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明星直播強勢來襲

明星直播強勢來襲

前幾年有一部名為《黑鏡》英劇,因關注新媒介對普通人的生活和意識的綁架而備受關注。該劇其中一集展示了網路直播演員生活,演員獲得認同的方式就是點贊數和關注度,現在看來,這似乎是對當下興起的“明星直播”熱潮的預言。

最近半年,網路直播發展勢頭迅猛,但之前因網紅視頻直播頻見低俗,不少視頻平臺被查,而新浪、優酷、百度等20家網路直播平臺緊急發佈行業自律公約,內容包括主播需要實名認證,不許出現三俗等條款。隨著直播平臺風氣回歸清朗,越來越多明星加入直播陣營,於是在電視直播現場、微博直播動態之後,明星直播進入3.0時代……

作為網路直播的衍生產品,明星直播正成為下一個投資風口,原因無外乎“粉絲經濟”龐大的利潤空間。因《奔跑吧兄弟》走紅的angelababy[微博]早在去年9月已簽約王思聰[微博]成立的“熊貓TV”,成為旗下主播中的一員。今年1月27日,Baby進行了網路視頻直播的首秀。直播選擇在戶外進行,Baby先是在保姆車裡跟網友打招呼,又現場唱了幾首歌,隨後下車參加“抱財神”活動。當日該平臺的直播間熱度維持在15-55萬之間。

隨後,范爺也加入了直播行列。參加巴黎時裝周的活動過程被她用手機全程記錄下來,而她在直播中完全甩掉了偶像包袱,教粉絲敷面膜、玩自拍,念叨吃早餐錯過了一個煎蛋、到了活動會場要趕緊上個廁所之類瑣碎的生活話題。不少網友看了直播留言:“對范爺路轉粉了。”

明星直播強勢來襲

一波美女直播打開局面後,明星直播活動逐漸變得多樣化,並開始和作品宣傳捆綁在一起。

前幾天,王寶強帶著正在拍攝的電影《大鬧天竺》在鬥魚做直播,同時線上人數一度突破500萬大關。王寶強在近一個小時的直播活動中跟粉絲們拉家常,介紹他在印度的工作夥伴、異國拍戲的體會、當地風情。粉絲們的回應方式就是彈幕評論以及購買虛擬禮物。王寶強對直播的行銷效果十分意外:“鬥魚直播一般只有200多萬粉絲,我們也是做一個電影行銷的嘗試,沒想到一下子來了500萬人,送禮物和評論人數都超過預期。”

一個月前,劉濤[微博]也在映客直播了參加《歡樂頌》發佈會的實況,她拍下自己從後臺化妝到台前發言的全過程,還拉來了同組好友王凱[微博]和蔣欣[微博]出鏡。這場直播開始5分鐘,因人數爆棚,就造成了平臺的癱瘓。雖然直播過程中,劉濤一直聲稱這是個人行為,但不可否認,她的直播已經成為了《歡樂頌》前期宣傳的一部分。

《我是歌手4》的總決賽也同步映客直播,參加決賽的歌手都要在該播放平臺直播備戰過程,直播間粉絲人數決定了選手的出場順序,最終黃致列以線上人數第一名,獲得了更好的出場順序,當時也引爆了網路話題。

“小鮮肉”們的粉絲往往是視頻直播APP的忠實使用者,基於強大的粉絲經濟效應,越來越多的小鮮肉加入到直播陣營中,有人直播演唱會,有人直播跑步,有人直播化妝……如今連不少韓國偶像也加入了面向中國粉絲的直播陣營中。

明星直播強勢來襲

近日蔣勁夫[微博]視頻直播了自己和爸爸在公園跑步,全程邊跑邊自拍邊與網友對話。短短十幾分鐘的直播,引來900萬網友同時線上觀看,50萬人點贊。據說有人為了看他跑步,一個月的流量都沒了。張藝興則對自己的上班過程進行了直播,從準備到化妝,讓粉絲們看了個夠。鹿晗[微博]則在個唱首秀直播中,獲得了268萬“鹿飯”的11.9億點贊,創造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這股直播風潮也吸引了韓國的鮮肉明星們,EXO的一些成員也參加過直播,比如世勳在平臺直播教粉絲寫自己的名字。Bigbang的中國巡演,也被映客冠名全程直播,其中權志龍[微博]也曾在私下直播過日常生活,不僅撒嬌賣萌,還即時連線粉絲。

除了小鮮肉,娛樂圈老一輩們也不甘寂寞。吳綺莉最近就帶女兒吳卓林網路直播日常生活,並與網友即時互動,對“會不會幫媽媽徵婚”、“有沒看過成龍[微博]的電影”等等問題,母女倆均大方回應。而黎明[微博]最近在香港舉行出道30年演唱會,不僅他在臺上直播與觀眾互動的熱烈現場,譚詠麟[微博]、李克勤[微博]、周慧敏、吳君如[微博]等前來捧場的明星也各自在自己的視角,全方位直播演唱會盛況。

當前國內的移動直播平臺比較知名的有映客、花椒、鬥魚、熊貓TV等。但據相關部委的統計,目前全國的網路直播企業在200家左右,僅北京就有30多家網路直播企業,而且幾乎每一周都有一兩個企業加入到這一行業。

與平臺激增相應,明星加入直播的人數也呈激增趨勢,收益也在各方面逐漸體現。以劉濤為例,她在平臺直播引來71萬人追捧,收到的虛擬禮物折現約為20萬元人民幣。但明星們肯定不只為了直播本身的變現價值,顯然更看重的是直播的潛在價值。

首先是與粉絲互動的機會,鞏固粉絲基數。在直播中,粉絲們如果有什麼問題,明星可以直接回復,而他們在直播中展示出的隨意、親和,也是電視螢幕上無法呈現的,幾乎每一位參加直播的明星,之後微博粉絲數量都有提升。其次是商業價值,Angelababy參加某化妝品牌代言活動,在現場直播塗唇蜜,沒想到短短兩個小時,該款唇蜜賣出去了一萬多支。

其實,明星直播也是平臺資源的整合,比如《我是歌手4》的明星直播,有業內人士說:“某種程度上,這是一項‘三贏’的活動——節目組找到了宣傳亮點,明星增加了新平臺的曝光率,映客起到了推廣的作用。”未來,這種形式會越來越多。

這是把自身IP價值更大化的選擇

明星直播的趨勢越來越明顯,有人說,這是明星更懂得順應技術潮流的選擇。畢竟,明星以前最多和網紅們一樣,曬個自拍、發個微博、開個網店。但現在,他們徹底放下架子,和粉絲打成一片了,手段從文字、圖片進化到視頻,其幕後的狀態得以更真實立體地呈現在大家面前。在直播中,明星把關於自身的各個層面更多地顯露在粉絲面前,從外貌到待人處事的方法,再到護膚心得,這樣一來,直播把偶像放在粉絲觸手可及但又若即若離的位置,滿足崇拜心理,縮小粉絲對偶像的距離感,不但鞏固原來的粉絲,且極有可能吸引新的粉絲。如果說明星是一個大IP,那麼直播是把他們的品牌價值更大程度放大的行為。

當然,也有一些人認為,明星直播是在降低自身身價的低幼之舉。拜託,明星本身早就不再神秘了,偶像也已經不是過去讓大眾仰視的存在了,因此他們再也不能矜持、不能高高在上,一直端著,不但自己心累,還會被大家拋棄。

不過,我們也要看到,直播的主動權最終依然掌握在明星手裡,什麼時候直播,直播什麼,說什麼話,展示什麼,這些背後都有一套行銷推廣的方案,是經過精心籌畫的。和網紅們直播吃飯、睡覺,主動要求粉絲送更多禮物、討論現金兌換相比,明星玩的直播明顯更高大上,不會違規、不打擦邊球,這對於參與各方和平臺都是好事一樁,天然具有人氣和外貌優勢的明星在試水之前只需要考慮一個問題:你是否適合玩直播?否則,你要是露了馬腳,說了不該說的話,暴露性格缺點,很可能會掉粉,損失也是不可估量的。

對於明星加入直播平臺,就有網友提出質疑:明星不是都年入幾千萬元、每天忙著拍戲嗎?怎麼還有時間靠直播掙紅包?據瞭解,對於一線明星來說,他們的行程通告都被安排得很滿,因此手機視頻直播的時間並不固定,目前大部分都是因為與直播平臺有業務合作,才會偶爾出現,很難有持續性。不過,許多人氣不高的藝人則自發迅速跟進,在手機直播平臺定期直播。

記者打開某直播軟體,全天不同時段都有平臺認證為演員的主播在進行直播。這當中包括曾參與電影《匆匆那年》的演員何索、曾參與《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愛人》的演員崔敬野、內地歌唱組合HIT-5的成員董玉峰、《每日文娛播報》的主持人陳競等藝人,跟網友像朋友一樣聊天,往往能輕鬆吸引數千甚至過萬網友的圍觀。

與其他素人主播一樣,明星們靠著手機直播也賺了不少網友的紅包。據觀察,時不時會在直播平臺出現的何索,紅包數已經接近2萬多元,全靠著跟網友聊天,分享自己的演戲、生活經歷。

不過,在直播過程中,也有讓明星最尷尬的時候,因為觀看直播的網友的留言並不會被篩選、過濾,不管是表白的、點贊的,還是罵人的、質疑的留言,都會被直接推送給明星本人看到,這就需要明星有一些心理準備。

根據網易、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明星直播強勢來襲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