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雷鋒日記》與政治場主導的現代傳媒

《雷鋒日記》與政治場主導的現代傳媒

1960年12月,《前進報》以《聽黨的話,把青春獻給祖國》爲題,首發了雷鋒15篇日記。雷鋒犧牲後,《前進報》又用了將近一個半版的篇幅,摘錄了32篇雷鋒日記。1963年2月,《人民日報》轉發雷鋒日記摘抄並指出日記突出地反映了"這位毛主席的好戰士怎樣認真地學習和掌握毛澤東思想,時刻以毛主席的話作爲自己行動的指針。”1963年4月經總政宣傳部審查所選輯的121篇,約4.5萬字的《雷鋒日記》由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出版。《雷鋒日記》的制作出版乃至一時風靡與同時代特殊的傳媒方式息息相關,以下將具體分析。

(一)高度政治統一性的現代傳媒

30年代嚴重的民族危機導致救亡壓倒啓蒙,西方自由主義政治理想被馬克思主義所取代,社會主義政權在大陸建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在公共空間攫取了最高話語權後,要求建立現代革命曆史和新生政權的形象,各種現代傳媒成爲塑造新的國家社會形象以及顛覆舊社會形象的工具。

此時以報刊、廣播和電影爲主的現代傳媒體系已初步建立:延安整風時期建立的黨報制度得到推廣,廣播以其能順利、便捷、快速傳達政治思想的優勢很快覆蓋全國,電影作爲國家進行影像傳播的重要大衆媒介得到政府重視。邱戈在《媒介身份論》中將1978年以前的新中國媒介身份總結爲五大特征:高度的政治統一性、功能單一、比較孤立和封閉的媒介環境、完整的理論支撐和信仰體系、完整嚴格的制度保障。此時的政治屬性成爲媒介最重要的因素,媒介成爲“階級鬥爭的工具”,以政治宣傳與輿論導向爲唯一功能。同時,在黨和政府與人民利益同一化這一邏輯嚴密的信念體系下媒介的自我定位與社會期望以及媒體行爲之間取得了空前的一致。

(二)現代媒介所炮制的《雷鋒日記》

《雷鋒日記》的誕生乃至出名與現代媒介系統對雷鋒的宣傳是分不開的。雷鋒出生農民,19歲參軍,因在1960年抗洪搶險中表現積極,首次得到報紙宣傳。此後,雷鋒經常被邀請到各地做報告,1962年,雷鋒因公殉職。次年,國防部將雷鋒生前所在的班命名爲“雷鋒班”,共青團追認雷鋒爲全國少先隊優秀輔導員,解放軍總政治部等部門相繼發出關于學習雷鋒的通知。1963年3月5日,《人民日報》發表毛澤東“向雷鋒同志學習”的題詞。緊接著,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也紛紛題詞,全國性的學雷鋒運動正式拉開帷幕。《雷鋒日記》在雷鋒在世時已被各大報刊選登,雷鋒死後,人民日報刊發的雷鋒日記摘抄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因而中央領導指示總政宣傳部整理發行《雷鋒日記》。

《雷鋒日記》與政治場主導的現代傳媒

《雷鋒日記》在全國得到強烈反響後,人民日報又陸續推出了《王石日記》、《尉鳳英日記》等一系列英雄模範日記。吳豔紅在《日常儀式化行爲的形成:從雷鋒日記到知青日記》一文中指出:日記寫作已經被創造爲社會大範圍的儀式化行爲,日記成爲英雄模範日記的代名詞,日記成爲學習毛主席著作和實踐毛澤東思想的記錄,日記寫作成爲對偉大領袖毛主席表達無限熱愛的重要途徑。 阿爾都塞認爲“意識形態把個體召喚(interpellate,質詢、詢問)爲主體。” 若五四時期自《狂人日記》所開創的日記體文學關注于封閉的內心世界,以一種精英立場表達“我”面對一個抽象的崇高自我的訴求和認同,《雷鋒日記》中的“我”則反映國家意識形態對個體的召喚,“我”消解于宏大的國家形象中。

具體分析《雷鋒日記》,整本日記以學習毛主席的著作爲中心,包括對毛選及各種講話的摘錄、理解和學習體會。如1959年11月某日,雷鋒記錄白天勞動後,晚上他在車間調度室津津有味地閱讀毛主席著作;1960年12月18日,日記以"看了毛主席《和美國記者安娜劉易斯斯特朗的談話》的感想"爲標題;1961年2月22日,他與某同志談怎樣學習毛主席著作直到深夜一點多,在甜蜜的夢鄉見到了毛主席;除此之外,《雷鋒日記》還記錄了大量如何實踐所學的毛澤東思想的思考,歸納起來包括四點:其一,向其他英雄模範學習。他在日記中提到過張秀雲、黃繼光、鄭滿春等人;其二,在學習之後表決心,並以具體數字羅列計劃,如在1959年某日的日記中他列舉了4條需要努力的方向;1960年他寫下了參軍後的6條努力方向和奮鬥目標;其三,結合毛澤東思想,克服日常工作中的困難並對自己不良的思想行爲進行檢討。在1962年1月的日記中寫到如何用毛主席關于原子彈是紙老虎的講話來提高防原子彈訓練的信心和幹勁;同年3月日記寫道自己受到炊事員的批評而心裏不平,後來讀了報紙上的毛主席語錄認識到自己的不對,主動認錯的事;其四,在毛澤東思想的鼓舞下,做好人好事。熱心幫助老太太之類的事,更爲大衆耳熟能詳。《雷鋒日記》的基調愛憎分明,充斥了對領導人的熱愛,對階級敵人的仇恨以及要求進步的決心。文中有大量名言警句,語言形象生動,如“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溫暖,對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樣的火熱,對待個人主義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簡言之,《雷鋒日記》真實再現了個體自我如何接受並屈從支配性意識形態的召喚,進行主體間及主體自我的識別,把自己想象成自己認同的對象,並依照想象性對象去行動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個體從對意識形態的膜拜升華到所膜拜的意識形態的一部分,從而日記體文學所看重的不可重複的個體性與私密性完全消解。

作爲現代造神運動的典型,《雷鋒日記》背後是多種媒體合力塑造的完美的雷鋒形象。1964年和1979年電影《雷鋒》和《雷鋒之歌》將雷鋒搬上熒幕;各種有關雷鋒的故事畫冊大量發行;賀敬之在1963年寫下長詩《雷鋒之歌》;每天廣播向各家各戶播放歌曲《學習雷鋒好榜樣》和《接過雷鋒的槍》,此後這兩首歌成爲了各中小學合唱比賽的保留曲目;記者所拍攝的一百多張雷鋒在學習工作特別是做好事的照片被印在各種報刊書籍乃至筆記本茶杯等生活用品上;繼毛主席題字“向雷鋒同志學習”後,朱德、劉少奇、鄧小平、陳雲、董必武等人也紛紛爲雷鋒題字。柴子文研究了雷鋒宣傳史後總結了不同年代雷鋒精神主題的變遷,從忠于毛主席到愛憎分明的階級立場到助人爲樂,雷鋒形象始終跟隨著政治變動不斷變化,《雷鋒日記》的闡釋也出現多種版本。它的非私人性和可寫性高度體現了在政治占主導的場域中現代媒介不斷構建更加激進的卡裏斯馬形象的努力和成果。

從1965年到1970年,《人民日報》繼續推出英雄模範如何學習、運用毛澤東思想的日記。《人民日報》報道他們的事迹,發表他們的日記,並利用"編者按"等形式點明主題,闡發宗旨。1969年知青金訓華的部分日記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並配發了《紅旗》雜志評論員文章。該文章指出,金訓華的日記,"充滿了對毛主席、毛澤東思想和中國共産黨的無限熱愛。"1967年10月12日,"毛主席的好戰士"年四旺,入伍一年寫了四萬字的日記,"有三百九十多處頌揚偉大領袖毛主席,傾注著對偉大領袖毛主席的無限熱愛“《雷鋒日記》所展現的響應意識形態召喚的主體最終消解爲文革時期卡裏斯馬惡性膨脹後的機械的早請示晚彙報和人手一冊的《毛主席語錄》。按布迪厄的“泛文學”理論,政治經濟場對文學場的作用畢竟需要通過符合文學場的重新塑形,當文學場完全被政治權利顛覆,文學也就不複存在,即王一川所說的超卡裏斯馬化必將轉向解卡裏斯馬化。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雷鋒日記》與政治場主導的現代傳媒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