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從排律談近體詩之格律要求

從排律談近體詩之格律要求

詩歌在其産生的最初,與音樂、舞蹈是三位一體的混合藝術。此一結論基本得到學界的公認。古典詩歌在唐代經過大量的文體實踐,發展出近體詩最爲精純、成熟的形式——七言律詩,與此同時,詩歌的音樂性大體就表現在聲律上面。聲律,主要是指通過對語音的擇選、配適與組合,從而得到的基于文學形式論意味上的聲音與意義之媾合。陳伯海先生曾經從生命的視角試圖對其做出闡釋,“聲與律的根本還在于宇宙生命的律動,由宇宙生命傳遞給人的生命活動,再由人的詩性生命的發動而顯現于詩歌樂曲的音聲節奏,這是傳統詩學聲律觀的一個最基本的信念”。聲律成熟在唐代,然其發端于前,在論述唐宋閩南歲時詩的聲律概貌與特點的同時,我們會分別從平仄、用韻、對仗等方面討論其中的古體詩與近體詩的聲律面貌。

排律在體式上還是較爲一致的,即將五韻及五韻以上的律詩稱爲排律,但是一般仍是指偶韻,《唐詩品彙》中把達到六韻的詩列入排律一類。徐夤在五代之際,依泉州刺史依王延彬十余年,他本人“在晚唐詩名甚重,興致豪富,無意不搜,無同不煉”,今舉其五言排律《依禦史溫飛卿華清宮二十二韻》爲例,詩凡二十二韻,雲:

地靈蒸水暖,天氣待宸遊。嶽拱蓮花秀,峰高玉蕊秋。朝元雕翠閣,乞巧繡瓊樓。碧海供骊嶺,黃金絡馬頭。五王更入帳,七貴叠封侯。夕雨鳴鴛瓦,朝陽晔柘裘。伊臯爭負鼎,舜禹讓垂旒。墮珥閑應拾,遺钗醉不收。飛煙籠劍戟,殘月照旌斿。履朔求衣早,臨陽解佩羞。宮詞裁錦段,禦筆落銀鈎。帝裏新豐縣,長安舊雍州。雪衣傳貝葉,蟬鬓插山榴。對景瞻瑤兔,升天駕彩虬。丹書陳北虜,玄甲擐犀牛。聖诰多屯否,生靈少怨尤。穹旻當有輔,帷幄豈無籌。鳳態傷紅豔,鸾輿緩紫骝。樹名端正在,人欲夢魂休。谶語山旁鬼,塵銷隴畔丘。重來芳草恨,往事落花愁。五十年鴻業,東憑渭水流。

當我們說五言排律極爲考驗格律技巧的時候,即在形式上造成了兩個對立的價值觀。

第一種價值觀是詩歌自然曉暢,嚴格的形式規則隱于無形;第二種價值觀則是爲了顯揚“律”的技巧,而應該驅使詩歌語言有突出的表現。

從排律談近體詩之格律要求

在技巧的詩學中,語言總是持續地被擇選、揚棄、修改和重塑。這首詩全篇押尤韻,結構上很是謹嚴,符合排律的對仗要求,全詩遣詞造語尤稱精妙,敘事道情,甚不費力。最後用“東憑渭水流”收句,若山水圖畫,意象高古,引起讀者強烈的共鳴。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從排律談近體詩之格律要求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