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未來中國市場可能迎來較快的外資增長勢頭

未來中國市場可能迎來較快的外資增長勢頭

眾所周知,當下的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適應新常態、認識新常態、把握新常態,廣大的投資者才能在金融市場獲得額外的豐厚收益。

伴隨著移動互聯網、金融科技的不斷興起,傳統金融平台在產品設計、風控能力、服務線下客戶等方面的劣勢日益明顯,如果不能與互聯網平台的大數據、流量、運營能力進行互補,將無法滿足廣大投資者日益完善的需求。

就拿當下的A股來說,實行的是T+1交易,只能做多,如果遇到流動性衰歇,廣大的投資者很容易虧損,這就是為什么大多數股民是賠錢的。相比較而言,金融衍生品市場具備極高的人氣,T+0交易,既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同時配備的杠杠可以讓收益在短時間內擴大,只要風險把控適度,伴隨著投資者交易技術的嫻熟,長期來看是有盈利前景的。

不久前,中國宣了逐步取消外資在華金融機構持股比例限制的政策,引發海外投資者關注。多家機構負責人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高度歡迎和肯定中國開放金融市場,期待相關政策能夠盡快落地,這將為中外金融產業帶來規模空前的雙贏機遇。

瑞銀財富管理英國投資辦公室負責人餘修遠表示,海外投資者認為中共十九大之後的中國將在國際舞台上更為積極,進一步開放市場有利於推進中外互動。同時,這項開放政策也彰顯了中國對自身經濟實力和風險管控能力的信心。顯然,只有一個有信心的國家才會開放市場,接受海外投資機構。

他表示,這一政策同時也是中國金融市場長期發展所必需的。從競爭的角度來看,中國金融機構雖然在香港取得了較大成功,但仍有很多需要學習和提升的地方。這一開放政策有助於通過引進外資,提升中資機構的管理能力,幫助中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提升競爭力。

英國最大的金融和專業服務業協會——倫敦金融城協會亞太區負責人萊恩.克斯接受記者專訪時也表示,對於中國如此巨大的市場而言,任何開放政策都需要深思熟慮。這一政策本身的巨大意義和政策方向都表明,中國市場開放的姿態是非常積極的。

對於市場開放的進程,萊恩表示,從當前的規劃來看,現在將外資在多數金融機構的持股比例提升至51%,並在3年至5年之後提升到完全控股。理論上講,這一進程是非常快的。

談及對於國際投資者的影響,各方表示,雖然短期內各方大規模入市可能性不大,但是中長期內外資在華擴大經營規模是必然趨勢。

萊恩表示,預計未來國際機構在政策實施初期不會很快大規模進入中國市場。這一方面是因為部分國際金融機構面臨當前母國市場監管趨嚴影響,資本金壓力較大。他們還要觀察和評估已經進入中國的企業盈利狀況。同時,國際投資者還將考慮中國市場政策實施的透明度等一系列問題。中國金融服務業有著巨大的潛力,更為開放的中國能為世界帶來巨大的利益。

餘修遠表示,在2017年瑞銀歐洲年會上,各方認為從商業法律角度來看,近年來中國商業環境的改善非常大。如果未來中國在開放的同時,能夠持續改善外資在華經營法律環境,將有助於提升外資機構投資中國的信心。

對於未來外資在華規模發展,他表示,由於基數效應,未來中國市場可能迎來較快的外資增長勢頭,但是預計整體外資比例的大規模提升仍然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標准人壽安本集團向記者表示,這是非常積極的政策進展,將極大地鼓勵海外投資者進一步拓展其中國市場發展戰略。該集團將致力於中國市場的長期發展,但強調相關發展和轉變需要時間,未來將與中國合作夥伴長期合作以更好應對開放政策。

對於本輪開放如何實施,萊恩表示,英國各大機構非常期待能夠盡快了解到具體實施政策的情況。中國將以何種方式管理有關增持股份的申請、如何確保相關進程的透明度和審批效率都是國際投資機構關注的重點。在這一領域,經曆過上世紀80年代金融市場大爆炸的倫敦具有豐富的經驗。英國作為中國的天然夥伴,願意與中國分享自身市場開放中如何控制負面影響的經驗。

就本輪開放對於中國市場機構的影響,萊恩表示,開放無疑將帶來更多的競爭,但這也意味著中資機構和外資機構合作的機遇。同時,從英國此前的曆史經驗來看,外資的進入將為中國本土機構帶來更高效率、更為豐富的服務產品和經驗,也將提升中國企業成為國際知名金融機構的可能性。

餘修遠表示,預計外資機構在未來持股比例提升之後將更為重視本土化發展,中國金融市場發展的既定方向不會因為外資的進入而改變。外資的進入不僅能夠帶來豐富的金融產品,也可以向監管機構提出新金融產品監管立法的相關專業建議,從而完善相關監管環境。

“中國市場投資機會豐富,但即便經濟發展到今天,仍有不少國際投資者對中國的市場機會和政策了解有限,或者還持有已經過時的認知。這種認知上的差距,在一定程度上阻擋了國際機構投資者投資中國的腳步。”德意志銀行機構客戶業務全球聯席主管StefanHoops說。

恰逢農曆歲末,各大外資投行在中國召開國際投資者峰會,來自世界各地的企業高管、投資者齊聚中國,了解中國經濟發展的最新動態、找尋新一年的投資機會。2018年中國股市、債市的投資機會在哪?國際投資者眼中的中國經濟發展前景如何?帶著這些問題,證券時報記者專訪了StefanHoops和德意志銀行亞太區機構客戶業務聯席主管David Beale。

證券時報記者:國際機構投資者如何看待未來兩三年中國經濟發展前景?

StefanHoops:中國經濟體量已經非常龐大,即便未來幾年保持6%~6.5%的GDP增速,其經濟增長規模也非常可觀。如果說中國政府還需要做什么,我認為就是應該進一步提高與國際投資者的溝通,如對外多闡述對經濟政策選擇的考量。

實際上,為提高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的便利度,中國政府已建立“債券通”、“滬港通”等一系列制度安排。除了建立好便利的投資制度,還應對外介紹中國最新的投資環境和經濟環境。國際投資者對中國所了解的信息很多都已經過時了。

證券時報記者:國際投資者普遍對中國經濟哪些問題比較擔心和關注?

StefanHoops:大多數國際投資者對中國的房地產市場過熱、地方政府債務和國企高負債等問題都有所耳聞,但在中國政府如何調整措施,有效解決這些問題方面還缺乏了解。

證券時報記者:從你們所接觸的國際機構投資者的情況看,他們最希望了解中國哪方面的信息?

StefanHoops:目前主要有三方面是國際投資者最希望了解的,一是中國經濟增長的穩定性如何,二是中國新經濟領域的發展情況和未來前景,三是金融科技(Fintech)等科技前沿領域的現狀和發展前景。

證券時報記者:如何看待中國股市的投資機會?國際投資者更看好中國股市哪些板塊的發展前景?

StefanHoops:總的來看,對於國際投資者來說,投資中國股市更重要的是先要了解13億中國消費者都在使用什么產品,對哪類產品的潛在需求量更大。按照這種思路,消費行業、醫療器械等領域可能更具增長潛力。

證券時報記者:未來五年,人民幣債券市場有望吸引多少境外資金流入投資?

DavidBeale:展望人民幣債券市場的發展,德意志銀行認為中國債市已經准備就緒。境外資金流入方面,預計未來五年,外資進入人民幣債券市場規模將達7000億~8000億美元,其中約40%來自民間資本,約60%來自官方投資。預計2018年境內債券市場的新增外資總額將達7000億元人民幣,外資流入的步伐將在2018~2020年加快。

證券時報記者:在債券品種的選擇上,境外投資者是否仍更青睞利率債而非信用債?

StefanHoops:收益水平仍是大部分國際投資者選擇標地的主要考慮因素。過去幾年在全球量化寬松周期中,機構投資者傳統上比較關注的各國主權及類主權債券主要由政府購買,因此大量機構投資轉向高收益類公司債券。由於中國經濟蓬勃發展,在新經濟等領域走在國際前列,中資高收益類的企業債更容易得到國際投資者的歡迎。

DavidBeale:目前看,境外投資者對人民幣計價的中國政府債券需求仍然很大,同時對公司類信用債的興趣與過去幾年相比也在增加。2017年,中資公司類信用債無論是在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表現都較為活躍,尤其是Fintech類的中資發行人所發行的債券,非常受境外投資者青睞。

近年來,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取得顯著進展。內地與香港股票、債券市場互聯互通機制相繼推出,QFII、RQFII規模逐步擴大,為國際投資者參與中國資本市場提供了更大便利。國際投資者的深度參與對於中國資本市場投資理念、體制機制的完善發揮著獨特作用。就此,《證券日報》記者近日專訪了德意志銀行中國區總經理高峰。

《證券日報》記者:您如何看待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現狀?

高峰:目前中國股市市值超過10萬億美元,債市市值也超過10萬億美元。中國證券監管層提出了建設資本市場強國的目標,我認為這個目標不應僅注重“量”的積累,更應該重視如何有效發揮資本市場資源配置的作用。

資本市場發展的內涵有很多,經常提到的有:較高的可投資性,良好的定價機制,充沛的流動性和健全的價格傳導機制。此外,健全的資本市場還應該具備多層次的結構和生態體系,以及透明、公平的制度保證。

資本市場發展的外延主要是指在多大程度上吸納市場參與者,並使其遵守規則進行交易活動。監管機構制定政策和法規,也應遵循市場規律,並且嚴格執行。同時,強大的資本市場還應具有產品創新能力,以支持新經濟的發展,並擴大中國金融活動在國際市場中發揮資源配置的作用,提升國際參與度與競爭力。

另外一點就是隨著實體經濟結構的轉型,資本市場是否能有效支持新經濟、新興產業。這也是對市場能力的一個檢驗。

《證券日報》記者:您認為資本市場如何才能更好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高峰:資本市場的發展應該順應經濟發展的一般規律,同時配合有效的市場指引。具體來說,就是發揮市場機制本來的作用,避免出現違反市場規律的剛性兌付等現象。因為剛性兌付將使資金流向不該去的地方,削弱資源配置作用。

實體經濟沒有資本市場的支持,就缺失了其發展的血液。市場的運營基於規則,有它自己內在的邏輯。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一定要通過市場機制來實現,充分發揮“無形之手”的作用。

由於市場具備對風險和收益進行衡量的機制,高效率的資本市場一定是順應經濟結構變化的。可以看到,20年前美國資本市場上市值最大的公司是通用電氣(GE)、美國電話電報(AT&T)。但現在通過市場的淘汰機制,市值最大的公司是亞馬遜(Amazon)、穀歌(Google)這類可以引領未來的公司,這跟實體經濟的發展是相契合的。

根據友財網、經濟日報、同花順財經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未來中國市場可能迎來較快的外資增長勢頭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