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IP中的新標杆《那年花開月正圓》

IP中的新標杆《那年花開月正圓》

近日,由孫儷、陳曉領銜主演的年代大劇《那年花開月正圓》正在熱播,劇情圍繞由孫儷扮演的周瑩從江湖賣藝女逆襲成為陝西女首富的傳奇故事展開。隨著故事情節的推進,周瑩驚人的財商不僅贏得了劇中人的欽佩,成為了吳家的大掌櫃,也引發了觀眾對女性經濟獨立、財富增值、“她經濟”、話語權等話題的熱議。

在封建社會,女子拋頭露面都引人側目,但是當周瑩在吳家落魄之際憑一己之力重興吳家大業之後,卻沒有因為她是一介女子在外考察市場、談生意而引人非議,反而因其在短時間內賺到大筆銀兩緩解了吳家東院的窘迫而贏得了吳家長輩的信任,生意夥伴的敬佩。可見,即便是在封建社會,經濟獨立的女子同樣會受到尊敬,擁有話語權。

作為新時代的獨立女性,經濟獨立是美好生活的基礎,想要實現財富自由過高品質的生活,不僅需要賺錢的財商,也要懂得合理配置資產,不然手中的錢會因為通貨膨脹而貶值。現實中這樣的案列很多,近日一篇《44年前存入1200元,44年後取出2684.04元》的文章就引發了熱議, 44年前1200元可以蓋座房子的鉅款,存入銀行44年後本息2684.04元只夠吃頓飯,這表明,如果閒置資金留在手中,或者選擇了跑不贏GDP的投資管道,無異於坐等財富縮水。

與男性相比,女性在投資上更注重資金的安全性以及操作的便捷性,大多女性不願意承受股市的高風險,樓市、私募、信託等對專業知識要求較高、大額且流動性差的投資也不是她們所中意的,到底什麼樣的投資方式是最適合女性投資者?

“投資門檻低、操作便捷、收益穩健的互聯網金融恰好滿足了女性投資者的需求。”奇子向錢CEO吳昊補充道,與其他投資管道相比,互聯網金融更加便捷,即便投資者沒有足夠的金融知識,也能坐享收益。在奇子向錢,用戶只需通過選擇委託服務便可完成自動投資出借。出借人可依據自己的需求,選擇30天、90天、180天、360天不同委託期限,選定投資期限並委託平臺自動投標後,系統將在散標/債轉專區為出借人推薦、匹配有相應借款需求的借款人,從而撮合完成交易,整個交易過程投資者沒有任何決策負擔。另外,奇子向錢已經通過三級等保,銀行存管也將於11月前上線,進一步為資金安全加碼。

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女性對於生活品質的追求越來越高,消費頻次也越來越高,已經佔據了國內消費市場的半壁江山。根據波士頓諮詢公司2016年對女性消費趨勢的分析研究發現:在中國,有62%的家庭消費由女性主導,2015年女性消費整體市場規模已達到了2.6萬億美元。

“她經濟”的崛起也促使女性投資意識的覺醒,帶來了巨大的投資需求。盈燦諮詢發佈的《2016 P2P網貸投資人畫像》數據顯示,2016年百強平臺中女性投資人綜合占比已超過40%,相比2015年女性投資人整體占比不足30%,有了較大比例的提升。而單個平臺的女性投資比例也在不斷增長,少部分平臺的女性投資人比例甚至已追平或超過男性比例。

數據顯示,預計在2019年,中國“她經濟” 的市場規模將達到4.5萬億的規模,這將催生更大的投資需求。隨著監管政策的逐漸明朗,以及網貸行業整體合規程度的提高,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投資者選擇互金平臺。可以預見,未來像奇子向錢這樣操作便捷、安全合規的平臺將備受青睞。

從2012年總製片人趙毅看到兩頁紙的周瑩生平,決意啟動專案,到導演丁黑、編劇蘇曉苑先後接手,劇本多次推倒重來,以及長近八個月的拍攝期,五年時間裏,影視行業的風口幾次調轉方向,大IP時代來臨,觀眾對劇作類型的審美喜好風雲變幻。行業與觀眾們經歷了“大IP+流量演員+速食式製作”組合的氾濫,早已疲憊不堪。而如正楷書法般工整,規規矩矩行事的《那年花開月正圓》的出現,給當下亂局吹來了一股清風。

收視破3,豆瓣評分8.1分。雖有感情走向瑪麗蘇的爭議,但憑藉過硬的製作品質,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創新,《那年花開》被稱為“原創的勝利”、“大女主戲的突圍之作”。《那年花開》的種種恰逢其時與異軍突起,被導演丁黑稱作“天時地利人和”。“只不過,有些東西是常識,但行業太亂,反而常識也被誇讚”,丁黑的欣慰中也有無奈。

那麼,作為混亂電視劇創作環境中撥亂反正的一個個案,《那年花開》到底是如何突圍的?在IP橫行的電視劇行業裏,它又是如何遵循常識,重新樹立早已被資本擠壓致殘的行業標準?我們怎樣從這個個案中管窺全局?

“搞影視你不專業還能搞嗎?”

《那年花開月正圓》海報

《那年花開月正圓》海報

《那年花開》的一些創作方法為媒體和觀眾津津樂道:編劇經過了多番采風考證,才開始動筆創作;劇本成型之後又經過了多次地推翻、重建;在選擇演員層面,以與角色合適與否為最高標準,而不是尋找所謂的“流量”擔當;拍攝前,所有的主要演員都要提前進組,提前一周和導演、同組演員進行劇本圍讀;拍攝期間絕不允許串戲,在劇組期間,無論拍戲不拍戲,一律以劇中角色名稱相稱;請了中戲專門的臺詞課老師現場把關,實行現場收音……

總製片人趙毅透露,《那年花開》投資4個多億,演員片酬占35%,製作費用占55%,他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比例。劇方請來的演員也十分給力。孫儷曾對新浪娛樂透露,拍攝中期沒有俞灝明的戲份了,他便“賴”在片場給演員們做飯也不願離開,“他想一直維持杜明禮的狀態”。如今觀眾最常討論的,已然不是“大女主之成長”,而是配角線上、鮮花著錦的群戲,由此可見一斑。

經費用在刀刃上。《那年花開》輾轉無錫、橫店、上海、陝西、山西五地拍攝,搭建了五萬多平米的內外景,光吳家大院就搭了八、九千平米。趙毅透露,香港美術大師葉錦添設計的所有服飾、頭套等都是一針一線縫出來的,女性角色的點翠首飾有的價值幾千塊,絕不是淘寶貨,單單為孫儷設計的服裝就有大幾百套。除了服裝考究,劇中傢俱都是紅木製作。

拍攝期間鄧超來探班孫儷,看到整個吳家大院的置景,不敢置信地說:“拍電視劇沒你們這麼幹的”。《那年花開》在很多地方透著講究,就連劇名“那年花開月正圓”,也是邀請陝西文化的代表、作家賈平凹來題字。

回頭再看時,丁黑也很欣慰,但也有些無奈,“就拿演員不串戲來說,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但現在好像反而變成了值得誇獎稱讚的,變成了特例。”

在丁黑看來,《那年花開》所做的,都是最通識的影視藝術創作規律,是“常識”。而外界盛讚的背後,是整個影視行業的亂象與不專業。“我們試圖做得專業一點,但搞影視你不專業還能搞嗎?只不過現在這個行當裏充斥著大量的不專業,很多該有的培訓、指標、標準都沒有了。”

有媒體評價《那年花開》是“原創的勝利”,而丁黑覺得其實只是內容的勝利。在他看來,目前市面上大部分IP,都是資本行銷的產物。近年不少正劇導演試水的IP玄幻劇,丁黑也曾收到類似的邀請。這類劇作講究快速產出,他便不行,“我做戲兩年做三部是最快的了,基本上是一年一部。所以手頭的戲,像《那年花開》就是約了好長時間了,然後按這個時間表做。再臨時找來的,就沒有時間接了。”

如今《那年花開》播出過半,後期工作仍在緊鑼密鼓進行當中。趙毅曾感慨,丁黑導演帶著100多位工作人員可以稱得上是不眠不休了,“就這麼短短的幾個月時間,還得保證品質,導演和我們的後期壓力真的特別大。”丁黑說這樣的狀態會延續到劇播完,只要還有時間,就會繼續精打細磨。

“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是不打架的”

從立項以來,《那年花開》就被貼上了“大女主”的標籤。而如趙毅所說,如果真要把這部劇劃入“大女主”陣營,它和同類型作品最大的不同,便是現實主義精神的體現。

丁黑是在《那年花開》劇本第一稿出來後接手的。隨後這一稿就被推翻了,原因是劇本還是太過情節化。“市場上肯定是需要情節性比較強的東西,但我們想要立周瑩這個人物,就要在情節編織和人物關係設計上,找到一個平衡點。” 儘管如此,仍有觀眾認為,周瑩身陷匪窩被營救,以及在波斯開掛等情節,還是太過於抓馬。

這部劇的劇本創作,被丁黑形容為“帶著腳鐐跳舞”。有清末的歷史大背景,也有左宗棠、李鴻章、張之洞等或隱或現的歷史人物,但關於周瑩這個人物的史料並不多。那麼,在框架與限定內,故事情節要怎樣進行虛實踩踏?

丁黑透露,劇中周瑩、吳聘等人名,以及周瑩新婚喪夫,公公死後家族敗落,她便去創業振興家族,最後成為陝西首富,這些情節是真實的。而其他的,“幾乎都是添加的”。“包括她怎麼嫁給丈夫的,婚後怎麼生活的,吳聘怎麼死了的,吳家怎麼敗的,敗了以後周瑩又怎麼創業的,留下來的材料裏都沒有說,全靠編劇挖掘、編織、創造。”

雖是古裝劇,《那年花開》非常注重現實關照。編劇蘇曉苑表示,在當下,每一個女生都是周瑩,因為周瑩的肉身是近代的,但是她的靈魂是現代的。

在置景等硬體上,這部劇也堅持現實主義的基調。第一集開篇的涇陽古街的航拍長鏡頭就是劇方放棄特效捷徑,實打實搭建出來的。“因為涇陽是一個水路交匯地,商業比較發達,是我們人物未來要生存的舞臺,它得具有一定的物理空間。要把當時整個涇陽面貌,既有史實依據又有一定創造性地呈現,我們就搭建了這條街。”丁黑如是解釋。

《玉觀音》是孫儷和導演丁黑的首次合作

《玉觀音》是孫儷和導演丁黑的首次合作

代表作是兩部《大秦帝國》和《玉觀音》,擅長挖掘作品文學內核精神,丁黑導演本就以現實主義題材著稱。但《那年花開》是以現實主義為依託,在敘事和拍攝手法上,走的卻是浪漫主義路線。

趙毅說,“我們一定要有情懷的東西,動人的情感,不能只是拍一個商戰戲。”於是開播之初,全網幾乎陷入“吳聘隨時要領盒飯”的恐懼中,夢幻愛情擊碎一眾老小少女心。而如今,眾人又被沈星移圈粉,希望這部劇能“改編歷史”讓他與周瑩獲得圓滿結局。也有逗趣的情節,連“沈星移的屁股”都能上熱搜,視頻網站彈幕裏,常常有網友表示“快被笑死了”。

其實相對於真實的周瑩生平,《那年花開》添加的最濃墨重彩的一條線,便是與沈星移這個虛構人物的感情線。據丁黑透露,最初趙毅有意啟動這個專案,就曾找到現實中的吳家後人溝通,他們也一直參與在這個戲裏,“畢竟它不完全是真人傳記紀錄片,電視劇有相當大創造成分,對藝術創作規律家屬也比較認同。”

也有觀眾對周瑩強勢收割5名男子的深愛頗有微詞,“還是跳回了瑪麗蘇的套路”。編劇蘇曉苑對此表示委屈,“周瑩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往下走。我覺得在劇中有多少男生喜歡這個女生,有多少女生喜歡這個男生,不是最重要的,人物魅力比愛恨更重要。人物魅力擺在那裏,那麼愛自然也就來了,恨自然就產生了。”

浪漫也在光鮮在外表上。孫儷告訴新浪娛樂,她曾向更注重戲、注重情感拿捏的導演丁黑建議,“現在的電視劇,人物造型也是非常重要的,你要賞心悅目。我說,這是80後對60後的一個建議。”後來,丁黑找到了香港美術大師葉錦添來做造型。

在創作上本土化風格明顯,陝西導演丁黑有自己的分析,“秦人尚黑,即使在改革開放之前,就是我小的時候,陝西人永遠就是一身黑棉襖全都是煤基調,包括地主老財也都是這樣的,哪有色彩?沒有色彩。那就是地域特點。《大秦帝國》人家資方定位就是歷史正劇,我們的基調就非常明顯。但《那年花開》我們走的是女性傳奇勵志劇路線,我們就可以把周瑩內心世界的五彩斑斕,全外化在戲的造型上。”

作為一部有人物傳記意味的作品,《那年花開》厚重而不過於凝重。相對於一般古裝的宅門戲在基調上偏老成,主打黑灰色調,《那年花開》基調卻偏輕快,色彩明亮,尤其是前部分的劇情歡快、偏喜劇,打破了題材限制。而這些與現實主義並行的浪漫主義手法,丁黑認為,與《那年花開》“女性傳奇勵志劇”這個根本的定位密不可分。

“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這兩種基調是不打架的。”丁黑總結道。

“讓演員看到自己的可能性”

做一面稱職的鏡子,才能跟演員們建立信任,丁黑深諳此道。《那年花開》中表演的好,在於導演挖掘出了演員不同以往的特質。

《那年花開》剛開拍時,雖是二度合作,丁黑與孫儷也要再磨合。“畢竟好多年沒合作了,剛開始有的地方她做得不是特別好,因為她的眼睛被我照出來了,真的成分用少了,假的成分用多了,就技巧還沒有特別圓潤。”

有時丁黑會跟孫儷說,“咱們再保一條吧”,孫儷便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里,然後會給出另一種表達。丁黑覺得這是因為孫儷悟性高,也是倆人的默契。“演員往外掏自己,像走懸崖一樣,她得試探,別一步踩空,咣當下來了。所以創作心態都會很脆弱,很敏感。你得讓她相信她拿出來是沒有危險的。”

怎樣讓演員把內心的東西拿出來?丁黑覺得關鍵是導演不能做一面“哈哈鏡”。在他看來,導演就像是演員們的一面鏡子,“我站在你面前,你就看著你自己,我只不過是在陳述你現在的可能性。”

與丁黑多次合作,私下裏也是好友的演員張晨光,在劇中飾演吳蔚文,雖和兒子吳聘一樣早早領盒飯,但也一樣令人難忘。丁黑回憶,張晨光拿到劇本,兩三個月後再來試妝,演員本人的狀態就完全不一樣了。“包括他吃胖了一點,說話的感覺也都變了。”這時候,丁黑覺得自己的作用就是給對方一個客觀的反映,“呦,光哥你這個樣子挺好。”張晨光也很開心,“那我就堅持!”

丁黑笑著說,他沒看過何潤東扮演的步驚雲等“霸道總裁”角色。他講了這樣一個小故事:有一次何潤東很不好意地跟執行導演借劇本看,隨後助手帶著劇本姍姍來遲,何潤東埋怨道,“你把我弄得很尷尬,人家都在讀劇本,我沒有劇本,你下次千萬千萬不要這樣。”助手淡定回答了一聲“哦”,轉身給何潤東和導演遞來自己熬的牛肉湯。

在一旁的丁黑看著覺得很有意思,“這個助手跟了他十來年了,你想,他發火也只能到這種程度,我相信肯定好多人沒有發現他這一面。他跟你說話他永遠特別專注、掏心掏肺地望著你,你跟他講話,他也是全神貫注的。只有內心極其善良、溫暖的人才會這樣。本身生活中他又特別有教養,我對他一直印象深刻,所以覺得讓他創造吳聘,肯定沒問題。”

相對於何潤東的暖男特質,丁黑對陳曉的印象是“偏內向”。早在孫儷入組前,丁黑便叮囑她,“陳曉慢熱,後面就會好。”那是《大秦帝國》時就留下的印象,“他在一個陌生環境裏基本是收縮的、蔫兒的。但我知道他內心爆發力很強,演戲很有激情。你能感覺到他內心的那種可能性的。”結果,沈星移幾乎成為陳曉的轉型之作。

2004年,丁黑拍攝王安憶同名小說改編的《長恨歌》,因“IP”效應與小資文藝風的風靡,這部劇未拍先火。彼時電視劇還是單機拍攝時代,精打細磨近半年,待殺青一年後面世,卻趕上了以《士兵突擊》為代表的草根風風靡,觀眾與播出平臺的審美偏好已改換了天地。結果,精緻優雅的《長恨歌》甚至沒能上星,在地面電視臺草草播完幾無水花。

對這部心愛之作的折戟,丁黑至今難掩遺憾,“確實所謂觀眾觀賞心態的變化,跟整個文化發展變化的節奏都特別快,週期長並不一定是好事。”而如今,製作週期前後長達5年的《那年花開》一矢中的,丁黑釋然一笑,“現在越想越明白,我們肯定要尊重內心和自己的感受。你的戲能不能跟當下產生共鳴?那屬於算命範疇了,我們只能踏踏實實做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IP中的新標杆《那年花開月正圓》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