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收录原则及创作情况

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收录原则及创作情况

文學作品屬性的界定,主要涉及到空間維度、創作主體和創作載體三個因素。針對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收錄原則,下文將一一說明。

首先,本文研究設定的空間維度爲唐宋時期的閩南地區。關于“閩南”此一概念的界定在上文中已詳細說明,概不贅述。需要補充的是,北宋太平興國五年(980),析平海軍(今泉州)之莆田、仙遊地設立興化縣,後改興化軍。南宋景炎二年(1277)廢。此間莆、仙不再屬泉州轄。然詩人黃滔、徐夤活動于唐末五代間,于籍裏上屬泉州,徐夤的《春末送陳先輩之清源》詩雲:“歸日捧持明月寶,去時期刻刺桐花。”泉州,早在唐時就因遍植刺桐聞名,所以“古名刺桐城”。徐夤其詩,便有歸去刺桐城之意。另徐夤與黃滔既是鄉人,又有唱酬,黃滔有詩《酬徐正字夤》雲:“匹馬有期歸辇毂,故山無計戀桑麻。”徐夤,曾授秘書省正字,所以黃滔在詩中稱其徐正字。詩中“故山”指其兩人籍裏來處,是黃滔向同鄉徐夤抒發懷抱的作品。且在五代動蕩之際,徐夤與黃滔皆曾長期依附泉州主事者,居于泉城。據此將唐末五代的詩人黃滔、徐夤的創作列入本文的研究範圍。再有,“廈門”一名列入史冊源于洪武二十年(1387)築“廈門城”,在此之前的漫長時期,今廈門地區或屬同安(晉太康三年,282),或屬泉州(閩國龍啓元年,933),屬于今廈門地域籍裏的詩作,亦皆列入本文的研究範圍。

其次,本文研究設定的創作主體由閩南籍文人與客籍文人構成。文人行迹變動不居,要確定其詩歌的創作地點較爲困難。本文確定詩歌是否創作于閩南的主要依據,分別有閩南地方志、文人年譜及其詩文系年、詩文中可查的對其創作地點的稽考、閩南地方詩選以及相關類書的記載等等。本文根據以上方式,檢索各類文獻資料,統計出唐宋兩代創作歲時詩的閩南籍詩人27位,客籍詩人20位。這20位客籍詩人進入閩南的原因以仕宦和避禍爲主,但是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都曾爲官做宰,其創作活動本身即代表著一種導向,具有相當的影響力,也是閩南歲時詩創作全貌的必要補充。

最後,本文研究設定的創作載體即爲歲時詩。“時者,所以記歲也。”歲是年度周期,以節氣一周爲標准;時是季節段落,四時成歲。歲與時的配合,構成中國古代社會的時間體系。“歲時”作爲時間名詞,在創立以後,始終爲我們的先人所沿用,時至今日,因襲不衰。鍾敬文先生認爲,節日“主要是指與天時、物候的周期性相適應,在人們的社會生活中約定俗成的、具有某種風俗活動內容的特定時日”,如果將歲時和節日對舉的話,二者在性質上略有差別,歲時主要依據自然節氣來確定,而節日更爲遵循社會生活節奏。歲時與節日在今天經常連稱,其區別也常常被提及,事實上古人並未對其加以分別,歲時中就包括節日。

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收录原则及创作情况

在對唐宋時期的三部重要類書的目錄整理的過程中可以發現,節日即囊括于歲時之中,這與古人的時間觀有關,也是節日來源于歲時氣候的一個明證。另古人在歲時詩的記錄和整編方面也有一定的成績,上述三部類書中錄有大量歲時詩存世。逮至宋代,更有蒲積中所編系統整理歲時節日的詩集——《古今歲時雜詠》,用詩歌來記錄歲時事件、歲時中的人物、歲時裏的民俗事象,歲時時間裏的心靈感受得到突出與總結。筆者即主要根據《古今歲時雜詠》之選錄原則及體例,共校注可考唐宋兩代泉漳地區歲時詩273首。其中閩南籍的詩人創作的歲時詩自不待言,雖是客籍然而考據確證實在閩南地域內寫作的歲時詩亦皆搜羅其中。所囊括的歲時詩大致是以下五種情況:

其一,詩題中明確點出節日名稱的。如胡仲弓的《已酉上元詩同日立春》、顔頤仲的《慶元府人日鄉飲酒禮》等。

其二,詩題中未明確點出節日名稱,但標注創作日期的。如歐陽詹的《太原和嚴長官八月十五日夜西山童子上方玩月寄中丞少尹》、蘇頌的《三月二日奉诏赴西園曲宴席上賦呈致政開府太師三首》、丘葵的《七月望日再遊彌陀岩》等。

其三,詩題中未明確點出節日名稱,但標注節日特有的民俗事象的。如朱松的《記草木雜詩•茱菊》、蒲壽宬的《菊花潭》等。

其四,詩題中未明確點出節日名稱,但內容中有提及歲時節日的。如徐夤的《憶長安上省年》詩雲:“如今說著猶堪泣,兩宿都堂過歲除。”黃滔的《旅懷》詩雲:“十年除夜在孤館,萬裏一身求大名。”再如錢熙的《龍首山》詩雲:“殘年仍置閏,五日恰逢春。”

其五,詩題中未明確點出節日名稱,內容亦無明顯涉及歲時節日,但通過考證可以明確創作時間爲歲時節日前後的。如徐明叔的《判詞》、陳知柔的《環翠亭》。

直接在詩題中提及節日名稱或與節日相關的民俗事象的詩歌,是歲時詩的典範之作,能夠鮮明地表現出詩人的節日見聞、節日感受與節日趣味;雖在詩中無直接寫作節日事象,但是創作于節期之間,主要在于抒發胸臆的一類作品,強化了歲時節日的人文內涵,對深入認識唐宋閩南歲時文化亦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筆者根據上文對唐宋閩南歲時詩的界定,爬梳剔抉,稽檢考索,共收錄歲時詩273首,對于諸歲時節日詩歌數量的分析表明,詩人對于不同的節日所能檢擇的題材是有所側重的。

其中,歲時詩數量最多的是重陽節,約占全部歲時詩的四分之一,可見詩人用力之處。其它歲時節日詩歌依其數量主要有除夜、立春、上元、中秋、元日、端午、冬至、寒食、七夕、四月八。造成節日詩歌創作數量的差別的原因,與唐宋之際歲時節日的主要面貌、文人詩創作的傾向大有關系。詩人對時間的更叠變化的感受敏于一般民衆,固然每一天都可以進行創作,然在有深刻意蘊的日子裏無疑更有助于啓誘靈思,詩興大發。

作爲唐宋兩朝所爲後人塑造的“唐詩”與“宋詩”兩座豐碑的組成部分之一的歲時詩,確然成爲詩人們致力的一個重要方向。能證明此一論點的證據俯拾皆是,明代胡震亨《唐音癸簽》有雲:“唐時風習豪奢,如上元山棚,誕節舞馬,賜酺縱觀,萬衆同樂,更民間愛重節序,好修故事,彩縷達于王公,粔籹不廢俚賤。文人紀賞年華,概入歌詠。……當時倡酬之多,詩篇之盛,此亦其一助也。”唐代歲時節日場面之壯盛及其全民參與的娛樂性質由上述記載可見一斑,而宋朝則是假日最多的一個朝代,單只節日放假就共計達69天。根據羅時進先生《宋代詩詞民俗事象釋義——節日民俗部分》統計,除千秋節等若幹聖節外,民間節日共有37個,其中主要有除夕、元旦、人日、立春、元宵、春社、上巳、寒食、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陽、冬至、臘八等。雖然這並非是對所有歲時節日的曆曆細數,但諸多的小節日本就是由十幾個傳統大節發展、演化而來的,是傳統大節的民族性、地區性變種和類型。而且,在爲數甚多的歲時節日中,最能牽動中國人的心緒,最能反映中華民族傳統的文化精神、家國倫理、價值取向和民俗心理的,主要也是這些曆久不衰的傳統大節。

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收录原则及创作情况

另外,宋朝還有一個省親假,每年十二月二十日至次年正月二十日,各級官署停止辦公,回家過年。因此,宋朝官員實際享有的假日應該是98天。這也可以從另一方面反映宋時歲時節日所受到的重視。事實上,節日與假日時間也一直處在變化當中。也正因如此,筆者選擇在唐宋時期方嶄露頭角然而終是位于中原文化邊緣的閩南地區的歲時詩創作,雖不足以複原當時當日節日盛況,卻也有助于進一步整理,進而深化對閩南歲時詩的文化解讀。

【上文不代表華發網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收录原则及创作情况

讃 (1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