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糾纏在一起的祭祀和祭禮

糾纏在一起的祭祀和祭禮

歲時祭祀是民間自發産生的、世代承傳下來的祭神供祖的儀式,《史記•白起王翦列傳》曰:“死而非其罪,秦人憐之,鄉邑皆祭祀焉。”歲時祭禮則與之不同,祭禮是指由官方厘定的歲時祭祀或祭奠的禮儀。《禮記•檀弓上》曰:“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余也,不若禮不足而敬有余也。”又《墨子•公孟》曰:“執‘無鬼’而學祭禮,是猶無客而學客禮也。”一般而言,貴族是遵循祭禮來進行歲時活動,庶民則是按照歲時祭祀習俗來展開的。值得注意的是,官方制定的歲時祭禮,在後世也有一部分逐漸滲入歲時祭祀環節,成爲歲時節日的組成部分。故而本文在討論歲時活動中的祀神祀祖行爲的時候,將其統稱爲歲時節儀以囊括歲時祭祀和歲時祭禮。

事實是,歲時祭禮在社會影響和傳承力量上斷然是比不上歲時祭祀的,因歲時祭祀有著更爲深厚的民間基礎,而歲時祭禮有著一整套更爲規整、肅穆的儀式,對參與的人群也有著遠比歲時祭祀嚴苛的要求,並非人人可以親睹。唐宋兩代,閩南詩人歲時詩中涉及官方祭禮並且親身參與過的,目前可知僅有蘇頌一人。

蘇頌,字子容,其先在唐末入閩,世代居泉,遂爲閩南望族,清代李清馥《閩中理學淵源考》一書中收錄其文並有言:“泉人衣冠之盛,自國初以至于今,其間顯人或至公卿者多矣。然而始終大節可考而知,則未有若公之盛者也。”蘇頌曆仕五朝,官至輔宰,《宋史》有傳,雲其“自書契以來,經史、九流、百家之說,至于圖緯、律呂、星官、算法、山經、本草,無所不通。尤明典故,喜爲人言,亹亹不絕。”可謂是一個全才式的人物。其詩多以記述遊宦生涯爲主,清新平易,亦頗可觀。

宋英宗平治二年(1065),蘇頌任三司度支判官,是時英宗舉行南郊大禮,“大報圓丘、恭展三年之禮;祇見宗廟,遍祀八世之靈”。蘇頌撰《大禮慶成詩五首》進上。“南郊”,古代天子在王城南郊築圜丘以祭天的地方。《禮記•月令》曰:“立夏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於南郊。”《谷梁傳•僖公三十一年》又曰:“免牲者爲之缁衣熏裳,有司玄端奉送,至于南郊。”宋神宗熙甯元年(1068)元月14日,上元節前夕,蘇頌參加天子主持的初郊大典,並撰《進皇帝初郊大禮慶成詩狀》和《皇帝初郊大禮慶成詩》。蘇頌另有詩《某兩使遼塞俱值郊禮之歲,今以至日到北帳,感事言懷,寄呈同館諸公》雲:“兩忝臨潢使,俱逢泰疇祠。國陽隨仗日,塞外抗旜時。盛禮群公預,丹心萬裏馳。周南歎留滯,何似異方悲。”兩次出使塞外的遼國都趕上在郊外祭神,詩中記述的也是冬至節南郊祭神的盛會。

糾纏在一起的祭祀和祭禮

據《後漢書•祭祀中》記載,“迎時氣,五郊之兆”。可知天子于五方親行的郊禮,目的是爲了迎氣。蘇頌《皇太後合春帖子六首》(其三)詩雲:“東郊青帻拜春回,迎得陽和次第來。風向烏竿千裏應,氣隨魚鑰九重開。”“東郊”,西周時,特指王都以東的郊外,後來泛指國都或城市以東的郊外。《禮記•月令》曰:“立春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春于東郊。”《說文》曰:“發有巾曰帻。”又有《後漢書•禮儀志》雲:“立春之日,夜漏未盡五刻,京師百官皆衣青衣,郡國縣道官下至鬥食令史皆服青帻,立春幡,施土牛耕夫于門外,以示兆民。”青衣、青帻,應春天節氣。宋以後的迎春氣,天子不親行,一般派官員進行。立春爲四時之始,民間也最爲重視立春,遂使立春超出一般節氣而成爲節日,閩南立春詩頗多,暫且押後說明。

蘇頌另有《次韻王正仲蒲傳正二月十五日奉祠高禖》詩二首。

滌牢宮醴被禋時,物吐華心睡景遲。禁掖嘉祥開覆燕,祠官先兆應維罴。陽郊類帝重封土,宣室思賢正受厘。天錫子孫千億報,年年玉葉長新枝。

——蘇頌《次韻王正仲蒲傳正二月十五日奉祠高禖》(其一)

視草名臣奉漢祠,祝禖才勝長卿遲。詩成雅類占宜芾,樂阕欣同夢射罴。宮殿疑儀臨百子,神明歆德薦三厘。淩晨拜胙歸天阙,杲日煌煌照上枝。

——蘇頌《次韻王正仲蒲傳正二月十五日奉祠高禖》(其二)

《禮記•月令》曰:“是月也,玄鳥至。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高禖。天子親往,後妃率九嫔禦,乃禮天子所禦,帶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這是官方厘定的祀社和高禖的祭禮,源于遠古流傳下來的春社習俗。在遠古時期,春社是祭祀大地母神和生殖女神的節慶。高禖,指媒神。高,通“郊”,古聲高與郊同。《說文》曰:“禖,祭也。”“奉祠”,祭祀。《史記•封禅書》曰:“杜主,故周之右將軍,其在秦中,最小鬼之神者。各以歲時奉祠。”禖祝,祀求子之神的祝辭,可見在特殊的歲時節日裏祀神求子具有古老的淵源。

上文已提及,在歲時活動中,祭禮與祭祀斷難分得清清楚楚。經過漫長的發展階段,世世代代的民衆一遍遍地操演著這些先民留下來的習俗,祭禮與祭祀也在發生著變化,至少在我們研究的唐宋階段,比如說春、秋社日。古代中國是以農業生産爲主要謀生方式的社會,從土地討生活的先民,很容易將土地神格化。既然土地有靈,就需禮敬獻祭。社日,即是以社神祭祀爲中心內容的節日,發端于先民對土地的敬畏與膜拜。社稷在周代即被封爲國家主神,列入祀典,國家有太社,産生一系列的祭儀,由天子親自主持祭典。百姓按地域立社,家家戶戶皆要祭社神。秦漢及其以降,幾乎所有的單一性節日都演變成綜合性節日,然而與農事直接相關的、爲農耕而祭祀的歲時活動一直是絕大多數傳統節日的有機構成因子。

唐代閩南陳元光《祈後土》詩,寫的是秋社祭神,隆重的祭社儀式第一次在閩南出現。這顯然無法由天子主持,而是官員參與的地方歲時祭祀活動。中唐時期,歐陽詹之孫歐陽澥《詠燕上主司鄭愚》詩雲:“翩翩雙燕畫堂開,送古迎今幾萬回。長向春秋社前後,爲誰歸去爲誰來?”記述社日前後,燕去燕回的常景。五代顔仁郁《贊神曲》詩表現閩南人家以如山酒肉祭祀春社的盛況,宋代胡仲弓《山村即事》、蒲壽宬《牧童歌十首》(其三)等也在詩中描述社日祭祀的祭品之豐富、百姓其樂陶陶的歡宴。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糾纏在一起的祭祀和祭禮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