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內功針法

內功針法

近些年來,在胥榮東老師的指導下,以內功針法指導臨床治療,在經筋性疼痛和疑難病的治療中取得良好效果。所謂“內功針法”指的是在武術及其他內功修煉基礎之上,結合相應的針刺手法,指導臨床應用以治療疾病的針刺方法。

作為針灸臨床工作者,內功修煉的最高境界的就是要在臨床實踐中隨時隨地達到“治神”的境界。所謂“治神”說的是在針法治療過程中,針刺手法固然不可或缺,但術者的內功修煉及精神狀態更為重要,如果在針刺過程中精神過於散漫的話,那就無異於“假刺”,故曰“凡刺之真,必先治神”。尤其在頸項胸腹部深層經筋的長針針刺和小針刀治療過程中,如果做不到全神貫注的話,稍有不慎即可造成嚴重的後果。

正如漢代醫家郭玉所言:“醫之為言意也,腠理至微,隨氣用巧,針石之間,毫芒即乖,神存於心手之際,可得解而不可得言也。”內功術與針刺相結合的特點是神意氣力的有機統一,使施術者能更好地體察針下感覺,以達到“上守神”的境界。在針刺之際,施術者要首先進入練功狀態,“心無外慕,如待貴人,不知日暮”,“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眾物”,運氣於指,然後再行針刺。

內功針法

近日溫習胥榮東老師“內功針刺治療筋性疼痛”悟解“內功針刺療法”,讀胡海牙老先生關於:“論針灸中經絡和神經的關系——師古人心無襲古人跡”精辟論述,與胥老師“內功針刺療法”有相通之處,特編輯,以供學研針道,並仍以胡海牙老先生“師古人心無襲古人跡”為題。(後學李若現編輯)原文如下:

師古人心無襲古人跡—— 論針灸中經絡和神經的關系

經絡學說,是針灸學的基本理論,古代在開課授徒、行醫臨床中,都以這套學說來指導。但經絡在肉體上並不能解剖出來,甚至也不能用科學儀器測出,所以一些人便否定經絡的存在。但如果用中醫的“氣”學說來解釋,經絡則是在治療中有著關鍵的作用。

在宋元戰亂年問,道人馬丹陽在缺少藥物的情況下,用針灸為難民治病,屢獲奇效。他將自己針灸的方法與心得,著成《馬丹陽天星十二穴治雜病歌》。用這十二個穴位就可以治療全身疾病,非常簡便,而且這十二個穴位都在手腳,一般只要按要求去紮,也不會出危險,所以自古不少人都在用它。這部歌訣稱“治病如神靈,渾如湯潑雪”,來形容治病收效之快是正確的。

我數十年的針灸體驗,當針入肌膚後,確會有種如湯潑雪一樣的效果,在針體與身體驟然相觸的一瞬,有一股交融生化的力量。所以這句話,是講治病如神的奧妙全在這股力量上。這股力量就是中醫學中所謂的“氣”。也是經絡學說的實質。

在建國初期,朝鮮有個叫金鳳漢的人自稱有方法能證明經絡的存在,並用自己的名字把經絡稱為“鳳漢體液”等名號,儼然是經絡學說的第二代宗師。這件事在醫學界引起很大震驚,當時世界上許多人都趕到朝鮮,專門向他學習證明經絡的技術,《人民日報》曾以整版的篇幅報導此事。我國也派了專門人員去學習。但這門證明經絡實存的技術,只有金鳳漢一個人能操作,而跟他學習的許多教授級的人物,在金鳳漢處時尚且能做得出來,一旦離開朝鮮,競沒一個人能做出來了。

當《人民日報》剛報導時,我的一個朋友拿來給我看,並讓我相信經絡是有名有實的。我當時對他說,我紮針灸不靠經絡穴位。我這樣講並不是否定經絡的存在。雖然經絡在解剖學上無跡可循,但當針入肌膚後,確能在針體上感覺得到某種物質的存在,在針灸學上稱之為“得氣”。從“得氣”的角度講,經絡又是存在的,並且在實際治療上,運用它也的確有效果。

但是我不滿足經絡的理論。在20世紀40年代,我開始用針灸治病,那時對經絡也是極盡研究的,臨床雖有些效果,但總覺不能令自己滿意.更別說像“渾如湯潑雪”般地迅速見效了。後來又用子午流注、靈龜八法等方法,醫療效果和以前的區別不大。從古代中醫典籍中,也沒有尋找出理想的答案。於是我也不打算再抱定古書尋找出路,想從其他的學科進行一些探索。

當時神經學剛創立不久,我便想從神經學著手研究。這時浙江醫學院陳同豐教授因為兒子天生聾啞,來到我的診所(杭州銀洞橋慈海醫室),欲向我學習針灸,為其子治療。我知道他對神經學有研究,便與他商議共同試驗神經在針灸中的作用。我白天門診,晚上到他單位的屍體解剖室,先向他講解針灸學,再讓他用屍體為我講解神經路線,並將當晚的研究結果應用在第二天的治療上。我又將在臨床中不能解決的問題,帶到解剖室中繼續研究。

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我體會到針灸離開經絡不行,離開神經也不行。在臨床中,我可以做到,行針可視經絡穴位若無存,下針即有效果。

在針灸學中,直行的叫經,數有十二,橫行的叫絡,數有十五。但在這二十七道外,尚有奇經八脈、經外奇穴及阿是穴的說法。其中原因,《針灸大成》講得很妙:“聖人圖設溝渠,通利水道,以備不然,天寸降下,溝渠溢滿,當此之時,聖人不能後圖也。此諸經滿溢,諸經不能複拘也。”這說明,氣在人身上上下下,只用十二經、十五絡是說不通的.有了奇經八脈也似乎未能完全講透,故而便有經外奇穴、阿是穴的說法。這與我的經驗是相同的,這也是我行針時視經穴若無的原因。

針灸的關鍵是得氣。經絡有分支遍布全身,而神經比經絡更細更多。經絡相當於氣,而神經相當於氣的導體,針灸則是刺激神經,將氣傳導到病灶部位,使體內與病灶處的氣達到平衡狀態而產生療效。此即中醫所謂“平則不病,不平則病”。

如果只有氣而無導體,則氣無法傳到病灶;如果只有導體而無有氣,則亦不會有效果。一個人死後,經脈俱無,但他的神經尚在。經絡、神經,二者少一個就不會有療效。

曾經有兩個患者,都是軍人。一位在執行任務時小臂的臂神經叢被子彈打穿,整條手臂不能活動,當時找我紮針,想恢複手的功能。我得悉他手臂神經叢已斷,就告訴他是不會恢複的。他執意要紮紮看.我遂答應為他免費治療,結果始終未能治愈。如果以經絡理論,神經斷了,但手三陰經或三陽經尚且存在,應該是會有效果的,沒有效果,是氣無神經可通過造成的。

另一位軍人,由於外傷,其中一條腿被鋸掉已經多年,因為腰痛來治療。我給他針刺兩環跳穴時,他有觸電感直到腳底,當時腰就不痛了。據患者自述,他腿剛鋸掉時,在夢中尚有兩腿,後來時間久了.在夢中也就只有一條腿走路了。他驚訝地問我:他那條腿在夢中都沒有.為何一經針刺,不存在的腿也能有感覺直到腳底?我的回答是:因為他大腦裏的腿沒去掉。他另外一條腿的神經已斷,但針刺時人的感覺要先經過大腦皮層,而後再反射到病灶,在這過程中喚醒了他大腦對腿部的記憶。由此可見在針灸過程中神經的作用也是不可抹煞的。

但針針紮在神經上也不對,呆板地紮幾個穴位,跟開藥方似的也不對。我認為這都是沒有認識到活潑潑的“氣”。如果明白了氣,就可以知道經絡和神經同樣重要。

作個譬喻,經絡譬如電,而神經譬如電線,針灸所用的針如一個開關,針刺的手法則是掌握電流大小、開啟開關的方法。古人雲:“明於穴而手法不明,終身不醫一病。”只有通過針刺手法才能使電通過電線到達病灶。這兩者是缺一不可的(因為此文是專門探討經絡與神經的關系,手法暫且不談)。

一般的針灸法,多是用某穴治某病,幾個穴位合起來會有什么效果?如古書中的“青龍擺尾”手法,只是一左一右地搖,其效果便可達“其氣遍體交流”;再如頭部穴位很多,醫書上標明各有各的治療效果,但高明的大夫往往只用一個穴位便能紮出各種效果;而馬丹陽針法更是“三百六十穴,不出十二穴”。其中的道理何在?就在於神經、經絡與針刺手法的有機結合。我以前以為馬丹陽說的“指下有神功”是迷信,後來自己體會到了,才知道馬丹陽的十二穴治百病,不是那么簡單。十二穴雖不見得真能治療一切疾病,但如果明白其中道理,行針時便可以視經穴若無存,而取得比較理想的療效。

經過多年的驗證,我建議,在研究任何一門學問時,都應抱有“師古人心,無襲古人跡”的精神,莫要一味囿於前人的圈套中固守成見。否則,對學問的研究只能是障礙重重。墨守成規,是無進化可言的。

以上所談,僅是我個人在多年臨床實踐中總結的一點心得,或可對今日的經絡及針灸的臨床與科學研究有些許幫助。今整理成文,以供(此篇論文曾獲1999年度世界華人知名醫家卓越科研金獎。此文原載於由香港醫藥出版社出版的《2000年國際綜合醫學大會醫學論壇集》。經重新修改後,首次在大陸地區公開發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健康前沿 » 內功針法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