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2017年十大“失望之藥”出爐

  2017年十大“失望之藥”出爐

 縱觀2017年藥企市場表現,新京報健康周刊選出十大“失望之藥”榜單,上榜企業或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令人大跌眼鏡,或頻上藥品質量“黑榜”,或引發關於藥品質量的全民討論,或在環保壓力下,承受業績、轉型的雙重壓力。

我們希望由此為2017年的醫藥行業新聞進行另一種視角的解讀,同時期待2018年的醫藥行業能夠少些“失望之藥”。

泡沫破滅:步長制藥

上榜理由:頂著“最貴新股”光環上市的步長制藥,在登陸資本市場一周年之際,約2.58億股限售股解禁流通,是解禁前流通股的近3.7倍。步長制藥股價也自此開始一路在波動中下跌,直至跌破55.88元/股的發行價。相對於高峰時的1060億元,步長制藥市值蒸發已經超過700億,這也讓步長制藥成為2016年初IPO新規以來首個跌破發行價的個股。

其實在登陸資本市場之初,步長制藥曾風光一時,7個交易日後即打開漲停板,股價最高時達155.41元/股,相當於發行價55.88元/股的2.78倍。

股價大跌的同時,步長制藥旗下產品還多次因質量問題被有關部門“亮紅燈”。2017年4月,腦心通膠囊中丹參酮ⅡA含量檢測不合格被食藥監部門曝光。2017年7月,主力產品腦心通膠囊被消費者投訴發現類似毛發的不明物質。

失望指數:★★★★★

不被待見:莎普愛思

上榜理由:2017年12月2日,丁香醫生以一篇《一年狂賣7.5億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的文章,開懟莎普愛思滴眼液(即芐達賴氨酸滴眼液),直指其對治療白內障無效,並涉嫌虛假宣傳。這款曾居中國實體藥店化學藥市場TOP10產品、OTC藥物銷售第一名的“神藥”遭到眼科醫生集體聲討。監管部門迅速介入,國家食藥監總局、浙江省食藥監局先後發布通知,督促企業盡快啟動臨床有效性試驗。12月7日,股價“三連跌”的莎普愛思緊急申請停牌。12月8日,上交所及浙江證監局亦同時發出問詢函與關註函。

2017年12月15日晚間,莎普愛思發出43頁公告做出回應,披露了莎普愛思滴眼液1995年和1998年分別進行的Ⅱ期和Ⅲ期臨床試驗細節。受風波影響,莎普愛思自2017年12月18日復盤後,一周內跌幅超過30%。

失望指數:★★★★★

質量堪憂:雲南白藥

上榜理由:2017年雲南白藥旗下產品先後3次被相關部門抽檢發現質量問題。其中,1月,國家食藥監總局通告,標示為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藥飲片分公司生產的黃連檢出金胺O,存在染色問題,同時部分批次產品還存在總灰分、水分或含量測定不符合規定。4月20日,標示為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藥飲片分公司生產的菊花性狀不合格。5月18日,經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檢驗,標示為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藥飲片分公司生產的土鱉蟲性狀不合格。

國家食藥監總局曾指出,中藥材來源不正確,種植、采收、加工、炮制、貯藏等環節操作不規範,以及人為摻雜使假、染色、增重、過度硫熏等行為均可導致中藥材及飲片性狀不合格。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國內藥品不合格的懲罰力度並不算大,違法成本低,對企業威懾力不足。

失望指數:★★★★★

“賄”人不倦:施貴寶

上榜理由:2017年底,上海市工商局對中美上海施貴寶制藥有限公司2015年的行賄行為進行處罰,沒收了77萬余元的違法所得,並罰款10萬元。

施貴寶在藥品銷售過程中,支付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參加“歐洲心臟病學會”往返英國倫敦的商務艙機票費用共計人民幣57095元,期間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心血管內科向當事人采購“福辛普利鈉片/蒙諾”等6種藥品合計772536.25元。其實,就在2015年同一年,施貴寶還曾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其銷售代表以現金、旅遊、為會議提供贊助等形式,向醫生行賄,從對這些醫院的處方藥銷售中獲得超過1100萬美元的利潤。最終施貴寶同意支付超過1400萬美元,以和解有關該公司涉嫌在華行賄的指控。

失望指數:★★★★

弄虛作假:爾康制藥

上榜理由:因涉嫌財務舞弊遭媒體質疑,爾康制藥在2017年5月被迫停牌自查。停牌逾半年後,11月23日爾康制藥對外公布自查報告,公司自曝2016年年報虛增凈利潤約2.31億元。

據爾康制藥披露的自查報告,公司子公司湖南爾康(柬埔寨)投資有限公司虛增主營業務收入約2.29億元,預計虛增凈利潤約2.09億元。公司在北美地區的代理商SYN公司產生銷售退回,未能及時進行會計處理,導致虛增凈利潤0.22億元。受此影響,爾康制藥復牌後股價重挫。據統計,自11月23日-12月20日,爾康制藥的累計跌幅為43.38%。

早在2017年8月8日,爾康制藥就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隨後,包括中郵創業基金、華夏基金等在內的重倉持股爾康制藥的基金先後下調了爾康制藥估值。

失望指數:★★★★

最該“補腎”:匯仁藥業

上榜理由:營收連續實現上漲,卻未能挽救江西匯仁藥業高毛利低凈利的尷尬境地,旗下產品匯仁腎寶片超過80%的毛利潤引發一片嘩然。

招股書顯示,匯仁腎寶片平均每片成本為0.18元,毛利額達到1.12元,毛利潤為86.48%。廣告與業務宣傳費佔毛利潤的一半,大量的營銷投入讓匯仁腎寶片刷足了“存在感”。

但不爭的事實是,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至今,匯仁藥業因生產或銷售不合規定的藥物被食藥監部門處罰已達8次,還曾因環保汙染等問題被要求限產限排。同時,“感覺身體被掏空,想把腎透支的補起來”、“他好我也好”的廣告語也被質疑。專家指出,中醫的“腎虛”其實與西醫中的腎臟無關,人們常說的腎虛其實是一種亞健康的代名詞。這種發展模式如果繼續,巨額廣告與業務宣傳費用,將“掏空”匯仁藥業本來就不高的凈利潤。

失望指數:★★★★

最能折騰:天目藥業

上榜理由:2017年8月,停牌近5個月後的天目藥業拋出修訂後的重組方案,擬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葛德州、孫偉所持有的德昌藥業100%股權,並募集配套資金。在復牌首日跌停後,天目藥業又出現五連跌。

天目藥業是國內首家上市的中藥制劑公司,從2010年以來,天目藥業已經歷經六次重組,均以失敗告終。天目藥業也因這股能“折騰”的勁,被業內人士稱為“重組專業戶”。失敗的重組,讓企業嘗盡苦頭。自2009年開始,天目藥業開始出現虧損,此後的7年中,公司僅在2014年和2016年,凈利潤實現正數,其余年份均為負值。

2017年,天目藥業為保證凈利潤“好看”可謂費盡心思。2017年9月21日,公司通過征收補償協議,共收到征收補償款1719.62萬元。11月2日,公司通過房產轉讓,產生凈利潤約1500萬元。

失望指數:★★★★

環保不力:華北制藥

上榜理由:河北省2017年11月6日啟動第三輪省級大氣環境執法專項檢查,華北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被發現其青黴素V鉀車間正在生產,10個發酵罐處於發酵狀態,發酵車間密閉不嚴,車間內有部分涉VOCs廢氣未經集中收集處理直排室外。制藥總廠違反《大氣汙染防治法》的行為隨即進入立案處罰程序。

按照石家莊市的方案,華北制藥計劃在2017年年底前全部遷出石家莊市區。其實,華北制藥早前就已經為環保問題付出了代價。2016年11月,華北制藥連發兩則公告稱公司收到了石家莊市政府部門下發的《石家莊市大氣汙染防治調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藥企業全部停產,未經市政府批準不得復工生產。華北制藥在2017年1月份復產時稱,停產將減少公司2016年利潤5493萬元。

失望指數:★★★★

爭議不斷:華大基因

上榜理由:作為2017年登陸資本市場的新貴,華大基因從發行價13.64元漲至261元,在迎來了19個漲停板後,市值也突破千億大關,被稱為“基因界的騰訊”。然而,風頭正勁的華大基因隨後風波不斷,隨即陷入IPO招股說明書數據造假醜聞,3天內市值就下跌250億元。華大基因隨後稱數據差異是由於統計口徑不同造成的。

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近在近期的一段訪談視頻中稱,普通老百姓沒必要接種宮頸癌疫苗,早期基因檢測是性價比更高的選擇。言論一出便引發醫藥界一片反對之聲,並被質疑為商業炒作。一些知名醫生微博上對華大基因的做法表示“氣憤”,認為華大“並不尊重科學”。這也影響到了華大基因的股價,與最高時期相比,股價已經跌破210元。本可以憑借在資本市場的表現賺得盆滿缽滿的華大基因,偏偏因言論引發關註。

失望指數:★★★

局面被動:哈藥股份

上榜理由:作為全國首家醫藥行業上市公司,哈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哈藥股份)主營業務涵蓋化學原料藥、化學制劑、生物制劑、中藥、保健品五大產業領域。

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均比上年同期出現下滑,其中凈利潤下降接近六成。近年來,哈藥股份逐漸減少研發投入,研發投入佔營收比例明顯低於同行。專家分析,失去研發能力這一驅動力,哈藥股份將在下一輪醫藥行業的競爭中面臨被動局面。

更重要的是,限抗政策還在進一步升級。2016年8月國家衛計委發布《遏制細菌耐藥國家行動計劃(2016-2020年)》;2017年3月,國家衛計委又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抗菌藥物臨床應用管理遏制細菌耐藥的通知》。抗生素類藥品市場總體縮水,哈藥股份抗感染藥物品類收入也必然會下降。

失望指數:★★★

【來源:新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健康前沿 » 2017年十大“失望之藥”出爐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