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談論漢字要從倉颉造字說起

曆來關于《文心雕龍》的研究數不勝數,但《文心雕龍•練字》一篇則少有著述,其原因大概是比起其他篇目,此篇略顯得有些不足道。劉勰的《文心雕龍》內容廣博,編次整饬,大到文之道旨,小到文之技巧,無所不及。《練字》一篇雖曰簡短,然旨趣極深,表現出劉勰文學中的用字觀,即用字當以達意爲要,反對盲目競新爭奇,因文害道,體現了他的傳統“文質彬彬”的儒家文藝風尚。

談論漢字要從倉颉造字說起

在詳說練字之先,劉勰首先追根溯源,敘述了文字的起源及發展過程,教人貫練《雅頌》,總閱音義。首先從倉颉造字說起。

夫文象列而結繩移,鳥迹明而書契作,斯乃言語之體貌,而文章之宅宇也。蒼颉造之,鬼哭粟飛;黃帝用之,官治民察。先王聲教,書必同文;輶軒之使,紀言殊俗,所以一字體,總異音。《周禮》保氏,掌教六書。秦滅舊章,以吏爲師;乃李斯刪籀而秦篆興,程邈造隸而古文廢。

文字是語言的符號,是構成文章的基礎,是人們思想交流的工具之一。其有別于語言的方面在于文字是視覺感官的,爲彌補語言的不能跨越時空的缺陷而産生的,起源于早期人類社會的符號交流。《周易•系辭下》曰:“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夬。”

關于倉颉造字的傳說,許慎《說文解字序》:“黃帝之史倉颉見鳥獸蹏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別異也,初造書契。”早期文字象形字占絕大多數,畫成其物,隨體诘诎,謂之鳥蟲書。先人從觀鳥獸足迹得到啓發造出文字,也合乎常理。

談論漢字要從倉颉造字說起

神話相傳文字造出,天有異象,鬼夜哭,天雨粟,其緣由大約是指文章興而亂漸見,其妖變所致。實則文字的出現機打的促進了社會文明的發展,即上文所謂的“黃帝用之,官治民察。先王聲教,書必同文;輶軒之使,紀言殊俗”。這就是傳統聲教觀中的用文之道。

後來孔子和儒家倡導的儒家文藝觀也是踵先王之法,不出其右。是以三代下至周漢,都十分重視小學,教以六書。尤其是漢代,大興儒學,訓诂經傳異常發達,人才輩出,司馬相如、張敞、楊雄皆一時大家,造就了漢代經學的繁榮。以法律規定,“太史學童,教試六體;又吏民上書,字謬辄劾。是以‘馬’字缺畫,而石建懼死,雖雲性慎,亦時重文也”。文字自産生之日起,就在曆史的自然揀擇中變化發展,創新汰舊,而其發展的規律大致以實用爲原則的。

秦統一全國後,立馬“書同文”,規範語言文字的字音字形,隸書漸興,古文漸廢,是因爲隸書比之于古文更簡潔實用,便于書寫交流。這個過程隨之帶來了“義訓古今,興廢殊用,字形單複,妍媸異體”的情況,後人不識前人文字,艱僻阻奧,“非師傳不能析其辭,非博學不能綜其理”。

談論漢字要從倉颉造字說起

《文心雕龍》中的“練字”非後世唐宋所言的“煉字”,二者有相同之處,又有細微之分。

《說文解字》釋“練”字曰:“練,湅缯也。”清段玉裁注曰:“湅缯汏諸水中。如汏米然。考工記所謂湅帛也。巳湅之帛曰練。引申爲精簡之偁。如漢書練時日,練章程是也。”而“煉”字本意爲鍛煉之意,即《說文》所謂“铄,治金也”。段注曰:“铄治者,铄而治之。愈消則愈精。”無論用水用火,均是去掉滓穢,留存精要,是純化的過程。在這個意義上二者有相似性,古書中也有通用。但二者在根本上有有所不同,“練字”後來發展成書法用語,而“煉字”則多用來指一種文學創作技巧。

從《文心雕龍•練字》一篇大致可以看出劉勰于此兩重意義都有關系,但又所涉未深,僅舉四例,即其所謂的“一避詭異,二省聯邊,三權重出,四調單複”。第一、三例涉及文章表達內容,二、四例則多指形式美感。在本篇中,“練字”一意更多指語言用字的選擇。範文瀾注曰:“章句篇雲:‘積字而成句’;又雲:‘句之清英,字不妄也’。練訓簡,訓選,訓擇;用字而出于簡擇精切,則字自清英矣。”範注所言精當。劉寫勰的用語之旨歸于“清英”二字,即清新秀美,簡切精確。大致若《詞學指南》引宋景文雲:“人之屬文,有穩當字,第初思之未至也。”

【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前沿 » 談論漢字要從倉颉造字說起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