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1990年11月,北京國子監街被公布為第一批北京曆史文化保護街區之一;2009年,北京國子監街被國家文物局評為“首屆中國十大曆史文化名街”之首。國子監街地處北京東城區東北隅安定門內,是一條東西走向的古樸典雅的街道,因街巷內設有國子監而得名。國子監是封建時代最高的學府,又是管理全國教育的最高行政機構,是培養曆代學子成為治國賢良之才的地方,古稱成賢街,1965年定名為國子監街,被列為國家傳統風貌保護區。

步入國子監街,可以瞥見四座雕梁畫棟的三頂一門彩繪過街牌樓,均為二柱沖天帶跨形制,柱身朱紅漆出頭式,金龍彩繪額枋,帶鬥拱,脊有吻獸,整體造型節高風清,尊威並現,是北京唯一保存完整的過街牌樓。街東西口的兩座牌樓,橫額上書“成賢街”三個金字,街中端位於國子監兩側的牌樓,橫額上書“國子監”,以示此處為朝廷最高學府的所在。國子監與孔廟在街巷中端北側毗鄰而立,街巷兩旁古老的民宅古院,夾道古槐交蔭,亭亭如蓋,環境靜謐幽雅,古風猶存,漫步在這條北京古代文化氣息濃厚的古老街道上,猶如走進文化底蘊厚重的曆史,徜徉其中,與古賢進行心靈碰撞,把晤交流,駐足其間,感受中華文化精髓和世間滄桑變化,令人情趣盎然,回味不盡。

我國古代國家設立的最高學府,漢代稱太學,唐代始稱國子監。北京的國子監始建於元代大德十年(1306),曆代屢經修葺,規模更加完備。其東鄰則是孔廟,這種“左廟右學”古代官學制度的設計形式是中國傳統的建築規制。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國子監整體建築坐北朝南,呈南北向的長方形,三進院落,占地廣闊,以辟雍殿為中心,呈左右對稱排列的傳統建築格局,中軸線上由南而北依次為集賢門、太學門、琉璃牌坊,這是北京唯一一座不屬於寺廟的琉璃牌坊,南面橫額為乾隆禦筆“圜橋教澤”,北面禦筆“學海節觀”四字。其後為辟雍、彝倫堂、敬一亭等建築。第二進院落的東、西兩院為四廳六堂和四座碑亭。四廳是教育管理機構,分別為繩衍廳、博士廳、典簿廳、典籍廳、檔子房、錢糧處;六堂是學生學習的地方,分別為率性堂、修道堂、誠心堂、正義堂、崇志堂、廣業堂。

辟雍是曆代皇帝“臨雍講學”之處,是國子監的中心建築,被建築大師梁思成先生譽為北京“六大宮殿”之一。“辟雍”,又叫“璧雍”,是周天子所設的大學,古代建成四周環水、圜如璧的式樣,《白虎通》:“辟雍所以行禮樂,宣教化也。辟者,所以象璧圓,以法天也;雍者,壅之以水,象教化流行也。”以喻天圓地方,傳流教化之意。四面環水,可以節觀,即學員圜橋隔著四面流水聆聽天子在辟雍講學。《三輔黃圖》、《明堂月令》均有類似記述。辟雍並非一般的學校,而是天子問道、行禮、宣教化之處,《禮記·王制》稱:“小學在公宮南之左,大學在郊;天子曰辟雍,諸侯曰泮宮。”從《竹書紀年》上有關公元前1135年周代建辟雍的記載算起,距今三千年之久。清代自康熙帝起,每一皇帝即位,照例赴國子監巡幸講學一次,稱為臨雍視學。乾隆帝初次臨雍在彝倫堂講學,對此他甚為不滿,認為此行只能算作“視學”,主張興建辟雍,以完善禮制。直至乾隆四十八年(1783)乾隆帝親下諭旨,重新興建辟雍,以臻國學規制之美備。次年,在劉墉與和珅的設計督造下竣工,這座辟雍是一座長寬均為5.3丈的四角攢尖寶頂式方形殿宇,此殿建築於圜河中疊石的方基之上,面闊七間,重簷黃琉璃瓦,四面開門,且有周廊環繞。周廊外建圓形水池,池水四周築有漢白玉護欄,在外掘井,通過暗道由池水岸四面各設一噴水龍頭(螭首)將水注入,並建如虹石橋與辟雍相通,形成外圓內方的格式,以符合古代明堂“辟雍泮水”之制。著名作家汪曾祺在《國子監》一文中曾對辟雍有新奇貼切、馳想曼妙的描寫:“是在平地上開出一個正圓的池子,當中留出一塊四方的陸地,上面蓋起一座十分宏大的四方的大殿,重簷,有兩層廊柱,蓋黃色琉璃瓦,安一個巨大的溜金頂子,梁柱簷飾,皆朱漆描金,透刻敷彩,看起來像一頂大花轎子似的。”殿內設玉峰屏寶座,為皇帝臨雍講學所坐。“辟雍泮水”建成後,與國子監黃琉璃瓦、紅牆綠柏和瀲灩的池水相輝映,更顯得雍容榮貴、富麗堂皇。

元、明、清以來,眾多學子在國子監攻讀,稱為“坐監”,正如清王雲廷《太學十詠·六堂燈火》中所吟:“傳柝三更靜,挑燈六館明。參差螢案亂,掩映月窗橫。風露空堂回,淒其夜氣清。懸知太學客,不羨照長檠。”這裏先後造就出不少優秀人才:元代第一任國子監祭酒(校長)許衡手植的古槐古柏至今猶存,一在彝倫堂前,一在大成殿階下。柏樹至今頑健,老幹橫枝,婆娑弄碧,生機盎然。瞿兌之《燕都覽古詩話》中有詩雲:“街榜成賢指辟雍,規模猶本至元中。許姚舊跡渾難辨,松桷槐龍肅肅風。”元代任國子祭酒的還有虞集、歐陽玄、蘇天爵、張翥等,危素任監丞,揭傒斯任助教。明代祭酒有胡儼、李時勉、邱濬、嚴嵩、王錫爵、方從哲、倪元璐,司業張居正、董其昌,博士顧允成、袁中道等。清代祭酒有傅維麟、吳偉業、王士禎、孫嘉淦、劉墉(兼管)、紀昀(兼管)、法式善、帥承沄、姚文田、湯金釗等。不少文學巨匠也出身於此,如康熙時“勾欄爭唱孔洪詞”的孔尚任和洪昇也在此生活學習過,孔尚任在任國子監博士期間創作了《桃花扇》,洪昇則在作國子監生期間完成了《長生殿》。詩人查慎行、詞人納蘭性德也曾在此作監生,清末發現甲骨文的王懿榮時任國子監祭酒。堪稱濟濟多士,雋才輩出。

國子監內還保存了一批十三經刻石,包括《周易》、《尚書》、《詩經》、《周禮》、《儀禮》、《禮記》、《春秋左傳》、《春秋公羊傳》、《春秋穀梁傳》、《論語》、《孝經》、《爾雅》、《孟子》,共刻石碑189座,加上“禦制告成”碑,共190座,因刻於乾隆年間,又稱乾隆石經。全部石經63萬言,為雍正年間江蘇金壇貢生蔣衡所手書,一字不苟,曆時二十年完成。乾隆五十九年(1720)碑刻成,立於太學,作為北京的碑林,它是我國目前僅存的一部最完整的十三經刻石,極具文化價值。

彝倫堂為元代崇文閣舊址,原為藏書之所,明代改今名。“彝倫”,語出《尚書·洪范》,指人與人之間的道德關系和正常的社會秩序,即社會倫理道德的常理。其堂面闊七間,在辟雍建成之前,皇帝在此舉行“臨雍”典禮。敬一亭建於明代,“敬一”,意謂恭恭敬敬,一心一意學習踐行儒學之道。它自成三進院落,東廂為國子監酒(校長)辦公之所,西廂是司業(副校長)辦公之處。1956年,國子監進行全面修繕,之後又多次整飾,一度曾為首都圖書館所在地。2001年,首都圖書館新館建成,遷往東三環南路新址。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說起讀書人,不能不說孔子,說孔子,就不能不說孔廟。孔子老家在曲阜,但要說這古代交通不便,皇帝估計不能總去曲阜祭孔,所以在北京修了這座皇家孔廟。既然是孔廟,就少不了讀書人的功名印記,裏面198塊進士題名碑就是最好的見證。這些石碑上面刻著51624名進士姓名,彙聚元明清三代的優秀畢業生。上面的字密密麻麻,很多都有些模糊,如果覺得看這個麻煩,可以看看旁邊的說明牌,能發現不少如雷貫耳的名字,像於謙、袁崇煥、紀昀、劉墉、林則徐、李鴻章、沈鈞儒……,這些可都是曆史上響當當的人物,其實,他們也和我們一樣,上課,讀書,考試,琢磨琢磨他們的成功之路,對我們會有點啟示吧,不有句老話說么:“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保不齊今天誰在這瞻仰著,明天找對了路子,也成一個領風騷的人物了,相信自己吧。

這功名之地,孔聖人的廟,大成殿自然少不了,關於大成殿,先不贅述,單說說大殿西邊的一棵大柏樹。這樹叫觸奸柏,大有來頭,是元代國子監第一任校長,當時的大儒——許衡親手種植,一直只是普通的柏樹。這“觸奸”之名,在明朝開始顯靈,最出名的莫過於教訓嚴嵩和魏忠賢兩大奸臣。嚴嵩是幫皇帝祭孔時,被這柏樹抽掉了烏紗帽,過幾年即被革職,魏忠賢更慘,被柏樹掉落的樹枝砸中了腦袋,後來他的結果當然眾所周知了,作惡多端,當然不能善終了。其實這大柏樹不一定真有神靈,但是走在下面,省一省吾身還是該做一做的。畢竟,正心誠意,不論對誰,都是非常必要的。

北京孔廟由三進院落組成,以大成殿為中心,“大成”,取《孟子》稱“孔子之謂集大成”之意,中軸線由南向北依次為先師門、大成門、大成殿、崇聖門、崇聖祠、大成殿為主體建築,是祭孔的正殿,始建於明永樂年間。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將殿由七間三進擴建為九間五進,重簷廡殿式黃琉璃瓦頂,朱牆,整座殿宇建於高大的台基之上,台基周圍有漢白玉石欄圍繞。殿內正中設有“大成至聖文宣王”孔子的牌位,以及一套清代樂器和祭器,包括編鍾、編磬、琴、瑟、籩豆、登、爵等。正位兩邊設有配享牌位,複聖顏回、述聖孔伋、宗聖曾參、亞聖孟軻被稱為“四配”。殿內東邊分列閔損、冉雍、端木賜、仲由,卜商、有若,兩邊分立冉耕、宰予、冉求、言偃、顓孫師、朱嘉等十二人牌位,稱為“十二哲”。

大成殿前一株古柏相傳為元人許衡所植,據說明代奸相嚴嵩代嘉靖帝祭孔時,古柏的樹枝把他的烏紗帽掀掉,嚴嵩罷相後,人們稱此樹為“除奸柏”。另一種說法,明代宦官魏忠賢以閹豎幹政,權勢熏天,一日坐轎至此,他的轎頂被柏樹枝掀翻,因謂古柏有知,懲罰奸佞,此樹名稱“觸奸柏”。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先師門兩側矗立數排198通高大的石碑,即久負盛名的元明清三代進士題名碑。每通石碑按甲第名次先後,記載當科進士的姓氏籍貫,共記錄下51624名進士的名單,許多耳熟能詳的名字赫然在目:狀元中有明、清兩代五百年間連中“三元”的三名狀元商輅、錢藩、陳繼昌;賽金花的丈夫、才子洪鈞;帝師、軍機大臣翁同穌;近代實業家張謇等。進士有明代名相張居正,有保衛北京城的忠臣於謙,名將袁崇煥、史可法,科學家徐光啟。清代有名臣劉墉、紀昀、龔自珍、魏源、林則徐、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劉光第,以及原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沈鈞儒等。這一連串熠熠閃光的風流人物,炳耀千秋,是研究我國科舉制度的珍貴實物,與十三經刻石一起,成為儒學在我國曆史文化的承傳中最佳的表征和見證。1979年,孔廟曾一度作為首都博物館的場所。2006年首都博物館新館建成後,遷往複興門外大街新址。

2008年6月,北京孔廟和國子監博物館掛牌正式對外開放,這兩組國寶級的古代建築群經重新修繕,恢複了清末左廟右學的規制,成為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的聖地。國子監街上除國子監、孔廟之外,還有周邊地區的一些著名文化遺存,國學胡同內有一座祭祀唐代文學家韓愈的韓文公祠;國子監街南有建於明代的火神廟、灶君廟;方家胡同原有國子監南學,是當時學生住宿進修之所。國子監與周邊的這些文化遺存共同組成了一道莊嚴肅穆、蘊涵深邃的文化景觀,充分體現出這一地區在北京這座曆史文化古城中的珍貴價值,別具魅力。

進了國子監,第一感觸就是,古代的學生,學習環境真是好啊,起碼是挺清靜的!現在的北京如此喧囂,但在這裏,人永遠都不多,嘈雜是不被接納的。現在人們總抱怨浮躁的風氣,那不妨帶本書,來這裏,找個背風的地方坐下來,伴著樹影兒和屋影兒的輪轉,聽著時隱時現的鳥鳴,暫時拋下平日難纏的煩惱,沉澱下自己的心緒,享受一下字裏行間的靜謐,繁忙之餘,是不是很期待這樣一份心情。

國子監裏氣氛不錯,也有很好的展覽,講述著古代大學生從入學考試,到上課學習,到畢業分配的全篇故事。展覽裏,最有意思的是那些“夾帶”,也就是作弊小抄。這些東西很神奇,一張小紙條上,文字密集程度真是到一定境界了,每個字得用放大鏡才能講究看見,那技術,放現在,搞微雕書法絕對是前途無量的活兒。看著這些夾帶,不由得感慨一下,與其這么費勁作弊,還不如踏踏實實讀幾遍書呢。做人,還是踏實點好啊!我們也都經曆過大學的生活,回想一下那四年的點滴,或許能在這古代的皇家學堂裏,找到些許共鳴吧。經曆過,我們懂的。

徜徉在這古柏參天、石碑林立、崇基高堂的古街聖殿,遠離都市的喧鬧,觸摸曆史、文化的脈搏,以寧靜淡泊的心去感受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實在是件雅事。閑暇的時候,來到這裏,找個角落,沉靜下來,與自己的內心展開一番對話,向往的生活裏,是不是有這一幕呢?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現如今很多北京老胡同都逐步向商業化方向發展,但我認為國子監街不同,它要打造的是一個文化品牌,向更多人宣傳展示我們中華民族經典的、占主導地位的優秀傳統文化。國子監街上的一些休閑、餐飲場所未來都將逐步與文化體驗、文化宣傳相結合,國子監街也有望成為一個既能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又能方便人們參觀休閑的好去處。

根據 人民日報海外版(北京)、中國民主促進會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精選路線 » “京師為首善之區,而國子監為首善之地”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