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劍川古城品茶馬古道

劍川古城品茶馬古道

橫斷山脈深處,茶馬古道路上,藏著一座明代古城,城中現存21個明代院落、146個清代院落以及500餘民國院落,是中國西南一處鮮為人知的古院落群,諸如“四合院”“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等院落,在這裏是尋常見。

劍川地處滇西北橫斷山脈中段,金沙江、瀾滄江、怒江三江並流自然保護區東南部,歷來是滇西北重要門戶。史料記載,劍川曾在唐朝、宋朝、明朝時建過三座城池,分別位於甸南上下登、甸南西湖村以及縣城中的柳龍沖。柳龍沖背靠金華山,前臨劍湖,左臨永豐河,風水極佳,《陽宅十書》說,“凡宅左有流水謂之青龍,右有長道謂之白虎,前有誇池謂之朱雀,後有丘陵謂之玄武,為最貴也。”劍川古城從建城之初,便按照中國傳統的街巷閭裏佈局,並在四周修築城牆,這項龐大的工程直到明崇禎十六年(1643)方才竣工。伴隨著城池的修建,城中院落也次第出現,早期院落大多是官宦人家的宅第,何可及故居便是其中頗具代表性的一處。

劍川古城歷史悠久,始建於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現古城佈局依舊、四至清楚。古城內古民居極富特色,古樸典雅,現存21明代院落和清代及民國時期的眾多民居保存完好。建築上獨具特色,“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古城民居小巧玲瓏,佈局嚴謹,庭院皆青磚,卵石混合鋪就,廣植花木,清新別致,是典型的白族民居。西門七曲巷何宅、五馬坊張宅、趙藩故居“光祿第”、“明建武將軍府第”魯宅、明代昭宗祠等。眾多古宅,體現了明代厚實莊重的承重斗拱,清代的精雕細刻,老宅堂屋門頭雕有裝飾民間圖案,那虛實相間的構圖,精細自然的雕法,使你歎為觀止。這些精美的作品都出自劍川木雕藝人之手,劍川木雕藝人古今享有盛名,1996年劍川被文化部命名為全國木雕藝術之鄉。

古城內流水潺潺,古道悠悠,從文照街經西門直上西門外文廟,路面由青石板連成左中右三條主線,其間用彈石鑲嵌。按照仕大夫等級觀念,正中的青石板路面只准老年人,達官顯貴,讀書人行走,其餘人等人只能靠邊行走。古城內出了不少名人,清末著名學者、詩人、書法家趙藩的"攻心聯"曾受到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等領導人高度評價。張伯簡為白族第一位黨員,還有著名林學教育家張海秋等文化名人,他們"以不學為恥"靠發憤讀書,創造偉業,青史留名。

何可及故居隱藏在西門街一條狹窄的巷道中,我來到這裏時,夕陽撒在古樸的門樓上,將一朵朵斗拱染成金黃色,門樓飛簷上翹,如同一只張開雙翅的雄鷹,明朝曾規定庶民廬舍禁用鬥栱,僅有官宦人家才可使用。院子裏,何月珠正在廚房做菜,她熟練地將肉丸子丟進滾燙的鍋中,再鋪上一層蘿蔔絲,香味很快彌漫了整個院子。66歲的何月珠是何可及後人,自打出生起便生活在這四合院中,在她20歲那年,鄰街的蔡泳生入贅到何家。日子平靜安寧,只有當外人慕名而來之時,何月珠的話才多起來,她一講就是半天,祖先的故事伴隨著她抑揚頓挫的語調在院子裏跳躍著。

何可及是劍川三家村人,雖出身寒微,卻天資聰慧,歷經數十載的寒窗苦讀,終在萬曆四十七年(1619)中得進士,任河南涉縣縣令,後主持疏理漳河工程,有河工淘得秦代玉璽,何可及獻於明熹宗,遂擢升為陝西道禦史,在任頗有美譽,升任太僕寺卿。何可及為官之時,正值閹黨魏忠賢當權,崇禎三年(1630),受魏忠賢事件牽連,何可及被削奪官職,返回老家劍川,從此再不過問政治,在金華山南麓開設私塾,以傳道授業為任。相傳何可及年少時以文采自負,進京趕考之前曾寫下“何人不中何人中,不中何人中何人”之句,這句話被何家人作為祖訓代代相傳。

何可及故居修建於明天啟元年至天啟三年間(1621—1623),此時的何可及進士及第,可謂春風得意,走出劍川的他來到京師,將這北方的建築形式帶回故里。不同的是,北方冬季寒風凜冽,四合院多為平房,而何可及故居則是兩層小樓,這是源於雲南溫暖濕潤氣候的革新。歷史上的劍川雖偏安西南一隅,卻並不封閉,茶馬古道既運輸財富,也傳播文化,將劍川與巴蜀、中原乃至遙遠的南亞、中亞聯繫起來。

劍川現存明代院落21個,除了楊家大院、何可及故居,保存完好者還有趙將軍第、張將軍第、陳氏宅院等等,上營盤巷裏的趙將軍第是明代戍守劍川將領的私宅,故院子裏專門設立了馬廄。這些院落秉承了明代建築大氣、渾厚的特點,典雅穩重、樸實無華,屋頂上的筒瓦多是明代舊物,瓦當上雕有飛龍、虎頭、荷花、八卦陰陽魚圖案,青苔爬在上面,和時間一起模糊了它們的影子。

1949年後,劍川古城中的許多院落分給了貧農、中農,原本在院子裏生活的家族被迫捲舖蓋離開,抑或是分出多餘的房間。許多院落中至今還生活著幾家不同姓的人家,比如西門外街7號大院,就住著陳、胡、董三姓。1952年,劍川古城的城牆及其上的譙樓被拆除,這項浩大的工程持續了數月之久,拆下來的城牆磚沒地方丟,就敲碎了填地基,或是砌豬圈、圍牆。每年農曆三月初三是古城的城隍會,以往一到這個日子,城樓、城牆張燈結綵,人們手裏提著各式各樣的燈在古城上游走,很是熱鬧,城牆拆了之後,再也沒有這種景象了。

古城人家的盛會,每年二月初八,家家戶戶打掃乾淨後,門前豎起一米多高香,等待“太子”的到來。(楊繼培/圖)

也就是在此時,茶馬古道日漸荒廢,古城裏許久看不到馬幫的痕跡了,那些出手闊綽的商賈也有日子不來了,一問才知道,西藏也開始種茶葉了,到西藏的公路也開通了。與茶馬古道上的諸多古驛站一樣,劍川古城漸漸走向了衰落,古老的院落開始傾頹,雕花腐朽,院牆也斑駁不堪。“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劍川人以種地與木工為生,是雲南有名的貧困縣,不過,在中國其他地方的老建築紛紛被拆除之時,它反而因為貧窮、偏僻,保存了一份寧靜,這或許也是古城能保存下來的原因。”張笑說。

這份寧靜到了上世紀90年代也被打破,改革開放後,許多人家手裏有了積蓄,於是拆掉祖宅,修建起一座座現代樓房,一家、二家、三家……站在金華山上,張笑指著腳下的古城說,小時候,從這裏看下去,青瓦屋頂一片連著一片,如今,越來越多的現代樓房夾雜在其中,現代人追求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本無可厚非,如果以破壞古城為代價,未免太令人痛心。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張笑一直為此積極奔走,在他努力下,劍川縣政府系統統計了古城中的院落數目,並在明、清院落門楣掛上黃色銘牌,禁止肆意拆除、毀壞。2001年,劍川縣沙溪古鎮入選世界瀕危建築保護名錄,瑞士工業大學著手對古鎮進行恢復,專家組慕名來到劍川古城,為數眾多的院落同樣令他們讚歎這是中國古民居的寶庫。

交 通:

大理—劍川:大理至劍川126公里,乘中巴車約180分鐘,票價15元。到劍川金華鎮,可從大理下關長途汽車站乘車,票價20~30元左右,約3個半小時,下關在建設路上集中了三大長途汽車站。

昆明—劍川:昆明至劍川503公里,在昆明南窯客運站或西站客運站乘直達臥鋪汽車前往,次日淩晨7時到劍川。

麗江—劍川:乘至劍川的中巴車,約90分鐘。

昆明-劍川:昆明471千米(安楚二級、楚大高等級)—下關126千米(四級柏油路)—劍川

麗江-劍川:麗江75千米(四級柏油路)—劍川

住宿:建議還是回到劍川縣城住,時間是完全夠的。

背包客可以選擇在縣城內的旅館、農家樂小院,或普通旅館,可接待住宿的農家樂小院有10家。農家樂每人收費10~20元一天,包吃。

劍川距大理129公里,是前往麗江、迪慶旅遊途中逗留遊玩的一個理想之地。從劍川有到麗江的客車,車費是20-30左右,時間是2小時左右。

如果夠巧的話,也許還能趕上白族的“繞海會”,即每年夏曆六月十五日,當地的白族把自己的村莊作為起點和終點,身著盛裝,成群結隊步行繞劍湖一周的古老習俗,體會民俗風情哦。 

根據螞蜂網、南周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精選路線 » 劍川古城品茶馬古道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