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我十多年來動了遠不止一次去西藏的念頭,要么是野心太大拿不出足夠時間、要么是同伴紛紛打退堂鼓而使全計劃擱淺、要么是身體狀態不佳無法應對高海拔的挑戰。此番沒啥野心最多去看看珠峰、沒同伴也沒人拖後腿、前階段爬了幾座山減了些贅肉自認為身體狀態不錯,但畢竟是在幾乎沒有任何准備、沒有一頁攻略的情形下訂了機票,以至於飛機已經飛了一個多小時,我還是有些迷糊,直到看見雲層下潔白的雪山和廣博的高原,才真正在心裏確認此行的目的地是西藏。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飛經青藏高原西北端的時候,許多進藏遊人拿出相機,隔著舷窗嘁哩喀喳。我亦不能免俗,尤其是在南邊一座高聳的雪峰出現的時候。我猜測那是林芝地區的著名雪山南迦巴瓦峰,藏語中有多種解釋,一種是“直插雲霄的長矛”。我雖不敢確定自己看到的真是那座在“中國最美十大名山”排名第一的山峰,但還是願意相信自己的妄自推斷,畢竟此行時間緊迫,美麗的林芝地區和這座名山都未在計劃之列。

飛機的降落線路是沿著一條河穀,很多時候看上去機翼幾乎貼著兩旁的山峰,因河流走向還要適當轉上幾個彎,不少乘客早飛機真正落地前的一小段時間還是蠻緊張的。出了拉薩機場,我對明顯的幹燥和猛烈的日照還是頗有心理准備的,立即上了機場大巴向拉薩奔去。九十公裏的高速路、一條穿山隧道和一座跨河大橋,把市區和機場間原本兩個小時的交通縮短到一半時間。

車子停在布達拉宮東側的民航大廈附近,下車後抬頭看到咫尺間的布達拉宮,我並沒有心潮澎湃的感覺,或許通過不同時期、不同場合的圖片或錄影,早對布達拉宮的外形很熟悉了。我在到市區途中已經過電話預定了價格適中的賓館,到賓館安頓好並上網簡單瀏覽一下資料就已經下午三點。

當日所剩時間已不多,我決定先去西側不遠的羅布林卡。拉薩的出租車很有意思,拼車或捎帶很正常,但每個人都付各自路段的全程車資。在盧布林卡附近下車的地方就是西藏博物館,而且是免費參觀的,於是我決定改變計劃在此一遊。西藏之行,是從博物館開始的。

西藏博物館坐落拉薩羅布林卡東南角,是西藏第一座具有現代化功能的博物館。作為西藏自治區成立30周年大慶援藏62項工程之一,於1999年10月落成開館。博物館中軸線上依次坐落著序言廳、主展館和文物庫房。西藏博物館具有鮮明的藏族傳統建築藝術特點,同時又深刻體現了現代建築的實用特點和藝術神韻。

西藏博物館的建築將民族外殼由現代材料、現代房屋架構利用現代空間布局支撐起來。博物館牆體用花崗石砌就,上端為藏式女兒牆即鑲嵌檉柳女牆,屋頂用琉璃瓦覆蓋。博物館內部結構采用現代結構體,朝陽一面鑲有進口落地大玻璃。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序幕廳中壁龕寫著藏、漢、英三種文字前言;每部分的前言,均作四柱三間橫梁托木式框架;陳列廳內柱頭及頂棚用柱面幡、布藝、香布來裝飾,陳列櫃上鑲紫銅八吉祥圖案。

西藏博物館展出的“西藏曆史與文化”由四部分組成。其中“史前文化”、“不可分割的曆史”直觀地揭示了西藏自古以來就是祖國大家庭和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文化與藝術”、“民俗文化”向觀眾展示了西藏的曆史和文化。

我參觀博物館,一定首先找工作人員確定“鎮館之寶”的位置,此館的是史前展廳的一只雙體陶罐,有破損並修補過的痕跡,在昌都出土後測定距今已有四、五千年的曆史。

除了各種類型的史前遺物,博物館還珍藏有多種質地及造型的佛像、法器、樂器等,曆代蘸金粉、銀粉、珊瑚粉等手寫的藏文典籍。

雙體陶罐

出土於昌都卡若遺址,造型洗練優美、飽滿豐盈、構思巧妙,制作工藝純熟,代表了卡若文化的制陶水平和卡若先民高超的器物造型能力,是新石器時代西藏陶器的代表和點睛之作,也是西藏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五世達賴金印

五世達賴為了獲得清朝中央政府的支持而進京朝覲順治皇帝之後,順治冊封五世達賴所頒之印。該印系純金鑄就,重達8.5千克,印文為漢、藏、滿、蒙四種文字篆刻"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達喇達賴喇嘛之印"。自此,曆代達賴喇嘛均由中央政府認定。

貝葉經

貝葉經是用生長於南亞的貝多羅樹的樹葉制作而成的梵文經書。由於古印度人在制作貝葉經時采用了很多獨特的藥物處理方法,因而貝葉經不幹裂、不卷曲、不蟲蛀、不黴變,是保存完好的稀世珍寶。是研究早期佛教史和佛教文化難得的第一手資料。

青花纏枝蓮紋花觚

屬佛龕供案上的五供之一,是1736~1799年年間(清代乾隆年間)的作品,由督窯官唐英監制。造型高大精美,青花紋飾秀麗流暢,是乾隆早期的標准器。成對保存,十分珍貴。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近代的一些珍貴文物也在展櫃之中,有蔣中正送給十三世達賴喇嘛的金燈,也有劉伯承、譚冠三、張國華送給十四世達賴喇嘛的金燈,有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正本,都是反映近代曆史的寶貴物質資料,而毛澤東一九五四年寫給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原本信件無疑是類似文物中曆史價值最高的。

最後的展館是關於西藏近代發展、建設成就的,入口是一張巨幅照片,一群可愛的孩子開心地笑著,不知照片的來源是哪裏,但如此開心的笑臉是偽裝不出來的。無論如何,讓後代們快樂地生活、健康地成長並擁有如此真實的笑臉,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由中國美術家協會·藝委會和自治區文聯主辦的“周尊城極地山水畫展”在西藏博物館舉辦,47幅精美山水畫將展出3天。

周尊城是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起從事極地藝術和冰雪畫研究,在礬水繪畫探索出了特色技法。此次展出的47幅作品當中,既有他對南極、北極、珠穆朗瑪峰和馬裏亞納海溝等地球四極的描繪和暢想,又有對世界各地、全國各地的各種冰雪美景的展現。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據了解,經過幾十年如一日的積累,周尊城創作出了大量的優秀冰雪畫作,是當今冰雪畫派的主將和領軍人。周尊城說:“2001年,我第一次來到西藏,壯麗的青藏高原震撼了我的心靈,之後我每年都會來到這裏。這次展出的極地山水畫是我10多年來探索的結果,希望通過我的畫,把更好、更美的西藏展現給大家。”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根據新浪旅遊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精選路線 » 西藏之行,從博物館開始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