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吳京《戰狼》演繹中國軍人打不倒 打不敗

吳京《戰狼》演繹中國軍人打不倒 打不敗

坐在七座商務車上,吳京收到了陳奕迅發來的微信。

陳奕迅在酒店看了《戰狼》,很喜歡。看到影片最後吳京打反派,陳奕迅小小遺憾:“再狠一點就好了。”他想看《戰狼2》,但這部電影九月才能在香港上映。吳京用流利的粵語回復了語音,轉頭對南方週末記者說:“香港人都很愛國。”

這天是2017年8月6日,吳京帶著《戰狼2》在深圳路演。原定三十多場路演,深圳是倒數第三站。這一天,《戰狼2》的票房達到了31億,單日票房4.3億——刷新了自己前一天剛剛創下的單日票房紀錄。一天後,《戰狼2》票房超過《美人魚》,成為中國內地電影票房冠軍。

在深圳這天,吳京跑七個電影院,參加了八場路演。和朋友、記者的交流,只能在電影院與電影院之間的車程中進行。

在收到陳奕迅微信之前,吳京剛剛錯過和一位朋友的會面。朋友在上一站電影院等他,他卻忙忘了。吳京非常懊悔,連發了多條微信和兩條視頻過去,承諾到了北京請他吃飯。

路演團隊準備了許多小紅旗,在導演見面會前發給觀眾。吳京的心情有些煩躁。一天前,他看到有人在網上造謠。“說我媳婦是美國人,說我兒子是英國人,說我脫籍大陸。搞我不能這麼搞!”休息室裏,吳京生氣地指著手機上的帖子,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幫我把這個澄清。”一進影廳,面對歡呼的觀眾,吳京又重燃笑意。

因為《戰狼》系列,曾經沉寂許久的吳京收穫了一批忠實的粉絲。當他匆匆進入深圳某影院時,一位公安特勤人員下意識地向吳京行了一個軍禮。

2017年8月8日晚,九寨溝發生7.0級地震。吳京發微博祈禱,轉發評論數十萬。網友們在微博下列隊留言:“呼叫戰狼中隊,請求支援!”戰狼中隊,是《戰狼》系列虛構的中隊。

2008年,吳京曾去汶川震區與武警共同救災,感觸很深。事後,沒當過兵的他,決心拍一部當代軍事影片。

歷時九年,《戰狼》系列兩部電影先後上映,並以黑馬的姿態,創下票房奇跡。“運氣。”吳京在深圳路演時說,“大家可能都需要愛國情緒的表達。我只是稍微調整了一下表述方式。大家那種情緒早就準備好了,我只是往裏扔了一根火柴而已。”

家國熱情被點燃,的確是這部電影取得商業成功的最大原因。“還有人勸我不要把愛國旗號打那麼高,要往商業上靠。《戰狼》的時候就跟我說,一定要避免主旋律。”就像他怒懟“個人英雄主義”說一樣,說到愛國的話題,吳京有些來氣:“你質疑我的拍攝水準可以,有缺點我承認,我們繼續向世界大片去靠近,但你說我打著愛國的旗號圈錢,這個我受不了。”

張翰(左)在《戰狼2》中扮演富二代卓亦凡。卓亦凡年齡最小,大家卻叫他“凡哥”。編劇俞白眉印象中,很多富二代就是這樣的。(劇組供圖/圖)

怎麼才能出去產生軍事行動?

2012年,聽說編劇劉毅有軍事片的創作經驗,吳京找到了他。

“他是個真正的軍迷。”劉毅記得,拍《戰狼1》的時候,吳京曾經興奮地拉著他去看所有的武器,“就像一個小朋友拿到玩具,迫不急待要跟其他小朋友展示:‘你看我有這個、我有那個……’”

“基本所有報導公開的各種武器的參數我都清楚,海陸空天,”在深圳,吳京對南方週末記者說,“我還會開坦克、開直升機。”

劉毅也是個軍迷,早在1996年就嘗試創作當代軍事影片,為此還特意到廣東南海艦隊體驗生活。他回來後寫劇本,怎麼都拿不准尺度:“第一個問題是打誰,中國是一個和平大國,誰也不打。”劉毅修改了很多版,想到寫海盜——男主角所在部隊遇到海盜殘殺百姓,挺身而出。這時他又面臨第二個問題:“海盜盤踞的巢穴在哪里呢?咱們領海以內是不允許的,如果在領海以外,咱們怎麼能出去產生軍事行動呢?”

劉毅的軍事片創作就此擱置,他也由此明白,為什麼國內的當代軍旅題材都是“以一場演習告終”。讓劉毅意外的是,吳京也經歷了這些探索,但他還是要拍。

經過反復摸索,吳京寫出了《戰狼》的劇本:某部隊在邊疆軍事演習,遇到國外雇傭兵非法入境挑釁,於是軍人們在雇傭兵逃離國境線之前擊殺敵人。

拍《戰狼》之前,吳京曾參演南京軍區支持拍攝的電視劇《我是特種兵2》。他事先花了18個月去體驗部隊生活。“很多人都覺得你是來軍營一日遊的,”吳京向南方週末記者回憶,“但是大家真看到我是在班裏,跟大家一起聞著臭腳,一個星期三次行軍,每次行軍35公里、40公里。當我做這一切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我不是在做秀。”電影《戰狼》後來獲得了南京軍區的支持。

寫《戰狼2》時,編劇們都認為必須“出去打”,劉毅和吳京不約而同地想到“撤僑”。最早的劇本是,戰狼中隊受邀去非洲某國參加聯合軍事演習,遇到該國忽然發生武裝叛亂,於是承擔撤僑任務。然而,“在他國,連開槍都有很嚴格的約束”,劇本寫作難度很大。

編劇組沒有把《戰狼》裏的戰狼中隊帶到非洲,而是讓冷鋒(吳京飾)犯錯誤被開除軍籍,一個人在非洲接受中國軍方委託的撤僑任務。

正是因為這樣一點點地規避、一點點地“撕開口子”,《戰狼2》才終於能夠合理又合規地在國外開打。被稱為“劇本醫生”的編劇俞白眉為《戰狼2》的劇本提了不少建議,導演陳木勝和劉鎮偉也幫吳京看過劇本。“很多時候,你覺得這個人愣得不得了:我既然要做,我就一定能做到。”俞白眉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吳京第一次找到俞白眉的時候,俞白眉只對劇本提了些簡單意見,拒絕擔任編劇。

後來,俞白眉在海南度假,吳京又飛來找他。“我說我度假完全沒帶電腦,第二天,他就從他一個朋友那兒直接拿著電腦過來了,我發現拒絕不了他。”俞白眉回憶,“他前後去了海南三趟,在海南,我們倆就把這個故事重新修了一遍。”

俞白眉和吳京開始研究各種續集電影:“我飛快說某一個片子,分析這個片子的規律,他全都知道。”

第二年春節,吳京再次來找俞白眉磨劇本。“他腿受傷了,一瘸一拐來找我。他從蒙古弄了一頭羊,開了一輛摩托車,自己扛著羊就過來了。”俞白眉回憶,“那天大年初二,他一進我家,他跟我媳婦兒說,樂樂,反正我這次又來,就住在你們家了。我就不走了。”

《戰狼2》裏,冷鋒和非洲朋友喝酒,一排啤酒下肚,又幹了一瓶茅臺。這正是吳京本人的作風。《我是特種兵2》的導演劉猛曾回憶自己和吳京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他帶著二鍋頭飛到南京,來機房探我班。”剛認識導演高群書的時候,吳京也是喝酒。“你們沒參加過,我上來是先拿一個盆,跟大家幹一盆。”吳京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俞白眉反對以水下打鬥的戲開場,吳京堅持。為拍這場戲,吳京每天要在水裏泡十個小時。(劇組供圖/圖)

“全球化視野下的主旋律”

在和俞白眉磨劇本的時候,吳京確定把《戰狼2》做成一部“超級英雄片”。

“我說,這個故事應該被簡化成‘一個人對抗一個軍隊’,是個超級英雄片。”俞白眉回憶,“我當時強調,我們是一個全球視野下的主旋律。”他喜歡的臺詞是:“非洲是全世界文明發源的地方,但是人類給非洲帶來了災難。”

電影裏,華資工廠被叛軍包圍。由於沒有足夠的運載工具,工廠經理把非洲人和中國工人隔開,要先救中國工人。正如20年前《泰坦尼克號》在沉船之際的“讓婦女和孩子先走”,《戰狼2》中,冷鋒出面制止了工廠經理:“婦女和孩子先走。”

“故事建立在我們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基礎上,但我們仍然強調全球化,人的生命是一樣,黑種人和黃種人的生命是一樣。”俞白眉解釋。至於片中調侃美國大使館“已經閉館”,俞白眉認為沒有敵意:“女主角認為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最後,當這個英雄遭到背叛時,還是來自美國的女醫生站在他身邊。”

俞白眉希望,在這個發生在非洲的故事裏“處處都可見今日之中國”。換了國籍的小賣部老闆、自信心爆棚的富二代,都是如此。

張翰飾演的富二代卓亦凡,儘管年齡比他的工人們小很多,但所有人都管卓亦凡叫“凡哥”。在俞白眉的印象中,很多富二代就是這樣的。

與卓亦凡對照的是退役軍人老何(吳剛飾)。在戰鬥中,老何對卓亦凡說:“凡哥,現在真正打起仗來,沒人讓著你。”“無論是國家還是企業,還是做人,拿實力說話,”吳京向南方週末記者分析,“平時對你客客氣氣的,虛偽地對你,到時候沒有人會客氣地對你。”

影片一開場,冷鋒死去的戰友家人遭遇強拆,冷鋒和幾個戰友把強拆隊員全部撂倒在地。這場戲的設計,是吳京的堅持。最終,這段戲被完好無損地保留下來了。編劇俞白眉說,這讓他感受到“電影市場和文藝政策的開放”。

編劇組對這段戲的細節非常考究,“老百姓說:‘等員警來了你們都不敢拆了’,員警是站在咱們這邊的;第二,強拆的頭頭不是地產公司的,他就是一個村霸。”編劇劉毅說,吳京一度想請他來演這個村霸。第三個細節是,冷鋒打抱不平之前,先把軍帽摘了。為此,編劇組還專門請教了軍事法院。

在《戰狼》裏,冷鋒的缺點是不服從上級命令;在《戰狼2》裏,冷鋒被開除,服從命令更是無從談起,他的軟肋成了感情。

《戰狼2》裏,冷鋒得到了龍小雲的死訊,去非洲復仇。遇到戰亂,反派要從中國人手中爭奪某種病毒抗體,冷鋒必須被感染,他被感染後,又要出現普通人對超級英雄的背叛。遭受背叛時,女主角不離不棄,這是全片的最低潮,也是兩人感情邁出的一大步——在劇情考慮上,完全按照好萊塢類型片的規律。

電影第一稿剪輯版出來,劇組找吳京的太太謝楠來看片。“謝楠看完流了眼淚,她說看《戰狼》的時候覺得冷鋒只是一個男人喜歡的角色,她非常接受冷鋒在《戰狼2》中的人物。”俞白眉回憶。因為“沒有我征服不了的女人”這類臺詞,《戰狼》曾飽受女性觀眾詬病。

“這在美國是不允許的”

吳京堅持要去非洲實地拍攝。製片人、北京文化電影事業部總經理張苗感到驚訝,他曾在好萊塢工作多年。“好萊塢拍非洲的戲都不願意去非洲,很多都是在南美洲找地方。”張苗說。

拍戲前,吳京帶著劇組去非洲采風了一個月,劉毅也曾多次去過非洲旅遊,在非洲他很有親切感。“我在一棵樹下躲陰涼,突然聽到有人說‘倒車請注意’,那個開車的非洲人就問我說,它說啥呀,我每次一倒車它就說這個,你給我翻譯一下?”

非洲電影工業基礎設施不健全,拍戲十分苦難,也很危險,可能會遭遇猛獸和襲擊。劇組的五百個黑人群眾演員也讓吳京頭疼,他們講八九種方言,為他們登記、買保險特別費力。

劇組最後其實做了折中。電影開頭的水下長鏡頭是在大連的海裏拍的,片尾的坦克戰則是在北京郊區拍的。

《戰狼2》開拍前4個月,出品方北京文化與其簽訂了8億票房的保底合同。北京文化同時幫助吳京搭建製作班底。

張苗曾任美國哥倫比亞國際影片公司中國區高級總監,熟悉好萊塢資源。他此前也給國內劇組搭過橋。“有些導演你給了他資源,他不願意用,他說用我那哥們的團隊。”張苗說,“吳京是以很開放的狀態去合作的,所以才能讓我們這個平臺最大化地去協助他。”

《洛杉磯時報》評價《戰狼2》與好萊塢大片高度相似。除了啟用《加勒比海盜》的水下攝影團隊、《美國隊長3》和香港黃偉亮的動作團隊之外,《戰狼2》還請到了好萊塢作曲家Joseph Trapanese和彼得·傑克遜的聲效團隊。“為什麼很多人看著這個影片像大片?除了動作視覺以外,聽覺也非常重要。”張苗說。

此前,吳京對好萊塢同行最深的印象是“循規蹈矩”。

“他們是工業化流程,一旦一個環節出現錯誤,需要調節的時間比較多。我們中國到現在,像這種類型的片還沒有形成一個體系,但是我們的應變能力非常強,尤其是動作片,說一變招馬上就變,因為我們功夫片的底子太雄厚了。”說到這裏,吳京提起晚清張之洞的“中體西用”。

電影開頭的水下打鬥是個長達160秒的長鏡頭。這是俞白眉磨劇本的時候,強烈反對的方案。俞白眉覺得吳京的想法太瘋狂,不僅對潛水要求很高,而且節奏一旦控制不好,這段戲觀眾容易看不懂。他給出的建議是一個典型的類型片的開頭,吳京演的是船上的廚師,在剝龍蝦,海盜侵入貨船時與他展開一番打鬥,他制服海盜時,案板上剝開的龍蝦還在動。

“在水下一鏡到底,他親自下去拍不用替身,這在美國是不允許的,保險公司不允許,工會也不允許。”張苗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片尾的坦克大戰也很難拍。“從工業體系上來說,沒有把握的事情,絕大多數導演和出品公司是不會允許他這麼去做的,因為可能拍不出來,一定會選擇用CG去畫。”張苗說,“但是吳京說CG怎麼畫也無法再現真實的質感,不能百分百再現,所以他選擇真拿坦克做,最後成功了。”

吳京:中國軍人打不倒 打不敗

《戰狼2》確實宣揚了個人英雄主義,但只要國人認可就是正能量。從《戰狼1》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到《戰狼2》的“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吳京的戰狼系列電影燃爆愛國情懷。

冷鋒,詮釋了每一位愛國者對英雄的期待。為了塑造好這一角色,曾在某特種部隊訓練長達18個月,與部隊戰士同吃同住同訓練的吳京,更有信心和底氣說出:中國軍人打不倒、打不敗!

有評論者把《戰狼2》看做中國電影重工業的重大進步。“什麼叫工業電影?《007》從編劇到導演都可以換,都成立。但是對不起,你要把《戰狼》換掉了吳京,這事就不成立了。”劉毅把《戰狼》稱為“手工業電影”,“吳京不光從編劇、導演、演員到動作指導,都是核心,還有他上上下下,從最基層的開坦克的戰士,都跟他是哥們,各個部門的領導都跟他是很好的關係”。

劉毅曾看見南京軍區最基層的士兵來北京出差,給吳京打電話。“他手裏都有吳京的電話,說‘京哥我來北京了’,吳京說過來吃飯、喝酒。我們一般人哪做得到啊?”劉毅曾經看到拍戲時軍隊支持的直升機不願意飛了,“然後吳京說再飛一會吧,‘好吧,再飛一會吧’。就是這樣子的。”

吳京覺得軍人“乾淨、簡單”。“不用像現在這樣,面對那麼多的嘈雜的喧囂、煩躁、虛偽、奉承、裝,這就是我。”吳京露出苦笑。

根據搜狐、南周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吳京《戰狼》演繹中國軍人打不倒 打不敗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