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文化

最新發佈

保羅.奧斯特:此心安處,逃之夭夭

許多年前,在我們家所生活的小區,發生過一起案件。我父親的同事,一個高級工程師,忽然失蹤了。兩年內,沒有任何音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在家人幾乎放棄時,他忽然又回來了,與他離開時同樣突兀。這時,距他的身份被註銷,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他再出現時,並不見襤褸。相反,十分整潔。但是臉上,掛着莫測甚至狡黠的笑容。第二年,他的太太就和他離婚了。從此他孑然一身,也放棄了自己的公職。老年後,他成為了我父親的棋友。但仍然對這失蹤的兩年隻字未提。再後來,在參加他的追悼會時,父親說,他一定是,「過煩了」。

薊門飛雨一學人/與故宮博物院共同起步的單士元

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參加故宮博物院工作時,故宮乃至文博界健在的前輩學者專家,單士元(一九○七至一九九八年)先生是年齡、資歷都比較老資格的,不論是在故宮還是在社會上,大家都稱他「單老」。一九二四年底遜帝溥儀出宮沒幾天,故宮博物院尚未成立,他就進了故宮;中國古代建築科學研究的開山祖師朱啟鈐(一八七二至一九六四年,字桂辛),一九二九年籌建「中國營造學社」,他是最早的社員。僅憑這兩條,就奠定了他「老行專」江湖地位。在我參與的學術活動裏,古建築界是比較講究輩分的。每次開會,單老都是排第一,主持人民大會堂建築設計的總建築師張鎛雖名氣很大,但他是營造學社社員梁思成的弟子,比單老幾乎晚一輩,故一直屈居次席。

她曾是東北最美女匪,令少帥張學良一見傾心,張學良卻沒能救下她

東北土匪叫鬍子,鬍子有不少另類的,也有不長鬍子的女鬍子。女人給土匪世界增添了幾分陰柔和秀色。她們有被強迫過來的壓寨夫人,有的被鬍子贖身獲得自由的,習慣成自然,也變成了能搶能打的土匪。駝龍、花蝴蝶、一枝花、大白梨,都長得好、模樣俊俏,但不是好惹的,敢恨敢愛。妳要敢惹他們,她能把妳腦袋打碎。下麵小編就來說說東北傳奇女匪駝龍,一個令閱女無數的少帥都心動的女人。

西嶽崚嶒竦處尊

附圖為一九八九年我國發行的「華山」特種郵票(四枚全)其中兩枚,可窺見西嶽險奇挺拔和豪雄蒼勁的山勢,好比「峻極於天」。華山絕壁高度乃五嶽之最,自黃河、渭水之濱崛起;西壁一削千米,如巨型通天岩柱,北壁毗連魚脊般的窄嶺,看似蒼龍巨脊。雄怪唐代三位大詩人遊華山,皆驚嘆不已。李白頌讚:「西嶽崢嶸何壯哉,黃河如絲天際來。」杜甫推崇:「西嶽崚嶒竦處尊,諸峰羅立似兒孫。」王維更根據古神話傳說中河神巨靈手掰華山通黃河的故事,吟詠:「昔聞乾坤開,變化生巨靈。右足踏方山,左手推削成。天地忽開折,大河注東溟,遂為西嶽峙,雄威鎮秦京。」

鐵畫銀鈎 傳承有道

​由香港硬筆書藝會主辦、香港書法協會協辦的「鐵畫銀鈎傳承有道 慶祝香港硬筆書藝會成立三十周年慶典暨會員作品展」,現正於香港大會堂低座一樓展覽廳舉行,展期至今日下午五時。昨日開幕禮上,中國硬筆書法協會主席張華慶聯合該會創會會長、現任會長等,歷數香港硬筆書藝會三十年發展歷程。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