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消費升級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動力

消費升級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動力

國家發展改革委近期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重點群體就業基本穩定,失業率穩中有降,就業形勢繼續保持穩中向好態勢。

“從統計數據看,我國就業形勢總體穩定。連創新低的失業率指標不僅表明宏觀經濟繼續健康發展,也反映出比較充分就業目標基本實現。”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長安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要知道,在全球經濟經曆深刻調整、國內經濟面臨諸多困難的背景下,取得這樣的成績,實屬不易。而之所以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一方面與經濟增長不斷趨穩向好,改革紅利不斷釋放有關,另一方面也與就業尤其是創業政策的不斷發力不無關係。正是在持續不斷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巨大推動力之下,相關政策措施才可能源源不斷地激發出巨大的市場活力,以實現充分吸收就業。

一系列政策和改革措施深入推進的結果,正是為中國經濟積累了更強勁的韌性,而一旦經濟獲得較大幅度韌性,自然會為就業潛力的進一步釋放提供足夠的前提。

對於激發就業潛力,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汪浩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就業趨勢的向好,實際上根源於現階段我國就業結構發生的積極變化。需要強調的是,服務業,特別是勞動密集型的服務業門類提供了更多的就業崗位。此外,政府更加強調市場的作用,主動加快簡政放權步伐,民營經濟活力正在得到快速釋放,且未來仍有望被進一步釋放,其所能提供的就業機會增加同樣值得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繼2017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超過1300萬,超額完成去年1100萬人的就業目標之後,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今年城鎮新增就業人數1100萬以上之餘,新增了“今年城鎮調查失業率5.5%以內”的要求,這是我國首次在宏觀經濟目標中出現調查失業率目標。

不同於城鎮登記失業率只能反映大趨勢而難以准確折射出真實的失業狀況,城鎮調查失業率由於樣本科學,所以能確保數據的真實、准確。實施調查失業率更符合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也更能為國家宏觀調控提供參考。

汪浩指出,將就業率和失業率作為重要的經濟參考依據,在任何國家都發揮著左右經濟決策的指標性作用。尤其是准確反映真實情況的失業率統計能夠為制定科學有效積極的就業政策明確真實的底線,特別是為制定就業兜底政策提供明確依據。

他強調,將就業水平視為經濟增長“下限”的重要組成,其本質是政府的價值判斷,即政府認為,一旦失業率居高不下,勢必對社會帶來不穩定的因素,而減少失業的途徑就是通過刺激經濟增長達到減少失業、增加就業的初衷。而根本途徑則是確保經濟穩定增長,加大經濟韌性和結構調整,繼而實現就業結構的不斷優化和潛力的持續釋放。

就業形勢趨好,首先歸功於經濟繼續保持中高速平穩增長。一季度,我國GDP同比增長6.8%,延續了近年來平穩增長的態勢,經濟增速符合預期。經濟增長拉動就業的能力持續增強。根據測算,目前我國經濟增長每提高一個百分點,能夠帶動近200萬人就業。

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第三產業對就業吸納能力大大提高。如今,第三產業吸納了我國將近一半的勞動力,成為緩解就業壓力的絕對主力。隨著經濟規模持續擴大,市場用工需求旺盛,吸納就業能力較強。

從總量看,據人社部測算,2018年,我國勞動力供給處於比較高位的狀態,需在城鎮就業的新成長勞動力在1500萬人以上。另外,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就業形勢的結構性矛盾集中表現在一定程度的招工難和就業難並存。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廣大勞動者更希望獲得工作條件好、勞動報酬高、成長發展空間大的勞動崗位。

李長安認為,我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過去5年每年都在1300萬人以上,只要就業形勢總體穩定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應該可以順利實現全年城鎮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的目標。

在低失業率時期,依然要保持對就業問題的高度重視。李長安表示,目前,農民工轉移到城鎮就業的規模仍維持在三四百萬人,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還有100多萬名去產能行業職工需要安置。此外,在全球一體化過程中,我國就業形勢還將受到國際經濟波動的影響。特別是隨著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沖擊,需要警惕可能出現的結構性失業風險。

“在未來發展中,我國依然需要將就業放到國民經濟發展的優先位置。除了進一步擴大就業規模外,還要著力推動實現更高質量的就業。只有就業這個最大的民生基礎牢固,中國未來的發展才會更穩。”李長安說。

眾所周知,就業形勢的不斷向好與就業政策的科學與否密切相關,尤其是在全球經濟曆經下行拐點,我國經濟主動進行結構調整,不再單一求快,而是轉向高質量發展的特殊時期,這不僅考驗著就業政策主動調整以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更決定著能否繼續兌現就業目標,確保失業率維持相對低點,保證充分有效就業助力經濟持續穩中向好。

近年來,圍繞就業展開的政策著力點在於重點針對困難群體加大援助力度,而之所以一系列手段能夠促進就業和新指標向好,其背後正是因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帶來的就業市場的微妙變化。實際上,從當前決策部門對今後的政策部署來看,圍繞改革背景作出的安排依然明顯。

據介紹,今後將從六方面助力就業形勢穩中向好的良好局面,推動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一是深入實施就業優先戰略和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二是著力增強經濟發展創造就業崗位能力。三是著力激發“雙創”活力。四是著力加強職業技能培訓。五是著力提升兜底保障能力。六是著力完善覆蓋城鄉的公共就業服務體系。

對於科學有效擴大就業,中國人民大學發展中國家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彭剛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就業市場本身可分為供給和需求兩個方面,在經濟結構調整的過程中,必然會創造出很多新的就業機會和新的就業形勢。當前政府屢次強調市場要在要素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要素首先就是人,即就業者,這個要素不解決好,其他要素的運行都將成為空話。

“在實際就業層面,吸納就業最多的就是市場,特別是在民營經濟發展方面,眾多民營經濟一直解決著最大規模的就業群體需求。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和提速邁向調整深水區,市場自身會進一步發揮作用,同時也將創造更多新的就業機會。”

在很長一段時期裏,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興產業是否對傳統產業構成沖擊,一直是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近年來,各界越來越認識到新經濟對就業的促進作用,“互聯網+”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漸成學界和輿論圈的共識。今年國家統計局開始定期公佈調查失業率數據,數據顯示中國就業持續穩定向好,也成為新經濟支撐就業的佐證。

人民大學的報告顯示,2017年,阿里零售生態總共創造了3681萬個就業機會,而青年人從中受益尤為明顯。中國就業促進會《網絡創業就業統計和大學生網絡創業就業研究項目報告》顯示,大學生創辦的網店目前已佔網店總數的六成。

阿里零售平台創造的就業崗位質量也頗高。根據人民大學的調研,在阿里帶動的電商就業中,近半數電商商家年增速超過50%,超過60%的受訪商家電商崗位人員月均收入超6000元。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勞動關係系主任吳清軍認為分析,從曆史來看,技術一直是就業機會創造者,但新工作不一定會馬上出現在原來的位置,技術往往帶來“新的需求被滿足”、“學習成本”加速降低,從而降低社會總成本,擴大社會總消費。當下中國,以新零售為代表的數字經濟正欣欣向榮,帶來市場半徑擴大、分工細化,新就業形態層出不窮,這種新就業更具中國新時代特征、更受年輕一代歡迎。

數字經濟帶來了經濟組織形態的變革。阿里經濟體創造的平台型就業,相較傳統就業形態,助推了就業市場的平等。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毛日昇認為,近年基於互聯網、移動支付等新技術的發展,新經濟產生了平台型就業和創業的新途徑,雇傭關係從以前穩定的“公司+雇員”關係變成靈活的“平台+履約人”,平台都從傳統的管理者,變成對個體能力的賦能者和支撐者,因而給平台上的參與者提供最大限度的平等和自由。

“這就是數字經濟平台對於就業平等的促進作用,這還表現在給廣大殘疾人士提供更多選擇的就業機會,以及配合農村扶貧工作的開展。”毛日昇說。

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認為,新經濟以開放的平台模式,讓更多品牌商和商家獲得了更大發展。平台是開放的,更是以數字化能力為所有平台主賦能的。“可以說,阿里新經濟平台讓中小企業、婦女、農村居民、殘疾人等群體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平等參與機會,真正帶動了普惠式包容式發展。”高紅冰說。

就業平等進一步帶動了區域的均衡發展,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研究室主任戴志軍撰文寫道,越來越多中西部和農村商家通過電商平台面向全國市場銷售本地產品,有力帶動了本地經濟發展,從而有利於區域均衡發展。

根據阿里研究院發佈的《2017年中國數字經濟報告》,2017年全國各省區市中,電商消費總額增速最快的地區貴州、海南、寧夏和西藏,都屬於相對欠發達地區。

阿里巴巴集團披露,2017年公司納稅366億元,平均每天納稅超過1億元,帶動生態上下遊納稅超過2900億元。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阿里巴巴對實體經濟的帶動效應。

消費升級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動力。天貓、淘寶等電商平台,讓讓更多個性化乃至長尾的消費需求得到更好滿足,例如淘寶“千人千面”等機制的設置,重塑了消費者的購物體驗。戴志軍指出,電子商務降低了交易成本、擴大了市場范圍,提升了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拉動了消費結構升級。

阿里零售生態,更在反哺上遊制造業、服務業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制造業的數字化、智能化趨勢勢不可當,中國要把握這一變革趨勢,就必須將制造業和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緊密連接。”高紅冰認為,阿里提出的“Madein Internet”使按需生產成為可能,使大數據引導生產成為現實。

一個典型的案例是海爾集團,其基於天貓大數據推動家電制造業由B2C制造向C2B新制造轉變,2017上半年,用戶參與定制的產品佔比達到52%,全年在天貓上實現了120億元的成交額。

在現代服務業的反哺途徑上,戴建軍認為,大力發展服務業特別是現代服務業是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的一個主要方向。數字經濟催生了大量的新興服務業,因此,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提升了服務業對於經濟增長的貢獻,優化了我國產業結構。

此外,數字服務業還通過降低信息不充分程度,促進了各個產業供需之間、上中下遊各環節之間更為均衡、協同發展,優化了產業內部結構。

根據新華社、中國政府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財經 » 消費升級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動力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