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企業在海外投資中需要注意什么

企業在海外投資中需要注意什么 

全國政協會議上有一個特殊群體——海外列席僑胞,他們來自海外多個國家和地區,雖不能提交提案但同樣可以建言獻策。海外僑胞視此為“一次列席,終生榮譽”。

今年,有來自25個國家的35位海外僑胞列席政協會議,其中既有在當地僑界德高望重的資深僑領,也有年輕的華裔新生代。他們在政協會議上參加溝通交流,見證著祖(籍)國改革前進的步伐。

參加完一天忙碌的會議,全挪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共同會長馬列並沒有閑下來。他每天晚上都要在幾個挪威華人微信群開“小會”,將白天列席“大會”時了解的有關政府工作報告、“兩高”報告、憲法修正案草案等討論信息傳遞給僑胞。

“這樣可以讓更多海外僑胞了解中國的發展和全國政協五年來的工作成就,群的小夥伴們聽了之後很受鼓舞。”馬列告訴中新社記者,“微信群的僑胞們也會把他們關心的涉僑問題反饋給我,我整理後在第二天的小組討論會或聯組會上幫大家提出來。”

馬列說,要在海外講好中國故事,首先要了解中國。“受邀列席政協會議給了我深入了解中國國情的機會,我們的建議也會被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認真考慮,深切感受到中國對海外僑胞的開放態度和重視程度。”

21年前,徐靜波作為《日本時報》副總編,第一次訪全國兩會。他說,“當時到北京訪兩會的外國媒體記者並不多。”

“如今,訪兩會的外國記者上千名,大會開閉幕式及全體會議、例行新聞發會、團組審議和分組討論、‘部長通道’……大量訪活動都對外國記者開放。”徐靜波認為,這顯示中國更加開放和自信,也受到國際社會更多關注。

“這一次我的角色變了,作為全國政協邀請的海外列席僑胞,感覺自己不再是一個旁觀者,而是國家政事的參與者。”現任日本亞洲通訊社社長的徐靜波表示,兩會結束後,他准備回日本做多場演講,宣講中國兩會的成果和中國改革的新思路,讓日本社會更好地了解中國。

政協大會期間,新西蘭中華武術總會會長、洪氏太極拳傳人洪衛國每天早上在駐地賓館安排太極拳早課,帶領僑胞和委員們一起鍛煉。

“密集的開會議程,用腦用心用力,難免會疲憊。”洪衛國說,隨著“健康中國”戰略的深入實施,包括太極拳在內的傳統體育運動迎來了重大發展機遇。他建議中國推動傳統保健體育與醫療健康產業有機結合,推動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深度融合,夯實“健康中國”根基。

作為中華文化在海外的傳播者之一,洪衛國希望未來太極文化和健康養生不僅融入各地中國文化中心和華文學校,更要融入住在國的主流社會。

在受邀列席全國政協會議的僑胞中,記者發現了幾位年輕身影。

40年前,當深圳還是一片荒涼的小漁村時,泰國華商謝國民就在深圳建立了正大集團,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位在華投資的外商。如今,謝國民長子、正大集團董事長謝吉人走進全國政協會場,他認真傾聽,不時記下筆記。“我就是來學習的。”他笑著對記者說。

作為列席僑胞中的僑二代,僑鑫集團董事兼執行總裁周子濤對華裔青年的教育問題尤為關注。他提到,華裔青年在海外成長和接受教育,目前在很多國家的大城市還缺少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國際學校,這一遺憾希望能夠得到彌補。

倫敦華埠商會會長林奕權也是華裔新生代,他表示對海外華裔青年回國創業很感興趣。他說,華裔新生代多為高端人才,中國可以更多地吸引他們回國工作,為他們在國內工作和生活提供更多便利。

近年來,我國企業海外投資規模高速增長,尤其是2017年後,“一帶一路”區域市場的投資潛力進一步顯現,中國已成為全球對外投資領域的重要力量。參與海外投資,也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重要途徑。但在投資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如一些企業未能准確把握國家走出去的真正戰略導向;開展海外投資缺乏系統規劃,盲目決策,後續經營困難,造成較大經濟損失……

企業在海外投資中需要注意什么?為此,本報記者訪了多年致力於影視投資法律實務的小強娛樂法創始人、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鄭小強,他結合近年來文化海外投資的曆程,為行業梳理其經驗心得。

2012年,小馬奔騰聯合印度“信實媒體”,以3020萬美元的金額聯合收購美國特效制作公司“數字王國”及其子公司“航母傳媒”在內的核心資產,同時包括其所擁有的包括視覺特效在內的多項核心技術,在業內引發轟動。

然而,在董事長李明意外離世後的近兩年,小馬奔騰經曆了從輝煌到公司失去支柱、內部爭權、涉及訴訟、業務冷淡等一系列情況,也導致了小馬奔騰此次海外併購的失利。其中固然有突發因素的影響,但家族式商業結構的弊端、公司股權不清晰、管理人員不和、引進資本的對賭過於激進、團隊建設制度不完善、缺乏對核心人才的股權激勵等因素,也是導致小馬奔騰人員流失、經營不善的因素。

當然,海外併購不乏成功案例。同樣在2012年,萬達集團以26億美元收購全球第二大院線AMC,是迄今為止中國在美國娛樂業最大的一起併購案。其融資模式起了主要作用,後續資金主要靠百億銀行貸款支持,一部分是人民幣併購貸款,另一部分則是通過內保外貸形式獲取美元貸款。同時,萬達集團收購AMC時,正逢美國影院行業處於曆史低穀,萬達通過持續性資本投入改善了AMC的債務結構,推行了全新、高效的管理層激勵機制,並大力支持管理層進行一系列以增強顧客體驗為中心的業務創新,成功實施了差異化經營策略,最終使AMC這家百年老店重新煥發生機。但在2016年1月,萬達集團宣以不低於230億元全資收購美國傳奇影業,卻在8月重組中止,主要原因是監管因素、證券市場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

另外,這幾年間國際市場環境也在發生變化。中國企業借助資本力量出海時,正面臨越來越大的政治、商業、法律和文化的風險與挑戰。比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等監管機構加大對中資收購的審查,此前就叫停了清華紫光收購美國鎂光的計劃和一部分影視收購案例。而且,自傳媒行業掀起併購重組熱以來,市場出現一些非理性投資行為,隨之而來的概念炒作、股價大幅波動、業務整合不達預期及資產泡沫、現金流壓力等可能性後果,已影響到行業的健康發展,也不符合政府對資本市場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引導,進而引起市場及監管的高度關注。因此自2016年以來,監管機構收緊了對傳媒行業上市公司併購重組的審核。

鄭小強認為,從成功併購案例的經驗來看,相關、創新、特色、優勢,是產業整合應該堅持的原則。在實踐中,產業整合要充分考慮併購企業和目標企業所具有的產業優勢和同業中的競爭能力。

而他總結,文化領域海外投資能否獲批並取得成功,應主要考量以下幾大方面:

從政府角度看,目前併購方案能否獲得政府批准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雙方政府有任何一方政府不批准,併購就可能“流產”。跨國併購時,目標企業所在國家不同,政府審查批准的項目側重點及審慎的程度也不同,一般包括外商投資併購審查和反壟斷審查兩部分。例如,在中國企業股權併購美國企業時,美國企業則可能需要通過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針對外商投資的國家安全審查和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或美國司法部(DOJ)發起的反壟斷審查。中國企業作為買方一般負責獲得在中國境內的政府審批,通常包括來自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商務部和外彙管理局的核准或備案登記,中國企業併購中,如因美國或中國相關政府部門未批准,則併購就無法進行。

從政策角度看,目前,我國對文化企業向海外注資的審核趨向收緊,很可能導致一些文化企業的海外收購計劃難以通過監管審查。2016年12月6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彙管理局四部門負責人就當前對外投資形勢下中國相關部門將加強對外投資監管表示:監管部門密切關注近期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以及大額非主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母小子大”“快設快出”等類型對外投資中存在的風險隱患,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2017年7月20日,國家外彙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介紹2017年上半年外彙收支數據有關情況,並表示有關部門將繼續關注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非理性對外投資傾向,防范對外投資風險,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

鄭小強說,上述內容都是准備併購的企業需要提前儲備的政策知識。而在金融、法律等實務方面,也有要加強的功課。

比如,從資金角度看,2016年11月28日之後,外管局對單筆對外支出超過500萬美元的交易實施約談機制,即只有外管局完成對項目的真實性和合理性審查之後,境內銀行才會允許企業購彙付款。11月29日起,中國人民銀行在企業境外放款方面提高了企業對外放款的要求,比如,要求放款人的企業成立必須滿一年,和借款人須有股權關係,放款前應到外管局登記、不得利用債務融資放款、利率應符合商業原則、借款額度應和借款人規模相適應、借款用途須真實合理等。

從法律角度看,從2016年底到今年,各部門出台了一系列規定及通知,主要目的是控流出擴流入,嚴格審核境外投資的合理性和真實性,控制資本的非理性外流。

比如,中國人民銀行於2016年11月29日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明確境內企業人民幣境外放款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商務部於2016年12月2日在其“境外投資管理系統”發通知要求對外投資企業提交額外的備案或核准申請材料,國家發改委於2016年12月5日下發了《關於調整境外收購或競標項目信息報告報送格式的通知》,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於2017年1月7日頒修訂的《中央企業境外投資監督管理辦法》,國家外彙管理局於2017年4月發《關於進一步推進外彙管理改革完善真實合規性審核的通知》(彙發[2017]3號)。

延伸閱讀:苑濤:海外投資文化溝通最重要

主持人:今天非常高興邀請到了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總裁苑濤先生來作客我們的對話金融界欄目,苑總你好。

苑濤:大家好,我是來自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的苑濤,我在加拿大的發展14年的時間結合當地政府的力量和行業協會的關係和網絡以及他們想通往中國的願景,所以組織了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這次很高興被搜狐邀請來做現場的直播,謝謝!

主持人:第一個問題想請您介紹一下你們這個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

苑濤: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是一個會員制的機構,主要是借用加拿大在三個領域的平台資源,一個是能源資源類的市場,還有一個是環保高新技術,第三就是新奇特產品,我們把這三種的行業結合在一起,為他們解決和找到中國的出路和中國的市場,當然我們這個中心最大的價值還不是一個平台的推介和介紹,更多的是幫他們提供一個解決的方案,因為我們發現這三類的企業都有很好的特點,他們在北美的特點很強大,但是對中國的了解很少,所以我們就利用我們的優勢來達成這個解決方案的思路,這就是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

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不但在我們加拿大設有辦事處,我們的辦事處也在幾年前在上海成立,更多的是讓這種平台更有地理優勢,人員方面我們又有不同的專業團隊參與,使得整體的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的服務又非常的具體細化,再加上現有很好的天時,任何一件事情它的成功有它的必要性,其實不乏就是天時地利人和。

主持人:這些公司在北美是很強大,但是他們可能不太了解中國的市場,在你看來你覺得中國的市場是有一個什么樣的特點?尤其是對於這些海外的公司來說。

苑濤:我拿剛才三個行業中的一個行業,能源資源類來講,在近幾年內中國概念在北美的能源資源業非常的火熱,一個當然有新能源炒作,另外也有中央的央企和國有企業大力資金的投入,讓本身處於經濟不佳時機的北美能源市場注入了一股力量,他們感覺到來自中國的資金和中國的概念可以直接影響在當地能源的市場和在資本股票市場的上下,所以他們通過更加積極的認可這個概念和這個市場,我們無非也就是在做這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他們認可的主要原因可能還是覺得中國的資金還是比較多的?

苑濤:中國因為是一個大的工廠,從目前中央政府提出要走出去,利用現在的危機時機再趕上目前海外經濟不平衡的狀態下,盡快和盡好的收購和併購一些好的資源,作為我們來自加拿大本土主流的能源企業的代表,我們更願意把這些好的項目經過我們的手包裝好之後交接給我們的中國投資者。

主持人:他們選擇中國投資者從這些企業的角度來說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為什么更願意選擇中國的投資者?

苑濤:其實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我們當時定這個機構名稱的時候並沒有放上是加拿大商務中心,是放的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但是從我們的會員企業中直覺告訴他們目前中國就代表著亞洲,雖然我們也介紹了很多來自香港的投資者,台灣的投資者,韓國的投資者,他們統統都不選擇,這也不奇怪因為中國人口大,對於加方的企業來講哪一個投資來得更快,誰來得更快,能夠更好的成為聯姻當然就選擇哪一個,其實並不是來自中國本土還是來自哪

主持人:可不可以理解為在整個亞洲市場上面還是最看好的是中國的市場?

苑濤:是的,畢竟人口的比例和整體的潛力發展是決定了整體的市場。

主持人:能不能介紹一下現在中國企業在加拿大投資的一些情況嗎?

苑濤:中國投資者來自兩塊,一個叫國有資本,也就是我們的央企和國企,還有一塊就是我們的民間投資,目前國內的企業走出去海外還是比較保守的,形式都以穩重作為出發,當然選擇的項目就要在諸多方面符合它的想法,它的速度雖然時效比較慢一點,但是風險比較小,而民營這一塊的投資者還是我們的中國各個地方,有些本身是在礦業公司的,有些以前是從事地產方面的,也有的是來自私募基金的,他們想通過收購海外能源能夠組裝成他們上市的資本,所以我們接觸的投資者來自各個方面,效果都不錯,他們因為源於兩個不同的組織,所以我們有不同的方針可以跟他們做一對一的對接。

主持人:他們現在在加拿大投資的情況怎么樣?盈利的比例或者數據有沒有?

苑濤:其實加拿大開放中國不管是國有投資資本還是民營資本投入到能源領域內也還是在短短的兩年內剛剛開始,像我們服務的中國有色西北地勘局,他們是在兩年前中國的第一個到海外加拿大成功收購海外企業的,他們也算是吃螃蟹的企業,從合作模式和成功案例來講不乏是一個國有企業成功收購加拿大上市的能源資本市場的成功案例,他們以一個億資金,以百分之百的股權收購,已有兩億多股票的價值,當然本身還有礦產資源的開發等等,當然這是一個讓人欣喜的事情,也有很多的民營投資者現在通過我們的網絡來進入加拿大或者世界最有名的省份是做石油開發的,叫阿爾波特省的石油項目,因為資金投入不多,所以吸引了很多的來自民間的資本,他們的特點都是現金流不大,但是回報的時間很短,效益很高,當然每一個項目投資資源能源類都有風險,但是風險的回避和程度都不一樣,我們也根據投資者不同的情況來提供不同的能源資源項目。

主持人:我上周也參加過你們那個加拿大項目的推介會,我個人感覺項目還是比較不錯的,不知道你們是通過什么樣的渠道拿到這些項目介紹給中國的投資者?

苑濤: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是由政府推動支持,由民間行業協會參與共同完成的這么一個機構,當然就不乏有很多好的項目是來自於加拿大政府和礦業行業協會,當然也有我們自己的事業發展部的部門,他們也會積極的與當地4000多家的礦業企業進行不間斷性的交流,了解他們的需求,從中篩選出一些好的項目。

主持人:其實現在想走出去的企業還是很多的,你們對於海外投資是很有經驗的,對於想走出去的企業有什么忠告和建議?

苑濤:想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和投資者我覺得他們本身的投資背景,投資經曆都不需要給予太多的教育和介紹,他們每一位都是很優秀的,只是說在文化方面的差異可能會導致很多項目走到最終不了了之收場,不是他們的智慧不夠,也不是他們用的功力不夠,而是他們對當地文化的不了解及對加拿大這個礦產資源業的行業文化的組成,背景不了解,所以我們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是一個很好的通道來攜手這些投資者促成他們的願望最終實現的一個管道,因為我們不但攜手中國投資者,其實我們更多的是推動加拿大的礦產這些企業家進入,不然的話自己覺得可以坐在辦公室等著天上掉一張支票給它,因為在海外的礦產資源業這方面是很容易能夠吸納到資金的,我們就是告訴他教育他,目前的中國概念或者中國資金的力量才會讓他們想到多一個通道,多一個渠道,加拿大亞洲商務中心的重要性也就在此。

主持人:海外投資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個企業對海外文化包括企業文化或者一個產業文化的理解和溝通呢?

苑濤:很重要,就像我們接觸到的一些投資朋友,他們有的已經移民在加拿大或美國多年,雖然穿梭於兩地,在促成投資事情的時候成功機會就大於那些從來足不出門,對北美文化不了解的那些投資者,那是肯定的,當然另外一個更主要的就是他們自信心的把握,我們就是幫助你補充到自信心,我們就相當於這些企業的拐棍。

根據中國文化報、中國網、中新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企業在海外投資中需要注意什么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