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從衣冠南渡溯起的閩南茶文化

從衣冠南渡溯起的閩南茶文化

閩南茶文化源遠流長,至少可從衣冠南渡溯起。現今泉州南安縣豐州古鎮有一方“蓮花茶襟太遠丙子”的摩崖石刻,刻于東晉年間,也是福建地區關于産茶的最早的文字記載。到了宋代,因爲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茶葉已是閩南的特色作物之一,成爲貢品被送進深宮高牆之內,甚至通過泉州港的“海上絲綢之路”遠銷海外,閩南茶農因此聞名天下。前人研究表明,在宋代只采春茶,其它時間並不采茶,閩南春茶的采摘便在春社日前後,如蘇頌《次韻李公擇送新賜龍團與黃學士三絕句》(其一)雲:

紅旗筠籠過銀台,赤印囊封貢茗來。社後三旬頒近列,須知郵置疾奔雷。

“龍團”,宋代貢茶之名。宋代張舜民《畫墁錄》雲:“丁晉公爲福建轉運使,始制爲鳳團,後又爲龍團,貢不過四十餅,專擬上供。”蘇頌《昨日納還公擇詩卷相次複示三篇不獨說茶曲盡其妙加以敏捷不易追攀辄罄鄙言聊答嘉贶》又雲:

近聞朝客建溪回,說得茶園次第來。何事社前先厥篚,只緣春晚向無雷。

蘇頌于詩後自注曰:“今歲驚蟄差晚,無複晴霁,芽不暴長,最爲精妙。”所說的也是春茶采摘的事象。再如對茶文化非常有研究的蒲壽宬,他寫作了大量茶詩,其中的《登北山真武觀試泉》中對泉州清源山所産清源茶極盡贊美之能事,詩中“且共春風裏,不鬥社雨前”[ ],形象地表現了清源茶是春茶且在社日後采擇的特點。在宋代,閩南最有名的茶當推清源茶,爲當時福建可與全國名茶角衡爭勝者。

歲時活動是隨時序推移和物候輪轉而進行的活動事象,從文化形態上而言,無疑屬于一種複合體文化。每個歲時節日都有它特定的活動,深邃而素樸,斑斓而隱晦,是無數先民在冗長年月中凝聚的集體智慧。可以這麽說,歲時節日“是一種有著隱型文化內因,又兼具顯型文化外在特征的文化複合體”。對居于上層的統治者來說,他們很會利用這一特殊時間點,藉以實現其政治意圖,一方面頒布诏令以鼓勵開墾、促進生産;另一方面在節期間盡可與臣下同歡,賜宴、賜物、放假等以籠絡人心。對廣大的民衆來說,定期的歲時節日活動,則提供了祀神祀祖、敦睦友鄰、聯絡親族、人倫教化、商貿往來的的最佳時機和理想場合。

從衣冠南渡溯起的閩南茶文化

俗雲:“過了驚蟄節,春耕不停歇。”當春雷喚醒冬眠的蟲蛇,僵臥一冬的大地也複蘇過來,閩南的人們開始進行一年中最初的勞作,躬耕于田畝,世代皆如是然。而在所有區別于常日的歲時節日裏,爲農業的豐稔而祈禳,是絕大多數節日必不可少的環節。寫作歲時詩中的農耕事象,也是詩人自覺的記錄。從一年中的第一個節日元日開始,有蘇頌《次韻姚粹正月三日遊山道中口占》中的“仁祠久禱蒙嘉應,預慶農疇歲襲祥”;也有上元節前夕的初郊禮,如蘇頌《皇帝初郊大禮慶成詩》詩雲:“天錫泰元神策瑞,民歌華黍歲豐聲”;有春分日的祭祀禖神,如蘇頌《次韻王正仲蒲傳正二月十五日奉祠高禖二首》詩雲:“陽郊類帝重封土,宣室思賢正受厘”;也有閩南八月蠟祭,如陳元光《教民祭蠟》詩雲:“祈禳稱世世,民社兩無違”;有時值臘月、年關將近的歡悅,如蘇頌《又和十二月十一日雪》詩雲“共喜時和成美歲,預知氛祲不能侵”;也有一夜終分兩歲的除夕,如蒲壽宬《歲旦勉田鄰》詩雲:“而今頗覺農爲重,說與村村父老聽”。可以說,風調雨順、五谷豐登是社會各個階層的共同願望。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從衣冠南渡溯起的閩南茶文化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