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合作穩步推進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合作穩步推進 

2017年,全國實際使用外資8775.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9%,實現平穩增長。2017年,我國境內投資者共對全球174個國家和地區的6236家境外企業新增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累計實現投資1200.8億美元,同比下降29.4%,非理性對外投資得到切實有效遏制。

2017年,吸收外資呈現以下特點:

外商投資環境持續優化。國務院先後印發兩份重要文件,推出42條措施。各部門和各地方出台配套政策細則,有效提振外國投資者信心。

外資產業結構持續優化。高技術產業實際吸收外資同比增長61.7%,比達28.6%,較2016年底提高了9.5個百分點。高技術制造業實際使用外資665.9億元,同比增長11.3%。高技術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1846.5億元,同比增長93.2%。

外資區域局持續優化。中部地區實際使用外資561.3億元,同比增長22.5%;西部地區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同比增長43.2%。11個自貿試驗區新設外商投資企業6841家,其中以備案方式新設企業99.2%;實際使用外資103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8.1%,高於全國增幅10個百分點。

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前,世界經濟和跨國投資增長依然緩慢,不穩定不確定因素較多,2018年吸收外資面臨較大外部壓力。商務部將進一步營造優良營商環境,最大限度賦予自貿試驗區改革自主權,全力推進各項工作。

2017年,對外投資合作呈現以下特點:

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合作穩步推進。2017年全年,我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的59個國家有新增投資,合計143.6億美元,同期總額的12%,比去年同期增加3.5個百分點。

對外投資降幅逐步收窄,行業結構更加優化。11月、12月我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同比分別增長34.9%和49%,連續兩個月實現正增長,帶動2017年全年對外投資降幅進一步收窄。

企業對外投資並購活躍,境外融資比例高。2017年,我國企業共實施完成並購項目341起,分在全球49個國家和地區,涉及國民經濟18個行業大類,實際交易總額962億美元;其中直接投資212億美元,22%,境外融資750億美元,78%。

《對外投資備案(核准)報告暫行辦法》出台與我國近兩年對外投資的規模和數量變化有很大關係,根本著眼點還是要讓對外投資更好地服務於我國經濟發展大戰略。

專家認為,未來對外投資只要不是資本轉移,而是能夠更好地開展國際合作,有助於發展我國的出口,提高產品質量,肯定是受鼓勵的

1月25日,商務部、中國人民銀行、國資委、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彙局共同發了《對外投資備案(核准)報告暫行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商務部合作司參贊韓勇在解讀《辦法》有關內容時指出,作為新時代對外投資管理的重要基礎性制度,在備案(核准)報告信息統一彙總、事中事後監管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創新性改革舉措,旨在實現對外投資事前、事中、事後全流程的管理,推進對外投資健康規范可持續發展,更好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對外開放大局。

“此次《辦法》的出台,可以看成是對過去兩年我國在對外投資管理方面各種做法的總結和提升。”商務部研究院外國投資合作研究所副主任張菲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訪時指出,《辦法》的出台與我國近兩年對外投資的規模和數量變化有很大關係,根本著眼點還是要讓對外投資能更好地服務於我國經濟發展大戰略。

張菲介紹說,2014年到2017年,我國對外投資政策經曆了較大的轉變,從“大規模走出去”轉變為當前的積極推進“鼓勵發展+負面清單”管理方式。其中的一個重要變化是2015年、2016年非金融類對外投資快速增長,引發了關於對外投資風險的種種憂慮。

“長期以來,我國國際收支口徑的直接投資一直為淨流入,但由於對外直接投資異常增長,2015年淨流入大幅下降,2016年直接轉為淨流出,基礎國際收支順差同比下降60%。”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接受經濟日報記者訪時說,這種趨勢性的大規模資本高速流出,已經不是簡單的“走出去”,可能給國家安全帶來很大隱患。

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訪時也表示,2016年人民幣出現單邊貶值,市場對人民幣彙率貶值預期較強,企業投機性資本流出增大。一些企業的對外投資與其一貫的主業並不相關,有很強的資本轉移嫌疑,政府加強監管很有必要。

問題還不止於此,多年來我國對外投資領域還存在一些體制性的問題和障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對外投資的發展。如重事前、輕事中事後的管理模式尚未有明顯改觀,監管合力尚未有效形成,政府部門監管能力和水平與企業對外投資方式多樣化需求存在一定差距,等等。

《辦法》建立了“管理分級分類、信息統一歸口、違規聯合懲戒”的對外投資管理模式。明確對外投資備案(核准)按照“鼓勵發展+負面清單”進行管理,負面清單明確限制類、禁止類對外投資行業領域和方向。同時,《辦法》明確對外投資備案(核准)實行最終目的地管理原則、明確“凡備案(核准)必報告”的原則、明確對外投資事中事後監管的主要方式、明確強化信息化手段開展對外投資管理工作。

“無論是從國家、部委還是企業層面來看,《辦法》都呈現出一些鮮明的特點。”張菲告訴記者,從國家層面看,企業“走出去”的目的從根本上講是要服務於我國經濟發展和開放戰略,服務於國內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服務於中國產業的全球局,服務於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位置由中低端向中高端攀升。

在部委管理層面,比較突出的特點是提出實現對外投資事前、事中、事後全流程的管理,以及按照“鼓勵發展+負面清單”原則開展管理。同時,各個部委也將建立信息共享機制。而從企業層面看,加強監管的目的在於幫助企業防范海外投資風險。

“從企業角度來看,加強外部規范是必要的。”管濤表示,包括我國在內的不少發展中國家在金融開放初期沒什么經驗,隨著可獲資源增多,一些企業大舉向外投資,由於不能及時消化吸收,容易出現各種問題。國際上並非沒有這樣的先例,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企業在海外大舉擴張,結果很多企業鎩羽而歸。

趙慶明表示,《辦法》裏有一些其他國家沒有用過的方法,被看作是行政力量的加強,這其實是出於實際需要。我國金融市場發展時間很短,存在很多不成熟不完善的地方,因此無法完全照搬歐美國家的管理辦法。在管理措施上需要依據自己的國情,出台一些有別於其他國家的監管辦法。

在談到《辦法》對我國企業海外投資影響時,張菲表示,2018年監管部門將繼續強化企業對外投資的風險防范。同時,我國也將鼓勵企業投資有助於國內產業升級和優質富餘產能國際對接的行業,“現在的‘走出去’不強調數量,更強調質量,更看重是否符合國家戰略需要,是否是合規的可持續的理性投資”。

管濤認為,支持“走出去”是國家大政策,短期內不會有大改變,政府很早之前就明確了尊重企業對外投資主體地位的方向。但是,現在看來一些企業確實缺乏理性,有很多風險隱患,既有當前短期的風險隱患,也有很多未來風險隱患。“預計2018年對外投資規模將比較平穩,但將是更高質量的對外投資。”管濤說。

管濤建議,企業對外投資要考慮各方面因素。投資前應開展全面調查,要了解當地的法律環境、金融環境、當地政府對外彙管制政策等。不能簡單地認為國內投資成本高就著急“走出去”。國外文化與國內不一樣,弄不清楚一樣很麻煩。“企業應投資自己了解的市場,並加強對投資前、投資中、投資後管理,特別是加強對投資後的貨幣敞口管理。對於對外投資來講,貨幣錯配可能是一個天然的風險,需要提升彙率風險管理能力。”管濤說。

商務部、人民銀行、國資委、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彙局25日共同發《對外投資備案(核准)報告暫行辦法》。

商務部合作司負責人表示,《辦法》在備案(核准)報告信息統一彙總、事中事後監管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創新性改革舉措,旨在實現對外投資事前、事中、事後全流程的管理,推進對外投資健康規范可持續發展,更好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對外開放大局。

據悉,《辦法》建立了“管理分級分類、信息統一歸口、違規聯合懲戒”的對外投資管理模式。《辦法》明確對外投資備案(核准)按照“鼓勵發展+負面清單”進行管理。目前,商務部等部門實行“備案為主、核准為輔”的管理方式。為深化簡政放權,商務部等部門將在此基礎上積極推進“鼓勵發展+負面清單”管理方式,負面清單明確限制類、禁止類對外投資行業領域和方向。

此外,《辦法》明確對外投資備案(核准)實行最終目的地管理原則、明確“凡備案(核准)必報告”的原則、明確對外投資事中事後監管的主要方式、明確強化信息化手段開展對外投資管理工作。

政策的密集出台,也從側面反映出在企業“走出去”中還存在一些突出問題。比如,有的企業在“走出去”時缺乏系統規劃和科學的論證,決策後,後續經營出現困難,造成較大的損失;有的企業投資房地產、體育俱樂部等領域,非理性投資問題比較突出;有的企業不重視投資目的國環保、能耗、安全等標准和要求,引發矛盾和糾紛等。

這些問題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重視,也引起了外界對於是否限制企業走出去的各種議論。從1月16日公的數據看,我國2017年對外投資的非理性因素得到了有效遏制,實現了健康發展。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接受媒體訪時稱,中國正在“一手抓規范,一手抓發展”,逐步建立境外投資管理的長效機制。

“到目前為止,在房地產業、體育和娛樂業沒有新增項目。企業對外投資的風險防控意識和能力不斷增強。”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日前表示,我國境外投資日趨理性。更多數據表明,我國對外投資合作所呈現的健康發展,更多地體現在質量效益提升以及結構改善等方面。

如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投資合作穩步推進。2017年全年,我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的59個國家有新增投資,合計143.6億美元,同期總額的12%,比上年同期增加3.5個百分點。

還要看到的是,我國對外投資降幅正逐步收窄,行業結構更加優化。2017年11月份、12月份我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同比分別增長34.9%和49%,連續兩個月實現正增長,帶動2017年全年對外投資降幅進一步收窄。企業對外投資並購活躍,境外融資比例高。2017年全年,我國企業共實施完成並購項目341起,分在全球49個國家和地區,涉及國民經濟18個行業大類,實際交易總額達962億美元。

另據了解,我國正在積極推動對外投資領域的立法工作,《境外投資法條例》的制訂工作正有序推進。業內專家表示,期望通過建立完善對外投資的法律體系,積極引導和支持那些有清晰發展戰略、堅持主業的企業抓住海外投資機遇,同時又能防范和化解風險,推動我國企業真正“走得穩”“走得遠”“走得好”。

根據 人民日報、上海證券報、金融時報 、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合作穩步推進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