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人民幣將離世界舞台中心越來越近

人民幣將離世界舞台中心越來越近

由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與西安高新區管委會聯合主辦的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西安峰會近日在西安舉行,會議主題為“新機遇·新引擎”。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中國銀監會原副主席蔡鄂生與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作主旨演講。

蔡鄂生表示,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十九大以來中國發展進入新時代,要以改革作為推動力促進新發展。對於“一帶一路”,蔡鄂生認為,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基本原則下應思考用好“五通”支撐點,促進經濟全球化和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動力。這需要冷靜的頭腦和創新改革思維,來解決這些問題,也需要穩紮穩打、紮實辦實事的精神。

連平認為,人民幣國際化有助於推動“一帶一路”更好地發展。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大宗商品、基礎設施、電子商務是三個關鍵突破領域,並要關注金融市場體系開放和完善、外商直接投資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向“資產型”轉變、進一步加強沿線地區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銀行國際化支撐和推進等四個方面的政策。他強調,人民幣國際化也要注意防范經濟環境不確定、地緣政治動蕩、國際治理機制不成熟、金融錯配等風險。

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重點介紹了西安在發展金融方面的六個機遇:作為“一帶一路”倡議落地重要的支點,西安未來發展有比較大的空間;國家級新區是區域經濟發展新動力的重要載體;新中心城市是西安發展成為區域發展重要節點;新經濟、新動力轉型發展帶來的重要動力;自貿區是全面深化改革和對外開放試驗田;金融中心是區域經濟發展重要支撐和亮點。

2017年,中國出台了多項政策促進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人民幣跨境直接投資、個人跨境人民幣結算等,從多個方面便利人民幣的跨境使用。

在中國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的推動下,人民幣國際化也不斷增添新動能,國際投資者對配置人民幣資產的興趣逐漸升溫。白皮書顯示,考慮增加債券資產配置的金融機構比例為60%,此外,35%的受訪銀行類金融機構還考慮增加人民幣貸款及融資資產配置。

在當前我國金融改革不斷深入,國內宏觀經濟持續向好,全球貿易和投資亦不斷回升的背景下,人民幣國際化被認為面臨較為有利的外部環境。

白皮書預計,2018年,人民幣國際化將步入快速發展的軌道,迎來新的發展空間。“一帶一路”倡議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重要的戰略機遇,人民幣可以形成“資本輸出+貿易回流”的順暢流通機制,擴大在全球的流通使用。另外,在岸金融市場的不斷開放和離岸金融市場的深入拓展,均為人民幣的全球流通提供了順暢渠道。

張青松說,“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我們抱著非常樂觀的態度和非常堅定的信心。可以預見,未來人民幣國際化仍有較大發展潛力。”

下面是人民幣國際化“農村包圍城市”之路節點上的最新動態和重大成就。

(1)中東的伊朗和沙特:石油定價權的天平似乎正在向中國傾斜

眾所周知中東擁有著豐富的石油資源,沙特和伊朗更是兩個最大的產油國,所以兩國之間對市場份額的紛爭可謂是一直不斷,沙特因為在美國的庇護下石油出口可謂是如日中天,不用愁,而伊朗在美國的制裁下市場份額不斷的減少。

但是在上次石油戰中,原油庫存大量囤積,油價低迷不斷。沙特與伊朗的矛盾不斷。

自從伊朗的制裁解除不久,為迅速發展國家經濟,於是不斷增產石油,爭搶市場份額與沙特鬧翻,沙特對其實施海上攔截,不允許載有石油的伊朗輪船通過沙特境內。直接遏制了伊朗快速發展增大石油產量的步伐,這對於伊朗來說可謂有苦說不出。在這個時候中國站了出來。

在伊朗被制裁的時候,中國站出來,站到了伊朗的身後。“在後伊核時代,中國仍將是伊朗發展過程中的重要夥伴。”

魯哈尼回憶了2014年5月對中國的訪問,他說:“我們與中國保持了高水平的合作關係,而且我們雙邊關係的未來也在朝著積極方向發展。”魯哈尼對中國在伊核談判中的貢獻表示感謝。

下面我們來看看當時伊朗做了哪些事:

當時伊朗在解除制裁之後也積極與中國回應

1、從2012年2月開始,事實上日本已經無法從伊朗進口石油天然氣。雖然伊朗政府沒有說明停止的理由。但是明眼人還是能看出來伊朗對於日本的信任正在逐漸失去。

2、伊朗央行2016年1月2日宣佈,在與外國進行交易時停止使用美元結算,使用包括人民幣、歐元、盧佈等貨幣簽訂外貿合同。

3、看到美元霸權的沒落內心當然有點興奮,為了了解一下伊朗停止使用美元的目的,特意上網找了一下相關消息。結果發現:2015年1月25日,伊朗中央銀行宣佈將在與外國進行交易時停止使用美元結算。伊朗央行副行長卡姆亞卜說,從現在起,在簽訂外貿合同時將使用其他貨幣,包括人民幣、歐元、土耳其里拉、俄羅斯盧佈和韓元。

中伊建交近45年以來,伊朗與中國的合作關係已經越來越密切,不管是在能源上還是在軍事上。

大家都知道阿紮德幹油田是世界最大的油田之一,也是伊朗近30年來發現的最大油田,原油儲量約420億桶,其開發權是一起和中石油開發,不僅如此伊朗還不但將其原屬日本的3座大型油井中的2座以日本所花價格的1/3強行劃歸中國,而且,又在今年上半年,將日本最後一塊大型油田的55%的產量劃歸中國使用。

同時中國是伊朗目前最大的能源貿易夥伴,伊朗也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部分,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於伊朗而言,同樣是賣石油,還不如賣給患難見真情的國家。這句話在表面中國要在原油的路上越走越寬,也越走越快了!

中國就是全球的亮點,原油界的真正的大佬。

中國作為第一原油進口大國,同時也是原油消費大國,現如今的石油定價權的天平似乎正在向中國傾斜。

(2)英國:已成為第二大離岸人民幣清算中心

歐洲地區人民幣支付清算超過半數在英國進行,英國已超越新加坡成為第二大離岸人民幣清算中心。

SWIFT今年4月統計顯示,2014年3月至2016年3月間,英國的人民幣支付額增加21%,英國與中國內地和香港的全部支付業務中,有40%以人民幣結算。

人民幣是該支付通道中使用最普遍的貨幣,遠遠超過緊隨其後的港元(24%)和英鎊(12%)。

(3)新加坡:東南亞人民幣存款最多的國家

新加坡離岸人民幣市場發展迅速,新加坡是東南亞人民幣存款最多的國家。

彙豐銀行最新發佈的人民幣國際化研究報告顯示,新加坡企業使用人民幣的比例從2015年的15%增加至2016年的26%,是中國以外使用人民幣最大的群體。

(4)韓國:計劃將首爾打造成人民幣離岸中心

韓國政府近年來積極推進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計劃將首爾打造成亞洲僅次於中國香港的人民幣離岸中心。

據韓國銀行統計,2016年第三季度,韓國出口貿易中人民幣結算金額達22.39億美元,佔比1.84%;進口貿易中人民幣結算金額為9.73億美元,佔比0.95%。

韓國政府表示,將積極鼓勵韓國企業在對華貿易中使用人民幣結算,努力把人民幣在韓中貿易項下的結算比例提升至20%。

(5)歐洲央行:將5億歐元的美元儲備轉換為人民幣

2017年6月13日,歐洲央行表示已經把等額5億歐元的美元儲備轉換為人民幣。

此次投資人民幣儲備,也是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將人民幣視為可自由使用貨幣,並將其納入SDR貨幣籃子,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圓和英鎊之後的SDR籃子內第五種貨幣。

越來越多的國家將人民幣納為儲備貨幣,這是中國多年來無比勤奮努力的結果,更是大國崛起的標志,也是人民幣國際化邁向成功的重大標志!

要想成為世界性的儲備貨幣,必須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是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努力,才能換來的。貨幣的國際化,實際上就是國家競爭的結果,只有最強者才能脫穎而出。

(6)美國:摩根大通銀行獲得授權成為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

2018年2月27日多名美金融界人士表示,美國摩根大通銀行獲得授權成為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是外資銀行首次成為離岸人民幣清算行,標志著人民幣國際化又向前邁進一大步。

這一決定使摩根大通成為在美國的第二家人民幣業務清算行。

2016年,中國銀行紐約分行獲得授權,成為首家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

2015年,多名美國金融和工商界人士主導成立在美人民幣交易和清算工作組,旨在促進人民幣在美國交易及清算,創始成員中包括多家中資及美資銀行。

2017年,中行紐約分行處理人民幣清算業務量接近1.6萬億元人民幣。

(7)澳門:特區首次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

2018年2月27日中國銀行澳門分行於26日發行的40億人民幣“蓮花債”受市場廣泛歡迎。這是澳門特區首次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

此次發行的“蓮花債”期限分別為1年期及3年期,受到來自歐洲、亞洲專業投資者的廣泛歡迎,超額認購近2倍,最終定價遠低於初始指導價。

中國銀行澳門分行表示,本次債券命名為“蓮花債”,既因為蓮花是澳門特區的區花,同時又寓意此次發債與特區政府經濟施政方針的高度契合,從“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的角度出發,發揮澳門金融業的優勢,助力澳門特色金融發展,進一步延伸和深化推進國家人民幣國際化的總體戰略。

(8)巴基斯坦:徹底叫停美元,選擇人民幣結算!

巴基斯坦在三月中旬時外彙儲備總額為180.79億美元,而半個月後的4月6日,巴外彙儲備就直降至173.39億美元。

這跟巴基斯坦在過去15年過度依賴美元投資有關,隨著近期一些美國資本驟然減持投資,巴基斯坦也就此陷入貨幣困境。如今,巴基斯坦經濟開始採取對美元的“休克式療法”,用新的貨幣來替代美元。而這個時候,人民幣就成了巴基斯坦的“最佳選擇”。

在巴基斯坦的南部城市卡拉奇,中國銀行卡拉奇分行日前就舉行了人民幣清算結算業務啟動儀式。這意味著中國銀行已有“權利”為在巴基斯坦運營的銀行開設人民幣賬戶,便利人民幣交易結算,特別是往來中國的彙款業務。另一方面,巴基斯坦的銀行間市場也將能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和結算。

此舉標志著人民幣的貿易和彙款流動將得到進一步的提升,人民幣國際化也在南亞地區邁出了新步伐。

巴基斯坦央行此次“拍板”開展本地人民幣清算結算的業務,也是基於巴基斯坦與中國的貿易和投資規模在不斷地擴大。

去年,巴基斯坦從中國的進口額已躍升至141.3億美元,比2016年高出整整20億美元;其出口額也從15億美元增至17億美元。巴基斯坦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逆差也從2012-2013財年的40億美元擴至2016-2017財年的120億美元。

除了巴基斯坦,目前俄羅斯、伊朗、泰國等多個國家也開始使用人民幣結算,更有包括德國央行、法國央行、歐洲央行在內的60多個國家或地區已將人民幣納入外彙儲備。可以說,如今人民幣國際化的步子已經邁得又穩又快了。

中國人民銀行5月2日發佈消息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二期)全面投產,系統運行時間將實現對全球各時區金融市場的全覆蓋,滿足廣大用戶的人民幣業務需求。

作為金融市場的“大動脈”——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的升級意味著人民幣全球支付清算服務馬力全開,為人民幣國際化鋪好了一條“高速公路”。

與之配合的另一大變化是,銀行間貨幣市場首度開通夜盤交易,打破原有的境內外業務“時差”。

5月1日起,CIPS直接參與者可在夜盤的12個小時內自由拆入資金,注入CIPS賬戶,實現流動性頭寸管理。

作為人民幣國際化的“高速公路”,CIPS是向境內外參與者的跨境人民幣業務提供資金清算、結算服務的重要金融基礎設施。升級之後,在運行時間和結算、業務模式上,CIPS(二期)更加無縫對接國際標准,金融市場跨境互聯互通的道路更加通暢,人民幣國際化有了堅實基礎,步子也將邁得更穩更快。

在3月26日成功試運行的基礎上,CIPS(二期)5月2日全面投產上線。運行時間由5×12小時延長至5×24小時+4小時,實現對全球各時區金融市場的全覆蓋。也就是說,只要是法定工作日,CIPS將分為日間場次和夜間場次全天候處理業務。

在假日後第一個工作日,日間場次運行時間將提前至當日4:30,夜間場次的運行時間為當日17:00至下一自然日8:30。

不要小看這一時序調整,這將為全球市場的人民幣交易結算提供有力保障,也與近期的人民幣全球化佈局遙相呼應。

3月26日,中國原油期貨在上海國際能源中心掛盤交易,中國首個國際化期貨品種亮相。星展銀行方面稱,此次上線的CIPS(二期)運營時序實現全球覆蓋,將對人民幣原油期貨的夜場交易提供更有力保障。

同時,我國另一大支付系統“命脈”——大額支付系統運行時間也隨之調整。自5月2日起,大額支付系統在法定工作日開始受理業務的時間從原先的前一自然日23:30調整為前一自然日20:30。自5月5日起,大額支付系統在每個周末或法定節假日期間的首日運行。

截至2018年3月底,CIPS共有31家境內外直接參與者,695家境內外間接參與者,實際業務范圍已延伸到148個國家和地區。

自2018年5月1日起,中國外彙交易中心提供同業拆借夜盤交易服務,夜盤交易時間為前一日20:30至當日8:30,當日包括法定工作日、每個周末及法定節假日的首日。CIPS直接參與者可根據結算需要,通過銀行間貨幣市場融入資金注入CIPS賬戶。

據悉,同業拆借夜盤交易首日運行平穩,農業銀行、招商銀行、中國銀行、浦發銀行、工商銀行5家CIPS直接參與機構達成首批同業拆借夜盤交易,共計7筆,總額11.8億元。其中,中國銀行拆出量最大。拆入方已通過大額支付系統完成對CIPS賬戶注資。

美元最近的瘋漲態勢讓歐洲和一些新興市場大喊崩潰,歐元、歐元、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都因此暴跌至近年新低。

與此同時,各國為防美國將金融屠刀對准自己,紛紛再次加速“去美元”。中國在幹什么呢?

央行史無前例地提出了“本幣優先”政策,這無疑將有力助推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美元怕了嗎?

一直以來,各國都苦於美元結算的霸王條約,特朗普隨便動動手腳,操縱彙率便可薅世界的羊毛。各國積怨已深,當特朗普再次拿起美元屠刀的時候,一方面黃金成為各國首選的美元替代品,其次人民幣也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擁簇。終於,中國央行5月8日發佈消息稱,下一步中國將堅持“本幣優先”,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再上新台階。

對此,中國央行副行長潘功勝也明確提出,2018年跨境人民幣業務成為主要工作任務。央行下一步將堅持“本幣優先”,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還將穩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實際上,中國跨境人民幣業務在2017年推行效果就十分不錯,金融市場也在持續開放。正因為人民幣的開放程度高了,許多金融巨鱷開始猜測,人民幣將很快追趕上美元!

摩根大通CEO就十分篤定地向外宣稱,人民幣比肩美元可能最快只需20年,當然前提是實現可自由兌換。

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的確隨著我國對外貿易的放開程度而不斷加速,上海原油期貨採用人民幣計價,專心致志囤黃金的俄羅斯也在不斷擴大人民幣結算領域。

在中國越來越頻繁的國際貿易中,許多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希望去美元的時候,將優先考慮用人民幣作為替代。

當然,20年追趕上美元的前提是我國的金融業對外開放也需要跟得上人民幣的進步。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博鼇亞洲論壇開幕式上曾表示,金融業的對外開放和彙率形成機制的改革,和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改革進程要相互配合,共同推進。事實上,央行已經在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沒有進行過外彙幹預,未來外彙市場將持續良好運行。

當中國的金融開放機制更加完善的時候,也就是大批外資湧入之時。摩根大通CEO對中國市場憧憬已久,一直都希望在中國設立一家100%股權的獨資公司。

隨著人民幣更多地參與國際貿易,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程度也會相應加大,外資准入門檻將更低,如此循環下去,人民幣將離世界舞台中心越來越近!

屆時,人民幣追趕上美元將是十分順其自然的事情。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人民幣將離世界舞台中心越來越近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