,目的在宣揚黨的政策。如《中央日報》、正中書局、中國廣播公司、中央通訊社及生產事業齊魯公司等。1949年政府遷台之后,國民黨除繼續維持上述文化事業外,隨著台灣經濟逐步發展,亦投資生產事業,包括信息、科技與營建等,三十余年間逐漸成長茁壯。

此外,還有黨員每年交的黨費約6200萬元,也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從無到有的黨營事業

國民黨黨營事業的歷史源遠流長,它一直伴隨著國民黨的成長而成長,并憑借執政黨的尚方寶劍,不斷發展膨脹。追溯黨營事業的發展,就如同其“黨國體制”一樣有其歷史背景,發展之初本源於大陸。國民黨早期的宣傳工作主要由國民黨元老陳果夫、陳立夫兄弟負責籌劃,如設置黨報《中央日報》、推動成立“中央電影企業公司”、“中央廣播電台”、正中書局等等,可稱為黨營事業的雛型。

以正中書局為例。這是一家隸屬於國民黨中央的黨營出版機構,1931年由陳立夫創立。1933年,陳立夫將正中書局的全部資產捐獻給國民黨,國民黨中央在其基礎上進行擴充,并指派國民黨政治活動家葉楚傖與陳立夫為董事,在上海、北京、天津、漢口、杭州等地有分局和發行所。1936年,又接收上海新民印刷廠的機器,籌設上海印刷廠。

抗戰爆發后,國民政府遷往重慶。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正中書局發展迅速,被稱為全國六大書局之一。1941年,為解決紙張短缺問題,正中書局收購嘉定興蜀造紙廠,改名為正中造紙廠。1942年起還自制文具。抗戰勝利后正中書局遷回南京,并接收了敵偽上海、北平、青島印刷廠以及原有的重慶印刷廠,擁有印刷機96部,日產紙600令。由此可見,黨營事業與國民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1945年5月17日,國民黨在重慶召開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議第十六次會議,通過了由陳果夫主導的“關於籌措黨費之決議案”,決定以五大方法籌措黨費,其中包括“寬籌資金,以法幣100億元為目標,用於投資或舉辦各項生產事業,而所獲之利潤,供給中央及省市黨部經常支用”及“運用黨費基金,創辦黨營事業,以鞏固黨的經濟基礎,達成以黨養黨之目的”兩項決議。

1945年9月,國民黨中央根據以上決議,改組中央財務委員會,以陳果夫為主任委員,開始系統地建立黨營事業,同時責令已經存在的黨營文化、新聞、出版等宣傳事業,依照公司法成立公司組織,自負盈虧以減輕國民黨中央的財政負擔。

1945年3月,國民黨舉行六屆二中全會,會上二陳兄弟提出了“黨營事業的建立和管理計劃方案”,在蔣介石的支持下,獲得通過。決定在接收“敵偽”的工商企業資本時,撥出5000億元作為“黨營事業基金”,并由二陳負責該基金的管理機構,使其可以名正言順地參加戰后的接收工作。據統計,1945年10月到1947年2月間,國民政府接收了原“台灣總督府”所屬產業和日本私人財產、企業共計110億元。

在陳果夫的積極經營下,至1948年夏天,國民黨在大陸已經擁有了青島齊魯公司、天津恒大公司、濟南興濟公司、沈陽益華公司、台灣興業公司、安徽農產公司、上海樹華公司、永業公司、亞東銀行及濟南面粉廠等十家產業,此外還有中國鹽業公司等投資產業。各公司均頗具規模,如齊魯公司轄有橡膠廠、面粉廠、啤酒廠、玻璃廠及食油廠,恒大公司有火柴廠、面粉廠及煙草廠。由於陳果夫同時擔任中國農民銀行董事長及中央合作金庫理事長,連帶地也使這兩大金融企業與國民黨的黨營事業發生密切關係。通過中國農民銀行,陳果夫總共投資了77家企業,投資額達170多億元,而這些企業后來幾乎全部轉為黨營事業。

可惜好景不長,隨著國民黨政權在大陸崩潰,大量黨營事業也隨之消亡,隨同一起及時撤退來台的黨營事業只剩山東齊魯公司一家。國民黨在大陸的黨產幾乎丟個精光,其中黨營事業總資產約750萬美元便賠掉670萬美元。不過,從1947年2月到1950年12月,國民黨還接收了日資、台資企業860個,加上蔣介石從大陸帶來的277萬兩黃金,這一大筆資產成了國民黨在台灣站住腳的經濟基礎,也是遷台后國民黨黨營事業的開端。

威權時代大發展

上世紀50年代,台灣經濟進入復蘇期,走的是“進口替代產業”的路子。黨營事業倚靠其特殊背景,占據要津,從事建材、橡膠等產業,獲利甚豐,迅速崛起。60年代是黨營事業將觸角伸向金融、票券的時代。國民黨財委會成立了“中央投資”和“光華投資”兩家控股公司,黨營事業開始建立像蛛網般的企業群。

進入70年代,國民黨事業愈做愈大,頻頻與工商大亨、公營事業合作,陸續投入有巨利的石化業及金融業,如中美和、台苯、東聯、永嘉及中華開發、中興票券、復華證券金融等公司。進入80年代后,黨營事業進入“擴張期”,開始大舉進軍營建業、環保業、金融業、人壽保險業、海外事業等,使黨營事業超過120多家。

國民黨黨營事業在過去威權時代因具有多種經營特權,外界對它的認識總是隔著一層神秘的面紗,有人用“包山包海”來形容它的特權。黨營事業利用執政黨的身份,輕易就能優先地介入各種產業,運用政治上的優勢,配合經濟資源,以壟斷的手法率先插足特定事業,并以獨占市場的方式長期享受獨特利益。長期以來,島內大財團為討好政府,一般都與黨營事業發展業務,黨營事業在其各級從政黨員的配合下,從事獨占生意,并在取得行政機關或公營事業業務訂單或招標方面,有一般民間企業所不及的方便。

由於身處決策核心,黨營事業的管理者往往比別人更早知道政策的方向。得風氣之先、春江水暖鴨先知,政府有什么政策要推出以前,黨營事業早就已聞風而動,好整以暇地籌備新興事業。深入追查100多家黨營事業,赫然發現,其中三分之一以上都有官方資金,充分暴露其黨政一體的特質。過去,黨政分際不嚴格的時代,黨營事業的盈余收入并不是黨務活動經費的主要來源,因此黨營事業主要扮演著配合政府的角色。曾擔任國民黨投資管理委員會主委、李登輝的好友劉泰英自己坦承:“黨營事業過去有沒有利用特權?肯定有!”

虧損嚴重 改革艱難

國民黨進行社團登記后,為了解民眾對黨營事業的看法,在1995年下半年做了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83.1%的民眾認為過去的國民黨黨營事業享有特權,有74.7%的民眾認為現在的黨營事業享有特權,有68%的受訪民眾認為國民黨“黨庫通國庫”的情形仍然存在。

1995年11月6日,民進黨成立了“全民追討黨產聯盟”,11月8日率眾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抗議,要求國民黨對來路不明的“黨產”做出交代,并將追討“黨產”作為1995年底“立委選舉”期間民進黨的重要訴求。從此,每逢選舉,“黨產”問題都成為民進黨攻擊國民黨的武器,使得國民黨處於被動。

國民黨失去政權后,黨營事業不但成為政治軟腳,盈利能力也逐步下降,有些企業虧損嚴重。黨營事業內部存在大鍋飯問題,經營好壞一個樣,國民黨“政府”絕無偏好,賺錢的給予獎勵,賠錢的也有補貼,年年如此。據劉泰英說,他一上台發現黨營事業弊案很多,“這邊被拐一億多,那邊被拐一億多”。另外,黨內政治人物退休,黨部安排其到黨營事業接任某一主管,這已成為慣例。

這些退下來的政治人物多年過古稀,抱著到黨營事業里來養老的心態。由於原在黨營事業集團任主管之人大多來自上層或有中央高層作靠山,人事關係網環環相套。如前組工會主任王述親接任永昌建設公司董事長、前“立法院”副院長沈世雄接任新育樂公司董事長、前“國安局長”宋心濂接任黨營事業管理委員會委員等。這些黨國元老哪個不是權傾一時?誰沒有通天的門路?叫他們退位讓賢,談何容易。如此所有的黨營事業改革都一誤再誤。

國民黨失去政權之后,大批黨務人員面臨尷尬境地。年輕人還好,還可以出來找工作、求發展;如果是四五十歲的老黨工,清閑久了,也沒有一技之長,很多人成了新時代的棄兒,他們的生活只好靠國民黨變賣黨產支撐。到2008年,重新獲得執政權的國民黨,黨工規模精簡為九百多人。一年僅人事費用就高達15億元新台幣。這些年國民黨雖說日子過得緊巴,但卻得到了民眾的支持。一個政黨有多少錢叫富有?過去,國民黨擁有數以億計的資產仍然失去了政權。可以說,有多少錢都不叫富有,擁有民心才是根本。

【華發網根據文史參考、人民網等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國民黨有多少錢:蔣介石從大陸帶來277萬兩黃金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