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2001太空漫遊》——穿梭半世紀的星際啟示録

  《2001太空漫遊》——穿梭半世紀的星際啟示録

史丹利寇比力克的代表作《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1968)將踏入50周年,早前第二屆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的“經典交鋒”單元選映這部半個世紀前的科幻片,意義非凡。

正如映前導賞者所說,《星球大戰》、《星空奇遇記》和大量科幻電影都受它啟蒙。開場樂《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是理察史特勞斯的“哲理性”交響詩,根據尼采同名著作寫成,不可避免地與影片中的太空畫面和哲學主題連結,絕對是《星球大戰》片首主題曲的靈感先導,還有該片的死星、千歲鷹和帝國艦艇等美學設計,不可能不參考自《2001太空漫遊》。其影響後世之處,不只美學層面,還有文本與思想,問題與立場。如果說《星球大戰》譜寫了一曲波瀾壯闊的“宇宙史詩”,《2001太空漫遊》的“星際啟示錄”必然進入空前絕後的絕對領域。

片初用了近半小時敘述人類的源起,在猿猴演變成人類之前,已有“爭地盤”的暴力現象,兩個猿猴群體本以一溝死水作楚河漢界,交鋒過後,其中一個群體霸佔了整個地盤。敗北的猿猴首領慢慢意識到,赤手空拳打不過對方,有了獸骨作為武器,便可克敵制勝,結果擁有武器的一方反敗為勝,奪回土地主權。勝利者深感興奮,把手中獸骨拋到空中,一記恰到好處的剪接把畫面轉化為地球外太空的人造衛星,史前獸骨幻化成當代最高科技,寓意不淺。回看上世紀60年代,擁有外太空主導權,是“得天下”的不二法門,美國和蘇聯兩個超級大國爭相上太空,只為掌控“獸骨”。鏡頭很快便回到太空船內部,一名男性太空員正在座位上熟睡,衫袋中的鋼筆在無重力狀態之下,於船艙內任意飄浮;與空中的獸骨和太空的人造衛星,承先啟後,互相呼應。物件不像人類擁有自主意識,無重狀態下的隨機飄浮,是陷入失序還是命定地受到主宰?歷史應按真實來寫,還是任由“無形之手”操縱?

從二戰到越戰,人類受苦受難不斷,越戰造成美國國內乃至全球反戰聲音不絕,患上“越戰後遺症”者無數,影響幾代美國人。《2001太空漫遊》在冷戰和越戰風起雲湧時上映,在地程度和批判性可想而知。所謂“黑石”和“哈爾9000”,前者是天降神物,本身擁有像“月光寶盒”般穿梭時空的大能,見證人類歷史,甚至時間簡史,也見證歷史長河中的無數次創造與毀滅,後者是領先全球的先進發明,高智能媲美人腦,其自主意識,後啟如《未來戰士》、《銀翼殺手》和《攻殼機動隊》所述的靈魂與世界的哲學思辨,難怪《銀翼殺手》被植入記憶的機械人瑞秋,名字與本片照顧太空人女兒的一名保母名字相同,更難怪與“哈爾9000”鬥智的男主角大衛,令人聯想到近年《普羅米修斯》和《異形:聖約》的人形機械人大衛。

“哈爾9000”自詡為零失誤的發明,是有能力獨自掌控太空船的超級電腦,至今看來只是大數據和複製的藝術。它對兩名太空人進行《1984》式全天候極權監控,行為令人不寒而慄,還看史丹利寇比力克之後的《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繼續對思想抑壓和行為控制進行批判,發人深省。“哈爾9000”的錯誤判斷、隱瞞真相和展開殺戮3部曲,如同片中18個月前失蹤的太空人弗洛伊德,當眾人懷疑情況轉壞,他仍然力排眾議,其實自欺欺人。7年後,史提芬史匹堡導演的《大白鯊》亦有類似的“痛苦經驗”,當功利考量壓倒人道考量,隱瞞事實者,必定造成可怕的人為災難。兩部經典先後以不同方法切入,諷刺當時的越戰,可見戰爭對人的生存造成無可挽回的惡果,亦影響電影人的創作方向和文本核心。

如此擁有“文化上、歷史上和審美上的重要價值”的經典作品,難有“標準”的解讀,它會引發無數個思考方向,就像“經典交鋒”單元其中一位選片人所說:“一部電影能稱得上經典,就是要讓觀眾在每次重新欣賞時,都能有不一樣的感悟”。巧合的是,在2017年12月6日,也是影片重現大銀幕的一星期之前,特朗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大眾擔心會否帶來“危險的後果”——恰似片中的猿猴獸性盡顯,競雄爭霸,重現冷戰思維和越戰陰霾。另一邊廂,過去一年間,人類已賦予機械人自我深度學習的能力,被譽為“人工智能的大突破”的AlphaGo Zero,透過自我對弈,用40天便超越了所有舊版本。人工智慧的長足發展,最終會否像“哈爾9000”那樣自以為是,從而對異己展開沉默的殺戮?我們不妨透過影片所引發的哲思,穿梭浩瀚無垠的宇宙,在歷史的美麗與醜惡之間,辨別當前的真相和謊言。 

【華發網根據網絡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 » 《2001太空漫遊》——穿梭半世紀的星際啟示録

讃 (1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