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世界知識產權日影視圈越來越重視版權

世界知識產權日影視圈越來越重視版權

4月24日下午,在第17個世界知識產權日到來之際,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針對央視國際網路有限公司訴上海某公司末經授權,私自轉播央視2016春晚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案件。一審判決被告上海某公司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及合理費用2萬元。

擅播央視春晚電視貓成被告

據瞭解,央視國際公司經授權取得了中央電視臺所有電視頻道電視節目之獨佔性的通過資訊網絡向公眾傳播、廣播、提供的權利。2016年初,央視國際授權樂視和騰訊等機構對《2016年春晚》的非獨家直播和點播、歷年春晚等節目的點播,許可費高達1500萬元。

2016年除夕之前,國家版權局發文,要求任何個人和機構未經許可不得以網路直播、點播等形式傳播央視《2016年春晚》。但上海某公司並未獲得授權,卻於除夕夜在其經營的手機客戶端的“視頻”上即時轉播了這場了這場晚會。

央視國際公司認為:《2016年春晚》屬於彙編作品或者類電影作品,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00萬元及原告為維權支出的合理費用5萬元,合計305萬元。

上海某公司辯稱:《2016年春晚》並不是作品,是錄影製品,原告不是著作權人,其訴訟請求沒有法律依據。即使法院認定被告構成侵權,因被告侵權範圍小,侵權時間短,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亦過高。

春晚系彙編作品 一審判賠50萬元

法院審理認為:央視春晚是一臺綜藝晚會,包含多種形式的文藝節目,體現了中央電視臺對春節晚會內容的選擇和編排的獨創性,符合彙編作品的構成要件。《2016年春晚》屬於彙編作品,中央電視臺系著作權人。中央電視臺將涉案春晚通過資訊網絡向公眾傳播、廣播的權利授予原告獨佔享有,原告有權提起本案訴訟。

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手機客戶端中對《2016年春晚》進行了網路即時轉播,該行為侵犯了原告就《2016年春晚》享有的著作權人的其他權利,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據悉,因被告涉案侵權行為的違法所得及原告損失具體金額均無法確定,法院綜合考慮《2016年春晚》市場價值較高、主觀過錯明顯等因素,按照法定賠償最高額,一審判決被告向原告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及合理費用2萬元。

世界知識產權日影視圈越來越重視版權

廣東增城一位名叫潘金蓮的農婦,起訴電影《我不是潘金蓮》與同名小說作者劉震雲,認為該作品侵犯了她的名譽權。現法院作出判決,裁定該案原告潘金蓮只是起了一個與《水滸傳》人物形象相同的名字,與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及劉震雲的同名小說無直接利害關係,不符合起訴條件,故依法駁回上訴。法院的判詞似可翻譯為:原告只是起了個與名著中人物形象潘金蓮相同的名字而已,從法律上講,同被告的小說與同名電影中提到的潘金蓮沒有關係,根本沒有資格當原告。

據瞭解,原告認為電影中一句臺詞“自宋朝到如今,人們都把不正經的女人稱為潘金蓮”,侵犯了自己的名譽。但其實這句臺詞指的是《水滸傳》裏的一個人物,並非泛指所有名叫潘金蓮的女性。這位農婦卻強行將其拉到自己頭上,起訴明顯無理。不過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昌松認為,本案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法院裁定駁回本案的起訴,都有相當程度的意義。因為它從法律上否定了原告的訴權,也是對其濫用訴權行為的一種精神制裁,並可防止今後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以保障藝術創作的自由。“原告硬是將其拉扯到自己身上,其起訴明顯無理,還逼得多名被告花錢聘請律師進行應訴,還浪費國家司法資源,確有惡意訴訟之嫌。”劉律師表示。

此事一曝光,網友們都覺得哭笑不得,戲稱該農婦是“實力碰瓷”。網友們紛紛調侃道:“還好她沒叫朱重八,不然事鬧大了!”“那如果叫了劉徹、劉備、曹操又該怎麼辦?”

根據新浪、華西都市報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世界知識產權日影視圈越來越重視版權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