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節日的人文紀念

節日的人文紀念

中國是一個歲時文化十分發達的國度。先秦時期是我國傳統歲時節日的萌芽期,節日雛形已然可見端倪;逮至漢魏,其主幹形態基本形成;唐宋兩代,作爲我國封建社會的黃金時代,在歲時文化方面的表現,是歲時節日系統的完成。對歲時詩中含蘊的歲時文化之剖析,一定意義上,也能達到對中國文明發展史的透視。中國曆史悠久,幅員遼闊,既有深海之浩瀚,亦不乏高山之俯仰,自古以來便有“千裏不同風,百裏不同俗”的說法。概而觀之,唐宋閩南歲時節日有其貫通古今、遍及全國的共性;細而察之,代代相沿不等于代代相同,歲時節日處于流變與遷改當中,又必然帶有時代、族群和地域的特征,真可謂斑斓缤紛,骎骎森森。

歲時節日的人文意義在于民衆對曆史事件和曆史人物的追憶和紀念。節日在産生之初,祭祀的對象多是神明,太一天神、司春的木神、掌春祈秋報的社神等,人們敬之、畏之,卻並無多少情感上的聯系。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歲時節日與民衆生活的互相適應,上古神明與神話故事不可避免越來越顯得神秘而不可捉摸,雖說哪怕時間再過去千年,關于歲時節日的鬼神崇拜、數字崇信以及與操縱民衆生活的由天所授的神秘力量之間的聯系絕對不可能湮滅無存,然而人們還是自覺或不自覺地“將上古具有神秘意義的天神改造或置換爲真實的曆史人物,用曆史人物的傳奇故事與獨特的合乎儒家倫理品性的人格魅力征服大衆,將紀念曆史人物作爲節俗傳承的合理解釋。”將自己生活的時代的獨特印記添加進了歲時節日,重構歲時節俗的解釋系統,在豐富節日的同時,也推動著節日的世俗化進程。

節日的人文紀念

寒食節的曆史由來已久,早在《周禮》中便有“仲春以木铎修火禁于國中”的記載,實際上寒食可能與上古時期社會生産力低下有關,或者源于某種自然崇拜的神秘禁忌。逮至後世,寒食相傳源于春秋時期晉臣介子推的說法,影響越來越大,且更爲人們所接受。介子推的故事在《左傳》、《呂氏春秋》、《史記》中均有記載。據記載,春秋時期被迫流亡的晉公子重耳在回國任了國君以後,大封曾經追隨他的臣子卻獨獨遺漏了介子推,後來他派人遍訪子推,子推卻躲進深山。文公下令焚山逼子推露面,然而子推卻一直沒有出現,等火滅之後上山搜尋,只見子推與其老母已然雙雙燒死。文公爲了悼念子推,下令禁火冷食,因號之爲“寒食”。

上述大抵只是民間的一種附會,是“禁火”、“冷食”以及介子推的直臣品格的融合。寒食節到了唐宋時期已經是一個盛大的節日。在宋代,寒食一度是僅有的三個假日爲七天的節日之一,泉州籍詩人蘇頌《和楊直講寒食感懷》詩中的“龍蛇遺事”說的就是介子推焚骸的故事,詩雲:

永日輕風起暝陰,傷春情緒苦難禁。流連節物遊人意,怅惜時光志士心。桃李新芳添遠思,龍蛇遺事感悲吟。知君退直饒歡趣,每向尊前賞奏音。

節日的人文紀念

“龍蛇”,古歌名,是一首與介子推有關的哀歌。從先秦到漢代載述龍蛇歌的文獻頗多,內容大體相近,不過是個別詞、句上的出入,《呂氏春秋•介立》曰:“有龍于飛,周遍天下。五蛇從之,爲之承輔。龍返其鄉,得其處所。四蛇從之,得其露雨。一蛇羞之,橋死于中野。”《史記•晉世家》曰:“龍欲上天,五蛇爲輔。龍已升雲,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獨怨,終不見處所。”有說龍蛇歌乃後人有感子推的遭遇而作,一說是子推自作。由上詩可見,在宋代,寒食節的起源仍大體歸于介子推的傳說。

節日的人文紀念

以上論述所涉及的歲時詩,就構思上而言,大都較爲嚴格地限定在歲時節日通常對應的涵義上。關于節日的起源實際上是整個節日系統中相對隱晦的一環,但是在唐宋閩南歲時詩中依然留下了印痕。從上文中可以看出,節日起源的宗教信仰說、神話傳說說和人文紀念說組構了唐宋閩南歲時詩的文化意蘊,豐富了歲時詩的人文內涵。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節日的人文紀念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