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文化

最新發佈

豐子愷“漫畫人間”:總有瞬間讓人淚目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佛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當小天使合唱團的小朋友們唱起這首歌曲的時候,恍若回到孩提時代,也曾在文藝匯演中唱著這朗朗上口的旋律,但卻不知其中的意味,更不知道李叔同為何人,遑論豐子愷。

蒙古垂飾寓意深遠

一個名為「雪漠玲瓏─喜馬拉雅和蒙古珍品」的展覽,正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舉行,展期至二○一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展覽精選承訓堂、夢蝶軒藏十七世紀至二十一世紀逾一百五十件(套)喜馬拉雅山和蒙古族地區的服裝、首飾,以及宗教器具珍品。展覽中的一對「銀嵌珊瑚圖海」,樸素淡雅,氣質非凡,筆者尤其鍾愛。

《書劍恩仇錄》與乾隆風流韻事

金庸小說是中國當代文學的奇跡,這已經成為越來越多的文學史家的共識。不論從文藝作品為大眾服務,還是從文藝作品的市場認受度來衡量,金庸先生都是最成功的範例,是那個創業年代「香港精神」的寫照,也是如今香港人的驕傲。從一九四七年十月到一九五七年五月,金庸先生在《大公報》工作長達十年。此時,金庸、梁羽生(陳文統)這兩位當代武俠小說大師同在大公供職,「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閒暇時還經常對弈,切磋棋藝。二人連同「百劍堂主」陳凡,在《大公報》開設「三劍樓隨筆」專欄,共同見證了《大公報》又一輝煌時期。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