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外交部:中方將為解決朝核問題發揮獨特作用

外交部:中方將為解決朝核問題發揮獨特作用

陸 慷(外交部網)

據新華社十三日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十三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説,中方將繼續為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發揮獨特作用。

陸慷説,中方堅定致力於半島無核化目標,堅定致力於半島和平穩定,堅定致力於通過對話談判解決問題。中方會繼續發揮自己的獨特作用,推動各方談起來、談下去,談出好成果,談出一個和平、穩定、無核的朝鮮半島。

韓國總統特使鄭義溶於十二日訪華,就他訪朝訪美的情況同中方深入溝通。習近平主席會見了他,國務委員楊潔篪同他會談,外交部長王毅也會見了他。習近平主席九日應約同美國總統特朗普通話,中美元首就半島最新形勢密切溝通了情況。

對於當前朝鮮半島形勢,陸慷説,半島核問題出現重回談判解決的契機,必須給予鼓勵和支持。中方很高興特朗普總統表示,希望朝核問題最終能夠和平解決。這符合中方的一貫主張。鄭義溶特使也表示,韓方衷心感謝中方始終堅持和平解決朝核問題,堅持半島無核化目標,支持半島南北對話,使半島問題出現積極進展。

他説,美朝最終表達了直接對話的政治意願,必須給予鼓勵和支持,期待半島南北會晤和朝美對話順利舉行。習主席明確對特朗普總統表示,希望美朝雙方盡快啟動接觸對話,爭取取得積極成果。特朗普總統表示,事實證明,習主席堅持美國應同朝鮮開展對話的主張是正確的。

鄭義溶特使也表示,感謝中方始終主張美朝直接對話,期待中方繼續發揮重要作用。

美:全心期待會面

美國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當地時間十二日稱,“全心期待”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會面。

桑德斯在當天的例行記者會上説,美方已經接受朝方發出的邀請,目前美方正為會面準備多層級的工作。

但她仍未透露會談的具體地點和時間。

桑德斯説,美國希望朝方遵守此前作出的承諾。如果朝方履諾,會面將按計劃進行。桑德斯在上周也曾作出類似表態,將朝鮮採取具體措施兌現承諾視作美朝領導人會談的“前提”。

深度閱讀:揭開朝核問題背后的驚天秘密

分析朝核問題的文章早已經多如牛毛,恨不能把所有底細都揭了一個遍,但直到今天還是讓人云里霧里。中印之間的對峙剛剛停息,2017年9月3日朝鮮的氫彈成功爆炸實驗,又讓中國人心煩不已。其發射的洲際導彈的技術水平也越來越高,就在幾天前的2017年8月29日,朝鮮發射的一枚彈道導彈飛越日本北海道上空,落入太平洋水域,飛行距離2700公里,彈道最大高度550公里。這樣兩個東西分別前后腳發射,并且還泄露出如下小型氫彈的照片,這擺明了就是向外界說朝鮮已經有能力用氫彈攻擊2700公里外的目標了,這已經可以覆蓋整個日本,當然包括其中的所有美國軍事基地。在世人的心目中,這么一個2500多萬人口的貧窮國家,在全世界人的嘲笑聲中,在全球所有大國一致支持的聯合國不斷制裁中,居然到最后真的玩成功了當今只有少數大國才能玩出的尖端武器。如果其導彈射程進一步提升,美國部分地區真的就可進入朝鮮氫彈的打擊范圍,這不能不徹底顛覆人們的三觀。朝核也不是一個新問題了,但卻向越來越嚴重的方向發展。

正如我在分析印度問題等領域一樣,我們只有採用真正科學的方法來進行分析,才有可能理解事情的真象,并把握其走向。

中間國理論

我一再強調,如果分析社會問題僅僅從特定對象本身來看,將很難看明白真正的道理是什么。為了透徹地理解朝核問題,我們首先要討論一下更為一般性的“中間國定律”,這個定律是我為分析朝鮮問題而建立的,但它卻具有相當廣的普適性。它是指:當一個國家處于兩強勢力中間,并受到兩強影響時,就會形成“中間國”。中間國因其特殊地緣政治環境會形成非常特殊的國情。

以牛頓力學來描述的自然界存在類似的情況,兩股強大的氣流能量如果相遇,因為其強度、距離的不同,會形成強度不等的如下各種結果:

龍卷風:這是距離最近,幾乎完全沒有中間空隙且溫差極大冷熱空氣相互作用,從而在極其狹窄的空間里形成破壞力超強的氣旋。

臺風:如果不同冷熱水氣相互作用范圍較大,就會形成臺風。臺風與龍卷風的形態是有很大差別的,尤其很奇特的是:臺風中心的臺風眼其實風平浪靜,而臺風中心附近卻可達到12級狂暴的風力。如果讀者以后留心一下就會注意到,在臺風天氣預報時不會說“臺風中心”有多大風力,而一定要說“臺風中心附近”有多大風力。

信風:如果氣流不是均勢,而是一股力量完全壓倒了另一股力量,就會持續向一個方向流動,這就是一邊倒的信風。

微風:如果兩股氣流能量相距較遠,會擾動某些地區形成不規則的、且強度不大的微風。

無影響:如果兩股氣流能量相距非常遠,基本不產生相互作用,這地方就沒什么影響,整個地域基本風平流靜。

如果我們理解了以上自然的規律,就會理解在國際政治領域也會形成類似的情況。在兩個極為強大的國際勢力的影響的中間地帶,根據作用距離的遠近和相互作用的強弱,也可以分成多個不同類型。朝鮮是一個典型的中間國,但中間國遠非朝鮮一家,而是有很多。但因具體不同強國勢力相撞作用距離和強度的不同,就形成不同的中間國的國情,這種國情不是完全由他們自己能夠選擇的,甚至可以說命中注定了他們的不同國運。

龍卷風型中間國:這類中間國有波蘭,烏克蘭,阿富汗,敘利亞等。他們處在俄羅斯、歐洲、美國等這樣強大勢力的中間,可惜一點空間都沒有,只要相撞就是毀滅他們的龍卷風,整個國家被折騰得一塌糊涂。別說是自己發展出什么自保的殺手锏,就是原來通過其中一個強大的勢力幫他搞出來了,憑他自己也保不住。就像烏克蘭,本來有好多殺手锏,現在不是被毀了,就是被中國以低到難以想象的低價全給劃拉走了。有人分析認為波蘭的命運有波蘭自已“太作”的成分,但這些分析都屬于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到龍卷風中心去站站試一下就知道,無論你怎么做都是被折騰得一塌糊涂,能活下來就算命大。烏克蘭為什么要把那么多殺手锏級別的好東西都賣給中國?道理很簡單:認命。在龍卷風里認命,比一切抗爭都來得更理性和明智。盡管這個結論真的很殘酷。

臺風型中間國:朝鮮就是這種類型。別看臺風中心附近總是波浪滔天,而朝鮮內部其實一直風平浪靜。這是為什么表面看起來朝鮮問題驚天動地,是全球列強集中角力之地,但居然讓這么一個小國有那么長的時間和那么大的空間慢慢地搞出核武器、洲際導彈和核潛艇等這些只有世界最強的大國才能搞出來的東西,連以色列也未必能把所有這些東西全搞出來。這讓全世界都感覺難以理解和不知如何是好。所有人都對朝鮮社會制度感覺莫明其妙。但如果你能理解它是一個臺風型中間國的話,就會明白朝鮮國家的人民為什么會選擇這樣的社會制度。坦率地說,如果我是朝鮮人,我會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堅定地支持選擇金家世襲的人做領導者。因為這樣的臺風型中間國周邊是世界最強的政治狂風,沾上就會死。只有最極端地高度團結在一起、緊縮在臺風中心里面,才是活下去的唯一生路。在天天都是生與死的選擇面前,一切以現代社會一般性的政治理念進行的分析全都是不著邊際的。

信風型中間國:例子有越南、澳大利亞、以色列等。在這里或者曾經有強烈的對抗,但一邊的勢力完全壓倒了另一邊的勢力,形成一邊倒的信風,或最終結果就是信風結束,這里不再是中間國。或者從一開始就是屬于一方的勢力范圍,另一方根本夠不著,就象澳大利亞。

微風型中間國:例子有菲律律,新加坡。他可能自己還一直極力地想讓兩邊的風能量對他的作用更大些,但最后結果可能是大家都不太能夠得上,只是不時形成一些小的國際政治風波。

無影響國:絕大多數國家都是這種情況。與菲律賓微風型中間國相比,印尼等極少被雙方列強考慮列用來對付另一列強,新西蘭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自己想往不同列強中間擠都擠不進去,距離各方都太遠了。

為什么朝鮮成為臺風型中間國

這段歷史過程大家都清楚,朝鮮是二戰以后被美蘇分割,以三八線為界分裂的。后來以此為基礎集結了幾乎全球列強打了一仗,中國也成了戰爭的主角之一。我們有可能會產生一個問題:如果當年蘇聯勢力直接佔領整個朝鮮,或者美國勢力直接佔領整個朝鮮,今天朝鮮就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那就不會有今天的朝鮮半島局面。但很遺憾,歷史不能假設,甚至這個局面本身就可以說是一個命中注定的事情。因為我們可以假設一下,如果蘇聯佔領整個朝鮮,美國佔領了日本,結果是什么呢?就是蘇聯勢力與美國勢力以朝鮮海峽或對馬海峽為界進行對峙。這會是什么情況呢?這要么對峙不起來,要么美蘇勢力通過海軍直接對峙。這樣很不好玩,這是蘇聯海軍和美國海軍分別替朝鮮和日本把守國門了,他們干嘛要扮演這種角色?所以,把朝鮮一分為二,形成一個中間緩沖地帶,兩邊既可以充分地對峙起來,又主要可以依靠當地力量進行對峙。

如果美國佔領整個朝鮮呢?中國就成了美蘇間的中間國。這樣美國勢力離當時蘇聯想佔領的東北鐵路線太近了,會對其自身有威脅。所以將朝鮮一分為二最符合美蘇雙方的戰略格局。而歐洲巴不得美蘇在東方能有激烈的矛盾,否則歐洲與蘇聯勢力以東西歐為分割的直接對峙實在讓人太受不了了。這就是朝鮮半島的宿命。

那為什么朝鮮半島最后形成的是臺風型,而不是龍卷風型的呢?最初是差不多搞成龍卷風型的,但朝鮮半島的戰爭打完后,中國和蘇聯并不愿意在三八線與美國勢力直接對峙,事實上都在不同程度上逐步撤離了北朝鮮。而美國卻沒有撤離韓國,這就使朝鮮成為“臺風中心”,而韓國成“臺風中心附近”了。這也就是韓國總統總是非常倒霉、成世界上最高危職業的基本原因所在。從李承晚到樸槿惠11任總統,除了李明博以外,其他10個沒一個善終的。在朝核問題上,朝鮮內部團結一致,歡慶鼓舞,風平浪靜。而韓國無論發生什么情況總是驚濤駭浪、天翻地覆、一片混亂,就像現在部署薩德時的情況一樣。所以,一個真正的科學理論,不能僅僅是就事論事地解釋一個事情,要能用最簡單的原理把所有相關事情全都能解釋了,這才是找到事物的本質原因。

美韓之所以在這里與中蘇朝形成均勢,而在越南等卻敗下陣來,是因為作用在中間國的能量大小不同。在當年朝鮮半島的戰爭中,因為附近有日本,使得美國可以獲得強大的基地支撐。而為支持南越,卻要跨過漫長的海洋,中蘇卻可以就近提供支撐。

那些大國間并不想通過他們去進行較力的,即使身處大國之間緊密的位置,卻只是無影響的中間國。如蒙古、尼泊爾等。

中間國自己的策略選擇

作為中間國,在強權之間的狹縫里生存,該如何選擇自己的生存策略呢?如果不能選擇中立,獨善其身,就只有一個最好的方法:正確地作出判斷,并抱住一個長期可靠的“大腿”。我們從反面可以看那些龍卷風型的中間國,他們真的是命運太悲慘了,因為這個最佳的中間國策略能否成功,很多時侯并不取決于他們自己。因為這個前提是不同強權之間能有一個強權是長期佔優勢的,這樣你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抱住這個長期佔優勢強權的大腿。可是像波蘭就沒這樣的運氣。一段時間俄羅斯佔優,就先把波蘭打一通,再通過它去打歐洲。但過一段時間歐洲里的某個強權又壓過俄羅斯,也是先把波蘭打一通,再通過它去打俄羅斯。你讓波蘭怎么去正確地抱住一個大腿?更悲慘是的明明是俄羅斯和歐洲自己不能在相互對抗中一直佔優勢,卻都怪波蘭立場不堅定,兩邊倒。您老大都自己都站不穩,讓我中間的小弟波蘭立場怎么堅定?

我身后就是波羅地海,所站的地方是波蘭格但斯克的海灘。這里是二戰最先打起來的地方。悲催的是德國人打過來認為他們是蘇聯,蘇聯人打過來認為他們是納粹德國。這個產生了肖邦、居里夫人的地方其苦難歷史命運真的是讓人同情不已

蘇聯解體后,波蘭只能倒向北約。但這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北約要讓波蘭交的投名狀是在波蘭部署反導系統,這種要俄羅斯命的事情俄羅斯怎么可能會同意。波蘭想苦口婆心地去給俄羅斯解釋啊,然后2010年4月10日,波蘭總統萊赫·卡欽斯基的專機去俄羅斯訪問,在位于斯摩棱斯克機場附近墜毀。包括總統,總統夫人,國防領導人,3位副議長,15位議員,主教在內的多位宗教領袖共96人全部遇難。真是讓人心塞,卻無話可說——“意外”空難。雖然我見過的波蘭人沒一個人相信這種說法,但又能怎么的。更悲催的是就算真是政治陰謀,可能都搞不清到底是那一邊的強權干的。波蘭被兩邊同時掐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為什么波蘭無法像瑞士那樣選擇中立呢?看看它的位置。俄羅斯要與歐洲對抗必須經過波蘭,你中立了我俄羅斯怎么辦?你擋我路了啊。歐洲要與俄羅斯對抗同樣必須經過波蘭,你中立了我歐洲怎么辦?你擋我路了啊!再看看瑞士的位置就明白它為什么有可能中立了——誰的路都不擋啊。烏克蘭與波蘭就是插在歐洲與俄羅斯中間的兩個國家,你說讓他們怎么選擇?

在菲律賓馬尼拉與客戶在一起

菲律賓被西班牙人殖民了幾百年。美國與西班牙發生戰爭,戰場卻選擇離兩國萬里之外的菲律賓。美國人把西班牙人趕走,菲律賓人歡迎、歡迎、熱烈歡迎。但美國人來了卻也要殖民菲律賓,菲律賓不愿意。不愿意美國就殺人,一直殺到菲律賓愿意為止,菲律賓沒得選擇。太平洋戰爭時日本人來把美國人趕走了,菲律賓人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太平洋戰爭結束,美國人又把日本又趕走了,菲律賓人還是歡迎、歡迎、熱烈歡迎。他不熱烈歡迎又能怎么辦呢?

在杜特爾特之前是阿基諾三世,我們中國會產生一個印象:阿基諾是反華的,配合美國與中國作對。其實不完全這樣,阿基諾剛上任時是很想與中國友好的,可是美國不愿意,不讓他靠近中國。那怎么辦呢?行,你美國不讓我去抱中國的大腿,那你美國的大腿得讓我來抱,我就完全配合你,看你美國能給我什么。阿基諾就死死地去抱美國的大腿,其實在抱得過程中他就不斷給美國上眼藥了——我抱著你美國的大腿了,那你能給我什么?結果是:基本上什么也給不了。所以杜特爾特上任后相當于明著說:你美國不行了嗎?那你還叫喊啥?然后就把美國徹底甩了,變成緊抱中國的大腿。這個選擇的全過程其實在阿基諾那里就已經開始了。我們看事情如果沒有最基本的邏輯,就很難通過表面看到實質。

朝鮮很不幸,又是特別地幸運。不幸的是他一個大腿也抱不住,還真不是他不想抱。蘇聯原來還能抱一下,蘇聯解體后沒得可抱了。中國建國后其實逐漸形成了全新的國際關係行為的原則——不干涉他國內政,不結盟。中國不會去走傳統的強權之路。因此,盡管中國現在與朝鮮還有一個名義上的友好條約,實際上中國并不會僅因為朝鮮就突破自己國際關係的最基本原則,去以結盟的方式建立與朝鮮之間的關係。但朝鮮特別幸運的地方又是:各大強權事實上都不愿意直接介入進去。正是這種極其特殊的格局才使他居然變成一個臺風眼。一般情況下,中間國是很難變成這種格局的,只有各個強權都不愿介入進去時,才有可能形成這樣的格局。只要有一個強權真的極力想介入進去,中間國自己一方面客觀上是擋不住的,另一方面都想抱住一個強權的大腿,在主觀上也擋不住自己這種本能的愿望。這就是朝鮮問題極其特殊之處的由來。

中國人看朝鮮——哈哈鏡里的自己

中國人看朝鮮,心情真的很復雜。一方面覺得朝鮮怎么這樣怪異,但另一方面總感覺他在很多方面很像歷史上的自己。

很多人看朝鮮會用“世襲”“專制”等等帽子,看到朝鮮民眾見到金正恩感動到痛哭流涕的鏡頭總覺得很不適應。但現在中國人不是天天在津津有味地看宮廷劇嗎?有什么奇怪的呢?我們對跪下來給皇上磕頭、嬪妃成群感覺都很自然,人家朝鮮人只是拉著金正恩的手感動得流一下眼淚,又沒跪下來磕頭,這么平等的普通人與國家領導人的關係是多么大的社會進步,有什么不適應的呢?中國人自己不覺得自己太奇怪和不可思議嗎?朝鮮因與中國距離如此之近,所以文化上受中國的深刻影響是難免的。但朝鮮學習了中國很多,甚至在某些方面學得太過了,而在有些方面又沒學。所以與中國相比就越來越形成扭曲的奇怪形態。

中國人現在怎么看這個覺得挺正常甚至挺喜歡的呢?

頂多就是不帶人家華妃一起玩

中國搞社會主義,朝鮮搞的也是社會主義。中國能說什么呢?但中國后來搞改革,形成了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那朝鮮為什么不改革呢?他不改還好點,還在臺風中心,如果改了搞不好就改到臺風中心附近了。

當年共產黨進行三大戰役后佔領了全部長江以北,美蘇也曾想以長江為界分割中國。但毛澤東看得很明白: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如果共產黨不向南打過長江去,蔣介石的國民黨也會向北打過來。都已經退到臺灣了都還在策劃著要“反攻大陸”呢,何況當年保住長江以南怎么可能會消停下來?金日成要學毛澤東打過三八線,解放全朝鮮。他不打過去,李承晚也會打過來。對此中國能說什么?中國打過長江解放全中國了,但金日成把中蘇都拉進去打了3年還是三八線。我們能怎么辦?真的做不了太多,也說不了太多。

毛澤東要搞原子彈,說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成。中國原子彈、氫彈、核潛艇成功了,然后不僅進了聯合國,還拿回常任理事國的位置。朝鮮搞成了原子彈,搞成了氫彈,搞成了核潛艇,搞成了洲際彈道導彈,然后結果是被整個聯合國越來越嚴厲地制裁。我們能怎么辦?真的做不了太多,也說不了太多。

朝鮮如此努力地做中國的好學生,為什么差別就這么大呢?因為朝鮮是中間國,朝鮮能選擇的只能是做一個什么樣的中間國,而中國是完全獨立自主的大國,命真的不同。中國太大了,無論中國幫任何一個強國,另外一個強國最后就必然得完蛋。如果中國插在兩個強國中間的話呢?兩個強國就都靠邊站碰不到一起了。

20世紀50年代中國與蘇聯一伙,把美國從朝鮮趕到三八線以南了。

60年代中國與蘇聯鬧翻,自己也亂了。

70年代中國開始與美國和好,蘇聯開始衰落了。

80年代中國與美國繼續和好,蘇聯解體了。

90年代中國開始與俄羅斯和好,美國就開始衰落了。

21世紀中國與俄羅斯成鐵哥們,美國就快不行了。

有什么辦法呢?中國注定當不了中間國,這也是命。多年以后,當國際學者們總結美國衰落的失敗教訓時會明白,其最大的失誤就是把中國當成一般中間國或小國來折騰。如果他一直與中國友好,從不折騰中國,中國真是會把美國供奉在世界領導者的位置上一百年,甚至兩百年也不會變。英國王室在合適的歷史時機不斷調整與世俗政府的關係,從而直到現在還在王室的位置上坐著。但美國可能因為老是折騰中國而很快丟掉自己世界領導者的位置。美國與俄羅斯作對是由歐洲在背后作為極其強大的力量推動的。但其折騰中國真沒什么人刻意推動,純屬美國自找的。

反過來,中國作出的選擇卻是非常正確的:無論美國怎么折騰中國,中國都盡最大努力避免與美國為敵。

美國會武力進攻朝鮮嗎?

先給出答案:絕對地、絕對地絕對不會。不管朝鮮做什么,不管美國吵吵什么,都絕對不會。為什么?道理太簡單了,就算最壞情況下中國和俄羅斯根本不管,放任美國和韓國去打,如果美國花大價錢打下朝鮮會是什么結果?

繼續在朝鮮半島待下去會直接與中國和俄羅斯對抗上。

也沒理由再在朝鮮半島待下去了。

如果在朝鮮半島待不下去,在日本也待不下了。

打一仗成這種結果,美國會干嗎?怎么可能會傻到這種程度?這就是為什么朝鮮成臺風中心,而不會成臺風中心附近的關鍵原因。這里不是中東,各種勢力和關係錯綜復雜,美國進去一攪合水就渾。這里勢力很簡單,關係更簡單,美國越攪合這里的水就越清。這也是金正恩已經徹底看透的一點,而完全無所畏懼的關鍵原因。

另一方面,中國也不愿意朝鮮生亂,現在有核武器了就更不希望朝鮮生亂了。所以,朝鮮從這方面來說成了表面看似惡浪滔天,危機四伏,實則卻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那為什么朝鮮如此安全,卻還是要發展核武器呢?因為美國雖然絕無可能武力進攻朝鮮,但卻可以顛覆朝鮮的政權,培植親美政府,讓朝鮮自己亂。所以要抵擋美國的滲透,朝鮮必須要用非常極端的發展核武器的方式讓全國人民緊緊地團結在一起,同時也要掌握真的能對美國的命脈可以一劍封喉的東西,這樣才有在不抱任何大腿的前提下說話的份量和最起碼的資格。

以上格局金正恩一掌握實權就實際測試驗證了。面對美韓高聲指責朝鮮偷襲天安號,金正恩索性公開地向延坪島打一通炮彈炸死幾個人,美韓又能怎么的?怎么的也沒有!紙老虎早就戳穿了。從另一方面,中國極力撮合六方會談,朝鮮談了嗎?談了。但能談出什么結果?什么結果也談不出來。金正恩的想法是什么?很簡單,現在這種情況談什么也沒用。我就下定決心,排除一切雜念,先以最快速度開發出可以打到美國西海岸,甚至全美國的洲際彈道導彈,并且是裝載氫彈彈頭的家伙以后,咱們再坐下來談吧。到時侯我命令你美國坐下來談,你不坐下來談,我就打幾枚到美國西海岸的太平洋里給你看看。不管美國有什么高科技武器都沒用,現在朝鮮可以對美國進行單向屠殺,而美國絕對不敢動朝鮮,現在就這種格局。

什么時侯朝鮮問題能解決?

即使上面說的朝鮮通過實現了的核武器能力可以逼美國坐下來談,問題就可以解決嗎?當然解決不了。美國怎么可能輕易被朝鮮訛詐住呢?只要朝鮮還是臺風型中間國,它的國運是絕無可能改變的。

什么情況下才能改變呢?就是變成越南等等那樣的信風型中間國。美國勢力基本撤離了亞洲,中俄勢力全面接管日本,整個朝鮮半島全面倒向中國與俄羅斯。能不能反過來美國勢力從韓國向北一邊倒覆蓋朝鮮,形成反信風型中間國格局?前面已經說過了,絕無可能。所以,慢慢等,不著急。有人擔心朝鮮這么搞,會鼓勵其他小國也開發核武器。理解了中間國理論就會明白,這完全是多余的擔心。不是中間國的國家,你想往大國中間擠都擠不進去。無論朝鮮怎么去搞核武器,其他小國家沒有大國支持容許前提下學一學試試,別說是花幾十年時間搞成核武器,敢動一下念頭馬上就把它給滅了。有人認為是金正恩看到利比亞卡扎菲、伊拉克薩達姆放棄搞原子彈后來被滅的慘痛結果,所以下定決心一定要搞原子彈。有誰問過金正恩,他這么說過嗎?無論卡扎菲和薩達姆是否放棄搞原子彈,他們動了這個念頭都不會有好結果。以為臺風型中間國是那么容易當的嗎?不具備臺風中心客觀條件的就別想往臺風眼里鉆,那肯定會粉身碎骨的。

目前全世界還真就朝鮮獨一份,因為人家本來就在臺風眼里。

【華發網根據新華社、純科學公眾號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外交部:中方將為解決朝核問題發揮獨特作用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