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緊跟互聯網和數字經濟的步伐

緊跟互聯網和數字經濟的步伐

據西班牙《經濟學家報》網站報道,毫無疑問,為創新者營造的生態環境、政府的扶持和龐大的國內消費市場都推動了數字經濟的持續發展,中國擁有7億多網民,超過了歐盟和美國的總和,這些因素都是外界看好中國金融科技市場的依據。

高盛公司預計,從2016年到2020年,中國與消費者相關的第三方支付交易規模將從1.9萬億美元增長到4.6萬億美元;網絡借貸將從1560億美元提高到7640億美元;中國的資產管理規模將從8.3萬億美元增長到11.9萬億美元。

此外,中國正加快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據麥肯錫咨詢公司發表的中國人工智能報告顯示,根據應用速度的不同,人工智能的自動化為中國帶來的生產力提升每年可貢獻0.8至1.4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即便如此,中國依然有很長的路要走。正如麥肯錫最新的“中國行業數字化指數”所指出的,美國的數字化程度依然是中國的3.7倍,中國各個行業的數字化程度差距較大。

中國面對的挑戰之一就是填補不同行業之間數字化程度的鴻溝。麥肯錫報告指出,到2030年,數字化的推動力或可轉變並創造10%到45%的行業總收入。這將給價值鏈帶來重大改變,同時在就業、消費和社會環境中會造成不確定性。中國如果想保障數字經濟的持續發展,就需要采取措施遏制住與價值鏈、就業消費和社會環境等因素有關的風險。中國政府應當考慮到迄今為止能夠促進數字化發展的各種因素,並實施適宜的政策。

在十年前幾乎沒有人會預料到中國在數字領域能夠取得飛速發展,實際上,在互聯網領域叱吒風雲的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和騰訊集團創始人馬化騰在創業初期都曾遭遇重重阻礙。即便如此,得益於中國政府對國外資金和技術的開放態度,這些先鋒者紛紛在境外上市。

1月23日,阿里巴巴集團向社會公:2017年,阿里巴巴納稅366億元,平均每天納稅超1億元,帶動生態上下遊納稅超過2900億元;帶動產業鏈上下遊直接間接創造3300萬就業崗位;帶動四分之一中國人參與公益。數據展現的,不僅是阿里巴巴經濟體的強勁活力,更凸顯出互聯網經濟的巨大價值。

中國企業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時代機遇,作為一家負責任的世界級企業,阿里巴巴正在以自身實踐,助力中國參與全球競爭。“新零售”戰略助力線下商業煥發活力,推動民族品牌新生,成為推動傳統產業轉型的關鍵變量;阿里巴巴在就業、公益、扶貧等方面承擔社會責任;此外,阿里巴巴還通過達摩院等項目加大前沿科技投入,代表中國參與全球頂尖科技競爭,成績斐然。阿里巴巴在自身發展的同時,也在為中國和世界貢獻關於商業模式革新和技術創新的智慧。

在2017年9月的18周年慶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曾指出:阿里巴巴與普通企業的區別在於社會責任,“阿里巴巴必須要有社會責任、家國情懷和世界擔當。解決多大社會問題,成就多大企業”。馬雲始終強調:只有承擔社會責任、解決社會問題,

企業才能得到尊重。這也正是阿里巴巴堅持每年向社會公系列相關數字的原因。

2017年阿里巴巴集團納稅366億元,相比去年的238億,增長幅度超過50%,相比2015年的178億更是翻了一倍。

不僅如此,作為開放平台,阿里巴巴構建的生態圈內包含商家、第三方服務商、物流合作夥伴等,都依托阿里巴巴旗下平台展開業務。據專家測算,2017年,因為平台產生消費增量而帶動的上遊生產制造與批發增量、物流增量等所產生的稅收貢獻初步估計超過了2900億元人民幣。

據了解,這2900億元的稅收數值主要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天貓和淘寶共同助力打動新增內需帶來的上遊制造業稅收增長,這部分稅收大約為2600億元左右。另一部分則是天貓和淘寶的包裹拉動的下遊快遞業稅收增長,這部分的稅收大約為300億元。

早在2013年,阿里巴巴以70億元的納稅額成為中國互聯網公司納稅第一名;2014年,阿里巴巴納稅總額首度邁過百億大關,為110億元。

據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測算,阿里巴巴零售平台帶動產業鏈上下遊,直接間接創造3300萬個就業崗位。

阿里巴巴的生態中不斷誕生新的物種,從而創造出全新的崗位。據統計,目前在阿里巴巴新零售平台內,僅內容電商從業者已經超過100萬人,另外,機器人飼養員、電商主播、“淘女郎”、數據標簽工等成千上萬的新型就業崗位被創造出來。依靠互聯網科技平台創新產生就業機會,已成為商業大趨勢。

2017年12月1日,阿里巴巴脫貧基金宣成立,馬雲任主席,蔡崇信、彭蕾、張勇、井賢棟4員大將擔任基金副主席,阿里巴巴黨委書記邵曉鋒則任基金秘書長。

脫貧已成為阿里巴巴的戰略性業務,未來5年,將投入100億元,探索“互聯網+脫貧”的新模式。

阿里平台催生的淘寶村已經有2118個,其中接近400個出現在全國省級貧困縣,33個出現在13個國家級貧困縣。

2017年,阿里的興農扶貧頻道累計對接全國13個省份,120個國家級貧困縣。每個國家級貧困縣的農產品平均銷往270餘個地級市,基本覆蓋了全國絕大部分城市。

阿里,每名員工每年至少完成3小時公益服務,並於2017年啟動“95公益周”,將公益3小時平台和理念推向社會。在尚未結束的2018財年,阿里人(2017年4月1日-2018年1月17日)已申報公益時超過10萬小時。阿里巴巴12位女性合夥人身體力行,在2017年成立湖畔魔豆公益基金會,致力於幫助困境中的兒童和婦女。

公益不僅融入阿里人的基因,更通過平台融入商業模式,讓“人人參與”成為常態。2017年,178萬商家、3.5億買家參與“公益寶貝”計劃,籌集善款2.46億元,幫助了297萬弱勢群體。也就是說,阿里平台上每6個賣家裏,就有1個是公益人,並帶動了四分之一中國人做公益,“親”已經成為互聯網時代最大的公益群體。

從2010年起,為更好地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建立長期穩定的公益資金投入機制,阿里巴巴集團承諾每年將年收入的0.3%作為公益基金,2017年是連續第8年。

作為“新零售元年”,阿里巴巴力推的新零售在2017年對新實體經濟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2017年9月11日,商務部官網刊登《走進零售新時代——深度解讀新零售》研究報告,作為新零售發起者的天貓經驗受到肯定。

2017年天貓雙11全球狂歡節,總交易額則達到史無前例的1682億元,印證了新零售帶動下的新實體經濟巨大活力。全球參與品牌達到14萬個,其中167個品牌的成交額進入“億元俱樂部”。天貓為代表的新零售不但重構了人、貨、場的關係,催生了全新的商業模式,還觸發了全產業鏈的變革,促進了消費轉型升級,成為踐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實體零售轉型升級的典型示范。

在新零售力量推動下,傳統實體零售企業在2017年煥發活力。近三年時間,阿里巴巴在投入傳統零售企業方面已經花費近千億元人民幣,銀泰、蘇寧、三江、百聯、歐尚、大潤發等傳統零售企業加入新零售版圖。作為阿里巴巴在商超新零售領域的“一號工程”,盒馬鮮生在2017年成為“網紅”,給整個零售業提供了創新樣本。

天貓新零售也幫助老字號商業企業在2017年實現轉型,目前全國共有1200多家經商務部認證的中華老字號品牌,其中超過600個老字號品牌已經在通過天貓銷往全國甚至海外市場。

eWTP在2017年取得了突破性進展。2017年11月3日,eWTP海外首個e-hub在馬來西亞正式啟動,這是去年3月阿里巴巴與馬來西亞發展數字經濟的官方機構——馬來西亞數字經濟發展局建立夥伴關係後,共同促進馬來西亞中小企業受益於全球貿易的又一裏程碑式舉措。

作為阿里全球化戰略主引擎的天貓,在2017年天貓618期間推出“天貓出海”,已經帶領12億國貨走出國門。與此同時,阿里巴巴斥資約10億美元增持東南亞領先電商平台Lazada,持股比例將由51%提升至83%。

在全球化道路上,天貓將“中國方案”帶到了擁有超過6億用戶的東南亞市場,並以此為契機,輻射全球市場,幫助中國品牌走出國門。

在2017杭州·雲棲大會上,阿里巴巴集團正式宣,成立承載“NASA計劃”的實體組織——“達摩院”,進行基礎科學和顛覆式技術創新研究。未來3年內,阿里巴巴在技術研發上的投入將超過1000億人民幣。在武俠小說中,達摩院作為武學最高研究機構,代表了修為的最高境界。

目前,“達摩院”已經開始在全球各地組建前沿科技研究中心,初期計劃引入100名頂尖科學家和研究人員。

去年3月,馬雲在公司首屆技術大會上動員全球兩萬多名科學家和工程師投身“新技術戰略”,啟動了“NASA”計劃,要面向未來20年組建強大的獨立研發部門,建立新的機制體制,為服務20億人的新經濟體儲備核心科技。

董明珠是備受尊敬的制造業企業家,是“中國制造”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但她可能誤讀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其實,格力手機的開屏畫面不僅是放她的照片不行,即便是楊穎也不行。這是因為,智能手機是用戶的,用戶要的是一個“完美的半成品”,用戶下載APP,也包括對畫面進行各種定制(放上家人、寵物、自己喜愛的明星或者任何照片),最終把它變成自己的產品。

互聯網和實體經濟融合帶來的變化之一是新人群的湧現。互聯網業內人習慣了人群的快速變遷,而每次大規模新人群的出現都意味著機遇。實際上,每一代成功的互聯網產品都是吸引和滿足“年輕人”。比如說,向移動互聯網躍遷、用戶急劇擴張時期,移動互聯網帶來比之前用戶還要多得多的“老的新年輕人”。微信的成功是它成為這些新人群的產品,其中不少人過去不僅不是QQ這樣的年輕人互聯網產品的用戶,甚至都不是互聯網用戶。但在互聯網之外,所有人包括互聯網業內人都在努力認識新人群,比如已經過去近兩年了,有人真正讀懂了喜茶等線下網紅店是滿足了什么樣的新人群嗎?並沒有。但這並不妨礙網紅店已經成為一種現象。

互聯網和實體經濟融合帶來的變化之二是線上線下融為一體。要注意的是,融合這個說法容易被認為是雙方向中間靠,但至少從目前看,這種融合是在兩者之間產生全新的事物、將兩邊連在一起。比如很直觀地看,互聯網和實物零售融合的重要支柱是物流快遞,當海鮮都可以從原產地直送時,網絡零售就從僅僅是電商往前進了一大步。類似地,促成外賣的是大量的外賣騎手,促成共享單車的是新創公司鋪滿街頭的單車,促成無人貨架的也多是全新的公司,而非零售企業、電商巨頭或美團等城市生活服務企業。簡單地說,融合是結果,但發生的過程是出現全新的事物。

互聯網和實體經濟融合帶來的變化之三是互聯網平台的興起。技術驅動的互聯網平台,正取代企業成為未來資源配置與組織的主要方式。從互聯網在中國和美國20年的發展經驗看,互聯網變革各個產業的方式都是把產業變成“生產者-互聯網平台-消費者”這樣的產業格局。這些互聯網平台可能是從互聯網裏生長出來的,不管是來自巨頭還是新創公司。這些互聯網平台也可能是從傳統企業轉型而來,但很明顯,由傳統企業內生長出平台是非常難、非常慢的,雖然並非毫無可能。過去幾年,以大型企業作為資源配置方式的思維和以互聯網平台作為資源配置方式的思維發生了激烈沖突,其中大型企業中較為先進的是海爾提出和實施的“企業平台化、員工創客化、用戶個性化”變革。

隨著互聯網和實體經濟的融合、數字經濟的興起,各種觀念沖突還會不斷出現。這些觀念沖突可能是源於誤解,但也可以認為,這是劇烈變革下人的自然反應。

根據新華社、參考消息網 、南方都市報(深圳)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緊跟互聯網和數字經濟的步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