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

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

由中國行為法學會金融法律行為研究分會、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主辦,中國新興建設集團重慶分公司承辦的“中國行為法學會金融法律行為研究分會2017年年會暨金融安全與法制建設學術研討會”在重慶市興辦。中國行為法學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原副校長李文燕、中國行為法學會副會長、金融法律行為研究會會長朱小黃、中國行為法學會金融法律行為學會副會長、中國長城資產管理公司原董事長張曉松,以及全國部分高等院校、科研機構、行政和政法機關及來自產業律師的專家學者和其它代表共140人參加了會議。

中國行為法學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原副校長李文燕致歡迎詞,他指出本次會議是落實貫徹十九大及其精神的重要舉措,金融是國家的命脈,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此次會議的召開必將推動金融安全與法治建設理論研究和司法實戰深入開展,為金融安全更好開展提供了強大的智力支持。

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院長梅傳強指出:本次會議在西南政法大學召開,充分體現了中國行為法學會金融法律行為研究分會對我校的重視和肯定,也是落實貫徹十九大精神和總書記系列講話的重要表現,西南政法大學源遠流長,底蘊豐富,承辦此次會議是我校的夙願,我校將以此大會為契機,學習借鑒與會代表的研究成果,豐富經驗和才智,推動我校各項工作再上新台階。

中國行為法學會副會長、金融法律行為研究會長朱小黃詳細介紹了一年以來的各項工作。他指出,目前金融安全工作形勢刻不容緩,要充分利用好刑事手段在調整經濟關系的作用。在下一步工作中,要進一步結合十九大工作報告精神,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當前金融工作的重要講話內涵和具體要求,加強自身建設,發揮好自身職能作用,構架聯系,溝通廣大法律工作者,構建起為大眾服務的平台,為我國經濟社會健康發展作出應有的貢獻。

他強調,新時代金融安全工作的推進應當多向發力,多層次推進,必須率先把握全面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全面依法治國總要求,全面回應群眾關切。圍繞這些主要理論和實踐,首要從事金融安全的法學法律工作者深入研究,立足實踐,建言獻策。他強調,中國行為法學會金融法律行為研究分會應堅持正確的發展方向,立足實際,深入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把學習的成果轉化為理論研究的動力,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貢獻智慧和力量。

“健全金融法治體系”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的重要思想,雖然十九大報告沒有出現“金融法治”四個字,但仔細領會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有關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加強金融監管等內容的表述,回顧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根據習近平總書記的認識論和方法論,我們認為十九大報告精神與金融法治密切相關。

對於十九大報告有關金融法治的內容,不能僅僅看有沒有“金融”兩個字,也不能光盯著“法治”兩個字。十九大報告在全面深化改革部分內容中就強調,要著力增強改革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我們理解習近平總書記任何一個思想,都要放到整體、系統、協同的角度去理解。

首先,習近平總書記反複強調要蹄疾步穩推進全面深化改革。既然是全面,就必然包含各個方面,金融、法律等都在其中。在全面深化改革過程中,要堅決破除各方面的體制機制弊端,包括金融、法治方面的體制機制弊端,建立新的符合人民對於美好生活追求的體制機制。

過去5年,改革的系統性、協同性、整體性等不斷增強,重要領域、關鍵環節改革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改革主體框架已經形成,這其中自然包括金融、法治的主體框架。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國家治理現代化”是他提出來的一個目標。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在有關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部署中也是一個重點。

其次,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黨是領導一切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加強對法治中國建設的統一領導。做到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立法、執法、司法、守法各個環節都有要求。法治政府、法治國家和法治社會各個層次都要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日益完善。這些內容突出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的系統思維。下一步,我們要全面深化改革,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范、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這樣才能充分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推進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

再次,十九大報告關於金融的內容,主要放在建立現代經濟體系中論述。深化改革主要是指體制改革,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要解決當前金融“脫實向虛”、資金空轉問題,必須讓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要“脫虛向實”。要提高直接融資的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金融調控形成了雙支柱調控框架,傳統的貨幣政策要健全,宏觀審慎的監管政策要加強。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是十九大報告中提到的有關金融的主要方針。另外,十九大報告還提出要發展綠色金融,強調發展綠色消費和綠色生產的法律體系,也就是要用法治保障支持綠色金融發展。

根據十九大報告中有關深化改革、依法治國和金融監管的有關表述,結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我們認為,當前,我國金融法治體系建設有如下五個方面應作為工作的關鍵著力點。

第一是加強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體系建設。在金融領域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就是堅持以金融消費者為中心,我國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現在已經提到了議事日程,但是還沒有形成法規體系,對於金融消費者權利的保障是從經營者的角度來要求。參照發達國家的做法,可以成立金融消費者保護組織和制定金融消費者保護法,建立金融糾紛解決機制和金融消費者教育體系,以此更加有效地應對金融創新帶來的沖擊和金融消費者損失等問題。

第二是完善金融創新規制體系建設。當前,新科技革命帶來的互聯網金融、金融科技對於傳統金融體系帶來很大的沖擊,出現了金融綜合跨業發展趨勢,金融創新更是層出不窮。平衡創新與風險,打破“一放就亂”“一管就死”的循環,必須加強制度創新和規制體系建設。既要防止“一放就亂”,及時規范創新帶來的空白領域和交叉地帶;又要防止“一管就死”,在互聯網金融等風險整治結束後的長效機制建設中,讓創新的活力與金融的穩定能夠有效地結合與平衡。

第三是金融風險治理規范體系建設。十九大報告強調,完善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守住底線要有治理規范,要建立一套治理體系。建立這樣一套體系,可以以互聯網金融為重要試點,運用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運用監管科技對風險進行及時監測、預警和處置,建立起基於技術創新的金融風險治理規范體系。

第四是金融監管的法律體系建設。原來基於分業經營進行分業監管,而在綜合跨業發展趨勢下必須重構有關的監管法律,還有一些監管法律已經落後,要及時修訂完善。有些金融監管領域還有所不足,要加強立法補充。特別是對於一些新興領域,要進一步完善和建立有關的金融監管法律制度,讓金融監管者必須嚴格依法進行監管。

第五是金融機構要建立合規管理體系。國家的金融法律、法規、標准等,要落實到金融機構。金融機構要建立一套合規體系,不僅僅是建立一套合規管理規范,還要建立合規管理組織,要有專人來執行有關事務,讓所有的工作、決策、管理、操作等全部都以合規為基准,並且與時俱進,進行動態合規管理。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長、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資深研究員、中國金融學會副秘書長張承惠在綠法國際聯盟首屆金融資本市場發展與法律規制高峰論壇上發表了主題演講,就資本市場的金融法制建設談了三點感觸。

第一,資本市場發展必須要有一個非常健全的金融法制體系。因為在資本市場,投資者不能用行政命令指揮市場,這一點已經被2015年的股市泡沫和隨後的股災所證明。所以我們必須要讓投資者相信,這個市場是公平公正的。另外一點就是,資本市場是屬於契約密集型的市場,因此交易更加複雜並伴隨著道德風險,所以法律制度是否正確對資本市場的發展和影響極大。在資本市場法制體系的立法、執法、司法和守法四個環節中,最薄弱是立法環節。

第二,建設有利於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金融法制體制應該首先解決理念問題。如果理念不調整,這樣的法律框架很難說是完整的。如果是保護投資者的話,那么重點是保護大投資者而不是側重保護中小投資者。

第三,監管重點是規范交易行為還是規范交易機構?看起來,交易行為是交易機構做出來的,但實際上交易行為和交易機構並不能簡單的被認為是一件事。在這種情況下就很容易導致監管分工不清楚,也容易導致監管空白。

“十三五”規劃建議要求堅持“綠色發展”,並提出“發展綠色金融”,這不僅體現了對於經濟向綠色低碳可持續方向轉型的決心,也順應了世界落實《巴黎協議》目標的呼聲,推動實現氣候、環境方面的全球合作。

一段時間裏,在發展綠色金融的意願上,政府和市場還存在一些偏差。如今,我們不僅看到了政府的推動,也看到了市場力量的努力。比如興業銀行杭州分行水資源利用與保護領域融資餘額達到265億元,已投入“五水共治”項目79個;互聯網金融機構螞蟻金服近日推出“螞蟻森林”項目,為旗下支付寶平台4.5億用戶全面開通個人碳賬戶,發動個人參與減少碳排放。

但也應清醒地看到,要把“綠色金融”這盤大棋下好,我們還有一系列問題需要解決,其中最根本的,是要以法律形式把綠色金融制度確立下來。

我國綠色金融立法,以1995年人民銀行頒布的《關於貫徹信貸政策與加強環境保護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為開始,迄今已出台多部規章和規范性文件。但從實踐情況看,仍存在立法層次低、責任歸屬不明確、操作性不強等缺陷。

由於我國尚未建立明確的綠色金融概念框架和統計意義上的詳細定義,導致實踐中存在諸多問題。比如,對綠色金融的狹隘理解,可能限制政策支持體系和市場實踐的發展。再如,概念之間也可能存在沖突。由於綠色金融涉及的節能減排項目多屬“兩高”行業,致使銀行開展綠色金融業務越多,在“兩高”行業的信貸規模增長就越快,出現政策激勵效果相互矛盾的現象。

當前我國綠色金融制度總體上停留在試點和政策層面,內容尚不完整,效能也難以充分發揮。要充分發揮綠色金融政策調控市場和保護環境的作用,就應當以法律的形式確立綠色金融制度,秉承“寓義於利”的理念,在投融資領域加強企業的社會責任,並與其他相關的環境經濟法律相配套,最大限度發揮法律的規范和調控作用。

具體而言,在立法路徑上,可以采取綠色金融促進法和金融法“生態化”並行不悖的方式。一方面,由全國人大出台綠色金融促進法,將現有綠色金融法規、政策轉化升級為法律;另一方面,在對商業銀行法、證券法和保險法等進行修改時,加入綠色信貸、綠色證券和綠色保險制度的相關規定。

在立法層級上,堅持中央立法為主導,同時鼓勵各省市自治區人大根據上位法的相關規定,因地制宜制定相關促進條例,更有針對性地指導、促進本地區綠色金融創新和環境保護。

在立法內容上,需要明確綠色金融的定義和各主體的權利義務。可以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按照民事責任為主,刑事、行政責任為輔的原則,進一步明確銀行對所提供融資項目環境影響的法定審查義務,確立金融機構環境法律責任。同時,堅持限制性規范和鼓勵性規范並舉,既全面列舉激勵措施,包括但不限於利率政策、財稅政策、授信額度等,又明確相關主體的法律責任。

根據人民網、中新網、經濟日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