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律詩:古典詩歌中結構最爲精美的範式

律詩:古典詩歌中結構最爲精美的範式

律詩是古典詩歌中結構最爲精美的範式,在唐宋閩南歲時詩中其所占的比重也最多。清錢良擇編《唐音審體》引馮班言嘗可解釋爲何五、七律之蔚爲大觀,“‘律詩多是四韻’,古無明說。嘗推而論之,聯絕粘綴,至于八句,首尾胸腹,俱已具足”。可見四韻八句的律詩體現一種均稱、整齊的形體美。從人體的生理角度來看,朱光潛先生認爲,當我們看均稱的形體時,兩眼筋肉的運動也是均稱的,沒有某一方需要多費力,我們因此覺得愉悅。八句四聯的篇幅,必須要兼顧聲韻、平仄、粘對、對仗,以突顯此種詩體的審美功能,對詩人本身的創作能力及藝術天才要求極高。41首五律詩中,以二三句式居多,茲舉張登《冬至夜郡齋宴別前華陰盧主簿》爲例,詩雲:

虎宿方冬至,雞人積夜籌。相逢一尊酒,共結兩鄉愁。王儉花爲府,盧谌幄內璆。明朝更臨水,怅望嶺南流。

這首詩所押的“籌”、“愁”、“璆”、“流”四字,都屬尤韻,合乎仄起格式,而對仗也很工整。詩中第三句應作“平平平仄仄”,也就是第四個字本應作仄聲,但是詩中拗用平聲的“尊”字,故而第三字用仄聲的“一”字來救,從而成爲“平平仄平仄”的句式。

時值冬至,前華陰盧主簿途經漳州前往越地參幕府,詩人張登在漳州郡守居所設宴爲其餞行,此詩有序曰:“登與賓客僚吏,會別于郡齋,骊酒蔔夜,夜艾酒酣而不能自己,故鹹請詩之,由是探韻而賦,賦不出志,大抵感時傷遠。”首聯以“賦”的手法起句,點明時節,“虎宿”照應“冬至”,“雞人”照應“夜籌”,此時乃是一年一度的冬至夜。頸聯即轉入僚友宴飲場面,以景寫情。詩人張登是鄧州南陽人,貞元十年任漳州刺史,事見《權載之文集》卷三三《唐故漳州刺史張君集序》。盧君其人,生平無考,只知他是涿州範陽人,在由華陰赴嶺南任上暫歇于漳州。冬至是一個大節,稱爲亞歲,在這樣的時日裏,宦居他鄉,可不正是“兩鄉愁”差可形容。颔聯二句爲對句,一意直下,運用兩個典故,寄寓盧君此去定如美玉拂塵,受到重用。尾聯以情收,詩人說來日自己將會望著勾連嶺南方向的流水懷念與盧君的短暫交往,正如《莊子》中所言“相視而笑,莫逆于心”,又有所謂“白頭如新,傾蓋如故”,說的莫不是同一個道理。全詩章法規整,安雅妥帖,良爲慨歎。

七律的篇法與五律相同,但是七律因爲句式相較五律爲長,因而在氣勢的翻騰躍漾,造語的矯捷雄健方面,斷不可落于板腐、賣弄、消熟、柔靡等弊陋。以蘇頌《和李子儀學士上元》爲例。

傾都繁盛數宵中,知是鈞天第幾重。岧阙開筵纡警跸,彩山張樂戲魚龍。月華高下隨燈麗,春色融和入酒濃。擬逐勝遊行樂去,長年于事亦無悰。

這首詩所押的“重”、“龍”、“濃”、“悰”四字,都屬東韻,合乎平起格平聲韻定式。詩用東韻,音韻寬洪,語意不險絕,對偶工整,蘇頌其人一向不喜用險韻,頗符合他溫柔敦厚的儒者性情。詩中第一句應作“平平仄仄仄平平”,第三個字應爲仄聲,但是拗用平聲的“鈞”字,成爲“平平平仄仄平平”;第五句應作“平平仄仄平平仄”,第一個字不論,第三個字應作仄聲,但是拗用平聲的“高”字,成爲“仄平平仄平平仄”,但是這兩處都無需救。

詩中前三聯寫景,六句上下連貫相承,意象鮮明地呈現于讀者眼前,突出元夕夜月與人映、杯酒助興,投身于璀璨燈海的狂歡氛圍。末聯寫情,以淡筆寫常情。似乎詩人並不如衆人一般投入這場盛宴而是仍保持著自我意志的警醒,“出入無悰爲樂亟”,雖然愉悅、內心閑淡,給人一種信筆收截的閱讀感受。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律詩:古典詩歌中結構最爲精美的範式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