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新興經濟體仍是全球經濟主要的貢獻者

新興經濟體仍是全球經濟主要的貢獻者

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3.9%。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8”經濟峰會上指出,接近4%的增長對全球經濟具有重要意義。

在剛剛結束的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G20會議上,各國財長與央行行長一致認為,2018年世界經濟呈現穩定增長態勢。朱光耀指出,G20會議的議程反映了當前全球經濟局勢新變化以及面臨新問題。

對全球經濟形勢判斷方面,G20會議達成共識,2018年是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經濟呈現穩定增長態勢的一年。朱光耀指出,判斷2018年全球經濟穩固增長包含兩大標志。一是2017年和2018年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將呈現正增長,改變近十年來,一些重要經濟體好,另一些經濟體陷入危機之中的不平衡狀態。

二是全球70%以上經濟體都在增長。全球經濟在增長穩固的前提下,財長和央行行長一致認為,成績來之不易,但不能自滿。

朱光耀指出,中國在上述G20會議上介紹了以供給側改革為主線、脫貧攻堅和汙染治理三大攻堅戰,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他表示,中國近年來經濟保持可持續增長態勢,為每年全球經濟增長貢獻超過30%。其次,G20財長與央行行長一致確認,要以基礎設施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這延續了杭州G20會議達成的共識。

此外, 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意識到,要促進全球金融穩定,需要注意發達國家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

最近幾年,全球經濟呈現繁榮趨勢,在國際經濟危機影響下,這種走勢良好的局面,可以看到眾人努力的後果,可事實上某些發達國家的經濟體複蘇情況並不樂觀,整體形勢發展緩慢,局部需加強關注。

一方面,全球貨幣彙率波動對金融發展穩定造成不小沖擊,另一方面主流貨幣政策逐漸加大各經濟體債務負擔。我們了解到著名金融與風險管理學家葉永剛在《金融時報》中的應答,對於逐步邁進的21世紀中期,將當下經濟面貌與全球風險進行客觀分析,結合目前金融理論,及各方貨幣政策,對現有金融風險點提出實在建議。

客觀來說,目前經濟風險點對於發展中的經濟體來說,壓力巨大,且越到後期,發展越顯乏力。

一些經濟大國在了刺激國內外資金流動和投資的啟動,利率長時間保持較低水平,國家債務逐步擴大,這方面尤為嚴峻,加上美元升值導致全球風險管理情緒高漲,出現多個經濟體貨幣貶值,一旦貨幣流通、政策、利率的穩定受到撞擊,那么市場被風險侵蝕的可能性就越高,相應降低了新興經濟體抗風險能力。

· 北美地區主要是國家部門的債務問題;

· 南美地區則是缺乏長久動力且存在極高的通脹風險;

· 歐洲地區出現英國脫歐事件,多國家與地區受到波及;

· 中東與北非地區,經濟增長速度變緩,增加發展的不確定性;

· 亞洲地區主要是國家公共債務在GDP比例中加劇上升,易帶來商行信貸風險。

首先,與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相比,經濟增速上仍舊屬於低速中,有些國家甚至出現負增長,相比來說中國經濟增速尚屬世界前列。

從經濟增長表現形式上看,國內宏觀金融風險主要分布在:

·銀行體系較大可能出現金融風險,一方面收到互聯網經濟的沖擊,另一方面受到政策指引,傳統銀行開始轉型,自身抗風險能力下降,遂成為風險高發點;

·地方政府債務危機擴張,公共財政收支不平衡,各地方財政缺口逐漸遞增,加上人民幣貶值的前提,政府違約風險隱約可現。

·不同地區經濟發展差異大,易出現結構性矛盾,西部與東北地區的風險暴露程度較高,總體來說嗎,中國風險狀況基本良好,宏觀調控政策下的風險情況有所改善,經濟發展較穩定。

用金融激活經濟發展,連帶其他資源走上繁榮,其次用股權市場做突破口打開更深層次的資本市場,以金融推進經濟深化發展的要求。

金融領域作為經濟發展的先行官,承擔多個重要領域的“開路官”,但我國目前資源條件下,仍需要謹言慎行,認真發展,培養更多金融風險管理師一類的FRM人才,從而奠定國內風險管理勢力,壯大基層風險危機化解能力,使個體、機構、企業有能力避免和利用風險並帶來實質性的改變,甚至反映至GDP上。

聯合國發布的《2018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顯示,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的1/3依仗中國。作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中國經濟在過去一年表現出眾,為全球提供滿滿正能量。

2018年,對於全球經濟而言,中國經濟依然將是注入信心的“壓艙石”和提供動力的“主引擎”。

日前,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等紛紛上調對於2018年中國經濟增速的預期。諸多國際機構最新研究普遍預測,2018年中國經濟將繼續保持強勢增長,經濟企穩和再平衡進程的持續推進將吸引更多海外投資者。

一些分析認為,2018年,步入新時代的中國經濟有望在3個維度實現質變,即周期演進呈現新韌性、改革開放挺進新縱深、全球治理創造新機遇。

“2018年,中國經濟在合理區間內運行問題不大,信心很足,更多的注意力將放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關注質量的提升。”徐洪才認為,中國經濟在維持平穩增長的同時,將在動能培育方面繼續發力,成為一個新亮點。此外,進一步深化改革,在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准脫貧和汙染防治這三大攻堅戰中取得明顯成效,也將是2018年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看點。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奧布斯特菲爾德看來,“中國的好消息對於全世界都將是好消息”。

與此同時,作為全球經濟增長的另一重要驅動力,美國在新的一年帶給世界的可能將是更多變數。2017年,美國經濟出現回升。2018年,這種向好態勢能否持續?分析認為,兩方面因素將對美國經濟形成挑戰,一是特朗普政府經濟政策帶來的不確定性,二是美聯儲貨幣政策逐步收緊可能帶來的潛在政策風險。

2017年底,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30年來最大規模的減稅法案,美聯儲也啟動年內第3次加息。“美國稅改將吸引全球資本回流美國,刺激美國經濟,因此2018年美國經濟相比今年不會太差。”陳鳳英說。

美國投資銀行美銀美林也預測稱,2018年美國經濟將增長2.4%,高於2017年的2.2%,稅改方案將令美國經濟增速提高0.3個百分點。

然而,對於全球經濟而言,風險也將隨之而來。美銀美林認為,隨著美國稅改法案落地,對美國經濟增長的潛在影響開始凸顯,2018年一季度美聯儲加息節奏可能進一步加快,美元指數將出現較大幅度波動,這就意味著新興市場將面臨更多不確定因素。

“美國的減稅、加息會對全球資本流動和產業分工產生沖擊,這是毫無疑問的。”徐洪才說。

陳鳳英認為,特朗普政府的經濟政策轉向,還會使2018年世界經濟關系更加複雜。

目前看來,2018年,美國給世界帶來唯一可確定的是,特朗普政府將讓美國更為“自我”,而全球經濟將因此面臨更多不確定性。

對於大部分西方發達經濟體來說,2017年是相對輕松的一年。

2017年,此前美國“一枝獨秀”的複蘇格局向美、歐、英等發達經濟體增長趨於同步轉變。歐元區出現10年來最強勁的擴張,歐洲各國逐漸走出歐債危機的泥潭,迎來久違的共同增長。日本則在量化寬松的路上越走越遠,經濟出現小幅增長。路透社稱,2017年,歐元區和日本的經濟表現超出前一年的預測。

“2018年,西方經濟體整體都會有一個平穩的增長。”陳鳳英說。

國際咨詢公司HISMarkit預測,2018年歐洲估計將迎來2.2%的經濟增長佳績。而受惠於外銷、內需以及2020年東京奧運會基礎建設投資,日本新一年的經濟增長率將達1.2%。

在發達經濟體延續回暖態勢的同時,新興經濟體經濟則將迎來更具挑戰性的一年。

一些分析認為,2018年,新興經濟體可能將面臨三方面挑戰,一是在反全球化浪潮湧現、國際貿易環境更為複雜的背景下,新興市場貿易投資環境更加嚴峻,對其經濟增長產生負面掣肘效應;二是新興市場國家自身可能面臨民粹主義和極端主義的蔓延風險,自身政治穩定受到影響;三是地緣政治風險居高不下。

還有統計顯示,2018年新興市場國家將有近20場選舉,其中包括南非和印度尼西亞等較大的新興市場國家。摩根大通分析師也指出,2018年拉丁美洲將迎來10多年來最為密集的政治事件日程表。政治因素或將成為新興市場投資中一個不可估量的風險。

不過,對於新興經濟體的活力,各方依然普遍看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18年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率將進一步升至4.9%,達到5年來的峰值。其中,新興經濟體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有望達到77%,較2017年上升2個百分點。

香港《南華早報》刊文稱,2018年新興市場的投資者將繼續動搖,但不會受到驚擾,發展中經濟體漲勢猶存,將繼續表現良好。

“隨著石油、天然氣等大宗商品價格回升,俄羅斯、巴西等新興經濟體受益匪淺。此外,‘一帶一路’建設也將給新興經濟體和發達經濟體提供更多合作空間。”徐洪才說。

陳鳳英也認為,整體而言,新興經濟體仍是全球經濟主要的貢獻者。“2018年,這種格局不會發生太大變化。”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高頓財經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新興經濟體仍是全球經濟主要的貢獻者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