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國學教育

最新發佈

二月河的「葵花寶典」

一大早起來,就看到著名作家二月河去世的消息,我不禁悲從中來,百感交集,也想起曾與他交往的點點滴滴。 二月河是個很謙恭的人,對人很客氣,很低調,很誠懇,就像鄰家大哥,要合影就合影,要碰杯就碰杯,要聊天就聊天,笑咪咪的,沒有一點架子。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十多年前一次作代會後小憩,我和幾個作家與他攀談。我等說了一堆仰慕敬佩的話,他只是靜靜聽着,並無絲毫得意之情,估計這種話他早已聽過無數遍了。只是聽到一個作家誇他是個天才,向他請教「葵花寶典」時,才緩緩說道:「我沒什麼才氣,但運氣還算不錯,我寫小說基本上是個力氣活,不信你試試,一天寫上十幾個小時,一寫二十年,怎麼着也得弄點東西出來。」說沒才氣,那顯然是他的自謙;說運氣好,也不為過,趕上了改革開放好時代,文藝百花齊放,作家可以大顯身手;說捨得下力氣,則最恰如其分,二十年的不懈耕耘,終於迎來春華秋實,碩果纍纍。

萬物生長的力量──《遙遠的向日葵地》

今年的世界讀書日,作家李娟的新書《遙遠的向日葵地》入選新浪好書榜二○一七年文學類年度榜。書裏描寫的「向日葵地」在阿勒泰戈壁草原的烏倫古河南岸,是李娟母親多年前承包耕種的一片貧瘠土地。李娟一如既往用她細膩、明亮的筆調,記錄了勞作在這裏的人和他們樸素而迥異的生活細節。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