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承諾要“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

中國承諾要“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

據倫敦咨詢公司ProspexResearchLtd.的數據顯示,在經曆五年內煤炭交易量幾乎翻了三倍之後,2017年,全球煤炭交易量下滑了三分之一以上,這是二十年來最大的下滑。

曾是世界上最熱情的煤炭消費地區的歐洲一直站在反對全球氣候變化的鬥爭的前列,為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設定了更宏偉的目標。連唐納德·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和能源匱乏的東南亞地區的煤炭友好政策都沒能扭轉化石燃料被太陽能和風能等更清潔能源的替代趨勢。

Prospex在一份報告中說:“歐洲公用電力單位一直是重要的煤炭交易者,但他們已經減少了他們的實際煤炭消費。隨著煤炭在歐洲發電中逐漸失去市場份額,未來幾年這種趨勢預計會加速。”

統計發現,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或安特衛普市場是迄今為止最大的煤炭交易市場,自2009年以來首次下滑,下滑42%。南非RichardsBay煤炭的交易量下跌了51%。紐卡斯爾成交量逆勢上漲23%,因亞洲需求依然強勁。

根據評估的平均批發價格,全球煤炭市場價值去年下滑了12%,達到2990億美元。

2017年,從挪威1.1萬億美元財富基金到加利福尼亞州教師退休系統的資金管理人都在選擇退出或剝離煤炭資產,因為投資者傾向於取更加環保的策略來增加資本。英國、荷蘭、智利等全球多個國家都已經同意徹底淘汰煤炭。

中國是世界頭號的石油進口國,同時也據著全球煤炭消費的半壁江山。不過近幾年來,隨著中國下定決心改善空氣質量,減少對那些需要大量汙染性能源制造業的經濟依賴後,中國的煤炭需求也逐年減少。這也對於全球的能源市場來說,無疑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撼動作用。

國際能源署(IEA)12月18日表示,受中國需求下降的影響,去年全球煤炭消費同比下降1.9%至53.57億噸,預計未來五年全球煤炭需求將受抑,年增長率僅為0.5%,略高於當前水准,這也意味著煤炭消費幾乎停滯了大約10年時間。受中國去產能以及亞太和歐洲地區需求強勁提振,煤價自今年一直保持持續走高態勢,但隨著中國持續推進“煤改氣”,國際煤價的好日子可能也要到頭了。

盡管歐洲、加拿大、美國和中國的煤炭消耗將下滑,但相反的是,東南亞、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等國家的需求量將上漲,到2022年的預測期內,印度的消耗將每年增長3.3%,達到6.05億噸。

中國的煤炭市場在2013年達到頂峰後,因為中國政府治理汙染的行動令工業和居民用煤的下降,煤炭市場連年走下滑模式,年消費規模料逐年下降0.1%,預計到2022年,煤炭需求量將降至27.87億噸。

事實上,中國煤炭消費總量連續三年下降的趨勢早已被坐實。而這一趨勢背後的原因,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不再被視為是鋼鐵、水泥等高耗能行業,中國的經濟增長和煤炭需求之間的正相關已經大步削弱。過去幾年,部門煤控已經取得顯著成效,截至今年11月,全國高爐開工率同比下降13.7%。其中,唐山地區高爐開工率同比大幅下滑34.1%。另外,國內100家獨立焦化廠焦爐生產率周環比下降3.5%。暖季限產對於北方地區工業生產的影響開始凸顯。

不論是國內市場還是海外市場,全球煤炭需求減少已是不爭的事實。如何在放緩的局勢中優化行業結構,是中國煤炭企業發展的下一步的關鍵之需。

1月28日,國際能源署(IEA)《煤炭市場報告2017》中國發會暨能源可持續發展專題論壇在北京舉行。報告全面回顧了2017年以來全球煤炭市場及其相關產業的發展路徑,並對2018年後全球市場特別是中國煤炭市場的發展趨勢進行全面展望和政策建議,是《2017-2019中國國家能源局——國際能源署三年合作方案》框架下首個以煤炭市場為專題的重要系列成果。

全球煤炭需求2016年連續第二年下降,接近1990年代初連續兩年下降的記錄。

全球煤炭需求2016年下降了1.9%,降至53.57億噸標准煤,天然氣價格走低,可再生能源激增以及能源效率的提高,都對煤炭消費產生重大影響。

2014年以來煤炭需求下降了4.2%,幾乎與1990 -1992年的降幅持平,那是IEA開始編制統計數據40多年以來兩年內最大的下降。

2016年,印度和其他亞洲國家增加的煤炭消費無法抵消美國、中國(需求連續第三年下降)和英國(降幅超過50

%)的大幅下降。在美國,煤炭在電力部門的主導地位因天然氣價格低而削弱;在中國,煤炭需求下降的主因是工業和民用領域的煤炭消費減少,這與改善空氣質量的努力有關;而在英國,最近推出了碳價格下限的政策。

煤炭在全球能源結構中的份額預計將從2016年的27%降至2022年的26%,原因是煤炭需求增長相較其他燃料遲緩。

到2022年的增長主要集中在印度、東南亞和亞洲其他幾個國家。歐洲、加拿大、美國和中國的煤炭需求下降,中國是迄今為止最大的煤炭消費國,IEA預測其煤炭需求將呈結構性而緩慢的下降,期間伴隨一些與短期市場需求有關的波動。

由於這些截然不同的趨勢,2022年全球煤炭需求將達到55.3億噸標准煤,僅僅略高於當前水平,這意味著煤炭消費幾乎停滯了十年左右。盡管2016-2022年間,燃煤發電量將每年增長1.2%,但到2022年其電力結構的份額降至36%以下,為IEA開始統計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

煤炭在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前景暗淡。

煤炭在歐洲的未來越來越系於波蘭和德國,這兩個國家的煤炭消費量歐盟的一半以上。

在波蘭,預計到2022年煤炭需求將保持穩定。在德國,盡管核電逐步淘汰,煤炭需求也在下降,煤炭消費仍對煤炭、天然氣和二氧化碳的相對價格高度敏感。

德國煤炭需求的下降可能會因政策變化而加速。對歐洲大多數國家來說,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關閉或正在關閉燃煤電廠,煤炭正逐步變成能源結構中無關緊要的一部分。

到2022年,波蘭以外的歐洲硬煤產量降至邊際水平;在一些國家褐煤的生產仍然有意義,但褐煤產量會隨著電力發展趨勢呈下降走勢。

巴基斯坦正成為全球煤炭市場重要的參與者。

巴基斯坦擁有豐富的塔爾褐煤資源,但卻面臨著嚴重的能源短缺,因此,巴基斯坦將在今後幾年內依靠國內和進口煤炭供電。IEA預測,2016至2022年間煤炭需求將增長三倍以上,巴基斯坦正成為一個重要的國際市場參與者,進口煤炭其消費量的一半。孟加拉國也計劃大力使用煤炭,盡管到2022年進展有限。

埃及推遲了其煤炭發電計劃,而阿聯酋將在迪拜啟動中東第一座大型燃煤電廠。然而,與今天的煤炭消費大國相比,這些增幅並不明顯:預計到2022年,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的煤炭消費量相當於印度煤炭消費量的5%左右。

中國偏緊的市場以及一些供應事件推高了2017年的煤炭價格。

2017年一季度,歐洲電煤價格從2016年底的高點降至70美元/噸。此後,中國電力需求激增帶來煤炭需求增加,以及一些主要煤炭出口國的供應問題,共同推動國際電煤價格攀升至2017年9月的95美元/噸。

現貨焦煤價格的波動更加劇烈,颶風“黛比”襲擊澳大利亞昆士蘭之後,2017年4月現貨焦煤價格幾乎翻了一番,達到290美元/噸(澳大利亞離岸價)。在6月份跌破140美元/

噸之後,焦煤價格9月份上漲至200美元/噸以上,主要是因為中國的強勁需求。

鑒於中國在全球煤炭貿易中的巨大規模和主導地位,無論是政策還是經濟環境的變化,都會加劇全球煤炭市場的波動。當與供應中斷相疊加時,這種波動性會被放大。

全球煤炭價格將繼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因此,中國煤炭產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煤炭價格演變的關鍵。

在出口國中,印度尼西亞值得特別關注:擴大的國內需求,加上產量增加的限制,可能會增加市場偏緊度,進而推高價格。

在需求側,中國、印度、韓國和日本的進口水平是關鍵的不確定因素。

面向日本、韓國和中國台灣地區的煤炭出口存在壓力。

中國以及在某種程度上包括印度的煤炭進口和國內生產之間脆弱的平衡使其過去幾年的煤炭進口波動較大,東北亞地區進口情況的穩定則給煤炭出口國帶來了一絲安慰。但這種情況已經成為曆史。

在日本,電力需求萎靡,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核電可能加速重啟,這些因素給煤炭帶來了下行的風險。而這與上遊方面大量准備投產的煤電裝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韓國,政府正努力降低煤炭在電力結構中的份額,但仍有超過5吉瓦的新增煤電並網運行,此外還有4吉瓦的裝機在建。

在中國台灣地區,新增煤炭產能將要建成投產,但全社會對於煤炭項目的反對日益高漲。

盡管煤價上漲,但是對煤炭掘業的投資已經衰減。

煤炭開的生產成本已經在2015年降到極限,隨著煤炭價格的回升,削減生產成本已經不那么緊要。雖然近期價格上漲受到生產商的歡迎,但並沒有導致他們行為的變化。

2013-2015年,低迷的煤價造成的損失仍曆曆在目。此外,由於擔心煤炭市場供應過剩,供應側的節制原則依舊是本行業的金科玉律。盡管2017年全球煤炭產量預計將增加,但IEA的預測顯示,到2022年這段時間內,煤炭海運貿易量將縮減,即便印度和韓國的煤炭貿易量有上行趨勢。

目前的高煤價被認為是中國政策調控的結果,而非傳統意義上供應緊張的信號,因此投資者信心依舊不足。面對各種不確定性和預期的價格波動,除了煤炭生產的投資與滿足巨大的國內需求緊密相連的中國與印度,煤炭生產領域的大額投資缺乏動力。

雖然中國的燃煤發電在增長,但中國的煤炭需求在2014、2015和2016年持續下降。造成這一鮮明反差的主要原因是小型工業和民用燃煤鍋爐的燃煤替代,同時電力、鋼鐵和水泥行業的能效提升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這也將影響到未來的煤炭利用情況。提高空氣質量成為了政策調控的重點所在,IEA預計有1億噸工業(不包括鋼鐵與水泥行業)和民用領域的散煤將被天然氣所替代。加上重工業發展已經飽和,預計到2022年這段時間內,煤炭需求將下降,盡管在煤炭轉化和燃煤發電領域的增長仍將持續。即便如此,到2022年,煤炭仍中國能源需求的55%以上。

一個有競爭力、有經濟效益並且安全的煤炭開行業對中國的經濟至關重要。

保證煤炭行業的經濟效益和煤的安全性是近期的政策重點,而為了避免使煤炭行業拖累中國經濟的發展,該行業的競爭力是另一項中期目標。但削減成本極具挑戰性。

關停或合並效率低下的煤礦、緩解煤炭運輸瓶頸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本,但會被資源條件惡化、勞動力成本上升和不斷增加的運輸距離所抵消。產能過剩的問題亟待解決,而煤礦關停和失業等社會問題對地方造成的影響也不容忽視。

盡管可再生能源發展迅速,印度煤炭的消費量將持續上升。

燃煤電廠數量不斷增多但出力不足60%,而電力需求強勁,一直到2022年,燃煤發電量預計將以年均4%的增速發展。除電力行業以外,由於經濟增長強勁,動力煤需求增長集中在工業領域,而不斷增長的鋼鐵消費、房屋建築、鐵路建設以及造船業、國防業和汽車制造業等鋼鐵需求極大的行業的發展則導致了對焦煤的需求不斷擴大。

考慮到印度政府取措施減少煤炭進口依存度,IEA相比上一年大幅降低了對印度動力煤進口量的預測。印度降低煤炭進口的一些政策已經開始落實,IEA預計盡管印度本土煤質較差,這些政策仍然會起到抑制進口的作用。國有的Singareni煤礦有限公司未來的增產,自備煤礦和商業性煤炭開(如果存在的話)都將會發揮一定的作用,但持有雄心勃勃的煤炭生產目標的印度煤礦公司的表現將對滿足政府降低進口的渴求至關重要。

對於焦煤而言,質量導致的問題更難以解決,因此IEA預測直到2022年,印度進口增長率將保持在5%以上。

2017年美國煤炭行情利好。

美國政府實施的政策給煤炭行業帶來了積極影響。與此同時,美國天然氣價格上漲使電力行業的煤炭需求上升,而國際煤價的上漲則促進了煤炭出口,給煤炭企業帶來收益。

煤業的監管審查和金融環境得到了改善。自2011年以來美國首個新的煤礦項目於五月開工,其他項目也進行了公告。然而,低迷的電力需求、充足的天然氣供應和可再生能源的增長將持續阻礙煤炭消費的增長,也限制了大規模新建燃煤電廠的可能性。

因此,2022年美國的煤炭產量預計會達到5.1億噸標准煤,與目前水平持平,而需求將降至4.7億噸標准煤,相當於預測期間平均每年下降1%。

美國對國際煤炭市場將維持其機動生產國的地位。

近期政策和監管環境的變化降低了美國煤炭生產的成本,但是不會改變其在全球海運供應成本曲線的相對位置。2017年,國際煤炭進口和價格的提升使美國出口量增加,但隨著價格增長放緩,出口量也會減少。

直到2022年,澳大利亞將保持世界最大煤炭出口國的地位。俄羅斯、哥倫比亞和南非將擠印度尼西亞的部分份額,出口量實現一定的增加。由於美國是機動生產國,在所有的煤炭出口國中,美國煤炭出口水平的不確定性最高。

根據人民網、中國煤炭新聞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中國承諾要“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