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網聚審查變嚴有原因

網聚審查變嚴有原因

2月19日,中廣聯合會電視製片委員會2016年度大會暨第十一屆全國電視製片業十佳頒獎大會召開。據媒體報導,會上,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毛羽、網路視聽節目管理司司長羅建輝分別作了主題報告,對於2016年電視劇、網路視頻行業引導和管理的重點工作,以及2017年的工作方向,進行了通報。據會議記錄披露,去年有400多部劇,差不多兩萬集,由於“品質問題”,價值觀模糊問題,沒有通過備案公示。同時,去年加大互聯網視頻節目的整治力度,處理了150多部內容存在違規的網路劇網路電影。

審批管理要點

1、電視劇來備案時,故事梗概寫得不清楚,錯別字都有,語句也不通順。“語句都不通的我們都打回去,請大家在今年申報的過程中間,要非常認真嚴肅地對待故事梗概。”

2、在一些革命歷史題材電視劇創作中,存在著三種不良傾向:一是反面人物的正面塑造。第二,在塑造正面人物時,過多用缺陷來顯示“所謂人物性格的真實”,有時塑造的英雄立場也很含糊,行為也很草莽,鬥爭中也不講政策和紀律,動不動就出拳相向。第三,過度表現中國人愚昧、自私、醜陋的一面。

3、一些電視劇的創作態度不夠嚴肅認真。“導致電視劇在完成過程中間,還是非常的粗製濫造。有的劇為了趕週期,特效草草了事,受到觀眾的詬病,影響了電視劇的聲譽。”

要求:總局完善通報督責。每一個季度都要通報審查問題劇和不良的創作傾向,對相關的機構包括播出的電視臺要進行業務批評。

4、各地電視臺片面地、單純地以明星來論價,客觀上造成了拍攝製作成本結構不盡合理,分配比例失衡,影響了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要求:堅持思想性、藝術性和觀賞性相統一的原則,以品質的評價為核心,實行全面地分析、綜合地評價一部劇。第一,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的購播工作的管理,規範購播行為,維護行業的健康發展。第二,加強電視劇的播出和宣傳的管理。第三,建立電視劇國產劇審查工作的樣片上報。

5、已經取得電視劇發行許可證的,宣傳物料中不得載有發行許可證版本之外的內容,同時也要求各個播出機構不得以所謂的完整版、未刪減版以及被刪片段來作為一個概念來進行炒作。

要求:電視劇播出時,應在每一集電視劇劇碼出現的畫面中,用字體清晰、大小合適的簡體字在畫幅顯著的位置橫向分兩行,標明電視劇行政許可的發證機關和發行許可證的證號,標示的時間不得少於三個月。

6、進行備案、立項審批的電影電視劇,在沒有進行內容審查,沒有取得電影公映許可證或者電視劇發行許可證之前,不得在任何管道和平臺發行播出。

要求:對存在著違規發行的影視劇要及時糾正違規行為,並視情節的輕重依法依規對相關的責任機構採取處罰措施。同時,總局要求各個管理部門要指導和督察轄區內的有視頻節目許可證的持證機構,要加強影視劇上網播前的審驗工作。在影視劇正式上網播映之前,要確認其是否已在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進行了公示、立項審批。

網聚審查變嚴有原因

被查處網劇七成太“三俗”

據媒體報導,網路視聽節目管理司司長羅建輝表示,去年總局加大互聯網視頻節目的整治力度,處理了150多部內容存在違規的網路劇網路電影。他指出,目前網路劇創作存在以下問題:第一,有跟風模仿的現象,精品網路劇數量還比較少,自娛自樂的多。在網路電影方面,在院線電影《我不是潘金蓮》還未上線時,就出現了《她才是潘金蓮》《潘金蓮就是我》《誰殺了潘金蓮》等網路電影,給整個網劇造成很大的混亂。

第二,存在部分題材把關能力不足的現象。去年網路劇興起了公安題材的熱潮,上線的有《餘罪》《16罪》等,在情節設計上、人物塑造上有些違背公安的實際,不符合人民警察的價值觀,甚至違反公安的紀律以及過度表現血腥。

第三,存在有些劇主題導向背離主流價值觀的現象。比如說部分校園題材的網路劇聚焦到師生戀、勾心鬥角、拜金主義等。第四,一些節目存在三俗現象。

羅建輝表示,嚴肅查處的150多部網路劇網路電影中,70%的作品有一些內容突破了審核的底線,喪失了基本價值的判斷和藝術修養,完全以三俗為主,有的劇篡改歷史,有的劇歪曲經典,還有存在節目素材管理不善、惡意行銷的問題。

網聚審查變嚴有原因

近年來,演員“天價片酬”現象一直是業內熱點話題,2月19日在京舉行的中廣聯合會電視製片委員會2016年度大會暨第十一屆全國電視製片業十佳頒獎大會上,導演鄭曉龍、閻建鋼,華錄百納掌門人劉德宏、正午陽光侯鴻亮、慈文影視總經理馬中駿,以及來自視頻網站的龔宇、孫忠懷、楊偉東等行業大佬對天價片酬現象進行了一番探討。而總局毛羽和羅建輝兩位司長分別進行主題發言之外,也對網劇、網路電影的審查政策等相關行業問題進行了探討。

天價片酬

鄭曉龍:限制天價片酬難做到 侯鴻亮:因行業貪欲太重

大會上, 鄭曉龍導演認為演員高價片酬是一種必然出現的情況,因為觀眾看電視首先選擇熟悉的演員,其次選擇製作品質,“這就是演員的價值所在。”他也提及,目前行業從導演中心制變成了製片中心制,也就是投資方中心制,很多熱錢進來的時候他們並不瞭解影視創作的規律,他們不會抓劇本,不會抓創作,但是他們會抓演員,以為把錢給夠那收視點就來了。他也坦承,限制天價片酬很難做到,抓劇本、抓創作至關重要。

閻建鋼和馬中駿則提及天價片酬出現的必然性,“一個劇碼當出現天價片酬的時候,投入方的綜合收益一定是要遠遠超過這個片酬,毫無疑問。假如說你這個劇,你的整體收入超過20個億的時候,你憑什麼不給人家錢?”“人是稀缺資源。”然而閻建鋼表達了對市場自我調節失控的擔憂,“我們的行業有三大要素在支撐,第一法律,這是一個常見的機制,第二是行業規則,這是一個約束機制,第三是推進機制。可悲的是我們現在失掉了前兩個機制。”馬中駿則表示演員的犯法犯規的成本太低,“像韓國日本行業非常嚴格,我覺得可能是需要有關方面來進行整體的對行業的清理。”

網聚審查變嚴有原因

侯鴻亮則用數據說明了天價片酬情況之不科學,“整個市場這兩年的變化可能超過了前二十年的變化,以前我們演員的費用大概是能占到製作費用的30%,而現在大部分演員的費用可能都要超過70%。”他也表達了對行業的期許,“我們現在行業很多問題包括演員片酬的問題都是可能因為我們行業自身大家的貪欲太重,大家都知道我們應該把劇本的時間放的更長一點,但是每年大量的一邊拍攝一邊寫劇本的劇組很多,我們都知道演員的片酬高了,但是為什麼還要選擇那麼高片酬的演員去用呢?你可以不選擇。”“演員給50天的拍攝時間要拍四五十集,你憑什麼同意?”他也稱自己是堅守拒絕高片酬的“最大受益者”。

孫忠懷則表示,天價片酬的黑鍋不應該是藝人來背,關鍵看專案分配的合理度。龔宇和楊偉東均認為天價片酬是階段性的。

總局政策

網劇網路電影需備案過審才能播

除了幾位大佬聊天價片酬,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毛羽做了主題報告,對於電視劇司2016年對於電視劇行業引導和管理的重點工作,以及2017年的工作方向,進行了通報。

總局強調,凡在電視劇司、電影局等行政部門備案公示、立項審批的電影、電視劇,在未進行內容審查且取得電影片公映許可證或電視劇發行許可證之前,不得在任何管道或平臺發行、播出。對存在違規發行的影視劇,要及時糾正違規行為,並視情節的輕重,依法依規對相關責任機構採取處罰措施。

此外,總局要求各省級管理部門要指導和督查轄區內視聽節目許可證持證機構,加強影視劇上映、播前的審驗工作。在影視劇正式上線播放前,要對其是否已在新聞出版廣電行政部門進行公示和立項審批、是否已取得“兩證”的情況進行查驗。對於已備案公示但尚未取得相關許可證的影視劇,一律不得上線播出,也不得將其作為網路劇、網路電影進行審核播出。

他舉例,近期的《精絕古城》最初在電視劇司進行了備案公示,最後因種種原因不能夠在電視臺播出,該劇向電視劇司提出了撤銷備案公示的申請,電視劇司給予了同意答復,而後,該劇在網路播出,這是符合規定的做法。

根據新京報、新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網聚審查變嚴有原因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