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芳華重新上映好評不斷

芳華重新上映好評不斷

通告採訪,轉場是最麻煩的,上一家在忙不迭地收拾機器,下一家要急忙準備好,找好角度,調好燈光。這個忙碌的時刻通常是藝人們放空的時候,他們什麼也不不需要做,只要呆坐在椅子上,等待眼前的慌亂結束。黃軒不是。在攝影、攝像慌忙拾掇的時候,他起身,像一個照顧不周的主人,面對一屋賓客甚至有些許惶恐和難為情。

這是我第一次採訪黃軒,這樣的他和大部分同行文字裏的他很契合,輕裘緩帶,謙和溫潤。我跟他說了我的看法,他有些害羞,“沒想到大家對我印象這麼好。”

“那你覺得你是怎麼樣一個人?”我問道。

“我應該算是善良的人吧”他想了一下,“沒有什麼壞心眼,我也還算挺坦誠吧。”

馮小剛曾透露,之所以選擇黃軒,是因為他的眼神,“值得信賴”。《芳華》是嚴歌苓的本子,黃軒所扮演的劉峰是那個時代的“活雷鋒”,他溫和謙讓,凡事想到的都是別人,因為一時的真情流露被時代無情地碾壓,是一個徹徹底底被時代辜負的人。

最早認識黃軒應該是2008年的《地下的天空》,憑藉這部作品,這位同齡演員中少見的演技派正式開始了電影之路。不到十年的光景,他已合作過張揚、崔健、婁燁、許鞍華等一派大導,作品和表現也都可圈可點,今年年底,更有馮小剛《芳華》和陳凱歌《妖貓傳》兩部挑大樑的作品接連上映。馮小剛說12月是“黃軒月”,粉絲圈也萬眾期待,似乎12月一過,這位好演員就能如願戴上與實力相符的光環,迎接嶄新的明天。

事實上,在電影圈踽踽獨行幾年後,黃軒已經審時度勢,開始接拍電視劇,上綜藝,其中和楊冪合作的《親愛的翻譯官》應該是他距離大眾所說的“紅了!”最近的一次。而就在這次採訪前,他還完成拍攝了一部和楊穎共演的電視劇(《創業時代》)。

與此同時,他N年前拍攝的《九州·海上牧雲記》終於得以在網路播出,但口碑卻遭遇兩極。有人說接拍電視劇是黃軒的“曲線救國”,他想要拿到好的角色,必須累計相應的人氣。

12月15日,馮小剛重回賀歲檔之作《芳華》感動上映,20小時票房破億,不僅登頂賀歲檔單日票房冠軍,也成為同期上座率最高的電影。

既表達了軍旅文化,訴說了青春元素,還描述了對越自衛反擊戰等重大歷史事件。一句話總結:這可能是馮小剛近年來,最好看最精彩的影片。

《芳華》時代縮影的悲劇 黃軒一個擁抱致命運重大轉折讓全場淚奔

對此導演馮小剛也被觀眾所感動,他截取了一些網友的評論,連夜寫下微博表達自己的感謝之情。馮小剛為了這部電影可以說是經歷了一波三折,不光有前期的籌備拍攝。還有主角海報P腿等風波。後期還要面臨影片劇情尺度和題材,是否能通過審查等問題,最終不惜撤旦國際黃金周。還好我們期待已久的電影《芳華》還是如願歸來。

“你接馮小剛的《芳華》、接陳凱歌的《妖貓傳》我們都可以理解,你當初為什麼要接《海上牧雲記》?”於是,我直接提出了這個疑問。

“哎,一言難盡,嗯,一言難盡。對,一言難盡。”黃軒有些尷尬,“但我不認為它是我的什麼特別好的作品。”

談到最近熱火的《演員的誕生》,黃軒則表達了此前不少人的疑惑,“演員就沒有什麼可比性,有些演員他演這類角色你就是演不過他,有些演員他特質裏帶這類東西,哪怕他不演,坐那都絕對是非常好的狀態。所以我覺得沒有什麼可比拼的,我們又不是打拳的。”

是啊,這話看似不夠圓熟,但或許正是黃軒在為了表演汲汲而生、輾轉多年之後回歸自我後最單純的發聲。

採訪只有20多分鐘,但言語中你能感受到這是一個用心的演員。在問到如何準備《芳華》時,他不是說我看了多少遍小說,如何如何瞭解人物。他說故事是最基本的,讀小說自不必說,關鍵是要找到那個時代人物的氣息,“那個時代的人神態是什麼樣的,狀態是什麼樣的,跟現在肯定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們的思維方式也不一樣,思考方式也不一樣,大時代給他們教育的方向也不一樣”,他因此會去翻老照片,看諸如《高山下的花環》這樣的老電影。《妖貓傳》拍完無縫轉場到《芳華》,他回憶這個過程,是一種吃了蜜一樣的甜,辛苦,但更多的以得以在不同時代間穿梭的暢快,“恍惚”,“像夢”,“像活了好幾輩子。”

黃軒曾在一個綜藝節目中這樣表達理想的生活狀態,“三個月留給角色,三個月旅行,三個月種田養花。”採訪前,黃軒剛從印度回來,臉上還帶著旅人輕鬆攢下的慵懶,而接下來他有兩部作品上映,且都是自己用心經營。我問他是不是實現了當初的理想?他笑說,算是實現了吧。“我其實也一直在找自己,我也一直在關照自己,在認識自己,到底什麼時候自己的情緒會變化,究竟在在意什麼,恐懼什麼,我都會去在觀察自己。”“隨著你的成長,你越來越瞭解自己,越來越知道如何去梳理自己。就覺得可能還更加的從容,也更加的淡定,更加的柔軟。”

和劉峰相同的是,黃軒善良,坦誠;和劉峰不同的是,或者說我們期待的是,他不會被這個時代辜負。

談《芳華》:

故事不重要,重要是的是如何找到那個時代的人的氣息

新浪娛樂:當時為什麼會接《芳華》?除了導演這邊的邀約,這個角色最打動你的是什麼?

黃軒:首先是,我很想跟導演合作,其次就是,我覺得已經很多年沒有電影去講那個時代的故事。加上,我自己以前就是舞蹈演員,不能說文工團,是在藝術學校裏,也是在這樣一個集體裏長大的,所以就很有共鳴。最後就是,我就覺得這個人物挺打動我的,他的某些命運,他的狀態跟我的某一個親人很像。

新浪娛樂:所以算是對那個時代有一個間接的體會?

黃軒:其實我對那個時代倒沒有太多間接的體會,只是個體的命運和時代的關係,他自身的經歷和品質吧。

新浪娛樂:電影最後,當我再次看到劉峰(黃軒的角色)時,大時代下個人命運的沉浮,真的太讓人感慨了。

黃軒:我們可能還拍了更多一些細節,但因為整個片子的長度,也做一些刪減。我們拍完文工團所有的戲才拍後來的這段,當時就很感歎,完全是兩個世界了,從文工團裏那樣一個陽光的、乾淨的、溫暖的一個氛圍爬出來以後,經過戰爭殘酷的考驗,最後淪落到一個社會的底層,這是讓人感歎的、無奈的,尤其是又斷了一支胳膊。哎,多少人也許都是這樣的,所以沒辦法,做演員還是挺幸運的,你可以去體會。

新浪娛樂:當時拿到這個角色大概做了什麼樣的準備?有去看嚴歌苓的小說嗎?

黃軒:有,其實故事本身大家都知道,那個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那個時代人的氣息,那個時代人的狀態。我會看一些老的影片,《高山下的花環》啊,或者是搜一些那個年代的照片,因為那是有影像記載的,而看照片就可以說明很多問題,那個時代的人的神態是什麼樣的,狀態是什麼樣的,跟現在肯定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們的思維方式也不一樣,思考方式也不一樣,大時代給他們教育的方向也不一樣。

新浪娛樂:除了一個形體上的參照,你覺得那個時代的人的心態和狀態大概是什麼樣的?

黃軒:我覺得那個時代的人是乾淨單純的,腦子裏不會想那麼多事情。他們的志向很明確,就是要做標兵,要學習雷鋒。還有就是,那個時代的人是有集體關懷的,他不會太把個體放在主體,他有集體意識,他會在一個集體中認為他是一分子,他要為集體做出貢獻,他要為國家做出貢獻。而我們現在可能太以自我為中心了。

談馮小剛:

我和導演都是雙魚座,情感豐富,還非常懷舊

新浪娛樂:馮小剛曾說這個電影投注了很多他個人的感情,劉峰這個角色某種意義上算是導演的代入吧,你有沒有和導演討論過這個問題?

黃軒: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類似的話。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因為如果導演跟你說了,你自己會亂的,你可能會光想著如何去還原導演的想法。而創作,你自己作為創作本體,這是不應該被打亂的。如果導演選擇了你,那說明導演是相信你的,說明你身上是有他可以要的東西,那你就會自己相信自己,你身上有這個人物的特質,你如何把他放大,如何把他呈現得更準確。所以導演從來沒跟我說過這種話,我覺得這是導演很聰明的地方。

根據搜狐、新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芳華重新上映好評不斷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