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可能會成為AI的主導力量

中國可能會成為AI的主導力量

對於中國的很多人來說,這真是難以置信。中國正付出超常的努力來掌握人工智慧技術。中國政府計畫在未來幾年投入數千億發展該技術,一些公司正在大力投資培育和發展AI人才。如果這個全國性的努力取得成功—中國可能會成為AI的主導力量,提高行業的生產力,並成為基於AI技術的新業務的領導者。如果像大家所認為的AI是未來發展的關鍵,中國在這一領域的實力,將有助於鞏固其作為世界主要經濟大國的地位。

事實上,中國的政治和商業領袖都認為AI能實現經濟跳躍式發展。

近幾十年來,蓬勃發展的製造業和鼓勵對外貿易和投資的市場改革,已讓千萬人擺脫了貧困,產生了一些商業巨頭,改變了中國社會。但是製造業增長放緩,中國期待走向一個以先進技術為中心的未來。人工智慧的應用,可能是中國技術驅動經濟的下一步。當西方人擔憂AI會減少工作機會、財富分化和收入分配不均狀況時,中國似乎相信AI可以帶來完全相反的結果。

中國的AI發展政府特別重視,中國政府最近宣佈了AI大幅增長的願景。該計畫要求本土人工智慧在三年內趕上西方水準,中國研究人員的目標是在2025年之前做出“重大突破”,中國人工智能在2030年要達到另世界羡慕的水準。

有充分的理由讓中國可以實現這個願景。

在二十一世紀初,政府表示要建設一條能夠激勵技術發展、完善國家交通體系的高鐵網。這個鐵路網絡現在是世界上最先進的。“中國政府宣佈這樣一個計畫,對國家和經濟有重大影響,” 斯坦福大學教授、前穀歌/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說道。“

政府的呼籲將加速事情的進展。由互聯網巨頭百度、阿裏巴巴和騰訊牽頭的科技公司正在大量招聘AI專家,建立新的研究中心,並投資亞馬遜、穀歌或微軟的數據中心。隨著中國企業家和投資者嗅到了不同行業應用AI的巨大商機,大量資金被投放到各種創業公司。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與騰訊大講堂聯合主辦的2017中國產品經理大會:解碼未來產品經理在深圳寶立方國際博覽中心如期舉行。SpeakIn COO 前迅雷智能產品中心總經理@易鵬宇 老師認為:AI的本質是一個進化的過程,不是一個迭代的結果;現在大多數的產品不算是AI產品,只是使用了智能技術。而作為有追求的產品人,我們要賦予產品真正意義的靈魂。

SpeakIn COO 易鵬宇:AI 生態未來10年的產品人定位

分享嘉賓:SpeakIn COO,前迅雷智能產品中心總經理易鵬宇

以下內容為嘉賓分享實錄,由人人都是產品經理社區@池塘 依據嘉賓分享內容整理,編輯有修改,嘉賓已確認:

最近幾年,AI整個生態和產品發生了很多變化;作為一名產品經理,怎樣才能快速找到定位,在公司、業務層面發揮產品的最大作用呢?

一、關於AI生態,你需要知道的

從PC互聯網時代,到移動互聯網,現在已經進入一個新的AI生態時代;這個時代發生的變化,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在每一個領域中,人工智慧是以產品的形式存在,還是以生態的形式存在?這是不一樣的概念。

就AI而言,它更像是一個手段,而不是一個具體的產品。在這個充滿想像力的時代,AI可能會貫穿到每一個你所經歷的產品和場景裏面。

我們面對的所謂的人工智慧,其實更像是一個智能機器——因為它的表現形式就是一個機器樣的東西,只是具備了很多智能的功能。

我們今天看到的所謂掃地機器人、翻譯機、洗衣機之類,都是一些具備智能功能的機器而已;後面出現的能思考、有邏輯,能以真人的形式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這種才是一個真正的生物智能機器人。

大家一起來看幾部電影,在這裏能看到一些不同的變化和趨勢:

SpeakIn COO 易鵬宇:AI 生態未來10年的產品人定位

電影是我們對未來產品和使用場景的一種充滿想像的提前預知,今天在電影裏表現出來的內容,在未來可能都會在我們的生活場景中看到。

比如:《駭客帝國》,這一部我們很多年前看過的電影。

剛開始的時候,我對裏面的內容理解得並不深刻;最近人工智慧很火,我把這幾部電影全部找出來看了一遍,才真正理解到:所謂網路的終極形態,根本不是以某種特定得產品存在;而是以一種網路集中的,一種人工智慧的新的生物存在。這種邏輯的存在,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活、影響你的視覺、影響你的聽覺、影響你所有的感知的東西。

二、關於AI產品,你需要知道的

諾貝爾獎獲得者 Herb Simon說過一句話:

人類不尋求實現決策的最優化,而是採取令人滿意的結果就夠了。

也就是說:你要做一件事情,可能不是你選了一個最優的結論,而是你選擇了一個最可行的方式去完成它。

SpeakIn COO 易鵬宇:AI 生態未來10年的產品人定位

翻譯成AI的基礎原則就是:

找到一個可以運行的解決方案,是AI的核心任務。

而把這一條作為一個基本邏輯,和我們原來做PC產品、移動互聯網產品,甚至我們做硬體產品,做傳統業務的人理解到的邏輯是完全不一致的: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都在追求最高效率,最短路徑,最快速度和最優的回報——但這些在AI的認知裏,都不是這樣的,而是“可執行”。

根據這些我們看到的內容,我們對AI的分析和判斷是:

AI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結果;這個過程在不斷演化,結果也在不斷迭代。

在AI產品的不同過程中,還包含了認知、分析、學習和決策的不同步驟,每個產品經理在不同步驟裏會扮演不同的角色;而不同的角色裏面,也有各種不同的產品。產品經理的角色可以為大家提供一個定位與決策,而對產品經理需要的技能和所能發揮的能力,也是完全不同的。

中國在人工智慧方面有一些很大的優勢。

首先,有很多優秀的工程師和科學家。中國還具有海量的訓練AI系統所需的數據。數據收集和使用的障礙較少,中國正在積累其他國家沒有的龐大資料庫。在基於機器學習的面部識別系統的增長中就可以看出結果:現在AI可識別商店中的顧客和公司員工,還可認證移動應用的用戶。

中國人工智能的崛起

國內對海南撲克錦標賽的興趣,反映了中國對最新的人工智慧突破的喜好。哪怕只是掌握雙人遊戲形式的撲克,也是AI的重大成就。與許多其他遊戲不同,撲克要求玩家以有限的資訊應對,並以出人意料的風格來玩牌。因此,最佳策略需既需要細心也需要本能判斷,這些品質很難賦予給機器。

Lengpudashi利用一種新的遊戲理論演算法解決了這一問題,令人印象深刻。這在其他很多場景也十分有用,包括金融交易和商務談判。但是,Lengpudashi在生產國(美國)的關注度遠遠低於中國海南。

為了探索中國的AI革新及其影響,MIT記者訪問了許多中國的研究人員,企業家和高管。從中國繁華熱鬧的首都到工廠林立工的南方城市,從一個雄心勃勃的新研究中心到一個市值十億美元的創業公司,有一件事是清楚的:人造智能誕生於西方,但你可以在世界的另一端看到它未來的雛形。

看東方

在麻省理工學院,中國著名AI專家、投資人,也是海南人機大賽指組織者之一的李開複,招募了一些學生進入他新成立的AI研究機構——創新工廠人工智慧研究院。

李開複在一間擠滿300多名學生的大禮堂用普通話做了一次演講。他身著昂貴的西裝和襯衫,演講語氣自信而平靜。這次演講談到了促進近期機器智能發展的各種趨勢:更強大的計算能力、更智能的演算法,更大的數據量。他認為中國十分樂意利用這些先進技術。

他說:“美國和加拿大擁有世界上最好的AI研究人員,但中國有數百名這樣的人,還有大量的數據。”他還說:“AI需要將演算法和數據涵蓋在一起;大量的數據會產生很大的差異。”

1998年,李開複創立了微軟北京研究實驗室。2005年,他成為Google中國的創始總裁。李開複現在以青年企業家導師著稱,他的新浪微博粉絲超過5000萬。

聽眾裏很多都是將會湧向矽谷的優秀學生,但很多人被李開話語裏透露出的中國機會所吸引。他們記住他的每一句話,有些人演講後還向他索要親筆簽名。李開複後來對我說:“當今美國技術處於領先地位,但中國潛力巨大。”

在遙遠的東半球的創新工廠。外面的街道上到處是騎著各色共用單車的人們。記者從許多外表時髦的年輕技術人員和送餐員(通過智能手機下單)身邊走過,毫無疑問,他們都很忙碌。數百公里外,南方風景如畫的水鄉烏鎮,正在上演一場重大AI活動。有Alhabet 子公司Deepmind開發的程式AlphaGo,正在和中國幾名頂尖棋手下傳統圍棋,包括世界冠軍柯潔,AlphaGo完勝了他。

中國人工智能的崛起

創新工廠也密切關注AlphaGo在烏鎮的勝利。實際上,當記者進入創新工廠研究院時,注意到一個圍棋棋盤,工程師正在上面測試一些比賽中的動作。

研究院的選址很棒。從辦公窗口就可以看見中國兩所頂尖學府——北大和清華的校園。

創新工廠提供機器學習工具和數據集,以培訓中國工程師,並為希望利用人工智慧的公司提供專業知識。到目前為止,該研究院有約30名全職員工,但計畫明年雇用100多名,並每年通過實習和新兵訓練培訓數百名AI專家。現在,研究所大約80%的研究院的資金和專案都旨在將AI商業化,其餘的則集中在更前沿的的技術研究和新公司孵化。

目標不是發明下一個AlphaGo,而是發展上千家使用AI的公司。李表示,包括大型國有企業在內的許多中國企業,在技術上都處於技術上的落後地位,而且還缺乏AI專業知識。不用說,這將是巨大的機會。

人工智慧無處不在

實際上,在北京,人們對人工智慧的興致很高。例如,在一間餐廳,一臺機器可以為用戶拍照,據說它可以使用AI來推測人們的健康狀況。這難以置信,但機器會說你很健康,隨後建議你合理的食譜。

這種對科技的迷戀反應了北京狂熱的創業氛圍,這造就了一些強大的AI公司。其中之一是成立於2014年的商湯科技(SenseTime),現在已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AI創業公司之一。

中國人工智能的崛起

商湯科技由徐立博士創立,為中國各大公司,包括國有的移動運營商中國移動和網路零售巨頭京東提供電腦視覺技術。

該公司正在研究自動駕駛。今年七月,商湯科技籌集了4.1億美元的資金,估值為15億美元,創造了行業紀錄。其辦公室的入口設有幾個配有相機的大螢幕,人們可以自動將增強現實效果添加到人臉上。Snapchat和Instagram也有類似的攝像頭,但這個還可以根據手和身體動作、微笑和眨眼等增強效果。

商湯科技增強現實團隊主任欒清,曾在華盛頓州雷德蒙德開發了Microsoft的辦公應用程式。她說之所以回到中國,是因為這裏機會更大。“那時我們還在冷啟動獲得一千個用戶; 然後我和在中國的一家創業公司工作的朋友聊天,她說:“哦,一百萬的用戶算什麼,我們幾天就得到了,”她回憶說。

今年早些時候,商湯科技的工程師開發了一種新穎的圖像處理技術,可以自動去除照片中的煙霧和雨水,另一種利用單個相機跟蹤全身運動的技術。去年他們與另一個團隊合作贏得了國際電腦視覺大獎。

商湯科技的聯合創始人是中國香港大學的湯曉鷗(Xiaoou Tang)教授,他身穿羊皮夾克、長褲,戴著眼鏡,為人嚴謹。他似乎對自己公司的成就十分自豪。湯教授解釋說,公司名稱來源於商朝及其第一位統治者的名字。那個時代在大約西元前1600年,是中國發展的關鍵時期。“中國曾引領世界,”湯曉鷗笑著說。“未來,我們將在技術創新方面再次領先。”

BAT的使命

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許多重大行業,如製造業和服務業,在AI投資和改變商業慣例方面進展緩慢,而中國人在適應不斷變化的技術上似乎有一種更大的緊迫感。在幾乎每一個行業,中國企業都在努力避免步西方企業之後塵,在研發上大量投入。曾領導百度AI部門的吳恩達認為,中國的企業領導者比大多數人更需要追隨新趨勢。“(中國)的行業巨頭在其一生中看到財富失而復得、得而複失,”他說。“當你看到技術趨勢轉變,最好快速行動,否則別人就會吊打你。”

中國人工智能的崛起

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裏巴巴杭州總部

百度預見到人工智慧的潛力,試圖利用它來重塑整個業務。2014年該公司創建了一間實驗室,致力於在其業務中應用深度學習技術,近年來,研究人員已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例如在去年,微軟開發出一種優於人類表現的語音識別系統,但極少有西方記者意識到,百度早在一年前就將它付諸實踐了。

效仿百度,其他中國科技企業也在尋求利用AI重塑自我,總部設在深圳的互聯網巨頭騰訊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深圳位於中國南部,毗鄰香港。飛抵深圳途中,我看到不少停泊在南海的貨船。1980年的深圳只是一個小集鎮,被命名為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後,這座城市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經濟和監管自由。

在外來工人的奮發努力下,製造業帝國拔地而起,凡是你能想像得到的產品,這裏都能生產,人口從3萬人增加到1100萬多人。近年來,這座城市成為中國技術進步的標誌,如今,它已是全球性技術公司的總部所在地,包括網路巨頭華為公司、智能手機製造商中興公司和電動汽車生產商比亞迪公司等多家企業都在此落戶。

深圳市主要街道兩旁遍佈著棕櫚樹、豪華酒店,以及繁忙的酒吧和餐館。騰訊公司的總部設在南山區,橫跨幾個大型建築,入口像地鐵站一樣繁忙。步入其中,感覺不到令人窒息的悶熱,我開始流覽騰訊的歷史和成就。

騰訊的成功證明,如果想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在技術上未必要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2011年該公司仿照美國的幾種產品,推出了一款簡單的短信應用程式。後來它演變成為微信——一個創新的移動平臺,可支持社交、新聞、遊戲和移動支付。憑藉8.89億日活躍用戶,微信以難以置信的力度抓牢中國互聯網市場。

儘管騰訊僅在去年建立了一間AI實驗室,眼下他們已雇傭了幾十名研究人員,在西雅圖立住腳跟。該公司的研究人員已經複製了來自西方的AI創新,其中包括DeepMind的AlphaGo技術。

中國人工智能的崛起

騰訊的人工智慧實驗室由張潼領導,他是一個安靜的人,長有一張圓臉,戴一副薄眼鏡。他曾任職於百度的人工智慧實驗室,在此之前在羅格斯大學擔任教授。張先生語氣平和,說話前刻意停頓一會兒。他解釋說,人工智慧將是騰訊增長計畫的關鍵,尤其是在中國以外。“對下一個階段來說AI很重要,”他說。“到達某個特定階段,你不能再照搬照抄,必須自力更生。”

記者問他,騰訊公司是否計畫像AlphaGo或冷撲大師一樣,進行一些壯觀的AI展示。騰訊擁有包括英雄聯盟、王者榮耀在內的幾款非常受歡迎的遊戲,每月玩家超過1億人。像下圍棋一樣,玩遊戲需要本能反應,像打撲克一樣,無法真切看到對手的實力,但它也需要事先規劃,因此,對於AI研究人員而言,遊戲應該是下一步要攻克的難題。“現在,我們手上有一大堆小專案,有些更冒險,”張潼言盡於此。

事實上,騰訊的人工智慧目標可能更實用。得益於微信和另一個通訊平臺QQ,該公司擁有驚人的會話數據,可用於訓練機器學習系統進行更有意義的對話。從更好的文檔分析和搜索到更聰明的私人助理,語言技術進步可以催生無數實際應用。張潼說,“自然語言是一種挑戰,也是機遇。”

宏偉藍圖

西方國家看到一個掌握重要技術的新人,特別是當該技術的全部潛力仍然不確定時,可能會感到不安。但不該簡單地把這個看作是與西方的對立。

美中兩國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是經濟增長放緩。

AI也許會讓某些工作消失,但也有可能通過提高許多行業效率,來大力改善經濟和創造財富。中國比許多西方國家,更加熱切和更完全地接受了這個簡單的事實。但是,如果這些國家也急切地想要擁有同樣的技術,那麼中國的AI推動經濟進步,會犧牲其他國家利益就不足為奇了。

中國可能擁有無與倫比的資源和巨大的開發潛力,但西方具有世界領先的專業知識和強大的研究文化。與其擔心中國的進步,西方國家不如把重點放在現有的優勢上,大力投資研究和教育則更為明智。

是的,Google和Facebook這類公司如今在AI方面取得重大進展,但這還不足以重啟整個經濟。儘管關於人工智慧的號角已吹響,但很多國家還沒有利用這項技術來提升生產力的跡象。矽谷以外的大部分經濟,如醫藥,服務業和製造業,也需要加入進來。

這讓人不禁想到海南的德撲錦標賽,是時候跟隨中國的腳步,全力以赴做人工智能了。

根據中新網、36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中國可能會成為AI的主導力量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