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再生醫學 生物醫藥領域下一個“風口”

再生醫學    生物醫藥領域下一個“風口”

由中國抗衰老促進會主辦的“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再生醫學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暨2017抗衰老大會再生醫學論壇”在北京天倫王朝酒店隆重舉行。中央國家機關工委宣傳部原部長郭存亮、中國老年產業發展基金會理事長常金城、首都醫科大學副校長及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副理事長王松靈、加拿大皇家科學院院士摩西·西夫教授等眾多領導、專家及行業嘉賓等200餘人參加了大會。

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常務理事、副秘書長兼會員部主任肖連敏宣讀了成立批複函,宣布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再生醫學專業委員會正式成立。解放軍造血幹細胞移植中心主任陳虎教授當選為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再生醫學專委會第一屆委員會主任委員,孫淩雲、曾強、戴一凡、楊光華、劉光慧、陳明偉、李彥伯、張百軍和魏霞蔚當選為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再生醫學專委會第一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多贏醫學集團董事長、北京多贏時代轉化醫學研究院院長李剛毅當選為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再生醫學專委會第一屆委員會總幹事。

大會還聘請吳祖澤院士為中國抗衰老促進會再生醫學專委會名譽主任,王松靈教授、李青峰院長為顧問,聘請摩西·西夫教授、羅伯特.羅伯茨院士以及兩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穆拉德和謝克曼為外籍顧問。

在之後的學術論壇中,中組部第五批“千人計劃”特聘專家戴一凡教授、加拿大皇家科學院院士摩西•西夫(MosheSzyf)、中組部千人計劃特聘專家楊光華教授、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劉光慧研究員、全國美妝日化行業科協張春彥主席、北京曉川經典中醫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周進分別做了演講,就再生醫學前沿科技、幹細胞抗衰老、基因與大健康及抗衰老、經典中醫與抗衰老等主題,與大會參會人員進行了分享與互動,全場氣氛熱烈。

衰老是生命的自然過程,但延緩和幹預衰老進程是可能的。以幹細胞和細胞生命周期調節為核心的再生醫學就是利用幹細胞和調動機體自主修複的能力,阻止疾病的發展和惡化,實現受損組織和器官的功能性修複。再生醫學是目前生命科學和生物醫學研究最為活躍的領域之一。

近來的投資風口非醫療行業中有關基因產業莫屬,君可見A股中華大基因從7月剛上市時的16.37元一路飆升至前段時間最高點261.99元,雖然有所回落如今仍有228.18元。華大基因這把火卻並未燒到港股,也並未帶動同屬醫療產業的中國再生醫學。

中國再生醫學是一家主要從事研發生物醫學及醫療保健產品業務的香港投資控股公司。其主要業務為從事生物醫學產品和醫療保健產品及醫療技術之研發;提供組織工程產品及其衍生產品的生產及銷售;以及銷售及分銷醫療產品及設備。

再生醫學股價多年的不溫不火,恐怕和其業績不佳密不可分。從近年業績簡要看來,迄今已是8年虧損。甚至在13財年全年收入僅51萬港元,虧損卻達到了2.63億港元,虧損主要因商業減值1.41億元,以及行政開支大增。自14財年起,公司業績開始慢慢好轉,營收甚至呈現出成倍增長,而與此同時虧損額連年收窄,直到16財年年底收窄至1.85億。而據最新的17財年中報顯示,今年中期營收已達1.6億港元,按年增長466.55%,相當於去年全年營收近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高速增長的營收伴隨而來的附帶高速增長的銷售成本。從披露的各年度銷售成本來看,幾乎都占據營收的大部分,應收賬款也隨著銷售額增加的比例大幅提高。就今年中期而言,營業額約1.6億港元,應收賬款便有1.15億港元,可見再生醫學在銷售方面下了大工夫。即便在銷售及分銷產品方面花了很大力氣,再生醫學收獲的效果卻並不明顯,16財年年報披露公司擁有存貨6056.7萬港元,而至今年中報顯示存貨新增至7765.3萬。與此同時,公司資產負債率亦從13財年的18.86%升高至37.17%。因而,單看營收或許並不足以反映出再生醫學的好轉趨勢,或許也是其多年未受市場關注的原因。

若單看年初至今再生醫學股價趨勢,卻發現今年雖然再生醫學頻傳捷報股價卻毫無起色。任再生醫學做出再多努力,昨日甚至創了年內新低0.157港元,僅值年內高點0.31港元的一半,這又是為何?

大刀闊斧的改革或從去年10月委任牛津大學終身教授崔占峰為新主席開始,崔占峰彼時擔任若幹中國政府機構之顧問(包括國務院僑辦咨詢專家),曾為中國教育部長江學者講座教授。

簡要盤點,今年中國再生醫學在擅長的細胞和幹細胞科技領域還是做了許多功課的,旗下位於香港科學園的子公司百奧生物更是准備蹭一波基因測序的熱度,更利用主席為牛津大學終身教授和公司作為本港醫療公司的資源與牛津大學、香港大學等多間知名大學合作。與此同時,自主研發的生物工程角膜產品也受到了國家的關注,被列為國家防盲科研計劃課題。更在昨日公布,公司就收購LungHang InvestmentsLimited(以下簡稱隆亨投資)簽訂框架協議。而以安徽華源醫藥股份有限公司60%股權為主要資產的隆亨投資,作價36億-38億港元。

安徽華源對於炒A股的朋友其實並不陌生,曾經是央企華源集團旗下醫藥板塊的得力助手,在2001年3月時登陸A股,簡稱為華源制藥(600656-CN)。06年時華源制藥被曝財務造假而轟動一時,後經自查發現公司確實存在財務數據失真、會計處理不當、收入不實、虛增利潤等問題,更名為“ST源藥”。從A股退市後,擁有80%負債率的華源集團由國資委主導,將擁有華源制藥的北京醫藥重組並入華潤醫藥。後於16年2月,潤藥通過公開掛牌轉讓其間接持有的安徽華源60%股權,作價2.69億元。隆亨母企合肥盈澤營銷咨詢有限公司接盤,直至今日被再生醫學洽購。

前面有提及中國再生醫學雖然近年來產銷大增,但銷售和分銷網絡一直是一個令其頭疼的問題。公告披露,該公司產品擁有較高的利潤率,其主要組織工程產品的利潤率一般為80%以上,但生產設施的利用率較低,約有70%至90%的閑置產能,閑置產能的主要原因為缺少醫院與再生醫學合作。當前,再生醫學與中國近25個城市的一線及二線醫院合作,但不超過85間。

而安徽華源相較於再生醫學的優勢,便是已建立物流中心,該中心配有儲存各類產品的完備冷鏈及溫控系統。物流中心管理已取得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物流中心可支持龐大銷售網絡的產品分銷環節。與此同時,安徽華源的銷售網絡包括藥店、醫院及醫藥貿易公司。銷售網絡覆蓋約20000間藥店、各省市逾2200間二線及三線醫院,甚至延伸覆蓋至社區層面及農村地區的醫療組織。2400間醫院當中有若幹專科醫院,包括但不限18間眼科醫院、17間肛腸醫院及1間口腔醫院。眼科醫院亦是恰好契合再生醫學的產品品類,而原本華源紮根內地多年的分銷網絡亦會改善現下再生醫學的產品銷售及分銷方面的困境,為再生醫學多種產品打開內地市場打下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收購標的隆亨自去年4月26日注冊成立至去年年底8個月內獲得收益87.3億元人民幣,稅前純利達到3.64億元人民幣,而中國再生醫學去年營收僅3.57億港元,也為是次收購添上了“蛇吞象”的色彩。不過在公告中亦有披露,公司正在就建議收購事項是否可能構成創業板上市規則項下的反向收購交易咨詢聯交所。是否說明是次收購或許不是再生看中華源,而是華源看中再生這個創業板“殼”進行反向收購登陸港股市場呢?這或許也解釋了,再生醫學僅持7051.2萬港元現金卻想蛇吞象的意義何在。

壁虎斷尾可以再生、海星的肢體也能再生,會不會有一天,人類的器官和組織也能再生?“脊柱壞死後重生、牙齒永久性修複、創傷愈合無疤痕……”中美再生醫學研究院秘書長、北京幸福益生高新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胡方的實驗室裏,這些技術已經從概念走向臨床,為患者帶來福音。“再生醫學是指利用生物學及工程學的理論方法創造丟失或功能損害的組織和器官,使其具備正常組織和器官的機構和功能。選擇再生醫學作為我的研究領域,是希望通過這一技術,解決醫學難題、緩解病患傷痛。”胡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

出差在外,無論是在高鐵還是在機場,每當看到臉上有潰爛和深度疤痕的人,胡方就不禁會上去遞上自己的名片,並告訴對方,“可以去查詢一下我的公司,需要的話,我可以提供一些幫助給你”。盡管對方的眼神將信將疑,胡方心裏卻很坦然。他已經用這種看起來比較原始的方式幫助了數千人。內蒙古女孩王晶,臉不小心被劃破了,連夜趕到胡方的北京幸福益生公司。當時不少醫院的診斷都確定要縫四針,但女孩不願縫針。慕名找到胡方後,她與幸福益生公司簽訂協商承諾書,希望能用上他們的新醫療材料。雖然這次試用似乎有些冒險性質,但9天後,女孩塗上新材料的傷口愈合,並且不留一點疤痕,女孩主動希望能為胡方公司做宣傳。

再生醫學狹義上講 “非常小眾、非常專業,屬於精准醫學的范疇。”胡方如是介紹,然而,他卻率領企業搶占了這個精准醫學領域的先機。

2008年,胡方在北京注冊成立幸福益生高科技有限公司,2013年,幸福益生推出了具有獨立知識產權的再生醫學材料。“研發這個材料經曆了幾年的周期,幸福益生成立之初的定位並不是做這個材料,在企業經營中,對該材料的分析和研究越來越明朗,並獲得了關鍵的突破。”胡方說。幸福益生成功自主研發的是一種名為Regesi的再生醫學材料,該材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同時對鍵合骨骼和軟組織細胞鍵合的生物再生醫學材料,可用於人工骨頭、牙齒永久性修複、創傷愈合後無疤痕、可降解心髒支架、人工血管等領域。“這是再生醫學領域的醫學空白。”

據了解,名為Regesi的再生醫學材料的基礎材料是矽、鈣、磷:矽元素通過植酸改變前驅分子結構,將矽鍵有序排序,形成和人體組織接近的三維網狀的細胞支架,誘導細胞的鍵合、修複、再生,形成原來一樣的組織,該材料通過10多道工序形成凝膠,經凝膠反應後,煆燒形成納米級新材料。之前,再生材料的核心技術只有美國生物材料公司(USBiomaterialsCorporation)公司擁有,2001年,該公司將該技術知識產權以1.3億美元賣給葛蘭素史克公司,葛蘭素史克收購該技術後,在全球對該材料進行轉化量產和運營。在幸福益生獲得突破之前,該材料主要被葛蘭素史克公司用來作為牙膏的添加劑,以實現對牙齦的修複。

矽在後期通過高溫培養和煆燒的溫度要達到1900度,這么高的溫度,傳統設備無濟於事,設備材料只能用鉑金替代,而這樣的一條生產線要花費至少10億元以上,也就是說,投入幾十上百億元才能做出這個產品。即使這樣,產品能不能做出來也是個未知數,所以前期很多國家和公司沒有人敢去觸碰這種材料。

通過多年持續不斷地投入研發,幸福益生取得了重大關鍵技術的突破,全面創新了配方,重建了工藝,雖然煆燒溫度大大降低了,但生成後的材料在和細胞反應時的無毒性、材料ph值穩定性、材料代謝降解速度和可控性等方面卻得到了極大提高,其性能遠遠優於美國生物材料公司轉讓給葛蘭素史克的專利技術。胡方介紹說,該材料可應用於骨骼和軟組織修複、3D骨骼打印、可降解心髒支架、人工角膜修複、潰瘍和創傷等十多個領域,而每一個領域的應用都能拉開一個廣闊的產業鏈,產值能達到上千億規模。

胡方率領的幸福益生高新技術有限公司已經獲得發明專利20餘項,兩項國際專利,衍生近百個生物高科技產品,形成再生醫學產業集群。目前,已經有包括完美、納愛斯、上海家化、雲南白藥、西藏藥業120多家企業與幸福益生達成了合作意象,越來越多的三甲醫院也在引進該公司的材料為患者服務。

胡方說,再生醫學是世界醫學的前沿科學,也是一項造福萬代的民生科學。“我們希望為中國再生醫學走在世界前列和中國的科技強國戰略做出巨大貢獻,同時也為更多的患者帶來福音。”

根據人民網、經濟日報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健康前沿 » 再生醫學 生物醫藥領域下一個“風口”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