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苟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俗”

“苟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俗”

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環節之一。這一改革行進至今,成效如何?推進相關改革,下一步重點何在?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召開第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地方機構改革有關問題的指導意見》,審議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進展情況報告》,引發廣泛關注。

“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和國家機關機構改革取得重大進展,要注意邊實踐、邊總結,把好經驗運用好,周密組織地方機構改革,使中央和地方機構改革在工作部署、組織實施上有機銜接、有序推進,確保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取得全面勝利。”習近平總書記在這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充分肯定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所取得的成績,高度評價了一段時間以來機構改革工作的機制和方法,對啟動地方機構改革作出了明確要求、提供了行動指南。

作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場深刻變革,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系統性強、牽涉面廣,絕不僅僅是中央層面的事情。《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提出,“統籌優化地方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構建從中央到地方運行順暢、充滿活力、令行禁止的工作體系”。中共中央印發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也專門就深化地方機構改革作出要求。可以說,機構改革是上下一盤棋,只有統籌抓好中央和地方機構改革,才能取得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全面勝利。

改革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十九屆三中全會召開以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在較短時間裏取得重大進展,呈現出氣勢如虹、勢如破竹的良好局面。不失時機推動地方機構改革,關鍵就是要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自覺增強改革的緊迫感與主動性,根據中央部署抓緊啟動、壓茬推進。

地方機構改革早已箭在弦上。在遼寧,機構改革謀定而動,同步推進黨政群、事業單位、中介機構、社會組織和園區5個方面機構改革;在黑龍江,深化事業單位機構改革實施意見已經印發,大幅壓縮事業單位機構編制規模成為剛性要求。推進地方機構改革,尤應做好“因地制宜”這篇文章。我國地域廣闊,各地情況千差萬別。僅以行政區劃為例,目前我國省一級區劃有30多個,地市一級有300多個,縣級近3000個。如果搞“一刀切”、凡事“上下一般粗”,顯然不是從實際出發,難以符合各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要想激活地方機構改革的一池春水,必須在確保上下貫通、執行有力的基礎上,用好中央賦予的自主權,體現地方的靈活性與創造性。

從某種意義上講,地方層面的機構改革比中央層面更複雜。深化簡政放權,怎樣避免上級機構“人沒有隨事走”?推動治理重心下移,怎樣消除“疊床架屋”?如何把資源、服務、管理真正集聚到基層?這些,都離不開認真探索、動態調適,都需要築牢問題意識。正如此次會議所要求的,“地方抓改革要堅持問題導向,對一些起關鍵作用的改革,要加強形勢分析和研判,抓住機遇、贏得主動”。以解決問題為鮮明導向,從群眾關心的事情做起,從群眾不滿意的地方改起,敢於動真碰硬,勇於破難題、闖難關,才能啃下地方機構改革的硬骨頭,不斷增強老百姓的獲得感。

“苟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俗”。改革開放波瀾壯闊的曆史進程證明,因循守舊沒有出路,畏縮不前坐失良機。統籌抓好中央和地方機構改革,推動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實,我們必能將改革巨輪推進到新的水域,為民族複興凝聚磅礴偉力。

如何把調研的功夫下到察實情、出實招、辦實事上,把溫暖送進老百姓的心坎裏?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講的一句話正可作為遵循,那就是“拜人民為師,向人民學習,放下架子、撲下身子,接地氣、通下情,‘身入’更要‘心至’”。

“調查研究隔層紙,決策執行隔座山”,調查研究的重要性毋庸贅述。但真正做好調研,在“要調研”的覺悟之外,更需有“會調研”的能力和“肯調研”的初心。試看調研中各種形式主義虛浮症,無論走馬觀花、淺嘗輒止的踩點式調研,還是報喜不報憂的盆景式調研,抑或調而不研、回避落實的脫節式調研,最根本的問題就在於只注重調研形式,忽視了為誰調研、為何調研的初心根本。調研偏離初心,便會如“井中葫蘆”“水中浮萍”,表面上花哨好看,實際上淩空蹈虛,難堪一用。不患無策,只怕無心,調查研究“身入”之外,尤其需要在“心至”上投入精力。

調研“心至”,首先是耐心。調研不是一錘子買賣,往往需要反複走訪、長期關注,保持一股“不破樓蘭終不還”的韌勁。習近平同志在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淳安縣楓樹嶺鎮下薑村是他的基層聯系點。他先後多次到下薑村調研,到群眾家裏面對面聽取意見,從群眾生產生活的一樁樁“小事”抓起,幫扶群眾致富奔小康。即使離開浙江後,他依舊不忘叮囑當地幹部抓好項目落實。在他的悉心關懷下,下薑村這個昔日的貧困村走上了富裕快車道。反觀一些幹部所謂的調研,陣勢大,投入多,大呼隆,不僅調研結果不盡如人意,在老百姓眼裏也留下了形式主義的陰影。

調研“心至”,其次是細心。當年毛澤東同志在蘇區開展調研,既在區鄉政府召開座談會,更深入貧雇農、烈軍屬和幹部家中一對一地聊,從選舉到生活,從公債到合作社,大小事情樣樣問全、問細。無論是哪家豆腐做得好、哪家水酒釀得香,還是每家每戶吃鹽多少、價格幾何,他都仔細了解、如數家珍。靠著細致入微的調研,毛澤東找到了啟動農村革命的鑰匙。處處留心皆學問,“蹲下去看螞蟻”,就能跳過粗疏抓到細節,透過表象看到本質。

調研“心至”,還需要虛心。調研的過程就是向群眾學習的過程,也是從群眾中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的過程。擺正自己的位置,真心誠意拜群眾為師,對做好調研尤其重要。萬裏同志擔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時,經常一部小車、三兩個人,說走就走、隨時可停,直接到村入戶,找幹部探究農村“突圍”問題,向群眾討教擺脫貧困的法子。短短三四個月時間,他便把大部分地區都跑遍了,摸清了實情,為後來安徽打響農村改革第一炮打下了根基。老老實實向群眾學習,用群眾的智慧豐富頭腦和心靈,工作起來才能無往而不勝。

一位作家去基層采訪後感慨,如果腳上只帶著汽車尾氣,下到田間地頭隨便看看,再進村裏吃一頓農家樂,這樣走馬觀花一看,不可能寫出貼近百姓生活的作品。對領導幹部而言,調研是否“心至”,反映的是落實黨的政策的能力和水平,體現的是踐行為民宗旨的意識和境界。努力在“心至”上下功夫,實現從“落地聽聲”到“落地生根”的轉變,一定可以在調查研究中收獲實效、收獲民心。

“車不能過,還有腳不能到的地方嗎?”前不久,一位副市長到山區訪貧,因為路滑不能行車,遂改成徒步走訪。他與未建新房的貧困戶一一面談,摸清真實情況後,才放心離去。這種執著,贏得當地群眾點贊。

緊盯問題,不畏險阻,到群眾最需要、發展最困難的地方去,體現的是訪真貧的態度、真調研的決心。黨的十八大以來,調研新風勁吹,幹部下基層勤了,問的問題也更接地氣。對此,群眾看在眼裏。但在一些地方,仍存在走過場、重擺拍的作秀式調研,蜻蜓點水、淺嘗輒止的踩點式調研,先出報告、再找例證的逆向式調研。種種調研虛浮症,調而不研、回避落實,違背了調研的初衷,暴露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積弊,不能不引起警惕。

腳下有泥,心中才有底。如同聲音隔牆傳遞會有所損失,調研如果不是“一竿子插到底”,就難以掌握第一手資料。周恩來同志曾到上海一家鋼鐵廠調研,看到轉爐車間的工人操作時都汗流滿面,他隨即指示要關心工人疾苦、改善工人生產條件。不久後,國務院就發出了工業企業必須認真做好防暑降溫工作的通知。要了解情況,就得學習,就得調查。實打實調研,不憑想象辦事,依靠事實說話,制定措施、布置工作才能更具針對性、實效性。

不可否認,如今交通、通信十分發達,無論是通過專題彙報,還是視頻直播,都能比以往更快捷地了解基層情況。然而,仍有必要強調“放下架子、撲下身子,接地氣、通下情”,因為通過實地走訪、當面交談,總能聊出一些平常不太能想到的問題,從而糾正一些認識上的偏差。1961年春,鄧小平同志深入京郊農村調查,在公共食堂仔細察看,發現了難以下咽的棒核兒面窩頭。正因有了真實的所見所聞,才有了後來他作出的關於調整社隊規模、公共食堂等方面問題的報告。調查研究是謀事之基、成事之道。調研的過程,往往是提高認識能力、判斷能力的過程,省略不得,更馬虎不得。

領導幹部是不是把調研當回事,有沒有把民生工作放在心上,群眾心中有杆秤。摸摸被褥暖不暖和,看看帳篷有沒有加厚,嘗嘗農民家裏的水好不好喝,和鄉親們一起盤腿而坐、細心交談……近年來,習近平總書記用腳步丈量著祖國的山山水水,深入基層調研,到過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和廣大城鄉。一位村民感慨:總書記關心的問題特別具體,都是老百姓的日常生計。其實,腳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會沉澱多少真情。對治理者來說,紮實走訪、考察也能增進與群眾之間的感情,這正是調研的意義所在。

毛澤東同志說:“我的經驗曆來如此,凡是憂愁沒有辦法的時候,就去調查研究,一經調查研究,辦法就出來了,問題就解決了。”行走在基層,扭住真問題,不斷提高調查研究能力與水平,我們的決策才能更科學、更具針對性。

根據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國政府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苟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俗”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