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國礦產資源“三率”指標基本維持穩定

我國礦產資源“三率”指標基本維持穩定

日前,由國土資源部礦產資源儲量司、中國地質調查局資源評價部組織中國地質科學院鄭州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在詳細調查基礎上編制的《重要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水平通報》(簡稱《通報》),正式對外發

《通報》選取“三率”調查工作確定的煤炭、鐵礦、錳礦、銅礦、鉛礦、鋅礦、鋁土礦、鎳礦、鎢礦、錫礦、銻礦、鉬礦、稀土礦、金礦、磷礦、硫鐵礦、鉀鹽、石墨、耐火黏土和螢石礦共20種礦產作為通報對象,對比分析了“十三五”初期與“十二五”初期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水平的變化情況,總結了近年來湧現出的先進技術、工藝和設備。

部礦產資源儲量司司長鞠建華表示:“開展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水平調查評估是加快推進礦業領域生態文明建設的重大舉措,是促進礦業轉型發展的重要基礎性工作,可以為開發利用管理和政策制定提供重要依據。”此次通報的最大亮點,是對各省區主要礦產儲量與產量比進行了統計分析。在指標的選取上,第一次選取了產能利用率,對礦產能利用率和選礦產能利用率進行了調查評價,全面客觀真實地反映了當前我國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水平。

《通報》對各省區主要礦產儲量與產量比進行了統計分析。分析結果顯示,我國礦產資源開發體現出以下特點:

產量分相對集中。鉀鹽主要集中在青海、新疆,錫礦、磷礦、銻礦、鎳礦、石墨、鋁土礦和鎢礦產量最大的四省產能全國的90%以上,鉬礦、耐火黏土、硫鐵礦和錳礦產量最大的四省產能全國的80%以上,其餘礦產產量最大的四省產能全國的60%以上。

產能結構進一步優化。“十三五”初期,我國20種礦產礦權18544個,其中正常生產礦山6745座。與“十二五”初期相比,鋅礦、鐵礦、錳礦、硫鐵礦、普通螢石、鉬礦、錫礦生產礦山數量降低50%以上,稀土、鎳礦、銻礦、煤炭生產礦山數量降低40%以上,石墨、金礦、銅礦、鎢礦、鉀鹽、鉛礦、耐火黏土生產礦山數量降低10%以上。

產能利用率維持在較高水平。20種礦產總設計礦能力78.53億噸/年,實際出礦石57.16億噸/年,平均礦產能利用率72.79%;總設計選礦能力34.14億噸/年,實際入選礦石量19.83億噸/年,平均選礦產能利用率58.10%。

產能集中度進一步提高。鐵礦、鋅礦、鎢礦、銻礦大型礦山產能比提高20個百分點以上,螢石、鎳礦大型礦山產能比提高10個百分點以上,煤炭、磷礦、鉬礦、銅礦、金礦、鋁土礦等礦種大型礦山產能比也均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集約化程度進一步提高。20種礦產平均礦集約化程度為69.68%,其中鉀鹽、鉬礦、銅礦、鎳礦和金礦集約化程度高,硫鐵礦、鋁土礦、鋅礦、錳礦、鎢礦、稀土、磷礦、錫礦、耐火黏土、石墨和螢石等礦種集約化程度居中。鉛礦集約化程度最低,大型礦山產能比19.67%;選礦集約化程度低,平均僅32.58%。鉬礦、鋁土礦、鉀鹽、稀土、銅礦、鐵礦、磷礦選礦行業集約化程度高,其中97.26%的鉬礦選礦產能集中在11座大型選礦廠中。錳礦、硫鐵礦、銻礦、金礦、錫礦、鋅礦、鎳礦和螢石等礦種選礦行業集約化程度居中。鎢礦、鉛礦、石墨選礦行業集約化程度低,分別為28.79%、20.94%和13.88%。

《通報》顯示,由於開發利用集約化程度的提高,我國主要礦產資源“三率”指標穩中有升。其中,開率總體平穩。黑色金屬礦山、有色金屬礦山、黃金礦山、非金屬礦山開率略有提高,煤炭開率基本穩定,有色金屬礦山中鋁土礦開率提高幅度相對較大。

選礦回收率穩中有升。黑色金屬礦山、黃金礦山、非金屬礦山選礦回收率基本穩定,有色金屬礦山選礦回收率稍有提升。鉛礦、鋅礦、鋁土礦、鎳礦、鎢礦等有色金屬礦產由於集約化程度提高,平均選礦回收率提高。

綜合利用成效明顯。20種礦產中含有共伴生組分59種,其中的8種組分已被不同程度回收利用。各礦山共伴生資源綜合利用率介於20%~80%,不同行業共伴生礦產綜合利用水平差距較大,黑色金屬礦山、化工礦山共伴生礦產綜合利用水平明顯低於有色金屬礦山共伴生礦產綜合利用水平。

《通報》顯示,我國廢石、尾礦的排放量增速下降,循環利用效率提高。20種礦產年排放廢石19.65億噸,年利用廢石3.49億噸,平均廢石利用率由“十二五”初期的11.76%提高到17.77%。其中,鋁土礦、銻礦、石墨、錫礦、鎢礦、煤炭、螢石、鉛礦、硫鐵礦和鎳礦廢石循環利用率高於全國平均水平,磷礦、金礦、鐵礦、鋅礦、銅礦、錳礦、稀土礦和鉬礦廢石循環利用率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廢石、尾礦排放下降,得益於對廢石的資源化利用,但總體利用水平仍較低。《通報》顯示,目前,除個別礦山對廢石、尾礦再選有用組分外,絕大多數礦山對廢石和尾礦的資源化利用,均以用作空區充填、築路、防滑、海岸造田、建築等行業的原料為主。

《通報》顯示,我國主要礦產資源廢石和尾礦的排放強度高。與“十二五”初期相比,“十三五”初期各礦種廢石排放強度相對平穩。我國平均廢石排放強度為11噸/噸精礦、12.22噸/萬元產值,即每生產1噸精礦排出廢石11噸,每增加1萬元工業產值排出廢石12.22噸。其中,有色金屬礦產是噸精礦廢石排放強度、萬元工業產值廢石排放強度大的礦種;平均尾礦排放強度3.87噸/噸精礦、4.26噸/萬元產值。噸精礦尾礦排放強度較高的礦種有鉬礦、鎢礦、錫礦。

《通報》發的相關信息顯示,自2012年國土資源部建立“先進適用技術推廣目錄發制度”後,我國礦業粗放式經營局面得到一定改觀,向技術密集型產業邁進步伐加快,主要表現在:

礦產開發利用裝備水平不斷提高,節能環保、選工藝智能化、選設備大型化正成為礦業技術發展的趨勢。其中,煤炭綜液壓支架、300噸級重型卡車、大型電鏟、節能型液壓鑽機、半固定移動式破碎機、大型輪鬥挖掘機、高壓輥磨、尼爾森選礦機、浮選柱、立環脈動高梯度磁選機等一大批先進選裝備的引進和研發,極大提高了我國礦產資源利用技術水平。

選綜合利用技術不斷突破。以充填法礦技術、露天開可視化調度管理系統、遠程遙控礦技術為代表的礦技術,在煤礦、金屬礦礦中得到廣泛應用;厚煤層智能化綜技術及薄煤層綜技術取得重大突破;鐵礦礦漿遠程輸送技術、鐵礦破碎預選技術,反浮選技術被多家礦山用;鋁土礦選礦技術實現工業化並開始推廣;電位調控浮選法在有色金屬選礦中取得良好的分選效果;堆浸、原地浸出、生物浸出技術等在低品位銅、金、銀礦和離子型稀土礦開發中廣泛應用,一大批低品位、共伴生、複雜難選冶的礦產得到開發利用。

固體廢棄物循環利用率不斷提高。廢石、尾礦、煤矸石及粉煤灰等固體廢棄物利用率不斷提高,有效緩解了我國資源和環境壓力,保障了國家經濟和資源安全,促進了我國礦業健康和可持續發展。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描繪了“兩個百年”的奮鬥目標,在“基本方略”中又提出了“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推進“資源全面節約和循環利用”,支持“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發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等要求和舉措。這些目標的實現和舉措的實施離不開礦產資源的有力支撐。因此,我國的礦產資源勘查開發利用方向和理念發生了轉變,從追求數量和速度轉向了提高質量和效益。在新時代,能源與礦產資源要履行以下使命。

——清潔高效能源要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服務綠水藍天美麗中國。隨著人類社會的持續發展,生產力的不斷提高,更高階段的生產力就必須要求更高效、更環保的能源給予支撐。

能源利用多元化發展結構、綠色高效利用方式已成必然。改革開放後,我國搭上了世界生產力提高、經濟全球化的快車,經濟發展速度和總量得以快速提升。目前來看,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對能源的需求,無論是從總量上還是增量上來看,都十分巨大。有關數據顯示,我國一次能源消費量世界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由2005年的16.4%上升到2016年的23%,年均上升0.65%。2016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創曆史新高,折合石油當量30.53億噸。

我國以總能源2/3以上的煤炭支撐了粗放式經濟發展。進入新時代,要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目標基本實現”的戰略目標,必須以新發展理念為指導,發展健康經濟,以天然氣、頁岩氣、煤層氣、鈾、地熱、鋰等清潔低碳能源礦產為重要發展對象,為推進美麗中國建設作出新貢獻。

——大宗緊缺礦產要滿足區域經濟發展,服務兩個百年目標實現。我國是世界上最完備的工業體系國家,以擁有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成為全世界惟一具備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工業的原材料來源於掘業和農牧林業,前者涉及的就是礦產資源。目前,我國重要礦產資源生產和需求增速雖然趨緩,但消費保持高位。2016年,粗鋼、10種有色金屬、黃金產消量均位居世界首位。其中,鐵礦石產量12.8億噸,同比下降3%;粗鋼產量8.1億噸,全年退出鋼鐵產能超過6500萬噸。10種有色金屬產量5283.2萬噸,增長2.5%;其中精煉銅產量843.6萬噸,增長6%;電解鋁產量3187.3萬噸,增長1.3%。

“十九大”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鄉村振興戰略”、“雄安新區建設”、“一帶一路”倡議等,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發展對礦產資源產生巨大的潛在需求,需要大宗緊缺礦產資源作為“糧食”。

——戰略性新興礦產要滿足高端裝備和新材料產業發展的需求,服務科技強國夢的實現。高端裝備和新材料的發展水平是衡量一個國家科技實力的象征。以航空裝備、衛星及應用、軌道交通裝備、海洋工程裝備、智能制造裝備等為主的高端裝備,以高溫合金、高品質特殊鋼、先進輕合金等為主的特種金屬功能材料和其他材料,是我國成為科技強國的必要條件。

《中國制造2025》提出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重點領域,對戰略性新興礦產的保障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可以說,包括“三稀”在內的戰略性新興礦產,對發展高端裝備和新材料產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根據 中國礦業報 、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我國礦產資源“三率”指標基本維持穩定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