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古風詩試析

古風詩試析

一般認爲,古體詩不講究平仄,不局囿于聲律,于詞藻選擇上力求高古質樸,如清劉大勒《詩友傳習錄》所言:“長篇宜富而贍,短篇宜清婉而意有余。”這大抵也是爲何唐以後的詩人仍創作相對自由的古體詩的原因。古體詩雖是著意模仿魏晉時人的作詩風格,然而唐宋時期的詩人畢竟生活在格律的氛圍當中,做起古詩來,難免會受近體中對仗、聲韻與平仄的影響,甚至爲了使古體詩的平仄盡量與近體詩分別開來,所以對古體詩的平仄也極爲重視。61首古體詩中通篇一韻到底者,計有41首。試舉歐陽詹的五言古詩爲例來分析它的形式結構,其《玩月》詩雲:

八月十五夕,舊嘉蟾兔光。斯從古人好,共下今宵堂。素魄皎孤凝,芳輝紛四揚。裴回林上頭,泛滟天中央。皓露助流華,輕風佐浮涼。清冷到肌骨,潔白盈衣裳。惜此苦宜玩,攬之非可將。含情顧廣庭,願勿沈西方。

這首詩押陽韻且一押到底,押韻本是爲了達到“去而複返、奇遇相錯、前後呼應”的果效,于通篇中營造一種整體性的和諧。從文句的形式結構上來看,句法的作用足以左右詩的音樂性表現。這首詩平聲陽韻,所謂“平聲平道莫低昂”,所以節奏寬緩而悠長。在這種寬緩的音律變化中,詩人于中秋夜款步玩月的柔緒也隨之流露出來,鍾雲在《唐詩歸》中評價此詩“迂回蕭灑”。這首雖是古詩,卻融合了近體詩的作法,全篇對仗頗爲工整。全詩十六句,可以分爲三段。前四句爲第一段,交待玩月的時間與因由。從第五句到第十二句爲第二段,是對中秋月色的描述,詩人尤其善于布景和造境,畫面生動,觀察入微,刻畫傳神。末四句爲第三段,表達了詩人對美景良辰的贊賞和挽留之意,可爲全篇點題。全詩句意聯絡緊銜,上與下的意思貫注無阻,讀畢令人吟詠回味,仿似千年前那個月圓之夜的清光也披灑在了今人發膚一般。

歐陽詹爲此詩作序,達217字,幾乎可算一篇小文。如今我們研究古人作品,總是寄意于搜尋到相對較佳的本子、作者的年譜,輻射到同時代人的記載乃至其交遊諸般情狀。這實在是因爲年代久遠,許多的典實稽殁難考,旁人不能得知,這也是我們重視作者自注的原因,作者的自我說明是極爲珍貴的原始資料。歐陽詹的長序中詳細記錄了《玩月》詩的創作始末,貞元十二年孟秋望日,行周先生與四鄉人于帝都長安賞月嬉遊。“稽于天道,則寒暑均;取于月數,則蟾兔圓。況埃壒不流,大空悠悠。婵娟裴回,桂華上浮。升東林,入西樓,肌骨與之疏涼,神氣與之清冷。”交待了玩月的從古心理,以及爲何擇于八月十五賞月的旨趣。唐汝詢在《唐詩選脈會通評林》中評議此詩曰:“序既妙絕,詩亦平妥。”《唐詩快》中也有言:“序竟似一篇小賦,詩與序俱有古拙之趣。”可謂得個中真趣。

再看高登《中秋月》,詩雲:

繡江再見中秋月,歲去月圓人尚缺。相望千裏共婵娟,苦恨亭亭照離別。今夕一樽誰與同,孟光舉案對梁鴻。衆雛立侍俨成列,以次持杯壽乃翁。乃翁看月揩病目,手足頑麻頭發禿。但願團圞三十秋,不計東西與南北。

首句的“月”字爲入聲月韻,二、四句所押的“缺”、“屑”字,同屬入聲屑韻。在古體詩中,月屑韻通押。六、八句所押的“鴻”、“翁”字,並爲平聲東韻,第十句所押“禿”字屬入聲屋韻,第十二句所押“北”字屬入聲職韻。詩韻由入聲轉平聲,末以入聲結,在聲音上給人一種低沈的情緒,我們可以從中感覺詩人在徐緩與郁挫之間的情緒變化,哀而不傷,而有溫柔敦厚之感。袁枚曾言:“(詩)有聲無韻,是瓦缶也。”法國學者邦維爾在《法國詩學》中論及詩歌時也說:“我們聽詩時,只聽到押韻腳的一個字,詩人所想産生的影響也全由這個韻腳字醞釀出來。”可見詩歌押韻之無國界。一言以蔽之,就是在回環往複中突出主題,使得情緒在韻的旋律中得到充分的發揮。

宋代吳自牧的《夢梁錄•中秋》談及當是時中秋節之觀月如堵,以至于“雖陋巷貧窭之人,解衣市酒,勉強迎歡,不肯虛度此夜”。東溪先生其人的景況便是如此,才華滿腹,志不得伸,薄任微職,生不逢時。此時寫詩的老先生已是發稀眼昏,在中秋之夜也不過盼一個合家團圓。高登此首中秋詩具有“以文爲詩”的特點,表現在句式的散文化及語言上的明白曉暢,用字多淺顯,甚至有些口語,但詩歌立意並不因此顯俗。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古風詩試析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