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溜走的時光

溜走的時光

黃愛玲

香港著名影評人黃愛玲於1月4日在睡夢中溘然長逝,在電影圈內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然而卻並未引起普羅影迷的關注。作為當代香港影壇最重要的影評人之一,百度百科對於她的稱謂是“作家”,介紹也只有寥寥數語。

黃愛玲生於1950年代,曾於20世紀70年代留學法國攻讀電影,對法國新浪潮電影有第一手的接觸和觀察。也是這樣的經驗,讓她對文藝片格外關愛。學成歸國後的黃愛玲擔任過香港電影資料館研究主任、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策劃,並撰寫、編輯過多本影評集,然而她在內地出版的影評集只有2本,分別是《戲緣》和《費穆:詩人導演》。

黃愛玲寫的影評,用心、用情、用腦之外,還用上好文字,讓她成了海峽兩岸最好的幾個影評人之一。

黃愛玲很了解中國電影,記得她這樣提到費穆的《小城之春》:“那戲中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絲縷縷,編織成一幅雋永纏綿的男女愛慾圖。1949年以後,中國大陸的銀幕上色’彩漸失,七情六慾都一一收進了灰藍色制服的衣服袋裡,待得80年代經濟改革開放,才靦靦腆腆地重新掏出來。”

對香港電影,黃愛玲更常有近乎論斷式的準確評說:“相對中國大陸和台灣,香港電影從來就不强於文化和歷史反省。現實環境並不允許。香港長期處於殖民地政策下的文化壓抑裡,而香港人也只能委曲求全地在歷史夾縫裡努力鑽營生存的空間。然而,世事無絕對,這種無國無根的生存狀態倒又造就了生命力旺盛的香港電影。無疑,比起大陸和台灣,香港電影顯得粗鄙不文,卻也率性自由得多,香港人的集體心理和情緒,都在銀幕上找到了非常貼切的演繹。”

黃愛玲寫影評,不僅有獨到的觀察,還有私藏的情感。她是這樣寫自己最初看到蘇聯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A.Tarkovsky)的作品《鏡子/The Mirror》時的情景:“是在巴黎第三區一條小街上的殘舊小戲院嗎?我仿佛呼吸着那透着黴味的空氣,甚至還嗅到了狹小街道上傳來的香濃咖啡和希臘燒烤的氣味;那一個下午,我在漆黑幽渺的戲院裡流了一臉的淚。銀幕上的年輕母親背着鏡頭,站在河邊;她那淺啡色的頭髮盤在腦後,我們看不到她的臉,卻可以想像她的憂傷。有一幕,大抵是在兒子的回憶裡吧,她在一個小小的臉盤裡洗頭,彎着身子,長長的頭髮滴着水。這一刻,我努力在自己的記憶寶盒裡搜尋逝去親人的影子。”

溜走的時光,是黃愛玲一篇影評的標題。時光總會溜走,生命也會,但好的影評不會。

【華發網根據網絡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 » 溜走的時光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