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節事娛樂——開放身心的娛樂競技

節事娛樂——開放身心的娛樂競技

在唐宋諸多歲時節日中,最具有狂歡色彩的節日首推元宵節,因上元點燈是彼時最爲重要的事象,故此節又稱燈節。閩南燈俗始于唐朝。唐久視元年(700),泉城始建,元宵鬧花燈由中原傳入,當是時的上元花燈活動無法與北方政治中心城市如洛陽、南方經濟發達城市如揚州相提並論。爾後宋代泉州燈節發展至極盛,形成“上品花燈”,花燈制作技藝之精湛、元夕燃燈場面之壯盛冠絕天下,古有“春光結勝百花芳,元夕分華盛泉唐”之說。尤其是南宋時期在泉州設南外宗正司,管理三千余名定居于此的皇室宗親。他們仿照臨安舊俗,家家張燈,戶戶結彩,是夜星月爭輝,燈海沸騰。明代謝肇淛《五雜俎》稱贊泉州元夕曰:“天下上元,燈灼之盛,無逾閩中者。”此“閩中”即指當時的泉城。甚至連京都杭州元宵燈都委托泉州太守、南安知縣雇工精制。

盡管閩南在唐代就有上元點燈、送燈的特色燈俗,但是在歲時詩中並沒有記錄;實際上,宋前閩南地區並無上元詩存世,宋代才有了第一首閩南上元詩。在宋代閩南上元詩中,詩人用大量筆墨描寫上元夜燈華之盛,無論是官方點燈,還是民間點燈,都以極盡鋪張爲要務,試舉例如下。

寶杯蓮燭豔宮台,萬戶千門五夜開。樓下舞韶清吹發,雲間鳴跸翠華來。九賓宴集占風使,四近班陞構夏材。自愧周南獨留滯,十三年隔侍臣杯。

——蘇頌《恭和禦制上元觀燈》

老去年華只有驚,又逢佳節向山城。春臨半夜寒猶重,月到中天色更清。上客風流連宿醉,遊人歌調得新聲。遙思鳳阙行時令,紅霰朱欄萬燭明。

——蔡襄《庚子上元即事》

歌兒舞女、衣羅绮、耀珠翠,金吾弛禁、城門大開,綿延不盡的燈河仿佛繁星皆墜人間。上元燈節,靡費甚巨,由此可見當時物質財富之豐盈;尤爲重要的,則是人們對節日娛樂的熱情中所表現出來的生命活力。“情感此宵元切恨,遣懷高唱一聲歌”,“朱樓燈燭一聲歌,臘後天街月色和”,“笙歌滿地醉還醒,樓閣中天奂且輪。新樂妙如儀鳳舞,遠人動似塞鴻賓”,載歌載舞是上元夜的首要助興節日,民衆狂歡情緒在笙歌鼎沸中得到宣泄,甚至連方外之人于此日所作的詩偈中也不再一味複述佛典教義,如釋祖欽的上元詩雲:“雨中燈,雲中月。最分明,太皎潔”,又有“去歲元宵節,無油不點燈”。元宵點燈才是全民參與的最首要的活動。

端午競渡,據說與屈原自投汨羅的傳說有關,然而我們從唐宋閩南詩人留存的有關詩歌,努力體察作品背後隱藏的創作背景和詩人的創作心理,則不如說他們把競渡當做一場體現勇氣、誇顯力量的體育競技,如釋慧照詩雲:“端午龍安亦鼓桡,青山雲裏得逍遙。饑餐渴飲無窮樂,誰愛爭先奪錦標。”另有釋祖欽詩雲:“天悠悠,雲悠悠。輥底浪花翻雪,競龍舟。”他們都是僧人,其端午詩的筆墨都主要用于描寫競渡場面之憤張,並無片語提及屈原。

重陽節的發展在唐宋時期與端午極爲相似。九日與五日在節日起源上都有避厄的意味,本來重陽節也因費長房令桓景舉家登高避疫的傳說被稱爲登高節。人們在這一天,喚友呼朋、牽兒衣女,在一片高遠的秋色中,登高遠望,一舒胸懷;更有對時序尤爲敏感的詩人,趁此時機將自身投入蒼茫浩渺的寰宇之中,思索種種萦繞于心、不得其解的形而上問題,並將其發爲詩吟書寫出來,“登臨稍惬南來意,好逐飛飛倦鳥還”,“興闌酒罷催歸馭,四面風光合暮煙”。重陽詩作爲唐宋閩南詩人留存數量最多的歲時詩類型,其中雖不乏對重陽避疫起源的描述,如“桓景登高事可尋,黃花開處綠畦深”,然而對登高真能驅除毒氣的懷疑亦是存在,“災祥理不僭,此柄熟主張?僞言眩末欲,吾欲案長房”,趁著良辰佳節出遊才是淩駕于避災免禍之上的大事件,這無疑也是閩南社會人文發展的一種自然趨勢。

綜上所述,唐宋閩南獨特的歲時活動,集祀神祀祖的傳統教育、以農爲本的利民勸耕及開放身心的娛樂競技于一體,強烈地表現出閩南民衆對風調雨順、渡厄禳災的美好生活的向往,這就使得唐宋閩南的節令風習更加充滿活力,無疑相應地爲閩南歲時詩增添了生命的能量和高漲的氣氛。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節事娛樂——開放身心的娛樂競技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