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國家企業”擔當世界責任適逢其時

中國“國家企業”擔當世界責任適逢其時

一年多以來,華爾街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困擾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預測性和混亂局面。他們相信,商人總統制定的政策將刺激經濟增長,而一個由主流顧問組成的團隊會否決掉許多有爭議的提案。

但現在,金融市場的走勢正顯示出,他們對特朗普的耐心是有限的。

最近幾周,對華貿易戰、對美國最大公司之一推特的威脅、以及白宮高層人事變動共同構成了對華爾街的三重打擊。

3月1日宣佈對鋼鋁產品加征關稅以來,美國標普500指數(S&P 500)幾乎天天都有波動,至今已跌去1%。周三(4月4日)華爾街又坐了過山車,由於美中兩國不斷互相威脅,道瓊斯指數開盤暴跌501點,但收盤時全部漲回。

股市大跌的影響既有經濟方面的,也有政治方面的。如果市場持續波動,就可能打擊企業和消費者信心,並最終減緩美國經濟增長。對於特朗普和共和黨來說,這可能是災難性的,今年是中期選舉年,共和黨繼續控制國會的希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經濟是否增長,以及特朗普在去年12月簽署的減稅案是否能讓美國民眾有獲得感。

共和黨領導人一直在公開和私下敦促特朗普努力宣傳減稅的優點。新稅法永久性地削減企業稅率,還包括大幅削減富人稅率,以及對中產階級的適度減稅。

但特朗普所做的恰恰相反,他積極推行加征關稅的政策,這可能一開始能夠討好他的支持者,滿足他們打擊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願望,但隨後就可能引發一場貿易戰,摧毀特朗普曾經承諾保護的一些美國產業。

愛荷華州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農民和牧場主不應成為別國報複的犧牲品。這不公平,也沒有經濟意義。”愛荷華州經濟主要依賴農產品出口。

白宮官員周三(4日)忙於安撫市場和共和黨人,特朗普的新任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公開表示,“不要反應過度,我們會看到結果如何。在這整個過程的最後,彩虹的盡頭是一罐黃金。”

觀察者網查詢資料發現,這種說法出自一則愛爾蘭傳說,大意是愛爾蘭小妖精們發現了維京強盜留下的金子,這些妖精不相信人類,所以他們把金子用罐子裝起來,埋在彩虹盡頭。這樣就沒人能偷走妖精的金子,因為沒有人能到達彩虹盡頭。

於是,人們抱有這樣一種希望,如果中國對美國降低貿易壁壘,某些加征關稅措施最終就不會實施。

但許多投資者仍然感到不安。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4日公佈的服務業指數調查顯示,受訪企業的業績表現不佳,盡管他們仍在增長,但木材、鋼鐵和鋁的價格波動令人擔憂,這使長期規劃變得困難。

蒙特利爾銀行(BMO Capital Markets)的資深經濟學家傑尼佛·李(Jennifer Lee)表示,“如果(中美)雙方都繼續提高關稅,那么很明顯,這將對世界各地產生負面影響。目前來看,市場信心已經受到了沖擊,不確定性對經濟來說從來都不是一件好事。”

對特朗普而言,華爾街的波動可能尤其是一個問題,因為他之前把股市上漲歸功於自己。美國總統一般都不會評論華爾街的漲跌,但特朗普卻把之前股市屢創新高歸功於自己當選總統和推行的政策。

最近他明顯沒有在推特上或其他地方再對股市發表什么評論,雖然他的發言人說他並不慌亂。

“我們可能會有一些短期的痛苦,但我們肯定會取得長期的成功,”白宮新聞發言人莎拉·桑德斯對記者說。

除了關稅威脅之外,特朗普政府中與華爾街和商界關係密切的高官屢屢突然離職,也令投資者望而卻步。

國務卿蒂勒森是埃克森美孚(Exxon)前首席執行官,他上月突然被炒。白宮經濟顧問蓋瑞·科恩(Gary Cohn)是高盛前總裁,也突然宣佈辭職。科恩辭職翌日,道瓊斯開盤下跌1%。

特朗普發佈的最近關於亞馬遜的推特,同樣增加了市場的不確定性。

他在過去的幾天里誤導市場說,這家線上零售商不納稅,並損害了美國郵政的利益。自3月中旬以來,亞馬遜股價已下跌近14%。

盡管截至目前,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和嘲弄對經濟全局的影響微乎其微。5日公佈的美國月度就業報告顯示,預計在2月新增31.3萬個就業機會之後,3月份還將增加18.5萬個工作崗位。

但是,在這種增長的背後,暗藏著一種日益增長的不確定性:特朗普下一秒會對經濟做什么。

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坎伯蘭咨詢公司(Cumberland Advisors)董事長兼首席投資官戴維•科托克(David Kotok)表示,投資者現在正評估貿易戰的風險,還需要評估特朗普的言行會引發何種問題。目前還沒看到任何靠譜的分析顯示加征關稅會對經濟有利。

科托克說,“我希望”白宮是正確的,跟中國攤牌不會損害美國經濟。但“希望”並不是一種投資策略。

3月份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和納斯達克(NASDAQ)總市值加起來為27.7萬億美元=NYSE市值19.6萬億美元+ NASDQ市值8.1萬億美元。如果美國股市下跌50%,那么意味著其市值將蒸發近14萬億美元。如果真如此,這樣的崩潰將令世界陷入嚴重的金融危機,但中國加征關稅只佔美國GDP的0.3%,美國加征關稅佔中國GDP的0.5%都不到。換句話說,法國巴黎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的說法不夠嚴謹。

撇開誇張的說法不談,現實數據清楚地表明,美國真要將對華貿易戰從打嘴仗階段到付諸實施,華爾街將是美國政府邁不過的一道大坎。要准確評估中美貿易戰對華爾街的影響,就有必要指出,美國股市下跌1%約等於損失2700億美元。也即是說,繼特朗普宣佈對中國輸美500億商品加征關稅,中國對美國產品採取同等力度、同等規模的對等措施後,4月4日早晨美國股市下跌1.6% ,等於華爾街投資者損失超過4000億美元。華爾街投資者會為讓特朗普對華貿易戰付諸實施而樂呵呵地承擔4000億美元,甚至更大的損失?筆者對此深表懷疑。

特朗普政府對華爾街傳來的警報心知肚明。4月4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與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相繼出面安撫人心,對媒體稱"懲罰關稅不會引發中美貿易戰,最終會談判收場"。

羅斯稱,他對華爾街的反應感到"有點吃驚",並表示"中美貿易問題最終可能會通過協商解決"。他還稱,中國加征關稅只佔美國GDP的0.3%。 因此,這並不會帶來致命打擊。他還就中國的快速應對指出"任何人都可以預見中國會對美國關稅行動做出反擊"。

庫德洛則稱:"關稅政策可能不會付諸實施,它主要是向中國傳遞一個信號。兩國間的關稅提議只是第一步,在採取任何行動以前至少還要兩個月。我們不應反應過度,且讓我們拭目以待。我相信,到整個過程結束,在彩虹的盡頭會有大筆黃金。"

由此帶來的結果是,羅斯和庫德洛講話後,美國股市出現大幅反彈,從低點上漲2.8%,當天收盤時漲幅超過1%。正如亨利·佈拉吉(Henry Blodget)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採訪時指出:"庫德洛昨天拯救了美國股市。"他還接著指出:"庫德洛的說話,事實上意味著特朗普並不真正想和中國打貿易戰。"

但令特朗普震驚的是,繼美國宣佈對華產品清單後,中國也隨即宣佈對美500億產品加征關稅。因此,特朗普再次發推特向中國施壓,宣佈將考慮對從中國進口的額外1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

中國對此的應對非常具有靈活性。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表示,如果美方公佈新增1000億美元的征稅產品清單,中方將毫不猶豫立刻進行大力度的反擊。尤其關鍵的是,高峰說,一段時間以來,中美雙方的財經官員並沒有就經貿問題進行任何談判,在目前情況下,雙方更不可能就此問題進行任何的談判。這說明,中國深知庫德洛的講話只是穩定市場的空口白話,並不具有實際意義。高峰發表講話後,4月6日美國股市應聲下跌2.2%--華爾街投資者損失超過5000億美元。

總之,中國有的放矢的應對與特朗普魯莽的發推特威脅的疊加效應,導致華爾街投資者損失超過5000億美元。這不能不令華爾街感到疼痛。這些事實顯示,美國股市在中美貿易戰表現出來的敏感性有助於中國佔據主動地位。它說明,中國與特朗普均能在極短時間內,僅僅通過講話就令華爾街損失數百億美元,更不用說採取實際行動了。

4月6日周五美國投資者損失慘重,這也解釋了為何特朗普在4月8日周日,即周一股市開盤之前再次發推特穩定股市的原因。他在推特稱"中國應取消貿易壁壘,因為這是正確的做法。稅收將會變成互惠,中美將會在知識產權上達成協議。兩國都會有偉大未來!"他還強調:"習近平主席和我將永遠是朋友,無論我們的貿易爭端如何。"

即使特朗普成功地使市場穩定下來,但數百億美元的強勁震蕩也給市場注入了重大的不穩定因素。雖然美國股市中長期趨勢是否轉弱還有待觀察,但這種動蕩對投資者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華爾街的反應反過來體現了特朗普挑起對華貿易戰對美國內和國際兩個層面的影響,而且兩者密不可分。下文將首先談對美國內的影響,然後再談對國際層面的影響。希望這些分析,有助於大家了解特朗普政府的軟肋是什么。

華爾街遭受嚴重損失的第一個原因,是美國嚴重誤判中國對加征關稅的反應。美國原本認為,只要美國調門高一點,加上適度的威脅,中國就會接受美國的要求。正如《華盛頓郵報》指出:"北京的反應在意料之中,但其反擊的速度令人吃驚。"

瑞銀投資銀行高級經濟顧問、《金融時報》頂級中國問題專家喬治·馬格納斯(George Magnus)就中國的快速應對發推特指出:"中國對貿易關稅的應對比人們預料的更具侵略性,主要集中在大豆、飛機、汽車和化工品,產品價值500億美元,佔美國對華出口的38%。"

極度反華的彭博社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北京大學彙豐商學院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稱,對中美關稅清單進行比較後可以看出,中國對大豆、汽車以及飛機等產品加征關稅可能給川普帶來政治問題。

"雖然中美雙方加征關稅金額對等,但顯然中國正試圖'往美國身上紮刀子',"他稱,"中國這是在警告美國'我們不介意紮得更狠,讓你更痛'。"

《金融時報》也就此報道:"北京報複的第一輪目標是針對威斯康星州等美國重要的出口州政府,星期三(4月4日)宣佈的第二輪打擊范圍更為廣泛,位於華盛頓的佈魯金斯學會大都會政策項目調研主管Marc Muro(馬克·穆羅)稱。

'從實際效果看,中國選擇的打擊范圍更精准,因為這都是支持特朗普的州,'穆羅先生稱,'這將對美國的重要產業區產生重大影響。'"

中國具有針對性且強硬的對等反擊效果顯著,使美國投資者遭受重創。

現在談中國的應對所產生的普遍性影響。首先要談的是特朗普政府對華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對特朗普政府最敏感的問題--美國消費者的影響。

特朗普政府在起草對華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清單時,為避免加征關稅給美國民眾日常生活帶來重大負面影響,很多日用品不在清單上。彭博社(Bloomberg Gadfly)專欄作者大衛·菲克林(David Fickling)正確地指出:"對華產品加稅清單似乎是精心挑選出來的。官員們剔除了從中國的產業政策中獲益的所有產品,可能會對美國經濟與消費者的口袋造成最大傷害的產品,以及那些因法律或行政原因而無法征稅的產品。

保護好個人錢包是重中之重……在這場貿易戰中,中國有相當大的優勢,因為它對美國的大部分出口都是消費品,其購買者往往是對價格敏感的選民。相反,中國企業進口的往往都是符合中國產業政策的中間產品。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向節儉的消費者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他不會因為國內的不滿就停止這場貿易戰。

這就是為何關稅代碼82涵蓋的數百項電器機械設備及其零部件產品將加征25%的關稅,而關稅代碼8517涵蓋的產品--美國自中國進口總額的近40%的手機--沒有受到一丁點影響的原因。"

盡管特朗普擔心價格上漲打擊美國消費者,但這樣的結果不可避免。根據許多美國媒體報道,除許多不在清單的消費品與符合特朗普政府500億美元征稅目標行業外,特朗普政府所採取的行動還對更廣范圍的非消費品產生影響,特別是美國制造商和農民。正如大衛·菲克林就美國對華產品加征關稅的影響撰文指出,此舉將使特朗普政府近來給美國制造企業減稅的好處減半。該文標題為"特朗普關稅損害了美國制造商:美國制造企業一年減稅所得的260億美元不見一半"。文章指出:"首先,該計劃很可能會損害其聲稱要幫助的部分經濟行業。從另一個角度看,美國制造企業一年減稅所得的260億美元實質上等於要上交政府一半。

一旦你考慮到國內供應商為了應對來自中國的競爭而提高價格的方式(就像鋼鐵和鋁一樣),制成品制造商的成本可能會更高。該行業的生產者價格指數已經以近6年來最快的速度增長;利潤擠壓現象加劇應是在生產者價格指數增長減緩之前就已發生。

美國2月生產者價格指數同比增長2.8%,而對鋼鐵和鋁加征關稅意味著生產者物價指數將面臨進一步上行壓力。由此帶來的結果是,企業投入面臨上行壓力。因此,美國制造商強烈反對特朗普加征關稅的舉動。

對華關稅清單公示時間延長至60天可能會對美國經濟有利,雖然在當前的小沖突爆發之前,美國經濟表現良好。但這將削弱華盛頓在未來幾個月的影響力。全國制造商協會已經在呼籲達成一項貿易協定,而不是當前的沖突之路。"

菲克林最後得出總體結論:"特朗普總統現在必須作出選擇,他的主要目的到底是幫助美國制造商,還是跟中國鬥到底?他只能兩者選一,不能兩者都選。"毫無疑問,他的這一結論是完全正確的。

除對美國制造商的影響外,特朗普提議的關稅對美國農民的影響尤為嚴重。農場主支持自由貿易組織聯合主席、前蒙大拿州參議員、前美國駐華大使馬克斯·鮑克斯稱,"特朗普政府對華產品加征關稅將榨幹美國農民。

'首先,美國今天宣佈的對華關稅政策將使農業設備價格上漲。然後他們擔心中國採取對等報複,對美國更多農產品加征關稅。'鮑克斯先生稱,`美國農民每天密切關註著中美間的貿易升級,他們感到很擔心。'

中國現已宣佈,將對美國大豆加征關稅。這意味著,大選時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美國農民將成為特朗普對華貿易戰的最大輸家!據《金融時報》最新報道,美國大豆協會主席約翰·海斯多夫(John Heisdorffer)警告稱,"中國對美國大豆加征關稅將給全美豆農帶來毀滅性的影響。"他還敦促特朗普"試著以建設性而非懲罰性的方式與中國人進行溝通"。

《紐約時報》就中國的應對指出:"如果說此前的問題是美國加華產品加征關稅會否導致報複,那么現在問題的答案是中國宣佈將對更多美國商品加征關稅。 美國農業團體組織的遊說團體Americans For Farmers & Families在一份聲明中稱,'正如特朗普總統的內閣成員所警告的那樣,美國食品和農產品行業現正受到直接傷害--我們的農民和家庭正為此付出代價。'"

但因為美國是世界上農業機械化水平最高的國家,打擊美國農業,必然將令美國主要制造商損失慘重。正如《華盛頓郵報》引述:"美國的農業組織星期三和美國商會以及美國制造業協會一起反對總統把關稅作為工具試圖改變中國的產業政策……'中國對美國商品加征關稅會損害收割者、加工者、卡車司機、鐵路工作人員以及依賴農業經濟的主要街道企業。我們敦促政府重新考慮這一關稅計劃。'前美國駐華大使馬克斯·鮑克斯稱。

就美國內經濟而言,華爾街投資者因美國對華產品加征關稅受到的影響最大;就國際層面而言,一些外國企業也因特朗普關稅面臨額外的壓力。現代全球化經濟價值鏈,即生產過程橫跨多個國家的事實,必然意味著要實現大規模且高效的生產,拓展海外市場就必不可少。《金融時報》點出了中美貿易戰對歐盟最重要的經濟體--德國的重大影響:

"德國企業擔心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產品加征關稅,也會導致他們的產品如所有中國產品一樣遭受連帶打擊,因為他們的機器和汽車是由其在華子公司生產,然後出口到美國。

德國機械設備制造業聯合會(VDMA)對對外貿易部負責人烏爾里克阿克曼Ulrich Ackermann表示, 他在過去一周不停地接到來自企業的電話,他們都對美國對華關稅未來可能帶來的影響憂心忡忡。

作為一個嚴重依賴於開放邊界和自由貿易的出口驅動型經濟體,德國一直關註著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爆發的針鋒相對且愈演愈烈的沖突。

他們擔心的是,一旦中美兩國政府將加征關稅付諸實施,將對整個全球價值鏈的複雜網絡產生巨大的破壞性影響,損害間接參與貿易戰的其他國家。

'德國的發展模式依賴於貿易自由化',Kiel世界經濟研究所負責人丹尼斯斯諾威(Dennis Snower)稱,'如果貿易流通遭到沖擊,德國也將受到傷害。'

德國企業擔心他們會卷入兩個經濟超級大國之間的沖突。一個特別脆弱的行業是德國經濟的支柱產業--汽車。比如,寶馬和奔馳母公司戴姆勒將因中國對美國進口汽車加征關稅遭受重大損失。因為從汽車出口價值來看, 寶馬和奔馳佔據美國對華汽車出口的最大份額,而中國也正是他們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地。

這兩大豪華汽車制造商每年從美國向中國出口11.5萬輛汽車,而菲亞特克萊斯勒、福特和通用出口到中國的汽車加起來不到3萬輛……

Evercore分析師Arndt Ellinghors稱,相比美國競爭者損失7.37億美元相比,德國汽車制造商將因中國對美國進口汽車加征關稅損失17億美元。位於德國南部的汽車行業遭受的損失將最大。不管德國想或不想,他都將遭受沖擊。

或者更概括地說,正如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 Larry Summers)指出:"雙邊貿易對美國來說並非最佳戰略。近幾個月來美國貿易政策的'不朽成就'是,雖然大多數國家對中國的貿易和商業慣例感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脅,但因為我們無視世界貿易組織 (WTO)和全球體系,世界大多數國家選擇站到中國一邊……像20世紀90年代野蠻對付日本那樣幾乎不付出代價就贏得貿易戰的曆史,顯然不會重來。"

綜上所述,中國就美國對華產品加征關稅的應對非常高效。正如西方評論員指出,中國是按照對等報複原則對美國商品加征關稅,既沒有多加,也沒有少減,因此被視為負責任的一方。西方媒體,甚至包括美國媒體,幾乎一致指責美國而非中國是貿易戰的威脅方。因為特朗普政府提議的關稅不合理,違背了美國乃至經濟經濟的利益,給美國金融市場帶來的負面影響遠遠大於正面影響。正如上文分析所示,特朗普提議的關稅將使美國制造商和農民遭受重創。但首當其沖受到實質性影響的則是華爾街投資者,正如4月6日一天他們就損失5000多億美元。所以,從他們利益角度來看,特朗普對華500億商品加征關稅是完全不合理的。

中國的應對則有理有據有節,即表明了與美國鬥爭的決心,但也一直表示願意在任何時間進行談判。正如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說道:"如果有人堅持要打貿易戰,我們奉陪到底,如果有人願意談,大門是敞開的。"華爾街的反應清楚地證明,中國的應對已收到成效。

美國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有一句名言:"手持大棒說話溫和,你才能走得更遠。"中國的應對方案,用這句美國名言也解釋得通,所以才效果顯著。

4月11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華爾街日報》刊登署名文章,闡釋他對中美貿易戰的看法。作為全球最大零售平台的創始人,馬雲始終以致力於連接中美兩國企業和市場的企業家視角展開論述,提出了特朗普政府必須考慮的關鍵問題:美國是否要放棄進入中國這個全球最大消費市場的巨大曆史機會?

這是自近期美國挑起貿易摩擦態勢升高以來,中國企業家以自身視角同世界溝通的一次重要的嘗試。馬雲對此通過文章論述:發動對中國的貿易戰看不到對美國經濟有半分好處。“貿易逆差”是個錯誤的問題,貿易戰是以根本錯誤的手段放棄打開世界最大市場的重大曆史機會,最終受傷害的是農民和中小企業。這將是曆史性的戰略誤判。

馬雲的文章反映出,阿里巴巴正在越來越多的承擔起“國家企業”的責任,向世界傳遞有理有節的“中國聲音”。

阿里巴巴作為中國企業的代表,在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高之時,發出自己的聲音,絕非偶然。阿里巴巴的成功,就源於它根植的中國沃土和它始終堅定擁抱全球化的姿態,為中國和世界倡導一個更開放、更有效率的商業環境,是阿里巴巴社會責任的題中之義。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湧現出一大批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企業,其中既有國有企業,也有民營企業。然而,能夠像阿里巴巴這樣,成長為全球商業領域“意見領袖”,參與全球經貿治理議程的,仍然是鳳毛麟角。為什么阿里巴巴能夠成為代表中國發聲的關鍵商業力量,原因至少有三:

第一,阿里巴巴和實體經濟的連接最為密切。阿里巴巴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平台,它將消費者、生產者和服務商緊緊地聯系在一起,相較傳統制造業企業,阿里巴巴對消費者的洞察更加深刻;而相對其他的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又和制造業和傳統商貿等行業有千絲萬縷的聯系。正因為此,阿里巴巴和馬雲能夠更好窺見中國乃至世界經濟的宏觀面目。在馬雲的公開信中,對中美互利互惠關係的系統論述,和對美國企業和消費者處境的分析,都體現了阿里巴巴對全球經貿形勢的敏銳眼光。

第二,阿里巴巴有堅定的全球化戰略。從收購東南亞最大的電商平台Lazada,到螞蟻金服大比例參股印度版支付寶Paytm,從天貓國際的全球採購中心,到風靡俄羅斯的速賣通,阿里巴巴零售、支付乃至物流業務的版圖早已延伸到世界各地,阿里巴巴已確定到2036年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的遠景目標,以“全球買、全球賣、全球付、全球運、全球遊”讓全世界的消費者獲得更大驚喜。阿里巴巴早已不僅是全球化商業的參與者,更是全球化議程的推動者。

第三,阿里巴巴有著面向未來的價值觀。阿里巴巴是一家基於技術推動商業變革的公司,互聯網等新技術的賦能,最顯著的效應是讓大機構和中小機構、讓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的機會更加平等。自創立之初,阿里巴巴就確定了“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使命,這一使命就是要通過一個高效率、開放性的平台,讓更多中小企業、青年和婦女從全球化中受益。馬雲提出了“普惠式全球化”的理念,這是對過去大型跨國公司主導的更多讓強者受益的全球化機制的一種迭代和升級,近年來,卸任阿里巴巴CEO的馬雲飛遍全球,和各國政商精英探討普惠式全球化之策,還提出了eWTP(全球電子貿易平台)倡議,為普惠式全球化貢獻切實有效的方案。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阿里巴巴主動承擔起為中美兩國乃至全球的消費者、生產者和經營者發聲的責任。馬雲的公開信,並不僅僅是商業上的呼籲,更彰顯了阿里巴巴作為一家世界級企業在全球經貿形勢波詭雲譎的當下,對全球化和自由貿易價值的擔當。

如果我們放大曆史的視界,會更清楚的看到一個事實,一個國家的代表性企業,承載的絕不僅僅是自身的商業利益,更是它身後的國家利益、價值取向和發展模式。可以說,對一國內部而言,“國家企業”是經濟轉型或產業升級的關鍵引擎,對全世界而言,“國家企業”可能代表著一個成功國家的經驗和模式。

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工業國,當年的洛克菲勒公司對此功不可沒。從石油產業出發,洛克菲勒逐漸把觸角伸向鐵路等各行各業,幾乎再造了美國的基礎設施,給美國的工業化提供了重要基礎。這一事例說明,“國家企業”在一國的產業革命中,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有的“國家企業”,更可引領全球科技和商業潮流。從英特爾、微軟再到蘋果、穀歌,美國IT技術的發展,正有賴於具有創造力的“國家企業”,沒有這些企業持續的創新和迭代,美國也不可能引領全球信息技術變革的進程。

還有的“國家企業”,可以發揮在商業之外的價值。在兩德分裂期間,大眾汽車和民主德國(東德)簽訂的總值5億馬克的生產線合同,就曾大大促進了兩德貿易,拉近了兩德之間的距離。這示范出一種模式,以商業力量驅動和平乃至統一的議程。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中國“國家企業”擔當世界責任適逢其時。阿里巴巴已擔當起這一備受關註的角色,阿里引領的電商發展和“新零售”革命,重構了中國的商業基礎設施,改變了中國商業的面貌;阿里穩健的全球化佈局,正在讓“新零售”中國方案在全球更多地方落地,驅動“普惠式全球化”成為全球化新的主流形態;從達沃斯到博鼇,馬雲等阿里巴巴高層橫跨東西方的主動發聲以及和全球政商精英的互動,已成為中國商業“軟實力”的象征。

中國日前宣佈了10項最新的對外開放措施,展現出中國進一步加快改革開放步伐,促進經濟全球化的誠意和擔當。“國家企業”的積極姿態,更能讓世界感受到一個清楚的事實:在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抬頭的情況下,從政界到商界,整個中國社會對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仍然保持充分共識。這一聲音至關重要。

從某種程度上說,“國家企業”就是一個國家和世界溝通的“第二軌道”。馬雲的公開信,設身處地站在全球消費者和經營者的角度,讓他們從另一個角度去具體感知“貿易戰”的潛在影響。如果中國有更多的企業願意主動擔當這一角色,中國的戰略意圖和對全球化的高度誠意,就更能夠被世界所理解。

21世紀的國與國競爭,並非只是硬實力的比拼,更是軟實力的較量。“國家企業”的全球能見度和輿論影響力,實際上正是國家“軟實力”重要的組成部分。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連年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30%,中國所擁有的“世界五百強”企業已超過100家,和美國接近,這些數據都表明,中國的“硬實力”早已不容小覷。隨著“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倡議的相繼提出,中國的全球感召力也在提升,但中國企業的“軟實力”卻仍然是一塊短板。如何展現中國形象,講好中國故事,以自身主動積極的表達,有效呼應國家戰略意圖,這對絕大多數的中國企業而言,還是相當陌生的一課。而馬雲在英文媒體上坦誠而自信的表達,無疑是其他中國企業可以學習的榜樣。

“國家企業”的形成,是全球經濟變革的自然產物。通過“國家企業”貫徹“國家意志”,更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各國的普遍做法。改革開放已經進入深水區,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中國向全球輸出的早已不僅僅是商品和資本,更是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理念和模式。這樣的模式不是抽象的,它需要由企業的實踐來承載,並給出理論上的完整闡釋,馬雲的公開信,正是與此相關的知行合一的探索。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海外網、環球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中國“國家企業”擔當世界責任適逢其時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