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海峽兩岸同胞,謹慎使用“藥妝”

台灣專家:日本藥妝規定鬆 亂用傷身又無效

藥品、保養品分不清,傷身又無效!許多人總認為「日本製最好」,愛飛到日本藥妝店大採購,買一堆「藥用」產品當乳液、護膚霜,但醫師提醒,部分藥品可能含類固醇、抗生素,甚至是國內禁用成分,沒病不可亂擦。

中國醫藥大學國際醫療美容中心主任邱品齊說,根據日本政府規定,日本藥妝店內販售的藥品都必須標註上是第幾類醫藥品,但由於日本藥妝店販售藥品並不嚴格,幾乎民眾踏進去後,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海峽兩岸同胞,謹慎使用“藥妝”

                      資料圖

邱品齊說,很多人愛到日本買的曼秀雷敦AD軟膏(俗稱藍色小護士)是含有Lidocaine麻醉劑的藥膏,在台灣應屬於醫師處方藥,自行購買使用會有風險,甚至有可能造成皮膚的慢性傷害,像是出血、抗藥性、過敏等症狀。4年前該款產品引進台灣後,代理商將Lidocaine麻醉劑成分拿掉,就符合我國規範,無須處方即可購買。

以日本販售的曼秀雷敦AD軟膏為例,邱品齊說,屬於日本第2類醫藥品,也就是平常沒有病就不要亂買、亂用、亂吃的產品,但卻常見不少人民眾把這種藥膏當作保養品用。

邱品齊說,曾有30多歲的女性病人,雙手會不自覺的發癢,一開始以為是冬季癢,託朋友從日本帶了幾條回來使用,起初擦了很舒服,未料之後只要不擦,雙手就會發癢,就醫才知她是蕁麻疹,必須吃藥症狀才會改善。

邱品齊表示,藥品之所以列管為藥品,是因為風險及副作用會較大,需要在醫療專業判斷追蹤下使用才會比較安全,把藥品當做保養品用,就很像是拿大砲亂打或持關刀亂砍,而且之後一旦出問題,不但得不償失甚至要申請藥害救濟都不行。

皮膚科醫師趙昭明則提醒,民眾常見迷思是認為「藥用」護膚效果比較好,其實因日本的規範與我國不同,許多產品上面都可標註藥用,那不是「升級版」的意思,建議購物時多留意。

海峽兩岸同胞,謹慎使用“藥妝”

                                                        資料圖

中國大陸:缺乏政策依據 中國式“藥妝”何以為生?

  不僅在台灣地區,藥妝廣受歡迎,在中國大陸,藥妝也是掛起一陣“潮流”。對此,中國大陸新京报记者王远征提醒大家要理性對待藥妝護膚品。新京報發表一篇相關文章,標題為“缺乏政策依据 中国式“药妆”何以为生?”,文章內容如下:

聽說過雅漾、薇姿、理膚泉嗎?沒錯,他們就是被國人熱捧的“藥妝”。從法國薇姿登陸中國開始,“藥妝”在中國大陸刮起一陣旋風,各大企業投身“藥妝”市場,其中不乏制藥企業。然而,絕大多數藥企的“藥妝”如今都處於低迷或停滯狀態。

“盡管備受國人追捧,但‘藥妝’在中國其實並不被承認。”化妝品行業資深從業者及相關專家均告訴新京報記者,根據我國法律的規定,一件產品不可能同時擁有化妝品與藥品雙重屬性。

海峽兩岸同胞,謹慎使用“藥妝”

                                                 資料圖

“藥妝”概念在中國不存在

肌膚敏感,用藥妝;長痘痘了,用藥妝;膚色暗沈,用藥妝……很多人皮膚有一點問題就會想到“藥妝”。要問消費者,什麽是“藥妝”?估計不少人會說,溫和不刺激;抑或是含有藥物的化妝品;還有人認為,“藥妝”是可以在醫院的藥房拿到。

其實,所謂的“藥妝”並不含藥物成分。這個概念實際上源於國際上一個流行概念——醫學護膚。有數據顯示,在美國、德國、法國和日本等化妝品產業大國,藥妝品銷售額均有幾十億美元。

武漢市第一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吳娟指出,在一些發達國家裏,比如法國,“藥妝”是由企業與醫生聯合研發,通常只在藥店銷售,所有有效成分及安全性須經醫學文獻和皮膚科臨床測試證明,且不含經公認致敏原的醫學護膚品。

但在中國,“藥妝”概念根本就不存在。《化妝品衛生監督條例》只是將化妝品分為特殊用途化妝品和非特殊用途兩大類。中國香料香精化妝品工業協會化妝品部主任劉洋指出,根據國家食藥監總局的相關規定,化妝品宣稱“藥妝”“醫學護膚品”等誇大宣傳、使用醫療術語的行為屬於違規。

市場和臨床“藥妝”意義不同

由於沒有“藥妝”的概念,因此也沒有相應的監管標準。多名業內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藥妝”概念被炒得最為火熱的那幾年,滿大街都是“藥妝”,銷售人員誇大宣傳功效,產品質量參差不齊,有的所謂“藥妝”甚至含有抗生素、激素等。在吳娟所在醫院的化妝品不良反應監測門診,就有一些患者因亂化妝品出現了皮膚問題。吳娟提醒,不要自行購買所謂的“藥妝”,建議到醫院確診後再根據醫生的建議購買化妝品或用藥。

盡管如此,一些針對肌膚問題的化妝品,還是得到了臨床醫師的認可,並作為治療之外的輔助手段。

“消費者認為的藥妝,和我們醫生認為的藥妝不是一回事。”吳娟認為,用醫學護膚品來稱呼這些具有一定功能性的化妝品會更確切,這類化妝品更適合問題肌膚,比如有的化妝品專門為創傷後皮膚屏障功能重建,有的用於激光術後修覆等。

宣武醫院皮膚科主任朱威也認為,用醫學護膚品定義這類化妝品更為貼切。她所在的科室會有一些品牌的“藥妝”系列產品來進行臨床試驗,但主要是薇姿、雅漾、絲塔芙等進口品牌,沒有國產品牌,“這些產品在國內拿到的其實也都是衛妝字號”。

“藥妝”藍海藥企鎩羽而歸

盡管不被承認,但“藥妝”在中國也曾有過瘋狂期。

據此前媒體報道,2010年,中國化妝品市場銷售總額達1200億元,其中藥妝市場份額由20%增長到40%,而歐洲、美國和日本的“藥妝”占各自國內化妝品市場的50%-60%。

國內外巨大的差距曾讓企業普遍看好“藥妝”這一片藍海,在藥物利潤空間逐漸下滑的背景下,“藥妝”成為了藥企當時爭奪的一塊“肥肉”。有業內人士稱,當時中國排名前五十的藥企都在推自己的藥妝,包括聖火藥業、同仁堂、康恩貝、馬應龍、片仔癀、白雲山、雲南白藥等。但到目前為止,藥企在“藥妝”上的嘗試大多鎩羽而歸。

“‘藥妝’身份不明以至於很多藥企無法繼續做化妝品。”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負責人史立臣指出,藥企對日化行業並不熟悉,藥店本來是藥企最熟悉的銷售渠道,在“藥妝”風頭正盛的那些年,藥企靠著在藥店宣傳“藥妝”的功能去和普通化妝品競爭。“藥妝”被叫停後,對化妝品銷售渠道和終端都不熟悉的藥企,優勢蕩然無存。“買普通化妝品,為什麽要去藥店呢?都是衛妝字號的產品,在禁止宣傳功效的情況下,你無法分辨。”

海峽兩岸同胞,謹慎使用“藥妝”

                                       資料圖

中草藥或成為新的突破點

“藥妝最初只是化妝品企業的一種營銷手段,讓產品看起來科技感更強。”化妝品行業資深從業者劉梁說。

劉洋也認為,企業宣稱“藥妝”的這種訴求找不到法律依據,原則不能被打破。“對於化妝品而言,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化妝品從始至終不允許宣傳醫療作用,和‘藥’有著明確界限。”劉洋建議,化妝品行業發展越來越細化,各類化妝品針對性更強,企業應以現行法規要求為準繩,去做化妝品的研發和生產,可以針對不同的目標人群,研發有針對性的配方。

“藥企要想做一些功能性配方的化妝品,還是應該側重中草藥成分為主,有機會發展起來的。”史立臣指出,國家政策並沒有限制中草藥不能入化妝品,不限制就是允許,而且這方面是藥企優勢領域,掌握著中草藥資源,只要方法得當,會有成功的。但此前藥企其實也多是從中草藥方向進軍“藥妝”,為何鎩羽而歸?史立臣認為,關鍵是,藥企不能總是把藥店作為其化妝品的銷售終端,用做藥的經營思路去經營化妝品。他建議藥企多了解化妝品經營模式後再去經營化妝品。

那些涉足“藥妝”

市場的企業

同仁堂:2001年,同仁堂進軍藥妝領域,是最早涉足“藥妝”的藥企之一。當時產品主打中藥“藥妝”,有“同仁本草”、“伊妝”、“麗顏坊”、“派朗”、“佳寶樂”等品牌。十多年過去了,同仁堂“藥妝”被業內人士稱為三流品牌,十余年來業績只停留在千萬級別。不久前,同仁堂發布的2015年年報中,對化妝品更是只字未提。

雲南白藥:2008年8月,雲南白藥正式介入“藥妝”領域。不過,與在日化領域中雲南白藥牙膏獲得的成功相比,“藥妝”采之汲面膜上市後銷售業績並不樂觀。在2015年半年度報告中,對“化妝品”也是只字未提。

廣藥集團:“王老吉”商標所有者廣藥集團從2011年起啟動“王老吉”品牌擴張之路,向包括保健品、食品、藥酒、藥妝等多個領域擴展。在廣藥集團2015年年報的大健康板塊中,盡管提到了“藥妝”的生產、研發與銷售,但其後提及的主要產品並不包含化妝品。近日廣藥集團王老吉大健康產業向新京報記者回覆稱,“藥妝”目前沒怎麽做。

根據台灣中時電子報、中國大陸新京報等綜合採編【文章觀點不歸華發網官方所有】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海峽兩岸同胞,謹慎使用“藥妝”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