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經濟正處轉型與升級緊要關口

中國經濟正處轉型與升級緊要關口

“優化產業結構,聚焦提升投資公司核心能力。”近日,在北京金融街,國家開發投資公司(以下簡稱“國投”)總部,面對《證券日報》記者關於公司轉型的提問,新聞發言人劉洋河如此回答。

記者在國投總部展廳看到,一張張照片,一串串數字和簡短的文字,記錄著這家央企服務國家轉型升級戰略的一個個曆史瞬間:雅礱江流域獨自滾動開發22級水電站,發電能力相當於三峽工程的1.5倍;曹妃甸煤碼頭工程;獲得除銀行外全部金融牌照;實業金融比重6:4;管理基金44支,規模超1500億元。

2012年到2016年間,國投積極響應國家政策,通過市場化機制退出不符合發展方向和落後、過剩產能的項目328個,共回收資金260億元,全部投向國家需要重點發展的行業和區域。

2014年7月份,國投成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單位後,明確要求退出不符合公司發展方向的245個項目,占當時全部投資項目的45%,並著力推動13家“僵屍企業”及特困企業三年內扭虧脫困。同年,國投將旗下的國投遠東、國投海運共15艘船舶、101萬載重噸,整體劃轉至中海集團;將國投沿海電廠90%以上電煤運輸交由中海散運承運,涉及資產約45億元。此外,國投於2016年主動將500億元煤炭資產整體移交中煤集團,成為首家完成煤炭業務整合的中央企業,為落實中央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部署寫下精彩注腳。

操著一口帶有湖南口音的普通話,劉洋河說,“這並不是國投的全部。”在落後過剩產能退出的同時,國投還積極尋找前進的方向——積極發展前瞻性戰略性產業。這被董事長王會生稱為公司未來發展的“命門”,是公司“十三五”期間轉型升級、創新發展的主要抓手。兩年間,國投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國投健康產業投資公司、國投生物科技投資有限公司相繼面世,進軍檢驗檢測行業,積極參與行業改革,加快中國製造與國際標准接軌。

國投破舊圖新的實踐是國企轉型攻堅的一個縮影,過去的五年間,黨中央、國務院頒佈了《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出臺了22個配套檔,形成了“1+N”政策體系,形成了頂層設計和四梁八柱的大的框架。在政策引導下,中央企業分類改革全面推開,功能定位更加明確。十項改革試點取得重大進展,形成一批可複制經驗。全國國有企業公司制改制面達到90%以上,中央企業各級子企業公司制改制面達92%。

混合所有制改革穩步推進,超過三分之二的中央企業已經或者正在引入各類社會資本推進股權多元化,通過重組,國有資本佈局結構不斷優化。國資監管職能進一步轉變,國有資產監督不斷強化,黨的建設得到全面加強,國有經濟層面正發生著根本性的變化。

對於早已實現財務自由,選擇跨界二次創業的泛生子基因CEO王思振來說,今年6月22日作為基因領域唯一參展企業代表,參加國務院黨組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講座,向國家領導人展示了TERT基因啟動子突變檢測試劑盒和人IDH1基因突變檢測試劑盒兩款代表性創新產品,是他此生最珍貴的記憶。

回憶這幾年的創業發展,他也感慨頗多。四年前決定回國創業,除了機緣巧合結識世界級的癌症基因組學專家閆海,還有另一個原因:“中國經濟的強勢崛起、國家層面的積極經濟政策不斷出臺、宏觀調控精准發力,對創業公司出臺的各項政策。”

王思振強調說,“像泛生子這樣的生物醫療高科技公司深受其益。”

對於涉獵廣泛的王思振來說,高中畢業後未能如願進入生物醫學專業學習一直是他的遺憾,而這一領域的發展動態卻一直沒有離開過他的視野:國家從“十一五”開始就在“863”計劃等項目中佈局了基因組學相關課題;2016年3月5日,國家發改委公佈“十三五”規劃綱要涉及100個項目,“加速推動基因組學等生物技術大規模應用”位列其中,意味著“基因組學”被正式列入國家戰略部署;“精准醫學研究”重點專項2016年項目指南也正式公佈,實施週期為2016年至2020年。

“我們趕上了政策紅利釋放期。”王思振對記者介紹說。王思振指的政策紅利,除了對基因科技的政策支持,還有對民間投資、對“雙創”群體的政策傾斜。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兩個毫不動搖”、“三個沒有變”,為推動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指明了方向。十八大以來,中央出臺的鼓勵民間投資的檔達十餘個,非公經濟老36條、新36條,鼓勵社會投資39條,2016年國家發改委的26條,今年9月1日,國辦還發佈了《關於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有效活力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雙創”,為此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予以推進。用國家行政學院常務副院長馬建堂的話說,“雙創”搭建了科技革命轉化為產業革命的平臺。

這四年來泛生子的壯大發展一步步驗證了這一切:目前,公司已建成國際先進的多元化檢測技術平臺及生物資訊分析平臺,成立了美國北卡、中國北京雙研發中心,並在北京、上海、杭州、重慶建成了總面積超10000平方米的臨床醫學檢驗中心。在公司內部,泛生子已經打造了一支專業性強、多學科互補、經驗豐富的團隊,並不斷完善服務和產品,從科研到臨床,從檢測服務到IVD試劑盒,覆蓋癌症全週期和多個癌種,並已建成4家醫學檢驗中心,同時,已與200多家醫院建立了從臨床到科研等諸多方面的合作關系,加速前沿科技成果的轉化和應用。

早年的成功創業經曆使王思振深諳資本之道,所以,登陸資本市場已經在泛生子的規劃中。“今年已經有兩家主營NIPT(無創基因檢測)測序公司上市,這是對泛生子的鼓舞。”王思振說,“這是基因測序行業繁榮的開始,真正的藍海是癌症精准醫療。我們也希望通過上市、通過資本的力量,幫助我們實現這一偉大願景。”

2014年以來,互聯網金融發展較快,但也產生了一系列問題。整頓之後的互聯網金融行業逐步回歸本源。一些互聯網金融企業在經受市場的考驗的同時,重新找回了發展路徑,也獲得新的發展空間。

眾之金服CEO李寧近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從宜貸網到眾之金服一路走來,經曆創業與轉型的艱難,體驗了從P2P——互聯網金融——金融科技的完整蛻變。

“最早在2009年,當時我們發現借貸服務,尤其是貸款服務的資訊瓶頸非常嚴重。”針對這種現象,李寧說,“我們在當年建立了貸款資訊網站”,只是做資訊交互。2014年,宜貸網正式上線,用網絡借貸撮合的模式,為資金供需對接實現便利、為資金獲得提速。

“我們低著頭不斷地在不同環節完善整個撮合服務中的重要節點,直到2016年互金行業的監管促使我們做新的思考。”李寧語調平靜地對記者講述。

經曆了近乎瘋狂的繁榮,互聯網金融領域監管措施在2016年相繼落地,促使這一行業在法規制度方面不斷趨於完善,

“擁抱監管,合規發展”成為行業前行的理性選擇。經過沉澱,眾之金服理清前行發展路徑,致力於通過數據、技術系統輸出,為工農業企業應用,也為投資者,為未來的機構和小微銀行輸送更新型和安全的資產。如今,公司已經逐步形成六大業務板塊,分別是網絡借貸服務平臺宜貸網、智寶大數據板塊、服務不動產金融和小微金融的紛融資產板塊、智慧投顧、聚合支付體系、以及銀氪——針對銀行的小微貸款業務的系統化方案。同時,公司搭建了三大平臺,即面向銀行和傳統產業的數據服務平臺,合作對象包括股份制商業銀行和特色農產品企業;聚合支付智慧金融支付結算平臺,比如不動產金融、消費金融等,數據風控智慧反覆運算模型,結合不同場景提供不同的風控管理。

“可以說,眾之金服的發展路徑,是持續服務小微個體、機構,以及小微領域創新的道路。”李寧說。

有專家指出,金融與科技兩種元素深度融合,才能為金融行業的發展找到更多的發展可能性。金融與科技不應該僅僅只是兩種簡單相加的關系,更多地是一種相向而行,互相協作的關系,兩者融合才能促進人們生活的變革。

談及前景,李寧說,“眾之金服是一個小公司,我們的願景一直沒有變,那就是拉近資金供需距離,讓原來金融服務很難到達、有資金需求的那些地方,能夠更快捷更簡便地獲得金融服務,並聯合更多機構一起把這件事情做好。”

經過改革開放近40年的經濟快速發展,我國已基本具備了加快向服務經濟轉型的經濟基礎、技術條件和制度環境,服務業發展進入全面躍升關鍵期。

一、經濟發展由中高收入階段向高收入階段邁進。國際經驗表明,服務經濟的形成和發展與收入水準密切相關。當人均國民收入達到中高收入階段時,服務業比重隨人均收入提高大幅上升,服務業進入加速發展期,逐步成為主導性經濟形態。2015年,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接近8000美元。按兩個翻一番目標、“十三五”時期年均增長6.5%計算,到2020年,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將接近1.1萬美元,接近高收入經濟體的門檻,這個時期正是服務經濟大發展時期。特別是2015年,我國已有10個省(區、市)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1萬美元,這些省份常住人口數量總和超過5億人,為服務業發展提供了巨大的市場需求空間。

二、消費結構加快升級。從生活性服務業看,隨著收入水準提高和中等收入群體規模擴大,“住”“行”主導的服務消費結構加快向多樣化、個性化、高端化升級,特別是隨著恩格爾系數持續下降、居民受教育水準普遍提高和人口老齡化加快,旅遊、養老、教育、醫療等服務需求快速增長,在消費需求中的占比明顯提高;低端基本性消費品比重將逐漸下降,而醫療保健、交通通信、教育文化等高端享受型和發展型消費比重逐步上升,網絡消費、資訊消費等新興消費不斷興起,新型消費業態不斷湧現。從生產性服務業看,製造業價值鏈提升對研發、設計、標准、供應鏈管理、營銷網絡、物流配送等生產性服務需求迅速擴大。消費結構加快升級為調整優化供給結構、提升服務業整體水準提供了強勁動力。

三、服務業主導地位逐步確立。近年來,我國服務業發展不斷邁上新台階,2011年成為吸納就業最多的產業,2012年增加值超過第二產業,2016年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51.6%,比第二產業高11.8個百分點。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虛擬現實(VR)、量子通信等新技術廣泛滲透,促進服務領域的新業態、新服務迅速發展,2016年網上零售額突破4萬億元,在線醫療、在線教育、網約車等迅猛成長。服務業主導地位的逐步確立和經濟服務化趨勢加快形成,為服務業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四、城鎮化水準大幅提升。2015年我國城鎮化率達到56.1%,按照“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的預期目標,2020年我國城鎮化率將達到60.0%,“十三五”時期要解決約1億進城常住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農民工“市民化”進程將明顯加快。隨著城鎮化水準大幅提升,對生活性、生產性和公共服務的需求大量增加,將推動服務業集聚發展,在大中城市率先形成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產業結構,帶動全國加快從工業經濟向服務經濟轉型。

五、人力資本水準明顯改善。按照“十三五”規劃綱要的總體部署,到2020年我國將基本實現教育現代化,基本形成學習型社會,進入人力資源強國行列。屆時,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將達到10.8年,基本普及高中階段教育,主要勞動年齡組人口中受過高等教育人數的比例將顯著提升。人力資本水準明顯改善,將有效支持要素投入和價值創造服務化,促進知識密集型生產性服務業發展,從而大大加快從工業經濟向服務經濟轉型的步伐。

六、改革開放加快推進。“十三五”時期是深化改革的攻堅期,要以更大決心和勇氣全面推進改革,健全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制度體系。到2020年,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將取得重大進展,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基本形成。按照“十三五”規劃綱要的總體部署,我國將開展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行動,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優化服務業發展環境。體制和政策環境的不斷完善,將為服務業大發展和加快向服務經濟轉型創造更加有利的體制環境。

但是,也要看到,我國服務業發展還面臨諸多矛盾和問題,主要表現在服務供給難以適應需求變化,服務業整體上處於中低端價值鏈環節,服務業國際競爭力不強,服務業發展仍面臨體制機制束縛。

經過過去十年的快速發展,我國服務業規模擴大、結構優化,正在發展成為服務業大國。要推進由服務業大國向服務業強國邁進,必須把握戰略機遇,深化改革開放,推動服務業創新發展,充分釋放服務業巨大發展潛能,促進三次產業融合發展,增強服務業對經濟轉型升級的帶動力。

一是深化改革,充分釋放服務業發展活力。服務業對現代市場經濟制度具有更高層次的需求,要求建立健全更加公正開放的市場體系,更加健全和透明的信用體系。要進一步放寬服務業市場准入,放開電力、民航、鐵路、石油、天然氣、郵政、市政公用等行業競爭性業務,擴大金融、教育、醫療、文化、互聯網、商貿物流等領域開放,清除各類隱性障礙,形成有效競爭的市場結構。繼續推進全國統一市場建設,逐步取消各地方違反規定的稅收、土地等優惠政策,禁止設置限制服務企業跨地區發展、服務跨地區供給的規定。推廣實施負面清單管理制度,逐步擴大覆蓋範圍。

二是擴大開放,增強服務業國際競爭力。服務業具有更廣的輻射範圍和更大尺度的市場邊界,具有更強的網絡性和滲透性。要鼓勵服務企業在全球範圍內拓展市場空間,優化資源配置。積極開拓歐美發達國家市場、“一帶一路”沿線市場、拉美和非洲等新興市場。積極參與多邊雙邊、區域服務貿易談判和全球服務貿易規則制定,增強我國在國際服務投資貿易規則制定中的制度性話語權。

三是創新驅動,增強服務業發展內生動力。現代服務業得益於資訊網絡技術的迅猛發展,也是伴隨技術、業態、商業模式創新而發展的。要鼓勵技術創新和新技術廣泛應用,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計劃,在服務業中充分運用大數據、物聯網、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等資訊技術和手段,培育平臺經濟、分享經濟、體驗經濟等新興業態。支持發展研發設計、物流配送、采購和營銷服務、會展服務、人力資源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拓展離岸服務外包業務領域,重點發展軟件和信息技術、研發、設計、互聯網、醫療等領域服務外包。通過創新發展,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務業向精細和高品質轉變。

四是融合發展,增強服務業轉型升級的帶動力。發展服務業不僅表現為服務業規模擴展和產業升級,更重要的是支撐現代農業和先進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形成相互滲透、融合發展的全產業鏈生態系統。培育“服務+農業”新業態,支持發展農業共營制、農業創客空間、農業平臺型企業等融合模式。發揮平臺型、樞紐型服務企業的引領作用,培育“平臺+模塊”產業集群,發展一批產業融合、具有綜合服務功能的大型企業集團和產業聯盟。

五是優化環境,助推服務業發展邁上新台階。服務業發展對綜合配套環境和基礎設施有更高的標准,要求建立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暢通安全的資訊傳輸、充足的人力資本供給、便捷的交通基礎設施。要完善互聯網、大數據、電子商務等領域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加快完善網絡安全、個人隱私和商業秘密保護、互聯網資訊服務等領域法律法規。加大人力資本投資,建設規模宏大的服務業專業技術人才和高技能人才隊伍。促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系統功能優化,提升智慧化、網絡化水準。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建立健全跨部門合作和協調機制,建立統一的信用資訊平臺,完善信用激勵與聯合懲戒機制。

經濟轉型升級蘊藏著巨大的發展潛力和市場空間。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就是要在經濟轉型升級的新趨勢、新結構下形成新動能、新增長。

經濟轉型升級的本質是創新變革,核心是發展實體經濟,關鍵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就需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正處於重要的曆史關口。從國內看,它將對經濟增長方式、經濟結構升級帶來深遠影響,並將明顯提升經濟增長質量。從國際看,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全球影響顯著增強,它形成的巨大內需市場將成為全球經濟複蘇增長的突出亮點;它推動的自由貿易新格局將加快促進經濟全球化進程與全球經濟治理變革。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面對這個曆史性轉化,需要抓住發展這個第一要務,貫徹新發展理念,推進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推動中國經濟發展走上高質量、可持續的新路子。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經濟轉型升級具有國內、國際的雙重意義。它在推動自身轉型發展的同時,也正在促進全球的經濟複蘇與經濟增長,為全球經濟轉型發展和全球經濟治理變革注入新活力。

中國是一個轉型發展的大國。分析中國經濟發展前景及其對世界經濟的影響,離不開對中國經濟轉型升級趨勢的判斷。新階段的經濟轉型,主要目標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實現經濟增長由高速向高質量的升級。

經濟轉型升級正處在曆史關節點。經過近40年的改革發展,中國總體上進入工業化後期,經濟轉型升級呈現曆史性特點。例如,產業結構正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轉型。在2017年前三季度,服務業占比達到52.9%,預計到2020年有可能接近或達到60%左右。更重要的是,在服務型經濟比重不斷提升的同時,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湧現,成為助推產業變革的新動能。消費結構正由物質型消費為主向服務型消費為主轉型。估計到2020年,城鎮居民服務型消費比重將由目前的40%左右提高到50%左右,中國正在進入一個“新消費時代”。城鎮化結構正由規模城鎮化向人口城鎮化轉型。預計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有可能由2016年的57.35%提高到60%以上。新型城鎮化和鄉村振興融合並進的趨勢明顯增強。

經濟轉型升級蘊藏著巨大的發展潛力和市場空間。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就是要在經濟轉型升級的新趨勢、新結構下形成新動能、新增長。例如,產業結構升級將倒逼供給體系不斷提高質量。初步估算,到2020年,中國服務業規模有可能從2016年的38.4萬億元增加到50萬億元左右,由此將顯著優化經濟結構,不斷拓寬新的增長空間。消費結構升級將不斷創造增長新動能。13億人消費潛力的釋放,將形成一個巨大的新增市場。初步估算,到2020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有可能由2016年的33萬億元擴大到50萬億元左右。更重要的是,13億人的消費結構升級已經並將繼續成為產業變革、新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這對中國和全球來說,都是一個重大利好。城鄉結構變革將釋放農村大市場的潛能。未來5年至10年,城鄉一體化和城鄉融合發展,將形成近百萬億元的投資與消費需求,成為中長期發展的“最大紅利”。

產業變革助推經濟轉型升級。全球範圍的新一輪科技革命與中國經濟轉型升級交彙融合,形成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新動能。例如,中國數字經濟在過去幾年快速發展,成為產業變革的突出亮點。首先,數字經濟加快推動製造業的轉型升級。當前,湧現了一批具有標志性意義的重大科技成果,湧現了一批新產業、新業態,數字技術開始深度融入傳統製造業的變革之中,引領傳統產業轉型。其次,數字經濟發展加快創新驅動進程,創新、創業成為轉型發展的新引擎。估計到2025年,中國信息消費總額將達到12萬億元,電子商務交易規模將達到67萬億元左右。以新經濟為重點的產業變革,將推動經濟增長方式從以資源要素投入為主,向創新和科技驅動為主的轉變,形成增長的新格局。

經濟轉型升級不僅決定增長速度,而且決定增長質量。過去幾年,在內外發展環境發生深刻複雜變化的背景下,中國經濟總量從54萬億元增長到80萬億元,其重要原因就在於,經濟轉型與結構升級有明顯進展。未來5年至10年,產業結構、消費結構以及城鎮化結構的變革和升級,仍將帶來巨大的疊加效應,預計中國的經濟增速不會低於6%,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將保持在30%左右。

更重要的是,經濟轉型升級有助於提高經濟增長質量。例如,新增長的就業彈性明顯提升。在2012年至2016年間,GDP每增長一個百分點,吸納的非農就業人數達到170萬人,比在2009年至2011年間多吸納30萬人。隨著服務業占比的提升,每增長一個百分點將吸納更多的就業。新增長促進社會結構的優化,未來5年至10年,中等收入群體占比有可能達到50%以上。新增長降低對資源環境的依賴。初步估算,到2020年,如果服務業占比不低於55%,能源消耗量有望下降14%左右,二氧化硫(SO2)有望減排18%左右。由此,走出一條經濟轉型升級與環境治理相互促進的綠色發展之路。

經濟轉型升級的本質是創新變革,核心是發展實體經濟,關鍵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就需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以著力發展實體經濟為重點加快企業制度改革。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必須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為主攻方向,顯著增強我國經濟質量優勢。當前,經濟轉型升級的突出矛盾是結構性失衡,主要表現為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聚焦振興實體經濟發力、聚力。例如,要推動企業制度的改革,加快產權保護制度化、法治化進程,以形成穩定擴大民間投資的良好制度預期;要按照加快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的目標,加快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要按照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的要求,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要盡快形成保護企業家創新創業收益的制度安排,以激勵和保護企業家精神,鼓勵更多社會資本投身創新創業。

以打破壟斷為重點推進營商環境建設。優化營商環境是參與全球經濟競爭的現實需求,是激發國內市場活力、振興實體經濟的重中之重。這就需要打破行政性壟斷,防止市場壟斷,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例如,要以服務業市場開放為重點,全面實施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在創新市場准入制度方面取得新突破;要破除服務業領域的行政性壟斷和市場壟斷,釋放服務業發展的巨大潛力;要完善國家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機制,形成維護中小企業發展的公平競爭市場環境;要進一步加大減稅降費的力度,實質性降低企業的制度成本。

以監管方式創新為重點縱深推進簡政放權。總的看,經濟運行中經濟金融風險的形成和積聚,與政府的監管體制相對滯後、監管不到位有關。防止各類經濟風險的發生,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需要加快推進監管方式創新。例如,盡快實現由分業監管向混業監管的過渡,建立綜合性金融監管體制;盡快形成統一的國家反壟斷體制,強化反壟斷的權威性、統一性,建立既適用於內資又適用於外資,法治化、規範化的反壟斷體制;盡快完善統一權威的食品藥品監管體制,形成與全社會消費結構升級相適應的市場環境。

中國經濟轉型升級與擴大開放直接融合,經濟轉型升級的雙向影響顯著增強。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走向高質量發展,從主要依賴於資源要素投入走向主要依賴於科技創新,需要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全球經濟複蘇與經濟增長,又需要中國經濟轉型發展不斷創造出新的市場空間。經濟全球化、區域一體化離不開中國的參與和推動。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將贏得國內發展與國際競爭的主動,使中國繼續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貢獻者。

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形成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在經濟全球化新的十字路口,“一帶一路”建設為經濟全球化與區域經濟一體化提供了新動力、新平臺。中國進入發展新時代,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擴大開放,重在加快形成與沿線國家和地區雙向互濟開放的新格局。例如,以“一帶一路”建設推動國際貿易發展。“一帶一路”建設不僅為沿線國家帶來大量基礎設施投資,而且能夠明顯降低各區域之間的貿易成本。未來5年到10年,打通“一帶一路”在陸上、海上、空中的貿易流、物流、資本流、人流、資訊流通道,形成放射性、網絡化的互聯互通佈局,將加快建設連接中國與貿易夥伴的經濟大走廊,提升貿易物流便利化水準。實踐表明,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共建基礎設施給相關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帶來的“溢出效應”,已超出基礎設施投資收益本身,它將促進經濟全球化進程與中國經濟轉型升級。

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中國推進經濟轉型升級,需要加快從以貨物貿易為主向以服務貿易為重點的開放轉型。預計到2020年,服務貿易占對外貿易比重將由2016年的18%提高到20%以上,發展服務貿易成為開放轉型的突出特點和重大任務。要推進服務項下自由貿易進程,需要從不同區域的特定優勢出發,支持具備條件的地區率先實行旅遊、健康、醫療、文化、職業教育等服務業項下的自由貿易政策。要推進服務貿易的雙向開放進程。一方面,中國全面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優化區域開放佈局,提高國內自貿試驗區水準,在某些具備條件的地區探索建立自由貿易港。一方面,國際社會,特別是發達國家,需要擴大對中國的服務貿易市場開放,包括環保等高技術市場的開放。加快服務貿易的雙向開放,有助於國內經濟轉型升級形成的大市場與國際先進技術的有效對接。這將裂變出巨大的能量,形成經濟全球化的新動力和全球經濟增長的新活力。

以務實推進自由貿易區網絡建設為重點,堅定推動經濟全球化進程。務實推進自由貿易區網絡建設,既是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客觀需求,又是促進全球自由貿易進程的重大戰略。例如,面對全球深刻複雜變化的新形勢,主動推進多種形式、不同層次的自由貿易區網絡建設,以點連線、以線帶面、重點突破,成熟一個推進一個,努力實現自由貿易的新突破,不斷形成經濟全球化的新動力。

當前,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正處於重要的曆史關口。贏在轉折點,以轉型贏得未來,不僅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務實選擇,也是中國對經濟全球化的重要貢獻。從國內看,它將對經濟增長方式、經濟結構升級帶來深遠影響,並將明顯提升經濟增長質量。從國際看,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全球影響顯著增強,它形成的巨大內需市場將成為全球經濟複蘇增長的突出亮點;它推動的自由貿易新格局將加快促進經濟全球化進程與全球經濟治理變革。

華發網根據新華社、人民網、北京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中國經濟正處轉型與升級緊要關口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