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靳東首度擔綱探險類題材男主便迎“開門紅”

靳東首度擔綱探險類題材男主便迎“開門紅”

由企鵝影業、正午陽光影業等聯合出品,孔笙導演,侯鴻亮制片,靳東、陳喬恩、趙達等主演的劇版《鬼吹燈之精絕古城》於12月19日火熱開播。劇中,靳東飾演男主“胡八一”,自帶氣場的蘇帥氣質、痞而內斂的人物性格和極具年代感的複古造型,一出場便令觀眾驚喜不已,視頻彈幕一度被刷爆。上線僅兩日,該劇網絡播放量已逾2億,豆瓣評分更是高達8.8分,首度擔綱探險類題材男主便迎“開門紅”,靳東的超高人氣和市場號召力可見一斑。

作為原著最精彩的篇章之一,劇版《鬼吹燈之精絕古城》講述了由胡八一、Shirley楊與王凱旋組成的“探險三人組”,曆經萬險來到沙漠中的精絕古城遺址尋找“鬼洞”的故事。劇集從硝煙彌漫的戰場開始,靳東飾演的胡八一本是入伍10年的一名連長,因戰友的壯烈犧牲悲痛難忍,在戰鬥中違反了作戰紀律而被迫複員。戰爭的血腥與慘烈,戰友的英勇與慷慨,這些殘酷記憶都深深的烙印在年輕的胡八一腦海裏,所以從踏上歸途的那一刻起,這位不羈軍痞的內心已經起了變化,“敢造反”的孤勇性情更平添了些許內斂和淡然。

自從影以來,靳東塑造了一位又一位生動鮮活的人物,“舉重若輕、收放自如”是觀眾對他最為普遍的評價,這既源於他對“演員”一詞的通透理解,也源自他對每個角色的精細揣摩。胡八一雖然天性灑脫、不拘小節,但戰爭礪練的軍人風骨早已與其渾然一體,家國情懷、兄弟情義和情感執念與其天性相互融合影響,一個“痞”或一個“正”都無法准確概括他的全貌。而靳東在本劇中對胡八一的詮釋,既痞氣又規矩,既灑脫又內斂,痞而不油,正而不迂,為觀眾呈現了一個內心細膩、情感深厚、形象豐滿,人格完整的胡八一。如此走心的角色塑造,完全建立在靳東對這個人物的深刻理解之上,而這樣的胡八一,也瞬間讓資深燈迷找回了記憶中的“胡司令”。

出現在《鬼吹燈之精絕古城》開播發布會現場的靳東,還是儼然一副老幹部的形象——筆挺而考究的著裝,渾厚的男中音,伴隨著台下一浪高過一浪的粉絲尖叫聲。不過,靳東被形容為一個七成熟的老幹部可能要更准確些——他沒有過多的綜藝感,在台上交流時,有一半的時間在用眼神詢問著主持人;即使要下台休息,他也會再次用眼神確認一遍,以確保自己節奏正確。

發布會上有一個齊唱80年代流行歌曲的環節,以此來配合《鬼吹燈》的80年代情感背景。這個環節裏,靳東始終把話筒控制在自己胸部的位置,沒有再高一點。旁邊是王胖子飾演者趙達一直持續很high地演唱,和陳喬恩時不時冒出的一兩句和聲。直到崔健《花房姑娘》響起,靳東拿話筒的位置開始發生變化,他幾次試圖靠近嘴邊,觀眾零星的能聽到幾個音量不大的音,直到最後一句“啊,姑娘”,靳東才完整唱了出來。

靳東首度擔綱探險類題材男主便迎“開門紅”

現場的氣氛顯然不滿足。主持人特意提議再為靳東放一遍《花房姑娘》,在全場的期待中,他還是一直到“啊,姑娘”才唱出聲來。

這一趴過後,靳東很認真地表達,“崔健的歌是我們那個年代人的心頭好”,一字一句、表達流暢。這大概就是熒屏上觀眾更熟悉的靳東了——當表達是在他可控的范圍內時,他顯得如魚得水、胸有成竹。

一如他談起《鬼吹燈之精絕古城》裏自己這一版“胡八一”的表演一樣。

《鬼吹燈》裏的靳東一出場,就為大眾展現了一個燙著頭的胡八一。這是靳東為了這部戲特意蓄的頭發,加上他的頭發本來就有點自然卷的效果,再一燙,就和心中“全民燙頭”的八十年代感不謀而合。

跟靳東聊天,感覺他為了角色很舍得“糟蹋”自己,屬於戲癡那一掛,為了角色增肥20斤或者扮醜,都能接受,也不覺得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從這一點上,就大可以將靳東從流量小生的隊伍中劃出去,比起明星、偶像,他精准地定義自己為演員。面對演戲,他是認真的,演戲之外的私人生活則努力的保護完好,不釋放一點私料維持熱度,這也不像“流量”一派的做法。不過好好演戲的靳東,大眾關注度也不低——《鬼吹燈》上線三天,播放量便突破三億。

靳東最擅長回答的一類問題是,分析角色。比如問他對陳喬恩的評價,他會追溯到shirley楊應是哪個地區的後裔,因此得出陳喬恩合適角色的結論。

騰訊娛樂:你在《鬼吹燈》裏燙頭的那個造型,還蠻有80年代感覺的。那個發型是用的你自己的頭發嗎?

靳東:我自己的頭發。因為在決定拍這個戲之前,我已經在開始蓄發,不再動自己的頭發。再加上本身就是自來卷,所以還蠻符合那個全民燙頭的時代。

騰訊娛樂:胡八一這個角色在定妝的時候你自己有參與意見嗎?

靳東:當然,我們一直是大家在一塊兒找這個人物形象。我更多的是去找到我內心的依據和支撐。然後跟導演、跟組裏所有的服裝、造型一起找這個人物的外部形象,包括他的發飾、著裝等。我覺得這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也是一個讓人開心的過程。

騰訊娛樂:為角色在造型上作出犧牲,蠻多演員會有顧慮的。這一塊你有顧慮嗎?如果讓你為了角色增肥20斤或者是扮醜你會接受嗎?

靳東:那沒問題啊,而且以前已經發生過了。《偽裝者》的時候,我已經增了20多斤了。我也沒覺得這是一個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你碰到一個自己真正喜愛的人物,為此去做一些什么的時候,往往不會給自己一個很長篇大論的總結,就是覺得我應該為此而去改變,然後就去做了。

騰訊娛樂:這部戲裏和陳喬恩合作,當時第一次聽到搭檔是她時,即時反應是怎樣的?

靳東:挺好的,我覺得shirley楊就應該那樣說話,她要像我這樣說得字正腔圓好像也不太對了。因為shirley楊畢竟是一個從美國來的女孩子;陳喬恩的表演方法和她自己的那些習慣,都跟這個人物是合適的。

靳東所飾演的“胡八一”,跟電影版陳坤的表演有很大的區分度。甚至和小說中有些痞痞的形象也稍有不同。這在靳東的人物理解裏,或許能找到答案。

飾演任何一個人物,他最看重的是人物身上的情感。而談起胡八一的情感,他用了一堆正能量的詞語去形容——譬如身為連長也沖鋒陷陣、不空洞的英雄形象,幾乎所有的篇幅都限定在盜墓之前的軍人胡八一。

如何詮釋一個角色,需要抓准他的情感點,胡八一的情感豐富,既愛國又重兄弟情,跟考古隊相處後也結下深厚情誼,當然這是後話

這當然有靳東的理解。他覺得胡八一去下墓,是因為不忍看到自己的好兄弟窮困潦倒,更“堅實的依據”在於,這是依附在國家考古隊上完成的。

簡言之,上交給國家。

靳東首度擔綱探險類題材男主便迎“開門紅”

騰訊娛樂:你的這一版“胡八一”很有個人的區分度,與電影版中陳坤所呈現的感覺,或者小說中痞痞的感覺都不太一樣,你是怎么去理解“胡八一”的?

靳東:實際上在我所有的戲當中,都有一個永遠不變的一個點,就是人物的情感。我覺得任何一部沒有情感的戲都是不成立的。

騰訊娛樂:那胡八一這個人物身上的情感是在哪裏?

靳東:胡八一的情感,我們雖然沒有過多的去表現,但我覺得他在打越戰的時候,寧願自己去沖鋒陷陣,即使他已經是一個連長,也不會讓他的戰友沖上去打一場明明知道已經不可能勝利的仗。這裏面有他保家衛國的使命感在身上。

但他不是那種空洞的英雄形象,他也有跟戰友的兄弟情,也有他的信仰。這個情感並不見得是要通過台詞,我更喜歡用行動來代表,包括他去了昆侖山當工程兵,下鄉當知青,不是單一的只是某一個行業裏的一個人物。

騰訊娛樂:有沒有發現,你講的胡八一的各種情感,可能更多的都是在他去做考古或者是他去盜墓之前的部分。是不是說胡八一去盜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是需要一個說服自己接受的過程?

靳東:當然。我們這個劇情裏,這算劇透嗎?(笑)我們這個劇情裏,因為他從部隊退伍了,回到北京,發現在信裏面把自己吹得不得了,日子好得不得了的好兄弟(王胖子)實際上窮困潦倒,甚至連一日三餐都難以保證,他就覺得(該做點什么)。再加上我們的劇情也設置得很好,找到了一個堅實的依據和理由,就是胡八一是依附在一個要到新疆去發掘、保護古董的國家考古隊上面,這樣會給自己的心理安慰是“我還是一個優秀的軍人”,這個事情我認為就成立了。

拍攝《鬼吹燈》時,傳來了靳東受傷的消息。腿上有兩道大口子,不得不去醫院縫了線。發布會上,靳東調侃起自己腿上的疤,“可以紋青龍和白虎”。

躺在床上的時候,靳東展示了自己少有的私人一面,他說“不管多么龐大的男人”,一下子倒下了,都會有點“沮喪”。他甚至想念起自己的父母。

受傷是意外,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鬼吹燈》的動作戲密度之大。這其中,靳東自己完成度達到98%,甚至99%——他幾乎沒有使用替身。拍到最後,導演調侃他可以去當短跑運動員了,因為他一直都在跑。“不受傷都不正常了”,靳東笑著說。

說起文戲也不那么輕松。一場“分金定穴”的戲,胡八一在劇裏說了幾乎三分鍾沒停下。靳東說自己的台詞量“簡直太可怕了”。他為此專門去補習了大量功課,甚至給記者講起為什么背靠大山、面朝大海是好風水。

騰訊娛樂:這部戲裏會看到你蠻多動作戲的,比如“翻牆”把黑驢蹄子塞到紅毛怪嘴裏。當時這個拍的時候還順利嗎?

靳東:這個戲幾乎就沒有沒動作戲的時候。它最大的特殊性就是翻開劇本第一頁就有我,一直到劇本的最後一頁還有我,甚至一場不落。這在我過往的拍戲經曆中,包括我咨詢了好多老前輩,都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你拍任何一部戲,總會有一些場景,比如你家、我家,誰的家,誰的辦公室等,我們這個戲是一個沒有主場景的戲,一路在往前行。

再加上幾乎沒有哪一場是沒有動作戲的。孔導老跟我開玩笑說,拍完這個戲我基本上可以去參加短跑比賽了,因為每天都在不停的跑,不停的跑。

騰訊娛樂:這么多動作戲,全都是你自己完成的嗎?難度特別大的時候,會不會使用替身?

靳東:我覺得我自己完成的能達到98%到99%吧。在我的腿受傷以後,因為它縫了針,所以只能是等到拆線以後我才能站立,那個階段導演也盡量不拍動作戲。

醫生本來說拆線長好需要兩個星期,我第七天就回到劇組開始拍,寧願自己拄著一個拐杖完成。一開始是卡在胳肢窩的兩個拐杖,然後改成一個。後來總覺得它在提醒我,我是一個傷員,就強行把它扔了,直接拿了戲裏道具的拐杖。所以基本上都是自己完成的。

包括被駱駝摔下來,包括去燒馬尾巴,把它的毛全部都燒掉。我覺得到了最後都習慣了,不受傷反而不正常了。

讓我感受比較深的是,在北京拍的駱駝都長得胖胖的,我把它形容成溫室的花朵。到了新疆之後,那個駱駝毛都是脫掉的,它的背都是這種尖的,那么你騎上一趟,大腿內側就全都紅了,都可以看到小紅點。

騰訊娛樂:拍戲腿受傷大家也很關心,當時好像脆弱到很想自己的父母,是嗎?這個是不是對你來說也是一種比較新的體驗?

靳東:當然。實際上那天我去到醫院之後,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別人拍了很多照片,因為我當時在輪椅上,已經無暇顧及其他了。當時有很多人發微信朋友圈,發微博,後來大家就傳我的腿骨折了,有的傳腳骨折了。現在的資訊這么發達,我就特別害怕我的父母擔心。

其實這也是我跟胡八一很像的一點,從情感價值上我們都不希望自己的家人擔心。而且你平常生龍活虎特別好特別堅強,但不管多么龐大的男人,一到了發燒的時候,會發現這個人轟然倒地,而且特別希望這個時候爸爸媽媽哪怕給你遞一杯水。所以一下子從每天都在工作的狀態下突然倒下,會有點沮喪。

騰訊娛樂:那文戲部分呢?比如關於分金定穴那一段,你差不多有3分鍾一直在講台詞,背台詞會很有難度嗎?

靳東:這個戲的台詞簡直太可怕了,因為進入了一個自己完全不擅長的領域。所以在拍之前就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先去了解易經、十六字陰陽風水的東西,它不是迷信,它是幾率學。我做了很多的前期工作,古人所有對墓穴的選擇,它的風水等。比如我們總是說背靠大山面朝大海,這是一個頂好的風水。用今天的觀點來講,海水的撞擊會產生負離子,會使你周圍的空氣濕潤、清新。你背靠山,即便有很大的風刮過來,也不會把你的房屋刮倒。

根據騰訊娛樂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靳東首度擔綱探險類題材男主便迎“開門紅”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