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張庭做微商做出問題來了

張庭做微商做出問題來了

微時代來臨,利用朋友圈人脈賣產品的微商如火如荼,有些明星們也心動:微博上那麼多粉絲,隨便賣點什麼不是輕而易舉?

和草根相比,明星創業具備了先天優勢,別的不說,前期推廣就能省下一大筆宣傳費。可惜,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當問題來了,輿論反噬也尤為厲害——這兩天,張庭[微博]就在為這事兒苦惱著。

玩微商,張庭是起步比較早的,2014年她就推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面膜和護膚品牌。她很勤奮,不但在微博上刷屏、上節目吆喝,還把徐崢[微博]陶虹[微博]夫婦和曹格[微博]夫婦也拉來當股東。產品的賣點“活酵母”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沒幾個人懂,反正沖著她這張臉的用戶是來了不少。不過越來越多的人質疑這是“三無產品”,起此彼伏投訴用後過敏到爛臉,客服還辯解說是“排毒”。面對聲勢浩大的逼問,張庭昨天不得不做出回應,中心思想包括:一、三證齊全產品合法;二、會竭盡所能查明真相。

既然合法,所謂“真相”,最大的可能性是把美容效果從一吹到了十——這和3年前林志穎[微博]賣膠原蛋白的故事何其相似!當年,林志穎公司出品了一款“美容神品”膠原蛋白,50毫升一瓶,成本4元卻賣到36元,遭“打假”後,被鑒定為“雖對身體無害,但並不具備美容功效”。

在微商這條路上的許多同道者,如郭德綱[微博]、郭富城[微博]、何炅[微博]、劉嘉玲[微博]、張馨予[微博]等等,和張庭一樣不約而同選擇了低成本高利潤、成分不明效果見仁見智的護膚品,如意算盤打得很精——找家證照齊全的中小型加工廠鋪條流水線,貼個品牌吆喝兩聲,坐等著訂單滾滾而來,簡直是一本萬利的好生意呀。

真有這麼簡單?先不論個人能力高低、供應鏈服務鏈是否跟得上(劉嘉玲的面膜品牌就以3個月虧損233萬元、被香港上市公司收購而告終),中國市場也走過了“人傻錢多”的混沌階段。明星往往高估自己的影響力,誤以為振臂一呼就能指哪兒打哪兒,實際上,除了有限的幾位“小鮮肉”,人氣、粉絲數未必都能成正比轉化成消費力,關鍵還要看產品品質和用戶體驗。堆砌明星的大片,票房越來越不靈,就是一例。

在歐美成熟市場,理性的消費者不會因為一張明星臉而頭腦發熱,那裏的明星代言遠遠沒有中國多,明星創業看得更遠,尤其對監管嚴格的美容產品、保健品、藥物敬而遠之,畢竟形象一旦受損,事業也就完了。

隨著監管的完善、消費者觀念的轉型,未來中國必然也會走上這條路,明星要創業,至少微商是越來越難做了。用完“TST活酵母”後過敏 客服稱其在“排毒”。

張庭做微商做出問題來了

昨日,北青報記者聯繫上張庭長微博中所提到的近期反映有“皮膚問題”的崔女士。她表示,自己最初是從做微商的朋友處知道了“TST庭秘密”的護膚品。“雖然朋友跟我介紹,但一開始我對微商銷售的化妝品不太信任,後來因為看到是張庭自己研發的產品,並且她在電視節目中說自己使用了19年,我才開始相信的。”

在“TST庭秘密”的官方網站上,北青報記者注意到,網站上曾介紹“TST活酵母”產品,稱其是“從鮮乳中萃取的活性酵母”,並表示該產品中包括啤酒酵母菌、酸乳提取物和乳酸桿菌,指出其可以“駐顏”、“改善痘痘肌”和“補水、修復”。此外,產品資訊顯示,包括孕婦在內的各類肌膚人群都可以使用“TST活酵母”。

崔女士回憶,自己在“庭秘密”的天貓商城中購買了“TST活酵母新生面膜乳”。購買前,微商告訴她,“只要堅持使用,臉就會變成和剝了殼的雞蛋一樣滑嫩。”崔女士表示,到貨當天晚上她用了化妝品,第二天早上便發現臉上長出許多粉刺。“幾天後,臉上開始出現大量的痘痘,從額頭到下巴到處都是。”

隨後,崔女士向“TST庭秘密”客服人員反映了自己的情況,“但客服跟我說,這種‘爆痘痘’的情況是正常的,是在排毒,並讓我堅持使用。”使用一個月後,崔女士稱,自己臉上除了紅色的痘,還有黑色的印,情況更加嚴重。

此後,崔女士去醫院諮詢了醫生,被告知她的皮膚是過敏性損壞,需要停用產品接受治療。看過醫生後,崔女士再次與客服聯繫,但對方還是讓崔女士堅持使用,“還說其他顧客也有過排毒狀況,排毒之後就好了。”

用戶稱曾被要求“封口”

崔女士將此事曝光到微博上,引發網友熱議。同時,她也發現有不少人用完這款護膚品後出現與自己類似的症狀。事件曝光後,昨日有客服人員聯繫崔女士。“TST庭秘密的客服告訴我,可以去上海治療,但治療費要自己出,還說除非醫院開出證明我臉上的過敏是因為使用了他們的TST產品,這樣他們才會全權負責。”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使用“TST庭秘密”後發生類似過敏症狀的並非崔女士一人。使用者周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是在張庭微博下麵看到有賣“TST庭秘密”產品的微商,繼而加了微商的微信,在微商的推薦下購買了TST活酵母的面膜。“剛開始用的時候臉就癢,用了一個月後臉部已經大面積紅腫了,眼睛也腫了,”周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但是他們說是適應期,在排毒,讓我堅持用。”

張庭做微商做出問題來了

今年過年後,周女士過敏情況仍不見好轉,便去醫院做了過敏源測試。醫生告訴周女士,她的情況屬明顯的化妝品過敏,是化妝品亂用導致面部脂溢性皮炎和油脂分泌系統混亂。

隨後,周女士不斷向“TST”客服反映該問題。今年3月,“TST”的生產企業——上海達爾威有限公司向周女士表示,要帶她在上海的醫院進行檢查,但提出在檢查結果出來前不要在網路上說是“TST”的產品導致的過敏。

近日,崔女士的遭遇被曝光後,張庭6日晚在微博中公開回應稱,“每個用戶的膚質不同,所以會對化妝品產生不同反應”,並表示對崔女士反映的皮膚問題“不推諉”,將“竭盡所能查明真相,讓用戶問題得到妥善處理。”

但截至發稿,張庭的微博上暫未對崔女士反映的問題有進一步的解釋。

7月初已遭投訴4次

作為“TST庭秘密”產品的生產企業——上海達爾威有限公司的註冊地址為上海市。昨日,北青報記者致電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相關部門獲悉,近期,上海達爾威有限公司已收到“比較多”的投訴,其中關於該企業的“TST活酵母”產品的投訴“有很多個”,僅“7月初,就有4個投訴”,但因涉及到投訴用戶的隱私,相關部門並未透露具體的投訴內容及處理結果。

此外,北青報記者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官方網站上檢索發現,涉事的上海達爾威有限公司生產的多款化妝品詳情頁面,都曾顯示對該公司進行備案後的檢查結果為“責令改正”。

對此,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表示,備案中的“責令改正”一般是指審核的產品需要該公司提交新的補充資料。

“TST庭秘密”多為微商銷售

下級代理商可按業績18%進行提成

據瞭解,目前“TST庭秘密”產品主要通過淘寶、朋友圈微商代理進行網路管道銷售,此外,也有為數不多的實體店。

昨日,北青報記者諮詢一位自稱“TST庭秘密”產品總代理的人員獲悉,註冊成為下級代理商只需要實名註冊就可以,“申請成功後,將獲得帳號以及優惠碼。”總代理提醒稱,“優惠碼”對下級代理來說很重要,“這個優惠碼跟你的註冊資訊綁定在一起,當別人在官網下單,輸入這個優惠碼,就等於幫你完成一單,你可以獲得總金額18%的返點,也就是你的提成。”此外,總代理表示,當業績達到一定額度時,可以最高獲得28%的提成。

而對於崔女士在微博上反映的過敏情況,總代理解釋稱“任何一個產品做得好的時候,都有同行詆毀,不需要看不好的方面”,並表示“國內現在有60多萬人在代理這個產品。”

此外,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國家工商總局出臺的《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自2016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該辦法中明確指出,互聯網廣告應當具有可識別性,顯著標明“廣告”,使消費者能夠辨明其為廣告。但北青報記者在微博、微信中搜索到的“TST庭秘密”代理商發佈的消息顯示,自9月以來,他們發佈產品的銷售廣告中並未標明為“廣告”資訊。

根據新京報、新浪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張庭做微商做出問題來了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