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内功针刺点穴疗法

内功针刺点穴疗法

曆史上,卓有成就的針灸醫家多重視內功術的修煉,如華佗、孫思邈、馬丹陽及楊繼洲等,近代則有承淡安、鄭毓琳等人。通過內功修煉,可以更好地掌握針刺手法,因而取得理想的療效。

實際上,先人多稱拳術為拳道,稱醫術為醫道。拳道乃拳拳服膺之謂也,而醫道也包含了醫生的個人修養在內。《黃帝內經》中多稱針灸之術為針道,對醫生的要求是:上知天文,中知人事,下知地理。如《靈樞·外揣篇第四十五》:“黃帝曰:餘聞九針九篇,餘親授其調,頗得其意。夫九針者始於一而終於九,然未得其要道也。夫九針者,小之則無內,大之則無外,深不可為下,高不可為蓋,恍惚無窮,流溢無極,餘知其合於天道人事四時之變也,然餘願雜之毫毛,渾束為一,可乎?岐伯曰:明乎哉問也!非獨針道焉,夫治國亦然。黃帝曰:餘願聞針道,非國事也。岐伯曰:夫治國者,夫惟道焉。非道,何可小大淺深,雜合而為一乎?”,這裏將針道與治國之道並提,可見對針灸醫師要求之高。筆者認為:除一般的個人修養之外,為針者還應修煉武術內功。早在《黃帝內經》一書中,就十分強調針刺過程中的治神與守神問題:“凡刺之真,必先治神”,並認為“粗守形,上守神”。守形是指守刺法,守神則是指重視施術者的精神狀態,進而體察病人的血氣運行情況,用現代的話來講,就是要求施術者進入氣功狀態,如是才能取得滿意的療效。

《黃帝內經》反複申論治神與內功修煉的重要性:“故針有懸布天下者五:一曰治神,二曰知養身,三曰知毒藥為真,四曰制砭石大小,五曰知府藏血氣之診”。這裏所說的養身即指養生,包括內功修煉等內容。同時還明確指出:“今末世之刺也,虛者實之,滿者泄之,此皆眾工之所共知也,若夫法天則地,隨應而動,和之者若響,隨之者若影,道無鬼神,獨來獨往。”說明施術者不能滿足於虛者實之,滿者泄之的一般水平,應追求更高的治神與守神。古人並不一定相信鬼神的存在,但認為如果掌握了高超的技術,則可收到神奇的效果,猶如神助一般。據西晉史學家陳壽所撰《三國志》記載:“華佗,字元化,沛國譙人也……。曉養性之術,時人以為年且百歲而貌有壯容……若當針,亦不過一兩處,下針言‘當引某許,若至,語人’。病者言‘已到’,應便拔針,病亦行差。”其後又述吳普、樊阿從其學五禽戲的情況,而“普依准佗治,多所全濟”。據王薌齋先生論述,五禽戲不僅是養生之術,而且搏擊性亦頗強,實為武術的一種功法。

内功针刺点穴疗法

華佗針術高超,被譽為針神,這與其修煉五禽戲是密不可分的。孫思邈為修煉內功的大家,並有許多論述,足見其內功之深。馬丹陽本人即為道教人物,其練功自不待言,馬丹陽十二穴至今仍廣泛用於臨床。李時珍則更明確提出:“內景隧道,惟返觀者能照察之”,說明練功後可體察經絡的存在。楊繼洲則以修煉周天功法為主,並在《針灸大成》中有所記載。這些偉人都為針灸事業的發展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

針灸名家鄭毓琳先生手法,曆來為針灸界所推崇,除其手法獨到外,究其根本,則亦與內功修煉有關。鄭老先生認為針刺與內功相結合,不僅進針無痛,而且易於體察針下氣感,易於得氣和氣至病所,療效高於單純針刺,並告誡學生:許多身懷絕技的針灸家都是有很深氣功造詣的。

近代著名針家黃石屏先生即提倡布氣針刺,他說:“吾始習少林運氣有年,萃全力於指,然後審證辨穴,金針乃可得而度也。”《金針秘傳》記載黃氏為袁世凱治愈頭痛之經過時說:“其病系前後腦痛,第一日針百會,第二日針風池、風府……,第一針刺入,袁即頭腦中發有大聲,沖牆倒壁而出,再針如服巴豆、大黃,直抉腸胃而下。”相信若非黃氏能“運針貫於氣功”(見《霍元甲與神針黃》),是難以出現如此針刺反應的。

著名針灸家承淡安先生,亦十分強調內功修煉的重要性,曾論述道:“以前的針灸家在修習針術時,最主要的就是練氣和練指力,這幾乎要占去三分之二的學習時間。練氣稱為修內功。”“先父在日諄諄以練氣為囑,由於先父不能說明為什么要練氣,因而不能引起我的信心,在臨床治驗上,我總不及先父的針效;久後相信先父所教注意練氣,針效果然大增,所以在1935年從日本歸來辦針灸講習所時,在課程中加入了練氣練針一課。”“神針黃石屏衣缽弟子與我神交多年……承葉君告以魏君每天練拳術與氣功,及以針鑽撚泥壁,曆久不斷,修練相當艱苦,成效也很巨大。”“以前有點穴術,完全憑他平素練習的指力,能在不知不覺間,在別人要穴上輕輕地按上一按,即能使人受傷,甚至死亡。”

承淡安先生為使學生重視內功修煉,曾托名紫雲上人,以強調內功修煉在針刺中的重要性:“運針不痛,端賴養氣,養氣不足,其功不著,養氣之道,寅時起身,端坐蒲團,兩足盤起,手按膝上,腰直胸挺,口閉目垂,一如入定,無思無慮,一心數息,自一至百,反複無間,行之卯時,振衣始已,積日累月,不息不間,氣足神旺,百邪不侵”。學生修煉內功之後,療程明顯提高。

針灸大家賀普仁老先生,年輕時起即練習八卦掌,今年逾七旬,仍每日練功不輟,一個下午診治八十餘人,連續工作五個多小時,仍精力充沛。當筆者請教練功對針刺療效的影響時,賀老說:練功後首先是指力增強,這對針刺手法練習來說是必要的基礎,進一步則可培養自身之氣,通過針體及手法,可驅趕病人體內邪氣,從而顯著地提高療效。遵先輩之指示,筆者早在80年代即開始練習各種氣功及武術,最後發覺大成拳實包含了武術與氣功之精華,遂於83年正式拜在王選傑先生門下,一直潛心修大成拳內功,並移力於將其與針刺手法相結合,終於悟出了“神光內瑩,意在針先,以意領氣,氣至病所”的針刺要領。

大成拳內功基礎功法主要是樁功,初學者可練渾元樁一式:身體自然站立,一如太極拳預備式,雙腳分開與肩同寬,可呈外八字,雙手指至胸前,曲肘環抱,兩手各似抱一氣球,全身則如浴水中,體會舒適自在之感覺,久之則物我皆忘,似與天地熔為一體。筆者一九八九年在日本關西氣功協會總部授功時,參加者中即有不少針灸師及針灸學家。久練此樁則指力漸增,臨床運用有不可思議之妙,無論是進針無痛,還是體會針感乃至於使氣至病所,都會有長足之進步。

強調內功修煉在針刺中的作用,並不是忽視手法的重要性,而是要求針刺手法更熟練。實際上,內功修煉對針刺手法的掌握也是有很大幫助的,內功術與針刺相結合的特點是:神意氣力的有機統一,使施術者能更好地體察針下感覺,駕馭經氣,以達到“上守神”的高深境界。

在針刺之剌,施術者要首先進入練功狀態:“心無外慕,如待貴人,不知日暮”,“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眾物”,運氣於指,然後再行針剌。“經氣已至,慎守勿失,深淺在志,遠近若一。”行補法之時,除用向下向內的指力之外,意會將正氣注入病人體內,取虛者補之之意也;行瀉法之時,除用向上向外的指力外,意念以自身的功力將病人的邪氣從其體內驅除,取“實者瀉之”之意也。實際上,具體意念的運用是比較複雜的,而且與施術者所練功法有關。在此需要強調的是,一般針灸醫師的指力離內功針剌的要求相差甚遠,故易造成疼痛,尤其是歐美,較東方人更為敏感,也較為嬌氣,若無良好的指力,則較難取得理想療效,但若能做到無痛進針,則容易取得病人的配合,筆者在歐洲從事針灸工作的兩年多時間裏,對此的體會是很深刻的。故除了內功修煉之外,指力練習也是必不可少的。眾所周知,人體的手足及面部的痛覺較為敏感,尤其是在某些疾病,如三叉神經痛及周圍性面癱恢複期等,往往會出現痛覺過敏的現象。部分病人因懼怕疼痛而中斷治療,有的病人開始即因懼針而拒絕針刺,使得一些針刺適應證失去了治療機會,殊為可惜,所以無痛進針法有其特有的臨床應用價值。

所謂無痛進針,是相對而言的,絕對的進針無痛是不現實的。故我們所說的無痛進針是指相對無痛,病人在接受針刺時雖感到針體刺入,但並不感到痛苦,同時加以心理暗示或轉移其注意力,甚至使其不知針已刺入,因而消除了對針刺的恐懼。面部等處雖然痛覺敏感,但因其皮膚較它處易於進針,也為無痛進針提供了有利條件。如何才能做到無痛進針呢?首先要求基本的針治手法純熟,指力深透。具體進針方法是:運力指端,凝神定意,利用手腕的抖動,使針迅速剌入皮膚,在剌入的瞬間,使其呈螺旋狀進入,術者應周身松和,不可有絲毫僵緊處,使動作完成協調自然而迅捷,隨心所欲地控制剌入的力量大小、針剌的深淺,准確無誤地刺入選定的腧穴。此種針法使用的針具宜稍短,一般以一寸以下為宜,為便操作時得心應手。如何才能達到以上要求呢?基礎練習是首先在各種不同的材料上練針。初學者可用紙團,進而選用較薄較軟的橡皮,再選用較硬較厚的橡皮練習進針,同時選用廢膠片,軟木塞及各種皮革練習,以模似不同的人體組織,逐漸增強自己的指力。

以上的練習到一定時間後,則指力、腕力會有很大的提高,但距無痛進針尚有較大的距離,若要進一步提高進針水平,則應進行內功修煉。主要是中國武術內家拳法的練習,如形意拳、八卦拳、太極拳及大成拳等。通過武術中的樁功、試力以及推手、發力等修煉,使術者真氣充盈,並可隨時運氣指端,所謂意到氣到,氣到力到,在用意不用力的情況下,內勁透達指端,並通過針尖作用於人體。可以想象,通過控制運用武術內功所產生的爆發力,以針尖作用於人體,刺入過程自然快而無痛。武術內家拳法講究螺旋力,其特點是力量深透和方向穩定,這與子彈的運動軌跡有類似之處,所以在進針的瞬間是呈螺旋狀刺入的。在針刺之時,要求術者神不外溢,意不露形,周身放松,沉肩墜肘,氣貫周身,運力指端。以武術的輕微的發力動作,輕松自然地將針刺入人體,病人多無痛感。若屬輕刺激,則可如此留針,亦可在此基礎上再施以各種手法。如是則可更准確地取穴及運用各種手法,“知為針者信其左”,即指左手取穴要體會按壓穴位的反應,“其氣之來如動脈之狀”,這樣再進針則易得氣,進而做到氣至病所。

臨床實踐證明,針刺得氣是取得療效的基礎,而氣至病所則可顯著地提高療效。誠如《靈樞·九針十二原》中所說:“刺之而氣不至,無問其數,刺之而氣至,乃去之,勿複針……刺之要,氣至而有效,效之信,若風之吹雲,明乎若見蒼天,刺之道畢矣”。氣至病所針感的產生,一方面與病人對針刺的敏感程度有關,更主要的則是由施術者決定的,如手法熟練、取穴准確等。若有內功修煉基礎,如修煉大成拳內功,則可促進感傳的產生,因而取得滿意的療效。所以,若要做到氣至病所,首先要針刺手法熟練,做到無痛進針,所謂“如蚊虻止”。以免因進針疼痛造成病人緊張,影響感傳的產生。只有手法熟練,才能運用各種手法,促進得氣的產生,進而做到氣至病所。

在手法的基礎之上,進一步則要求做到治神、守神及以意和之。治神主要是指施術者要控制病人的“神”,亦即精神狀態,使之朝著有利於疾病康複的方向轉化,所謂“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守神則是指施術者在針刺之時要精神內守,如是才能體會到針下之虛實,氣血之有餘與不足,進而控制針刺的感傳,以調節氣血,達到補虛瀉實,平衡陰陽(以意和之)的目的。而大成拳“重精神、重意感”的修煉,與以上要求是完全一致的,推手對人的控制與針感的控制亦有相通之處。實際上,真正做到氣至病所及治神與守神,並非易事,非有多年的臨床實踐,確實不易做到。而內功修煉則可大大地縮短這一過程。

關於氣至病所的分類,大體上可分為三種:一是局部取穴,二是鄰近取穴,三是遠道取穴。局部取穴:如太陽穴痛取太陽,耳疾取翳風、聽宮,胃痛取下脘等。此種情況較易操作,得氣後稍加刺激,便可使氣至病所,故許多病種都首選局部腧穴。鄰近取穴,如目疾取風池,痛經取次等,其針感分別要求抵達眼球及小腹,較單純局部取穴效果要好。遠道取穴,如胃痛取足三裏,牙痛取合穀,腰痛取太溪等,由於路線較長,跨越關節較多,針感傳導遇關節處易阻滯,但若以大成拳內功為基礎,則較容易做到氣至病所。

近年來,筆者運用內功針刺術治愈了許多疑難病,尤其是在治療支氣管哮喘等病症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使許多患有喘疾之人停用了激素等藥物,重新開始了新的人生。其它如頸椎病、糖尿病、牛皮癬及小兒多動症等病症,運用內功針刺法治療,也都取得了十分顯著的療效。

按摩在我國有很長的曆史,早在《黃帝內經》中就有記載。在《周禮注疏》中,記載有戰國時代名醫扁鵲的事跡:“治虢太子暴疾屍厥之病,使子明炊湯,子儀脈神,子術按摩”。據史書記載:而扁鵲是可看見牆對側之人的,相當於現在所謂的透視功能,這也說明其是內功修煉者。《黃帝內經》中,記載按摩的內容很多,如《素問·玉機真藏論》:“肝傳之脾,病名脾風,發癉(疽),腹中熱,煩心出黃,當此之時,可按、可藥、可浴”。《素問·離合真邪論》有“推而按之”的記載。《素問·調經論》:“按摩勿釋,著針勿斥,移氣於不足,神氣乃得複”。《素問·至真要大論》:“摩之浴之”。《靈樞·九針十二原》:“排陽得針,邪氣得泄,按而引針是謂內溫”,說的是針刺與按摩並用之法。最早的按摩專著有《黃帝岐伯按摩經》十卷(見《漢書·藝文志》),惜其書早佚,而在後世的醫書中,多有按摩的記載,如《諸病源候論》、《聖濟總錄》、《針灸大成》及《醫宗金鑒》等。

在古代醫事制度中按摩醫生定有職稱,如《隋書·百官志》有按摩博士二人,《舊唐書·百官志》:“太醫令掌醫療之法,丞為之二,其屬有四:曰醫師、針師、按摩師、咒禁師,皆有博士教之”,《新唐書·百官志》:“按摩博士一人,按摩師四人,並以九品以下,掌導引之法以除疾,損傷折跌者正之”。另據《唐六典》記載:唐太醫署分為四科,即醫科、針科、按摩科及咒禁科,並有按摩工五十六人,按摩生十五人。至宋代曾一度廢除按摩科,使按摩僅流傳於民間,但正骨及小兒推拿則有較大的發展。在明太醫院的十三科中,仍專設按摩一科。

唐代為中國文化的鼎盛時期,在其他文化交流的同時,中國的醫學知識,和技術也傳播國外。約在一千年前,中國康富所著的按摩書籍傳入法國,法文中稱按摩為Massage,實源於漢代口語摩挲(按摩)。而其後的英德文等都沿用此名,日文則與按摩之名並用。曾有多名歐美及日本按摩師來訪,在相互切磋技藝過程中,發覺其技藝與我國按摩亦有相同之處,或古今相互交流之故。然其因無內功修煉基礎,故指力不深透,治內科病者亦少,多注重肌肉的放松。而其脊柱複位手法之輕巧,確有獨到之處,令人歎服,蓋與其精通解剖力學不無關系。

關於醫者個性及練功對療效的影響,早在《黃帝內經》中就有精辟的論述:“雷公問於黃帝曰:針論曰得其人乃傳,非其人勿言。何以知其可傳?黃帝曰:各得其人,任之其能,故解明其事。雷公曰:願聞官能奈何?黃帝曰:明目者可以使視色,聰耳者可使聽音。捷疾辭語者可使傳論語,語徐安靜手巧而心審諦者,可使行針等,理血氣而調諸逆順,察陰陽而兼諸方。緩節柔筋而心和調者,可使導引行氣。疾毒言語輕人者,可使唾痛咒病。爪苦手毒,為事善傷者,可使按積抑痹。各得其能,方乃可行,其名乃彰。不得其人,其功不成,其師無名。故曰:得其人乃言,非其人勿傳,此之謂也。手毒者,可使試按龜,置龜於器下而按其上,五十曰而死矣;手甘者,複生如故也”。其中,要求按摩者是爪苦手毒,為事善傷者,說明對手之勁力要求是非常高的,故無武功之人則很難做到。而內科病的點空按摩治療則與針灸者的要求一致,這與練功放松入靜修心的練習是相符的,故針灸按摩之術須以武術內功為基礎。

針灸先輩趙緝庵先生,十分強調針刺與指針按摩術的結合應用,除針灸著作外,尚有文學、史學、兵書及武術螳螂拳著作,觀其遺像,頗有威武之儀,並有以手運氣之論。在《指針按摩術》中論述道:“指針,按摩術也,載在《內經》,而其法失傳,故後世鮮有深的其用者。其實按摩諸術,與金針之迎隨補瀉無二理,人身三百六十五骨節,十二經絡,以及奇經八脈,各有交會起落上下升降之路,人必深知經絡髒腑氣血往來順逆之道,而後能以手運氣,以針代針,閉者為之開,聚者為之散,有餘者損之,不足者益之也,且按摩與金針並行不背,金針取效速而暫,按摩取效緩而時久。分言之曰金針,曰按摩。合言之,則用金針者不能離按摩,行按摩者不能背金針。二者兼施並用,但視病情何如耳。未用金針前先施按摩,以活動其氣,而針之行氣愈靈。既用金針後再施按摩,以繼行其氣,而針之收效愈速。是按摩諸法,實未用金針前之先導,又為既用金針後之繼援也。”

筆者每於診察病人及循捫經穴之時,檢查之中寓以點按之意,未行針刺而病人訴症狀減輕,實則檢查與治療亦可同時而為也。且一旦手下有應,其氣之來,如動脈之狀。則可按《難經》“知為針者信其左,不知為針者信其右”的理論,達到“循法守度,援物比類,化之冥冥,循上及下,何必守經”(《素問·示從容論篇第七十六》)的高深境界。因為此段是論述“聖人之治病”的,若無內功基礎則不易的把握其內在規律。

胥榮東,醫學學士。現任中日友好醫院針灸科副主任醫師,兼任中國大成拳研究會常務理事副會長。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健康前沿 » 内功针刺点穴疗法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